第 17 章 

「這條肉拿去,雞蛋也裝著,另外就是裝些糕點給你弟弟吃。」陳大娘一邊說著,一邊給石榴準備回娘家的東西。

石榴看了,連忙道:「好了好了,娘,不用再裝了,糕點留著爺吃吧,我弟弟都大了。別的也別裝了,您看籃子都塞不下了。」

陳大娘看都不看她,「你懂什麼,站一邊別打擾我,這是禮節,錯了也被人笑話。」

石榴只好站一邊,隨她安排。陳大娘好面子,將兩個塞得滿滿的,才停手,道:「拿了快走吧,知道你回家心切,左右抬抬腿的路,你要是想晚點兒回來也成,不過不准在娘家用晚飯。」

石榴槤忙點頭,提了籃子走,到了正廳見著陳三,將重的那個交他手上。

陳三是個標準的腳不能扛手不能提的白面書生,兩隻手提著都費力,石榴看他顫顫巍巍的樣子,很是有些丟人,這是個弱雞,以後一定要好好□□□□。

媳婦瞧了是滿肚子的嫌棄,娘瞧了可是滿肚子的心疼,陳大娘看陳三提的用力,連忙道:「快放下,快放下,讓你二哥給你提過去。」

這都是慣的啊,石榴覺得很是有必要扭過來,阻攔道:「娘,讓二哥歇著吧,我來提。所謂百無一用是書生,相公是讀書人,屋裡重活交給我來做就行。」

這話聽著彆扭,陳三皺了皺眉頭,輸人不輸陣,摞下一句「婦道人家廢話多」,提了東西就走,怎奈力氣小,走的一點兒不瀟灑,石榴在後面看了,撲哧一笑。

陳大娘對了別人說話都彆扭,唯獨陳三寶一樣護著呢,看石榴笑陳三,氣道:「你激他作甚?」

石榴倒是不怕陳大娘生氣,因為她有哄陳大娘的絕招,她脆聲道:「娘,我怕相公力氣小,以後抱不動孩子,孩子跟他不親呢。」

陳大娘果然不氣了,抱孩子可是需要把力氣。她指了石榴,笑罵道:「就你想得遠呢。便是要他抱孩子,也得慢慢來。」

石榴應了一聲,提了東西出了院子門,陳三堵了口氣,已經走了老遠了,石榴看他背影,笑了笑,真是個孩子一樣。快到劉家了,石榴看到尤嬸子,連忙打招呼:「尤嬸子,吃了?」

尤嬸子笑道:「剛吃。你還叫嬸子呢,得叫尤嫂子了。你婆婆真是大方,滿籃子讓你提回家。」

稱呼確實很麻煩,她在陳家莊生活了十多年,人都叫順口了,再改口她不適應,別人也不適應,石榴也不多糾結這個,只道:「我讓少拿些東西,可是怎麼都勸不住我婆婆。」

尤嬸子笑道:「你婆婆素來就大方。快進屋吧,你爹在家裡等著你呢,一早就聞到香味兒了。」

寒暄兩句,各自進了屋。尤嬸子看翠花在屋裡繡花,道:「你看石榴提了滿籃子雞鴨魚肉回家,嫁個家裡殷實的,娘家也落點好。我也不求你給我買肉吃,就盼你自己有肉吃。」

翠花知道尤嬸子是個啥意思,埋著頭道:「我不喜歡吃肉。」

尤嬸子氣道:「你個臭丫頭,就會氣你娘,你不喜歡吃,我喜歡。你要嫁那個週三成,你娘我一輩子都吃不上你買的肉。」

翠花氣呼呼道:「我省吃儉用也給你買肉吃,總可以了吧?」

尤嬸子氣得用手戳翠花額頭,「我要你省吃儉用給我買肉,我是一輩子沒吃過肉呢。我是要肉吃嗎,我是要你過上好日子。跟你提親的這三家,就週三成家窮得叮噹響,你偏死心要嫁他。跟你說,我是不會同意的。」

翠花氣惱地偏過頭,「你不同意那我一輩子不嫁人。」

陳松聽到房裡吵得厲害,連忙過來打圓場,「你們娘兩又鬧什麼,翠花,石榴回來了,你不過去跟她說說話?」

將翠花支走,陳松又跟尤嬸子抱怨,「就一個閨女,你咋不心疼點,怎麼老訓她?」

尤嬸子吼道:「我不心疼她,就隨她嫁誰了,我心疼她才不能心軟害了她一輩子。」

陳松勸道:「嫁漢嫁漢,穿衣吃飯,那周家也不是沒衣服穿,沒飯吃,不如順了翠花的意吧。」

破屋漏瓦,吃的野菜米糠,穿的縫補破衣裳,算什麼穿衣吃飯?尤嬸子心裡發愁呢。

陳嬸子發愁,翠花也發愁,跟石榴抱怨道:「我讓三成家裡來提親了,我娘死活不同意。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這個石榴也不知道怎麼辦,泛泛兩句安慰翠花:「你別擔心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快嘗一下這些糕點,甜的鹹的都有,你撿著自己喜歡的多吃點。」

