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收租

陳家有百畝水田,20畝地,大都租賃給同村之人,每到年底,便是交租之時。往日一貫是陳大管的,只是他今年外出,佃戶過來之後,這收租子的事便由陳老爹帶了吳桂香收。吳桂香家中是買賣的,她自小打著算盤,一手算賬的手藝比起陳大都不差,她自己也愛與錢糧打交道,初嫁到陳家便跟在陳大身後收賬了,陳家人對她很是放心。

今年風調雨順,村中收成好,是以並不用陳家催,就主動過來交租。因是同村之人,陳家只收四分租,若是外村人,便要收五分,村中人都願種秀才家的田。

石榴家中也有十畝田,家中忙的過來,沒有租給別人,也沒有租別人家的地,如今看人來送租,很是好奇,便問了吳桂香如何算租。

吳桂香也知石榴家的情況,耐心跟她解釋:「每年收的租子不同,看收成如何。當然,不同的田租子也不同。今年雨水足,收成足,上等良田一畝產谷4石,中等田也能產3石,旱田2石,大部分人收租四分。我娘家陪嫁的二十畝田,都是租給外村人,收的五分租。地裡種的東西不同,租金也不同,不過都收的四分租。除了糧食,村裡人也用雞鴨抵租。若說最划算,還是自己家裡請了長工做活,收成多少全是自己的。因家裡只陳大一個人管事,只二十畝地良田自己種,另外的都租了出去。就這二十畝水田,差不多能得40兩。」

「若別人家一畝田不止收4石呢?」

吳桂香笑道:「他種的好,多餘的自是他自己留著,我們又不能將他家裡收成一一過秤。俗話說兔子不吃窩邊草,陳大給村裡人算的實惠,只要多用點心都要比我們算的多。家裡還要給官府交租,四分都得不到,是以這些年再沒租給村裡了。」

石榴點頭,又問了些問題,吳桂香也耐心答了,最後還將算得賬目與她看了,因算得複雜,谷要換成米,米價也不同,石榴不願一條條看了,只看了最後的總量,算出200石米,100兩的銀子,便是說1石米差不多500文。石榴隱約記得一石米在現在差不多100斤,米價在2.5左右,200石差不多5萬。便是說1兩銀子不過500元。這算法十分粗淺,因米價也無法作為衡量物價的唯一標準,現代雜交水稻產量高,想必米價不高,貴的是化妝品電子產品汽車房子,而這裡房子便宜,鹽鐵貴。

吳桂香並不知石榴糾結古代與現代錢幣的換算,只以為她看不懂在煩惱,便笑道:「你見得少,看了一頭霧水,若是常看賬本,便一眼就能明瞭。你若是想學,我抽空教教你。」

石榴槤連擺手,她功課夠多了,又要學針線又要練字,若是還要看賬本,那連打個盹的時候都沒了。

「家裡賬本有大哥大嫂看著,我不用學。」

「若是以後分家,你們總得自己學了看。」

說的十分有道理,石榴想了一下,道:「若是如此,便叫陳三學了就是。」

吳桂香呵呵笑道,「我娘常說,男人管著錢,女人心裡也要有本帳。你現在不想學,以後若是想了,找我便是。」

「多謝大嫂。家中一年100兩出息,可夠用?」

「剛剛夠用,不過家裡也不止這收入,陳大經常販貨物,二弟外面做工的錢也交上來。不過我嫁妝收的租子,二弟妹繡品賣的銀子,都自己收著。弟妹若是有賺錢的法子,也不必上交。」另外還有陳秀才的束脩,陳大娘賣的繡品,這是這些吳桂香沒說出口,晚輩哪裡能算長輩的銀子?

看吳桂香這樣真誠,石榴也不隱瞞,將自己想要賣吃食的想法說了。

吳桂香沉吟片刻,道:「富貴的人家,家裡有廚子,並不隨便吃外面的東西,貧苦的人家,也很少從外面買東西。當然,也並不是說賣不出去銀子,如今太平日子,不少人家有閒散銀子,也願花兩個錢換個胃口。是以,你便摸準這些人家喜歡買什麼,另外找個好鋪子寄賣,價錢也要定的合理。」

行家啊,石榴立刻用亮晶晶的眼睛瞧著她:「這裡頭這麼多學問,多虧大嫂提醒。大嫂發發善心,再提點我一番。」

「我一時還想不出,等我回去問問我娘。我妹妹這些年一直在鋪子裡幫忙,也比我懂得多些,弟妹不如以後問她。」吳桂香道。

石榴尷尬笑了兩聲,你妹妹的事如今比賺銀子的事還讓人煩惱呢。免得吳桂香看出端倪,石榴趕忙又跟她到了謝,回了自己屋。

吳桂香這樣幫她,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她卻對她的事卻不上心,實在太不厚道,石榴便想著再回家一趟,看事情有何進展。

