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桃香

大山做事體貼,派了個半大孩子上來問菜,酒館裡菜品不豐富,多是下酒菜,吳大娘也不一個個問,切了兩斤牛肉,一碟子花生,一碟子鹽豆,另兩個炒菜,其餘的再點不出好的了。她便張羅著喝酒,吳桂香桃香都是能喝的,陳大娘不愛這東西,石榴喝酒比陳三還差勁,楊花兒更是聞著酒味兒就皺眉頭,吳家不好只自己人喝,便只好繼續點菜吃飯。吳大娘將牆上的菜品又看了一遍,都沒尋摸出能好的,只能托小兒二去別的店裡買點兒外食。

吳大娘道:「你撿著好吃的人家,點上四五個菜,躲著點人上送上來,這一兩碎銀子若是有多的,你只管自己收著。」

這小兒原有些不樂意,怕掌櫃的看了責罵,聽見有錢拿,立刻笑開了花,四五個菜,定是要不得一兩銀子,余個百八十銅板怕是有,就是挨頓罵也值得。他響亮道:「太太稍等,我片刻就上來。」

吳大娘擺擺手,道:「機靈孩子,快去吧。」

石榴看城裡人壕氣的舉動,都驚呆了,真是有錢人呢,一頓飯花個二兩銀子都不皺眉頭。

因酒菜還需一會兒,石榴無聊,將這「雅間」打量了一番,這實在是簡陋,稍微用木板隔起個小間,上沒頂下沒欄,離著樓梯口十分近,樓底下的吵架聽得十分清楚。

「劉掌櫃的,那些個娘們都是誰啊?」這一聲吼叫清楚傳到樓上,石榴似乎可以聞到那渾身的酒氣。

「同村的嬸子和嫂子,來鎮上賣糧食。」這是大山的聲音,比酒鬼要小一些,要聽清楚頗費力氣。

「騙誰呢?連那臉上有疤的醜八怪也是嫂子,可別都是你相好來看你了吧。」

樓上一片寂靜,石榴都不敢看桃香的臉色。桃香初聽這話,臉上通紅,恨不得鑽進洞裡不叫別人看見,只是憤怒和羞惱漫過頭,她卻鎮定了,豎起耳朵聽劉大山如何回答。

只聽大山憤怒道:「王大,喝多了別噴糞,若是再胡說八道,這賬單便立刻送到你家中。」

桃香聽了心裡解氣,她小時常被罵難看,除了家裡人,還從未有外人維護過她,只是她又猶疑劉大山發怒時為了「相好」那一句,並不是為她。

這屋裡頭最不爽快的怕是吳大娘了,恨不得擼了袖子要與那酒鬼打一架,只是這次出了氣,也不妨礙別人以後再說。她拿了帕子抹淚,「造孽啊,天殺的狗才,我閨女哪裡招惹他了,非要找她不痛快。」

桃香立刻道:「娘,這點子事不值當哭,我便是長得醜些,但眼不瞎耳不聾腿不瘸,多少人羨慕。」

陳大娘卻不停歇,拿手直拍大腿,哭訴道:「好端端的姑娘,手腳勤快,人又利索,偏偏因為這點子缺陷嫁不到好人家。都是我誤了你,我真是該死啊,老天怎麼沒收了我啊。」

陳大娘和吳桂香也趕忙來勸她,幫忙咒罵那酒鬼,只是吳大娘嚎啕不止。

豪氣的人撒潑,畫風變得太快,石榴倒是有些沒反應過來,只是她定了定心,瞧見吳大娘乾嚎不淌淚,便知道她有些做戲的成分,約莫是想要她表個態。桃香倒是個好姑娘,剛強,不怨天尤人,正適合他家。若是她像吳桂香說的柔順,石榴倒是不敢多少一句,因她家沒長輩操持,很是需要個能立起來的。

心中對桃香滿意,石榴自然願意結個善緣,是以她便朗聲道:「吳大娘可別為這起子無賴氣壞身子。嘴長別人身上,便是龍女都能挑出錯來,陳家莊裡便有個古怪人,好端端非要說我勾引人,我個喪母的長女,最是怕這些子閒言碎語,便跑到婆婆家裡求救,還是我婆婆和公公開明,到里長那裡替我討回公道。」

看吳大娘止了哭,陳大娘便知這「家醜」能安慰人,立刻接道:「可不是,嘴上不積德的,啥樣子話說不出來,長的周正的便要說人狐媚,長的差些又要罵人醜,真個就沒什麼入了她們眼的。親家可別傷了心,桃香多好的孩子,我們哪個不知道,何止為了一點閒言碎語惹了孩子不高興?」

楊花兒也難得說了兩句好聽的,「看我長的五大三粗,還有人罵我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好在陳二不嫌棄,這女人長啥樣外人說不重要,只屋裡人覺得好便好。女人啊,有門手藝,能自己賺了銀子,才最重要。」