翠花拿了塊麻糖塞嘴裡:「這個有嚼頭。」

「這是麻糖,你要喜歡等會兒拿點兒回家給尤嬸子嘗嘗。」

翠花連連擺手,「不用了,不用了,這東西吃多了費力,你留著給大河吃吧。我回去了,以後再來看你。」

石榴槤忙抓一把麻糖塞她手裡,「你跟我客氣啥,大山在弄飯,我去幫忙,我也不多留你了,反正隔得近,以後再說話也不遲。」

翠花推辭不過,接了麻糖,道:「你忙,我走了。」

石榴來到廚房,看大河燒火,大山炒菜,大石切菜,笑道:「你們三個也不嫌這廚房小,好了,都出去吧,我來做。」

大山避過石榴要拿鍋鏟的手,道:「今天不讓你做。姐,你今天歇著,等我給你露一手。」

石榴笑了笑,又道:「那大石出去吧,陪陳三說說話,爹跟他也沒什麼好聊的。」

大石回答道:「我跟他也沒什麼好聊的。」

「大河呢,要留這燒火嗎?」

「好……」大河剛說出口,就看到大山瞪他一眼,只能改了口,「算了,我跟他更沒什麼好說的。姐你站一邊,指揮大哥煎個魚。」

看他們三個鐵了心不讓她做事,石榴只好拿了板凳蹲門口跟他們說話,「大山,你今日請了假了?」

大山回道:「沒呢,上次連請了三天,不好在請了,今天是掌櫃的有事,將酒館關了門,我才回了家。」

大河聽了大山說話,嘻嘻笑了兩聲,湊石榴耳邊道:「姐,爹請了媒婆來家裡,大哥馬上就要討老婆了。」

大山看了大河一眼,道:「你個死小子,以為我聽不到呢。」他又對石榴道:「爹讓馬媒婆介紹個隔壁村的,我想著這村的就好,還能照應著家裡一點兒。」

石榴看他說道婚事並不害羞,而上次她一提掌櫃的女兒就臉紅,心裡略微發酸,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麼小就知道顧著家裡呢,並不把自己的婚事當回事,她便勸道:「家裡挺好,我也嫁得近,能照應一下,你選個和自己心意的。」

大山沒所謂地道:「沒什麼合不合心意的,能踏實過日子就成。」

石榴道:「什麼叫沒什麼合心意的,你是要個長得好的,還是性格好的,總有你心意的。」

「離得近就成。」大山回道。

「離得近?」石榴驚呼,「你是說……翠花?你喜歡她?」

「離得近。」大山重複道。

翠花不嬌氣,人也勤快,確實是個能過日子的,而且兩家離得近,若是結親了,尤嬸子肯定會照應著劉老爹和大河,可是翠花有喜歡的人,能跟大山好好過日子?石榴搖搖頭,道:「你可別去翠花家提親,翠花正跟尤嬸子鬧呢。」

大山也不以為意,道:「那就算了。村裡還有別的人,看有誰合適吧。」

看大山一副不在意的樣子,石榴很想訓他一頓,只是瞧見他老成的臉,什麼都說不出口,他太懂事了,叫人心疼。石榴抿著嘴心裡有點兒難受。

突然,大河叫喚道:「糊了糊了,姐,你快去把鍋鏟搶過來,大哥煮的不能吃。」

石榴一聞,果然是一股糊味兒,也顧不得感慨,將大山的鍋鏟拿了,「我來,我來,炒個菜而已,累不著。」

廚房小,大山被拿了掌勺的大權,也不杵在這裡。他走到屋裡,瞧見陳三正教陳老爹下棋,「爹,這個卒過河,你快殺過來吃我的馬。」

劉老實笑道:「好,吃你的馬。」轉頭看到大山,立刻開心道:「大山,快來陪你姐夫下棋。」難為他個粗人,還要陪女婿下棋。

大山連忙道:「爹你下吧,我去挑兩擔水。」

陳三慇勤地道:「大舅子,你賠爹下,我去擔水。」

大山看他肩膀,道:「你擔不動。我去。」

陳三:「……」又被嫌棄了。

陳老爹也怕陳三去擔水閃了腰,道:「都說文弱書生,你能寫字就成,可不敢讓你去挑水。我去擔,你們兩個來下。」

這是三重傷害。陳三心裡控訴。

石榴給大河煎了魚,爆炒回鍋肉,打了個蛋花湯,她手快,不一會兒將菜做好,大河大石兄弟兩立刻搬桌子上。要挑水的三個也不用擔了,都做桌子上吃飯。

「喝不喝酒?」劉老實問陳三。

陳三不想被小瞧,大聲道:「喝。」

劉老實豎起大拇指,給陳三斟滿,讚道:「好樣的。」

陳三將酒一乾二淨,辣的眼流直流,可是嘴硬道:「好喝,再來一杯。不對,好像是兩個杯子,那就再來兩杯。」

「哈哈哈,喝一杯就醉了,真差勁。」大河指了陳三大笑。

劉老實拍他腦袋:「怎麼說話呢,這是你姐夫呢。」雖然這樣說,劉老實看著陳三也很是憂愁,不能幹活不能喝酒,還拉了他下勞啥子象棋,這女婿真是難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