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陳三一杯醉,舉著空手大叫著要與人乾杯,石榴看了丟臉,對大山道:「快扶他去床上躺著,吵得人不得安生。」

「大河也幫著扶一吧,別摔了。」劉老實喊道。

「就他金貴。」大河嘟著嘴道。

陳三走了,劉老實跟石榴說話也方便,問道:「在陳家裡咋樣?」

大石也豎起耳朵聽著。

石榴看他們,笑了笑,「放心吧,沒人欺負我。陳大娘對我好著呢,看我身上這件衣裳,不就是陳大娘做的。昨兒個早上,她怕我受冷,讓我燒柴,她自己在灶台上忙活。陳老爹和陳秀才也好著呢,一句重話沒說,喝茶的時候,都給我一兩銀子。我也沒花錢的地方,這錢給大山娶媳婦。」

說著,石榴把三兩銀子塞劉老實手上。

「收著收著。」劉老實往後退,「我哪能要你的錢,被你婆婆知道了,瞧不上咱家。大山現在每個月三兩的工錢,省著點能結餘二兩多,家裡還能湊著點,夠他成親了。」

她出嫁就花了三十兩,成親最少也要這個數目,就靠家裡一點點湊,要到明年底才能夠,石榴勸道:「爹,你拿著,我手裡頭還有錢。等以後大山有錢了,這錢再還我。」

劉老實想了想也沒再推辭,免得寒了孩子的心,「這錢爹先拿著,以後別往家裡拿錢了,他們幾個有手有腳,還要你補貼個啥。你只安心過好自己日子就成。人都勢利眼,你幾個妯娌穿好吃好,看你穿了舊衣服,心裡頭瞧不上你呢。」

石榴故意抬著頭,道:「我長的好,穿舊衣服也比人好看,哪個敢小瞧我?」

「咳咳……」劉老實被閨女逗得嗆了酒,卻也不拆台,「我閨女是好看。」

大石也跟著笑,「爹,可別慣著我姐,免得在陳家鬧笑話呢。」

「鬧什麼笑話,你姐我穩重著呢。」石榴道。這話一點兒不假,嫁了人不如在家裡這樣自在,跟陳家人說話都繃著弦呢。這些個不好的,石榴也不願他們知道,免得擔憂。她轉了話題道:「大石也抓緊,等大山成親了,就輪到你了。」

大石道:「等我學出手藝了再說吧。」

晚點兒成親更好,大石才十五歲,學了三四年,十□□歲成親正正好,石榴點點頭,道:「你自己有主意就好。你一向穩重,平日裡多照應著爹,讓他少喝點酒,大河也管著點,別讓他老去河裡捉魚。」

「姐放心吧,我都曉得。」大石穩重地道。

被閨女吩咐要管著喝酒的劉老實灰溜溜摸摸鼻子,看來以後得偷著喝酒了,這家裡頭他閨女最大呢。

說了一會兒話,石榴看大山大河這麼久還不出來,過去一看,陳三吐了一床,兩人在收拾呢。

大河一隻手幫大山扶著陳三,一隻手捂著鼻子嫌惡地道:「姐,你看他吐的,髒死了,我把他扔地上了。」

石榴道:「扔吧,扔吧,我來收拾,你去灶上打點熱水。」

大河立刻撒了手跑出去了,石榴看大山一個人扶著吃力,忙道:「把他放椅子上吧,這屋裡我來收拾就行,你去歇會兒。」

「姐,你去歇著,這活兒我常做,酒館裡經常有喝酒撒潑的。」大山勸道。

石榴立刻被說服了,喝酒的人吐出來的東西,實在是難忍受。她踢了陳三一腳,道:「他要是鬧事,你踹他兩腳。我去廚房給你們準備過冬的糧食。」

大山笑道:「對著這麼一攤東西,可別跟我說吃的。」

大石雖然穩重,但是看著是個懂事的孩子,大山卻實實在在的大人了,行事雖穩重,但心裡藏著事,難得露出笑容,石榴看他笑了,很是驚訝了一番,我家弟弟長得不錯哦,笑起來很暖男,迷暈個小姑娘不算事。石榴打趣道:「大山多笑笑,你笑起來招小娘子喜歡。」

大山雖然心智成熟,到底是童子雞,說道女人總是有些不自在:「姐,說什麼呢。」

石榴看他害羞,也不作惡了,擺擺手道:「沒說啥,我去忙了。」

石榴調戲完大山,又來調戲大河,她站廚房門口喊道:「大河,快出來,姐要做好吃的。」

大河秒回:「好勒。姐,你做啥好吃的?」

石榴豪氣地道:「你想吃什麼,儘管說。冬天天氣冷,東西能久放,我做了都放廚房裡,你們想吃了,拿出來熱一熱。」

大河恨不得舉四隻手贊同,圍著石榴報菜名,「做個油炸小黃魚,香酥魚,乾燒魚,醬燜魚,再給咱爹炒個花生米配酒,另外弄點兒鹹菜早上喝粥。」

「貓投胎啊你。」石榴笑罵道。

要是往常被罵大河是要生氣了,這會子他被罵也高興,呵呵笑道,「貓咋了,貓可聰明著呢。姐,我給你燒火啊。」

「行,行,你燒吧,我現在切菜,你先去玩會兒吧。」石榴也不管他,將拿回來的肉切成小方塊,做成紅燒肉放著,魚缸裡的魚剩的不多,石榴怕大河大冬天跑去撈魚,特意留下幾條給他,其餘的全部拿出來,大的切塊,小些的直接裹了麵粉用油炸。鹹菜她秋天時弄了兩罈子大白菜和一缸子小蘿蔔,她從罈子裡拿出來炒兩碗。發現沒有剝好的花生米,石榴對著門口喊,「大河,過來剝花生。」

