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起波折

石榴因身子不適,陳大娘心裡疼惜她,去西廂喊楊花兒做早飯。

大冷的天,屋簷上都結了冰凌,伸出手就冷,楊花兒一點兒不願去灶台上忙活,多冷得慌?她昨晚上便知道石榴小日子來了,不好指使了她,但是不是還有個嗎?於是便道:「我倒不是犯懶,只是怕弄出來不好吃,白白糟蹋了好東西,娘不如叫大嫂掌廚,我來燒火。」

「你大嫂一大早回了娘家,要不然我喊你做什麼飯?我也不想吃你就你那齁死人的菜。」陳大娘道。

那正好別讓我做了。楊花兒在心裡道。嘴上卻說:「大嫂又回了娘家?這個月都回去好幾回了吧?」

她一說,陳大娘也有些不高興,女人常回娘家,像什麼樣子?只是她一向維護吳桂香長媳的體面,沒好氣道:「有事就回去,我又不是不准你回。」

楊花兒一聽立刻鬆了眉,「娘一說,我就想起來了,我得回家跟我娘說說讓她明年的蠶絲別賣了,都給我留著。娘,我得趕快回去,免得我娘應了別人。」

陳大娘氣得心窩疼,這懶婆娘,就會躲事呢?她指了楊花兒怒道:「你去,你去,去了別回來。」

楊花兒卻不怕,她是常鬧的,知道陳大娘並不是狠心的,不過放兩句狠話而已,到時候讓陳二過去接她回來,她賠再跟陳大娘不是,這事便過去了。她陪了笑道:「大嫂不也回了娘家嗎,娘可別偏心,我又不久住,馬上便回,我回娘家再哄我娘教我兩招,以後繡活兒肯定賣的價更高。」

陳大娘是很看得上楊家的手藝,以後傳給孫女兒孫媳婦都是好使的,聽楊花兒這樣一說,她嘴裡雖沒應,卻也不攔著,隨楊花兒走了。

哎,三個兒媳婦,想偷個懶都不成,還要她這老婆子大冷天自己做飯,陳大娘心裡十分不爽快,隨便燒了一鍋水煮個白水面,連根鹹菜都懶得放,就這麼端上桌。

麵條沒滋沒味難入口,陳秀才吃的長吁短歎,面色艱難,陳大娘聽了心中火氣,怒道:「喂你□□呢,做這個樣子,誠心氣誰呢?」

陳秀才深歎一口氣,摸了鬍子道:「不是□□才為難,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啊。」

於是石榴笑噴了,見陳大娘面色更青了,意識到自己笑的不適當,石榴趕忙描補道:「娘往日飯菜弄得太好,將爹嘴養刁了。今日使了三分功力,爹自然吃的不爽口。」

陳秀才給石榴個讚賞的眼神,摸了鬍子道:「你娘若是用了心,倒是能整治一桌子美味佳餚來。」

陳大娘不理他,直接對了石榴道:「可不是養了他一張刁嘴,去別個家吃飯,回家還要再補一碗。平日糊弄了一點就要耍性子,早知道如此,一開始就就給他吃糠咽菜。」

石榴嘿嘿傻笑了兩聲,不知道說啥了。這對夫妻過的是吵鬧日子,她也別想著勸架什麼的,根本勸不住。

用過飯,又喝了杯紅糖水,肚子不那麼痛了,石榴也抽了空回了娘家。大河不在家,就劉老實一個人坐屋前曬日頭。石榴立刻將見了吳桃香的事與劉老實說了。

劉老實聽了笑道:「你們瞧得中就行,我也不看了,沒公公相看兒媳婦的道理。你們兩說讓她住家裡,我看也不必,我們爺倆在家裡過得更自在,想什麼時候吃就吃,想什麼時候睡就睡,多個人還不方便。他們以後成了全,在鎮上賃個小屋過著,十天半個月過來瞧一回就成。只一點,可不能在她娘家住,大山可不是入贅,就是多花點子銀子也沒啥,可別壞了名聲。」

「吳家兩個兒子呢,要什麼招郎女婿,爹你就別亂想了。你要他們住哪裡,跟大山商量就行。我回去了,兩個嫂子都回了娘家,我怕陳三娘不得勁。」說著石榴便起身走了。

等石榴走遠了,劉老實一個人悶聲道:「剛來就要走了,女生外向啊。」說著歎口氣,女兒一嫁,大河玩得不著家,家裡就剩他一個,冷清著。想到這,劉老實立刻站起身去找馬媒婆,女兒嫁了,趕快娶媳婦進門,人多才旺家啊。

馬媒婆聽了劉老實要她去鎮上吳家提親,很有些著惱,真個男人指望不住,也不說清楚哪一家,若是錯了可不是害人。她問道:「你讓我說的那個做買賣的吳家?」

劉老實也不甚清楚,他仔細將石榴說的話想了一番,好像是做買賣的,「正是,也是陳秀才大兒媳的娘家,你去幫我家大山跟他家小閨女提親。我們兩家私下談妥了,勞煩您老跑一趟。」

