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人上了年紀,除了想要抱孫子,還有個做媒的愛好。陳大娘對於吳桂香妹妹吳桃香和大山的事情,比兩個兒媳還熱心。她用過晚飯,便將石榴和吳桂香叫道一旁,道:「明日裡一大早我們便去龍母廟上香,也不用廟裡的齋飯,直接到大山的酒館裡吃頓好的,另外我也許久未與親家香親了,桂香你便拐到你家鋪子裡去叫你娘和妹妹一起過去。你們看我這樣安排妥當嗎?」

再妥當沒有,直接三方會面了。石榴倒是沒什麼意見,這事總歸是女方家要矜持些的,她轉頭看吳桂香,等她回答。

然而吳桂香也矜持不了,她都沒敢跟石榴說,她妹妹都十九,再不出嫁便成老姑娘了,實在是需要迫切些的,劉家不成,還得趕快找下一家。

「娘的主意再好不過,我們就全聽您的。」吳桂香笑道。

「喔喔喔」,不到三更公雞啼鳴。

陳三昨日白天睡得多,被公雞啼醒,睡不著,在被窩裡翻騰。

冬日的被窩,一動便將冷氣吸入,被陳三折騰醒的石榴打了個哆嗦,很想踹人。不過她還記得劉老實的教育,賞了陳三一個白眼。

這時候天光不亮,視線不明,陳三錯把這白眼當作了媚眼,他本就有點兒躍躍欲試,很是被這眼波橫轉勾得心動,期期艾艾道:「娘子,*正好。」

石榴打著呵氣,將身子背過去:「所以,趕緊閉嘴睡覺,要不然踹你老二。」

陳三倒是沒被踹過老二,只是想來是很痛的,一點賊心立消,他心中氣惱,躺被窩裡背昨兒下午看的《女戒》:「夫婦之道,參配陰陽,通達神明,信天地之弘義,人倫之大節也。是以《禮》貴男女之際,《詩》著《關睢》之義。由斯言之,不可不重也。」

困得要死,有人在耳邊唸經,真想拿臭襪子堵嘴。石榴氣惱翻過身,拿自己的……拳頭將陳三嘴堵住。想來這樣既能絕了聲音,又不起紛爭,為自己的機智點贊。

柔軟的觸感,香甜的氣息,陳三舔了舔,突然想到君子操守,立刻嚇得舌頭直往喉嚨裡縮,他可不是好色之徒。他斜了眼瞧石榴眼閉得緊緊的,小心翼翼將她手拿開,然後躺直了一動不敢動。

石榴偷偷掀開看了一眼,見陳三老實了,心中得意,小樣兒,我還治不了你。這年頭閃過,她便又進入香甜的夢境。再醒來,便聽到院子說話聲。

院子裡,陳大娘讓陳二去佃戶家將牛牽回來,過了好一會兒陳二才回來,道:「強叔還打算今日拉著牛車去鎮上賣糧食,原想跟娘一起走的,我說您趕時間,他才讓我先牽了來。」

陳大娘聽了臉上皺成一團,「這牛明明是我家的,自然緊了家裡用,那陳強不過是養養罷了,還想搶了用。真是貪心不足。你也是個沒用的,跟他們囉嗦什麼,直接將牛拉過來不就行了。」

陳二聽了摸摸腦袋,也不辯駁。

陳老爹聽見陳大娘罵人,從屋裡走出來給陳二解圍:「買個驢也不差,每次用牛還得去牽,要是農忙的時候可不能用了,得緊著地裡。也不知老大買著驢了嗎,老二正午的時候將牛圈收拾一下,騰出來給驢子用,咱家裡也沒屯草,還得去陳強家里拉點過來。」

「好勒,爺,等我下午回來就收拾。」他得趕車去鎮上。

陳大娘對陳老爹歉意道:「爹,我們得趕早去廟裡,中午怕也回不來,您吃點兒糕點湊合著用兩頓。」多年媳婦熬成婆,陳大娘沒了婆婆,對了公公也隨意許多。

陳老爹是個隨和人,擺著手讓她走:「你們去,你們去,家裡四個大老爺們還怕餓死我不成。」

石榴從屋裡出來,看人還沒到齊,便還想著去灶上給家裡大老爺們煮一鍋麵,被陳大娘叫住了,「別耽擱了,等到了鎮上人多就不好趕車了。」

石榴便也不費事,跑回屋子裡又拿了件舊襖子待會兒搭腿上,牛車沒個遮攔,跑起來冷死人。不過一會兒,楊花兒和吳桂香也起了,今兒個陳大娘要去廟裡上香,她們都不敢起遲了,惹陳大娘不高興。

天剛濛濛亮,一路上都沒個人影,牛車走的緩慢又悠閒,若不是一股子刺骨的冷風刮著,倒是有兩份意境的,現在便知聽到哆嗦的聲音。行了半個時辰進了鎮,天光天亮,便是熱鬧繁華之地了,氣溫也高了些,眾人順了順被風吹亂的頭髮,整理了衣裳,到不至於太狼狽。