花生殼硬,剝多了手疼,石榴自己不願意弄,大河別的想著偷懶,做這些活一點兒不厭煩,一聽石榴喊他,立刻就過來了,精神地道:「姐,要多少?」

「你看著剝吧,夠一碗就差不多了。」

「一碗哪夠,我給你剝三碗。」說著,他從花生袋裡挖一大碗放地上,用腳輕輕踩鬆。他用的力氣小,不至於把花生踩碎,又能很容易剝開,石榴見了,讚道:「你這手絕活倒是厲害,以前不知道啊。你從哪裡學會的?」

大河得意道:「前日看潘木匠踩了一回,我一學就會了。」

石榴笑道:「我弟就是聰明啊。你多踩點,我拿點回陳家。」

石榴準備工作做好了,讓大河一邊升火,開炒,先炸了個乾魚塊給大河當福利。可憐大河忙的啊,一邊得燒火,一邊得剝花生,還得偷個嘴吃魚。

忙活了一下午,炒的手發酸,滿院子飄香,案頭上準備的菜才都做好。石榴很有成就感地把櫥塞滿。她看了大河一眼,道:「別吃了,洗個手,把這碗紅燒肉和魚乾端尤嬸子家裡去,家裡都沒碗吃飯了。」

大河捨不得他的魚,皺著眉老氣橫七地說道:「去就去吧,都嫁人了,還不知道惜東西。」

石榴氣得用拿腳踹他屁.股,被大河靈活躲過。石榴也不管他,跑到屋裡對劉老實道:「爹,家裡香油都被我用光,鹽也不剩多少了,你記得去買。」

大石去潘木匠那裡了,大山不知去了哪,堂屋裡就劉老實一個人坐著抽煙,他聽了石榴的話,吃驚道:「前兩日才打了二斤油呢,你全用完了?」

石榴自豪道:「是啊,我煮了一櫥的菜,爹你去瞧瞧?」

劉老實咧了嘴笑,「上輩子是個廚娘呢,一說到做菜就高興。我去瞧瞧,看我閨女怎麼一下子用了二斤香油。」

到了廚房一看,好傢伙,案板上,櫥裡,灶台上,全擺了菜,炸魚炸肉炸花生,還都是費油的菜。劉老實發愁,「這得什麼時候才能吃完?」

石榴完全無壓力,「你讓大山拿點兒走,給潘木匠也拿點過去。」

劉老實笑道:「好,就聽我閨女的。你也帶點回陳家。」

「不用,我就拿點兒生花生、綠豆回去。」

「行,你把兩個籃子都裝滿,這些個東西家裡多著呢。」

石榴點頭,「好,爹,我回去了。」

「這麼早就走了,不如吃了晚飯再走,抬抬腿就到了。」劉老實捨不得閨女走呢。

「我身上都是油煙,回去洗個澡。我抽空再回來,跑個來回也才分分鐘。」

劉老實知道石榴愛乾淨,也不多勸,只道:「沒事也不用常回來,免得你婆婆說閒話。」

「行,我都知道。」石榴也不多說,去屋裡把陳三拍醒,就往回走,炒菜的時候還不覺,現在只覺得身上味道重,她是恨不得立刻就洗個澡,怎奈衣服都在陳家。

「這是哪裡呢?」陳三迷迷糊糊道。他酒還未全醒。

石榴沒心思跟他多解釋,提了兩個籃子在前,拿腳踢陳三要他快走,「廢話少說,跟我回去。」

劉老實見了,心都提起來了,訓道:「你這孩子,怎麼冒冒失失的,你當他是大河呢,這是你相公呢,你得敬著尊著。」

石榴不在意地說道:「沒啥,他都喝傻了,知道個啥。」

「他便是不知道,你也不能沒分寸。在屋裡,男人為天,你可不能叫他做事,大呼小叫的,像這樣踢他更是要不得。你可別不當回事,開始不說什麼,日子久了,他心裡不舒坦,還能對你好?」

男朋友都是用來欺負的啊,石榴前輩子在學校也交了個男朋友,吩咐他買個早餐打個水是家常便飯,過分的時候連大姨媽巾都讓他買,生氣了掐一掐踢一踢什麼的,還不是小事。石榴原想說沒啥,看劉老實一臉的擔憂,將話吞進肚子。她也並不是野蠻女友,比起這個時代的女性要隨意一些,應該是沒什麼的吧?石榴心中有些不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