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龍母廟

龍母廟石榴還是第一次過來,她還沒到燒香拜佛的年紀,又沒人領著,根本不知道龍母廟長什麼。如今見了,很是有些吃驚,寺廟坐落在半山腰,一入眼便是高聳的三層高塔,隨著山勢高低起伏的院牆,比一路走來的建築都要宏偉。看山腳下進進出出的善男信女,這龍母廟香火很是鼎盛。

「這龍母廟靈驗著呢,以前我婆婆常過來燒香,我才一連生了三個兒子。你們帶會兒見著龍母,頭要磕實,給廟裡的香火錢也不能少了。這個錢我不好給你們出了,否則奪了你們福運。」她們在廟門口等著,陳大娘又老話重說。

生孩子還不是個緊要事,石榴對陳大娘說的不甚在意,只拿眼睛瞧著龍母廟的景觀,她當這次出來遊玩的。

楊花兒卻連連點頭,她嫁來也大半年,若是能生在大嫂前面,就是陳家的功臣了,不說石榴,就是吳桂香都能壓一頭。原只準備捐三兩個銅板的香火錢,楊花兒想到這生孩子的好處,狠了狠心,摸出個一兩的碎銀子。既準備要捨大本,自然得叫婆婆知道,是以楊花兒提了嗓問道:「弟妹,你打算給龍母娘娘獻多少孝心?」

石榴隨意道:「佛曰,不可說,給龍母娘娘獻孝心,哪裡能讓人知道,若是龍母聽到,只當我邀功呢,倒是厭了我。」

楊花兒氣極,你讓我如何得體地說出捐出一兩銀子的豪舉?能不能愉快玩耍?

石榴看楊花兒臉上不好看,一臉的不解,怎麼了,難道是生氣她不正面回答?可是她只打算捐一個銅板,哪敢當了陳大娘的面說出口。

石榴一臉的無辜,讓楊花兒更生氣了,她肯定是故意的,故意不讓我說出口的,這弟妹真是太可惡了。

陳大娘沒注意兩個媳婦打眉眼官司,她正忙著從縫在褲腰上的前袋子裡掏錢。今兒帶了三個兒媳了,最少得捐個……三兩。哎呀好心疼,這能買多少肉呢。

吳桂香走的快,但龍母廟離她家路不近,石榴三人等了小半個時辰才到。吳桂香歉意一笑,道:「娘,快進去了。讓你們等我一個,真個對不住。」

「走吧,也沒等多久。」陳大娘道,又將磕頭捐銀子的事說了一遍。

吳桂香也是來個好幾回的,哪裡不知道這些個規矩,不過陳大娘說了,她也認真聽著。如今陳大娘只求神拜佛要孩子,沒對她說難聽的話,她若是表現不耐煩,惹惱了陳大娘,隨口罵幾句「不下蛋的雞」就夠她受了。

從宏偉的大門進入,龍母廟裡面寬廣幽深,又有森森古樹,很有禪意,只是期間穿梭之人都是凡塵俗子。

龍母廟不止可求子,還可求財求權,然陳大娘目的明確,領了石榴等人去了求子殿,石榴瞧著門廊上寫的「有求必應」四個大字,心中微哂,這倒是吸金的法寶。有求必應,若是不應,便是心不誠,銀子沒捐足呢。

她對菩薩懷了些不敬的心思,到也不奢望菩薩保佑她,磕頭磕的都是水分,扔一個銅板進公德箱也毫無壓力,只是得用身子擋著,別讓陳大娘瞧見了,楊花兒也得避著。

避了她們二人,免不得被吳桂香瞧見了,吳桂香見石榴一個銅板捐的大義凌然,忍不住要笑,只是在菩薩面前不敢無狀,只好憋得辛苦,心裡又感歎這弟妹真是個妙人。

若照以往,陳大娘拜了龍母,還要去聽一個時辰的經文,用一頓齋飯,只是今日另有要事,只聽了一段經文,遺憾離去。

從龍母廟到大山幹活的酒館要經過吳家,吳桂香便拉了婆婆和兩個弟妹來娘家坐坐。

「親家來了,草兒快去倒水。」吳大娘熱情將眾人迎進屋,又喊丫鬟倒茶。

石榴進了門便拿眼瞧著吳大娘身邊的女孩兒,瘦高個,身材略平板,腰挺的直,跟柳腰蠻胸玲瓏的吳桂香長得並不相像,不過一樣白皙的膚色,眉眼長得不錯,唯一的缺陷便是右臉上佔了半張臉嬰兒手掌大小的燙傷,印著嫩白的皮膚,近瞧了很有些不雅。便是心知肚明是來相看的,但是這麼盯著人瞧也是不妥的,石榴對著她歉意笑了笑。

吳桃香愣了一下,也回了個笑。

石榴見她並不躲閃,心中讚了一句,是個落落大方的,並沒有臉上有些缺陷而抖抖索索,想來吳家教養不錯,兩個女兒都教得好。

吳大娘雖然跟著陳大娘說話,眼角卻瞧著石榴如何反應,她聽說劉家三個兒子都是石榴這個大姐帶大了,想來石榴說的話,弟弟怕是要聽的。她見石榴臉上帶著笑,心裡輕鬆了不少,不嫌桃香臉上礙眼便好。關心的事放下來,吳大娘便專心跟陳大娘說話。