陳大娘對陳二道:「你趕了牛車回去吧,我們下午就回了,你早點兒趕車過來。」

「好。」陳二點頭,正準備回去,被石榴叫住了。

「我去集市上買點兒炊餅包子,你們中午熱一熱,也免得自己整治。」

陳二趕著車,正頂著風,吹得臉都紅了,楊花兒心疼他,就想著讓他早點兒回去,看石榴還要磨蹭,皺著眉道:「做個飯費多大點兒功夫,弟妹真是操的心多,感情上輩子是個廚子呢。」

石榴驕傲地仰起頭,那是,我上輩子是廚子他女兒,就喜歡管人有沒有吃得好吃得飽。

陳二縮著脖子道:「還是買點兒回去吧,只怕爹爺和三弟還等著我回去弄早飯呢。」

楊花兒真是氣得吐血,她是為了誰呢,她死瞪了陳二一眼:「你個慫貨,活該被人欺負。」

楊花兒這話一說,陳大娘立刻落了臉。陳二老實,她罵了可以,別人不能罵,便是兒媳婦也不成,再說給家裡人弄飯還不是正當?這些倒不好說出口,陳大娘便拐了彎發火:「要去拜菩薩呢,都給我積口德,哪個嘴裡不乾不淨,我跟她沒完。」

楊花兒是見識到陳大娘的沒完的,立刻不敢再說了,拿眼角斜瞄了石榴一記。

石榴被眼神攻擊一次,沒受到物理傷害,心裡頭也沒落下傷。提一句買外食對她而言是正當分的,惹了是非也是沒奈何。只是不知,這包子油條現在還買不買?

自然是買的,還是陳大娘自己挑的,她買了一大籠,另外餛飩、炊餅、油條等也買了不少,一部分讓陳二帶回家,剩下的她們四人用。

吳桂香搶著付錢,「娘,我來付錢,今日還勞煩您替我妹妹操操心。」

大兒媳有錢,讓她付也沒啥,陳大娘停住從褲兜裡摸銅板的手,臉笑成一朵菊花:「你是個好的。我給你桃香操點兒心還不是正道,你可別見外。」

楊花兒看大嫂討了陳大娘歡心,立刻給陳大娘端凳子,「娘,您坐著。現在天兒冷,我回去給你做雙棉鞋,穿著暖和。」她脾氣暴,卻也放得下身段,陳大娘有時候對她是又愛又恨的。

「好,好。」陳大娘笑道。

「老太太有福氣,兒媳婦都孝順。」賣餛飩老闆湊趣道。

被外人奉承了,陳大娘笑得臉上褶皺都開了,心裡頭爽快極了,嘴裡還要謙虛:「哪裡,哪裡,算不得有福氣,家裡和氣罷了。」

「家和萬事興,家和就是福氣。」

「老闆說的在理,再來兩個炊餅。」這是求表現的石榴。

買餛飩兼賣炊餅的老闆脆生道:「好勒,馬上來。」

吳桂香忍不住笑了笑,這弟妹倒怪好玩的。

陳大娘瞪石榴一眼,你個沒成算的,這麼多吃的完嗎?

石榴討好地笑道:「這家東西好吃。」

陳大娘又看她一眼,也沒說啥,怕是看了老大媳婦老二媳婦得了好,倒是覺得冷落了,原以為這個弟妹是個穩重的。不過才剛十六,性子跳脫些也難怪。

吃過餛飩,一人又分了半個炊餅,吃的飽飽的,陳大娘又領了兒媳婦去鎮東邊的龍母廟。吳桂香娘家在鎮西頭,她怕家裡人沒個準備,便道:「娘,我先跑回家,給我娘說一聲,免得她中午先用了飯。」

陳大娘原是不高興,叫她看這來廟裡大兒媳才是重點,另兩個嫁來的時日短到沒那麼急迫,只是剛沾了些便宜,倒是不好反對,只能硬了聲道:「走快些,我在廟門口等你。」

「好勒。」吳桂香也不耽擱,快步朝家裡趕路。

「娘,娘。」

「怎麼是桂香的聲音?」吳桂香老娘疑惑道。

吳桂香回道:「是我呢。桃香在家嗎?」從門口到屋子裡不過幾步路,她一邊說這話,一邊進了屋,正好看見她娘和桃香在做鞋,吳桂香歡歡喜喜道:「劉家同意了,我聽我妯娌的意思,她們家大山倒是不在意長相,只一點,他掛念家裡的爹和弟弟,怕是媳婦要留在陳家莊。」

「要留在陳家莊?」桃香問道。吳桂香聽她話,像是不願意。

吳大娘立刻道:「別光聽這個,要深點想。男人念著家裡爹娘兄弟,以後就能念著婆娘孩子。王老頭就說了他是個重情重義的,這事兒靠譜。」

「娘,你跟桃香商量商量,我婆婆還在龍母廟等著我呢,我得趕快兒過去了。正中午的時候都去酒館裡吃飯啊。」

吳大娘連忙道,「行,你快去吧,誠心點拜,讓龍母保佑你早點兒懷上孩子。」

得如何誠心呢?吳桂香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