「你說的與我想的便是一家。這鎮上姓吳之人不多,我認識的便只這一家,因他家女兒托我做了好幾回媒,很有些熟悉了。他家開了兩間鋪子,一間賣些讀書人用的筆墨,一間賣香油,很有些賺頭,可是她那女兒臉上有礙,好些的人家瞧不上她,那些個瘸了腿長了麻子的她瞧不上,可是讓我跑斷了腿,搭上許多白功夫,索性拋開了手,後來她家就找了鎮上的李胖子,李胖子花了一年多功夫也沒找上合適的,哪知道倒是你兩家的緣分。我聽李胖子說,她家許諾200兩的陪嫁,老哥家可真是旺呢,不僅女兒嫁了好人家,兒子娶的也是殷實媳婦。」

馬媒婆一張嘴突突突,該說的不該說的,全一股腦倒出來了,只聽的劉老實臉色鐵青。說了這麼多吳桃花嫁不出去的話,那不是貶低他家大山要了別人不要的,又說什麼200兩的陪嫁,叫別人聽了還以為劉家見錢眼開。劉老實就是個老實人,也是有氣性,很是想甩了袖子走人,他家大山也不是找不著媳婦,何至於要這樁惹閒言的婚事?

看劉老實臉色難看,馬媒婆連連打嘴,這張惹事的嘴,一得意都說了些什麼啊?她連忙把劉老實拉住,「劉老哥別走,這是前世注定的緣分呢,要不然哪裡得這麼多波折,這吳桃香非是你家大山不能嫁呢,你看桃樹不正長在山上?」這婚事可不能黃了,要不然她如何能勝了李胖子,而且還有那10兩的謝媒錢呢。

說的再動聽也描補不好了,因劉老實心裡存了不好的印象,而且馬媒婆太熱心,一臉大臉快貼上他鼻頭了,劉老實很是不適應,推開她道:「有話說話,別拉拉扯扯的。讓別人看了像啥樣?」

馬媒婆連忙放了他,大笑道:「還害羞呢,就你這把年紀,就是你想跟我相好,我還瞧不上呢。你們家大山好運道,這桃香姑娘能幹著呢,針線好,識字又會算賬,老哥你回家,我明兒一大早就去吳家提家,保管一開年就讓你多個兒媳婦,明年年底就添丁進口。你老要是也要添個屋裡人,只管跟我說,指不定這孫子和兒子一起生了。」

劉老實被她說的燥得慌,心裡很是討厭這媒婆口沒個遮攔的,紅了臉氣憤回了家。

等到了晚飯的時候,大河大叫著回了家,「爹,我大哥給你找了個有200兩陪嫁的媳婦,以後咱家就有錢了。」

劉老實氣得他屁.股就是一腳,「胡扯八賴。」

大河這一腳挨的結實,痛的大哭,「別人說的,你打我有什麼用?」

「哪個說的?」

大河大嚎道:「春花嫂子。」

「這些長舌婦!」劉老實氣得跳腳,又對大河道:「去陳家把你姐叫回來一趟。」

大河挨了一腳,生著氣,強著脖子道:「我不去。你不是說我要是踏進陳家一步,你就要打斷我的腿。」

陳老爹又要打人,大河怕挨打,一溜煙跑了。到陳家的籬笆邊瞧見陳老爹,大聲喊了人。

陳老爹笑呵呵道:「大河過來了,快進屋。吃糖不?」

吃貨還有不吃的?大河大聲回了一句「吃!」又道,「我姐在嗎,我爹扭了腿,讓我姐幫他揉揉。」他鬼精靈,怕陳家人嫌棄他姐常回家,還找了個借口。

「在,快去找你姐,我屋裡還有治扭傷的藥,我給你拿一支帶回去。」

「陳爺爺不用了,我家裡有呢。你留著自己用。」說著跑進屋去找他姐了。

「臭小子,咒我呢。」陳老爹擱背後說道。

大河耳朵靈,聽到這話,嚇得趕忙往往屋裡跑。

石榴不知道大河撒謊,嚇得顧不得跟陳大娘說就跑回家了。到家一看,她爹腿好好的,石榴瞪大河一眼,「你說個什麼不好非要說這個,哪日咱爹要是真摔了就是你咒的。」她倒是猜到大河叫她回家有事。

大河也是醉了,今個兒就不該說話。

「爹,你叫我啥事啊?」石榴不管黑著臉的大河,問臉色更黑的劉老實。

劉老實悶著氣道:「吳家這樁婚事不好,那閨女不知道相了多少人家,都在媒婆那掛了號。早知道吳家給200兩的陪嫁,我就不同意這樁婚事了。」

還有人嫌兒媳婦陪嫁多的,石榴真覺得她爹是個實在人了。相親多在她看來更不是大事。石榴倒也明白她爹的想法,無非是不想被人非議罷了。唾沫星子淹死人,哪個願意活在別人唾沫星子裡,尤其是她爹那樣有些懦弱的?她很是欣賞吳桃香,但是家裡人重要些,石榴便道:「爹若是真不喜了吳家閨女,便不去吳家提親了。想必今日媒婆定是沒去吳家說的。」

「我上午過去,馬媒婆說是明兒一早上去。」劉老實道。

「那我便找她去,讓她緩兩日,等咱家考慮清楚了再說。」石榴道。

劉老實又有些猶豫,道:「我也不是不喜那閨女,人都沒見到呢,我就是怕村裡人說閒話,男人靠了婆娘,一輩子抬不起頭。」

石榴道:「那還是緩緩等大山回來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