家裡離得近,就是任性,石榴趁著沒人看見,往家裡溜了。不過她卻不知,陳老爹又瞧見了。

劉老實見了石榴,高興道:「你回來了,我正準備讓大石去跟你說,我昨日去找大山了,也見了桃香,是個好姑娘,長得不好,不過性子剛強,跟你娘一樣,是個能操持家的。」

「那200兩的嫁妝不怕了?」石榴好笑道。

劉老實笑道:「不怕了不怕了,大山說一文都不用,全讓桃香自己收著。村裡人若是說閒話,就這麼說。」

石榴真是哭笑不得了,事情也沒什麼改變啊。看來還是大山能耐,比她瞭解劉老實。既然事情解決了,她爹不難受了,她也不用愧對大嫂了,石榴也輕鬆了,道:「我前兩日跟王媒婆說要明年才說媒,爹若是等不及,再去王媒婆說一聲便是。」

「不用不用,大山也說明年再提親。」劉老實笑道,「他還想再存點銀子。我跟吳家也說了,他家應了。」

「行,那我回去了,爹要是缺銀子,就跟我說一聲,有啥事也讓大河去找我。大山成親是大事,我也這姐姐也得盡盡心。」

「大山娶了媳婦還有大河大石,還能一直跟你要銀子?你好好過自己日子就成,家裡的事不用你操心。」

「怎麼就不能一直給?哪有出嫁女不向著娘家的。」石榴道。

劉老實笑了兩聲,也不多說。女兒有孝心是好,不過他也不能讓家裡拖累她,便是去借銀子都比要她銀子好。

石榴很快到了家裡,陸續看到村裡不少人家進出陳家,見了她都笑著打招呼,春花更是拉了她的手,道:「小陳嬸,許久沒去我家,有空去玩玩啊。」

石榴被小陳嬸雷得酥麻,愣了好一會兒才道:「春花嫂快別這麼叫,我對了你可叫不出侄女來,你喊我名字就成。」

春花笑道:「咱兩各喊各的總成了吧。行了,你快回去吧,家裡堆了一屋子東西,快去瞧瞧,嫁進秀才家就是好,什麼都不用做就有銀子進門。」

石榴乾笑了兩聲也不知道說啥。她進了屋,真是看見了滿屋子的東西,除了稻穀花生豆子等,還有雞鴨活物,連籃筐、桌椅等手工活,而吳桂香臉色發沉坐著,見了石榴,只叫了聲弟妹,便不說話。

石榴看陳大娘也是臉色不好,忙問怎麼了。

陳大娘答道:「你看這些個籃子,家裡又不缺,賣又不好賣,該如何是好?若是老大回來,怕是又要發脾氣。」

陳老爹勸道:「鄉里鄉親的,說這些做什麼,少賺些就少賺些,總餓不了肚子。」

「誰說不是這個理。」陳大娘歎氣道。

吳桂香張了張嘴,終究沒將要說的說出口。不過她憋的也難受,拉了石榴回房,與她抱怨道:「村裡人真是越發不講究。長輩們捨不下面子,一年年忍了,收上來的租子越來越少。陳大去年就發了脾氣,今年見了這些個破爛東西,只怕要罵死我。可是,這家裡我又當不得主,別人送了些沒用的東西,我剛說了兩句,爺就要說算了,我能怎麼著?」吳桂香越說越委屈,拿起帕子抹眼淚,「外村人五分的租,一點不能少,村裡人不過四分租,還拿破爛東西抵了,這一出一入,損失了多少銀子。」

看著好像不像是因為受委屈哭的,而是捨不得銀子?石榴不確定地想到。

她拉了吳桂香的手,安慰道:「大嫂別擔憂,這事等大哥回來,交給他,你記賬便是。若是大哥怪罪大嫂,你只將我們叫出來,自會跟大哥解釋清楚。」

吳桂香立刻將眼淚擦乾淨,道:「弟妹說的是,就讓陳大處置,憑他那臭脾氣,只怕要將田地收回來租給外村人。」

所以,果然是為銀子哭嗎?石榴忍不住在心裡發笑。

因為吳桂香想要證人,便要拉了石榴一起記賬,石榴也不好獻醜,拉了陳三過來。

陳三不耐煩道:「我明年四月要考學,哪裡有時間記賬?」

石榴才不理會,道:「經國濟世,離不開經濟學問,你若是連帳都不會記,如何做官做學問?」

陳三學問沒學好,竟然無言反駁,只能被石榴拉著出門。石榴看他一臉不情不願,賞給他兩個香吻,道:「快笑笑,跟了我做事還不比你一個人悶著頭看書強?」

笑是笑不出來的,陳三紅了臉加快腳步去幫忙記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