這話雖然有炫耀的成分,不過真是說到了吳大娘的心裡,她立刻道:「侄女真是有見識,這女人啊,容貌有什麼要緊,能幹才是正緊的,我家桃香啊,長的不好看,打小就能幫著我,家裡衣服鞋襪都是她一個人做,鋪子裡忙不過去也要照應著,便是這樣,還要幫了我照顧孫女兒,家裡的小侄女一刻都離不開她。」

石榴看她雖跟楊花兒說話,口卻對著樓梯口,恨不得在那安個喇叭,便知道這話是對了大山說的。想來是極看重大山的。吳家家境殷實,若是多多給了陪嫁,便是臉上不雅觀,倒也不至於嫁不出去,想來他們是有些要求的。劉家雖窮,但是沒有拖累,大山又能幹,若是奮鬥一番,日後日子也是不艱難的。

吳大娘唱了戲,真正想要他來捧場的大山在樓下不好直接去問,便只好轉過頭問石榴,「侄女,你說我家桃香是不是好孩子,那些個嫌棄她的,是不是被豬油蒙了心?」

這話聽著有些咄咄逼人,石榴眼角瞄到吳桂香用手使勁拉吳大娘的袖子,她在心裡笑了笑,這一家子真逗樂。

「大娘說的有道理呢,我們家都是實在人,家中又不富裕,娶了兒媳婦也是為了操持家事,看中媳婦的品性。桃香妹妹是個能幹的,我瞧著就喜歡,我們姐弟幾個打小沒娘,我瞧了大娘對女兒這麼用心,心裡羨慕著呢。您坐一會兒,我去樓下給您倒杯水。」這便是隱晦的說下去問問大山的意思。

吳大娘歡喜地道:「多謝大侄女了,我正口渴著呢。」

桃香細心,將自己出門常帶的面紗從口袋中掏出來道,「姐姐長的美,還是戴個面紗,免得被酒鬼孟浪了。若是不嫌棄,不如拿我這個用用。」

「真是個細心姑娘。」石榴跟她道謝,將面紗圍在臉上下樓,示意大山去外面說話。

石榴帶了面紗,大山一時沒認出來,楞了一下,待仔細瞧了衣服和神態,才認出是他姐姐,立刻跟了出來。

石榴問道:「大山,你看咋樣?若是不喜歡,便立刻拒了,免得耽擱了她。」

大山沉吟了片刻,道:「姐看如何?長的如何不在意,裡裡外外都要能張羅起來。大河還小,大石成親也要兩年,我又常不在家,不能娶個嬌氣、小性的,最好能盡快成親,幫我照顧家裡。」

「我跟你想的一樣,我摸了手,是做活的手,人也剛強,心也細,這面紗就是她提醒我戴上的,要早些成親也不成問題,只怕吳家要留在鎮上。」

大山皺著眉頭道:「這不成,家裡要有人照應著。」

「我去問問吧,若是不成的話就算了,若是同意的話,便讓爹再相看一遍,趁著年前定下,翻過年便能成親了。」

姐弟兩說定了,也不多耽擱,石榴直接上樓,將剛到的水放吳大娘身前,吳大娘一把握住她的手道:「大侄女真是讓大娘等的心焦急。快說說,這水到的可順利?」

吳桂香也焦急,站起身將石榴拉她位子上,石榴順勢坐下,笑道:「再順當不過,一口就應了,只是……」

吳桂香急道:「只是什麼?」

這時候再用倒水就沒法說清楚了,石榴也只好直說了,「大嫂也是知道我家的,大石在潘木匠那裡學徒,晚上也住那,家裡老的老,小的小,大山是個孝順的,心裡放不下,以後成了親想要留了娘子在家裡照看,他勤些回家,三五日一回。」

「我做人娘的,最喜歡孝順孩子,我家大山說的有理,大娘贊成。」

石榴立刻笑道:「大娘通情達理呢。那等我回家跟我爹說一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老規矩是不能錯的。」

「說的在理,在理。」她是好好打聽了劉家的,知道劉老實老實人,家裡大的兩個孩子能當家,這事差不多成了,等了好些年,今日個閨女婚事總算靠譜了,吳大娘喜笑顏開,熱情招呼人吃菜,給石榴更是夾了好幾筷子的牛肉。剛石榴出去哪會子功夫,小二從別家買來的外食擺桌子上,酒館裡的菜也送來了。

石榴謝了吳大娘立刻開吃,忙了一上午,她肚子真有些餓了。牛肉炒的過了火,不勁道,豬蹄沒煮熟,嚼不爛,花生米炒黑了,鹽豆放少了鹽,屬於業餘水平,鑒定完畢,差評。石榴又嘗了飯館裡的炒的幾個菜,味道要好一點兒,走的是重鹽重油的線路,辣子也放得多,倒是能入飯,但是比不得她做的,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