「不如就在家裡用過便飯,待會兒再去酒館裡坐坐」

陳大娘推辭道:「何必如此麻煩,那酒館裡什麼都是現成的,付個一兩半兩的銀子,我們兩個老娘們只管坐著等人伺候就成。你要過意不去,待會兒搶了把酒錢結了就成。」

吳大娘笑道:「親家說的在理,今兒個借了您的光,我也去下館子做回大爺。」

「那便走?」陳大娘揚聲道。

吳大娘立刻應道:「那便走。草兒在家裡好好看著家,要是大爺回來了,讓他自己去尋吃的。」吳大娘吩咐了丫鬟兩句,領了人去酒館子。

兩個老親家走前面,石榴特意落後一步想尋個空跟吳桃香說兩句,不想被吳桂香挽住胳膊,「我這妹妹膽子小,弟妹可要多包涵。」

石榴笑道:「大嫂可折煞我了,桃香妹妹在鎮上長大的,可比我個鄉下丫頭有見識。」

桂香道:「桃香可別聽她瞎說,你石榴姐可是個妙人。」說著她學了石榴「老闆,再來兩個炊餅」的段子,至於往功德箱扔一個銅板的事,不好在陳大娘面前提,只能遺憾隱了。

石榴笑鬧道:「大嫂快給我留點兒面子,叫你這一說,桃香妹妹可不就識得我本來的面目,還不得離我遠遠的。」

桃香聽了笑了好幾聲,接道:「姐姐這樣親切的性子,我才更敢親近。」她說的發自肺腑,她自己容貌不佳,見著石榴這樣貌美的便有些不敢接近,因她小時候常被好看的說成「醜八怪」,石榴跟她姐姐笑笑鬧鬧,看著是個好相處的人,她心裡自然親近許多,說話也隨意了些。

石榴聽她這麼說,立刻將胳膊從吳桂香手裡抽出來,主動去挽了她的手,笑道:「我心裡也覺得桃香妹妹親近,咱高個兒走一起才相稱,便讓那矮個的自個走,跟她挽著胳膊費累。」

吳桂香故意叉了腰道:「個兒高便了不得,小心進屋磕著腦袋。」

石榴繼續打擊道:「小心些就是,總比跳高了也摘不到樹上的果子強,大嫂以後要吃梨子就跟我說一聲,免得光看著留口水。」

吳桂香怒道:「小心我撕了你個不饒人的嘴。」

「那也得你能夠得著才行啊。」

「讓你看看我夠不夠得著。」說著,吳桂香便要笑鬧著拉抓石榴,石榴笑著躲桃香身後。

吳大娘陳大娘兩個走前面,聽見後面的笑鬧聲轉過頭。陳大娘道:「小媳婦愛熱鬧,你家這三兒媳倒是個伶俐的嘴。」

陳大娘卻嫌棄她們在大街上玩鬧不體面,引了不少路人當猴戲看,當了吳大娘的面,責備的話卻也不好說出口,只道:「都沒長大呢。」

楊花兒聽話這話心裡才痛快,沒人搭理她,她又要面子,便落了單,看別人玩鬧,自然不快。

吳大娘什麼人,家裡做著買賣的,形形□□的人都打過交道,哄人一等一的厲害。只聽她笑道:「這可是好兆頭,拜完菩薩就笑,說明菩薩送喜來了。」

陳大娘立刻大笑:「還是親家有見識,可不是菩薩送喜來了,她們平日也是穩重的,可是有喜事才鬧得歡。」

這話免不得又讓楊花兒心塞。

吳大娘回道:「可不是。」雖這樣說,她還是轉過頭往背後使眼色,讓大女兒收斂點,免得惹了婆婆不快。

吳桂香擦了笑出的眼淚,又看了看臉上笑容收不住的桃香,又免不得在心中讚歎石榴一番,真個厲害,不僅讓她失了一貫的分寸,就是性子冷清的桃香都被逗笑了。

酒館也不太遠,走個一刻鐘左右便到了,她們人多,一進屋大山便瞧見了,從櫃檯出來,道:「陳大娘,你們過來了,我領了你們去樓上的雅間。」

陳大娘忙擺手:「你忙你的,讓小二帶了我們過去。」

「不礙事,我先送你上去。」這大中午,酒館裡都是無屁事的大老爺們,瞧見一大幫娘子,可不是蒼蠅見了肉,尤其是他姐,長得好,那瞧著的目光更放肆,大山看他姐皺著眉不自在,也顧不得寒暄,擋她邊上護著人到樓上。

「以後別再來這種地方,都是酒鬼,行事沒個分寸。」上了樓,大山低聲道。

陳大娘聽了不免老臉一紅,這不靠譜的主意是她出的。

石榴以前也來過,倒是沒見著這麼多人,她卻不知,她來的時候時辰還早,酒鬼們還沒趕來喝酒。

為了緩和尷尬的氣氛,石榴故意自傲道:「大山說的正是,以後不敢再來了,這些個酒鬼喝蒙了,看見母豬都賽貂蟬,見著我們幾個,可不是以為見著天仙了。」

她這樣一說,尷尬也減了,都打趣她臭不要臉,還當自己天仙。

大山也是被他心大的姐也逗笑了,到底板著臉重申了一遍:「以後尋我,叫我出去就是。」

「知道了,知道了,快下去做事吧。」石榴道。

大山拱了拱手,告辭,目光落到桃香臉上停留片刻,臉上倒沒露出異樣,而桃香忍不住臉紅的轉過頭。她看了大山一閃而過的笑容,心裡頭喜歡,又覺得黯然,她怕是配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