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賣糧食(二)

現在是年節,鎮上人多,牛車走的緩慢,花了小半個時辰才到鎮西頭的倉庫。

吳桂香給石榴介紹,「這是楊家的倉庫,他家可是大米商,在附近的好幾個鎮上都有米店,我們馬頭鎮就開在萬春橋那裡,你怕也是見過的。」

「可是掛著『楊記米鋪』的牌子?」石榴問道。

吳桂香點頭:「正是。這幾日都是交租的時候,我們過去怕是要等一會兒。」

果然有不少人排著隊。倉庫的管事是個大胖子,不過為人最是活絡,見了陳家眾人,連忙出來打招呼,「大兄弟大妹子又過來了。大嬸子也來了?這可是最後一趟了?」

陳大娘笑著答道:「是咯,今年只這麼多糧食賣。楊老闆能幹,生意紅火呢,看這麼多人。」

楊老闆拱了手,道:「托福托福,東家高興就成。幾位稍等,前面還有幾個人。」

「好好好,您忙您忙。」陳大娘擺著手道。倉庫裡四個活計忙著,一個稱米,一個稱谷,還有兩個記賬的,楊管事到處瞅著,若是有人來了,趕忙出來打招呼,他人頭記得熟,各家都沒叫差的,想是多年的老主顧了。這便是手裡握著資源的職業經理人,很是有前途。

隊伍走的慢,陳大娘怕耽擱時間,道:「白日裡鎮上也安生,我們就分開了走,免得摸黑才回去。我跟老二在這裡守著,你們三個去買東西,一人分一個銀角子,若是少了,以後再買來。」

食材賣的不是很貴,一個銀角子能買不少,石榴收了錢,道:「不知道娘想吃點兒啥?二哥呢,有什麼想吃的?」

陳二手摸著頭,憨笑道:「弟妹看著買,我啥都吃。」

石榴又去看陳大娘。

「上回你給啞巴弄的雞脖子他沒吃,被你爹啃了,你再去買點兒回來煮,那個雞腿炸的香,你也去買點兒。鎮上有個菜市,這些個東西多有,倒不必買整隻雞。你要是不知道在哪,讓你大嫂帶你去。」

吳桂香道:「成,我帶三弟妹去,二弟妹你去哪?」

「我去鎮東頭找找布料子。」楊花兒道。

菜市在鎮西頭,離倉庫不遠,石榴和吳桂香跟楊花兒道別。石榴倒是知道古代有菜市,因為電視劇裡殺頭都在菜市門口執行,不過她卻從沒來過馬頭鎮的菜市。她家裡菜米都是自產的,平日只需買點兒油鹽,也沒有去菜市的必要。

她們是從後門繞進去的,石榴瞧著入口黑紅的泥土,感覺有點兒毛骨悚然,拉了吳桂香袖子問道:「大嫂,這個是什麼血染的?」

吳桂香笑道:「這是殺豬宰羊的地方,自然是豬血羊血。」

「嚇我一跳,我還以為是殺頭的地方呢。」

吳桂香呵呵笑道,「弟妹說啥呢,殺頭都在衙門呢。來菜市做什麼?」

石榴望著她,說不出話了,總不能說古裝劇都這麼演的。

因石榴一直問這問那,跟她家裡妹妹一樣,吳桂香對她也親切,笑著拉了她的手,打趣道:「弟妹可少看些戲本子,總說些沒頭腦的話,幸會是我聽到了,要是別人聽了,要笑掉大牙呢。」

「呵呵。」石榴乾笑了兩聲,她上輩子記憶太深刻,有時候什麼不懂了,直接用上輩子知道的腦補了,可惜上輩子瞭解的東西演繹得太多了,十回有八回不對,真是鬧了不少笑話。

吳桂香又道:「不過弟妹雖有些話說的讓人發笑,可是有些話也讓人耳目一新,性子也大氣,比村裡頭的姑娘見識都多,心裡頭敞亮,想來多讀些書也有好處。」

石榴拉了她的手,笑道:「大嫂,快別誇我,尾巴都要翹上天了。」

「快讓我瞧瞧,可別是狐狸尾巴吧。」

「可別當我沒聽出來,大嫂你罵我狐狸精呢。」石榴不依道。

「傻姑娘,我是誇你長的美呢。」

兩人笑著走進菜市裡面,這裡頭搭著棚子,到處是牲畜的味道,人又多,味道不好聞。石榴和吳桂香用帕子捂了嘴,擋了味兒,也擋了些那奇怪眼神看她們的人。這菜市雜亂,像她們這樣年輕又好看的小娘子,特別招殺豬的殺羊的眼。

吳桂香拉了石榴趕快走去殺雞的地方,在一個老大娘那裡買了一斤雞脖子,一斤雞腿,石榴還挑了兩斤雞爪子,付了錢立刻便出來了。

吳桂香臉色發暗,氣憤道:「我以往也沒過來,都是桃香來的,想不到這樣雜亂,那些個臭男人,恨不得把眼珠子放你身上,真個讓人倒胃口。這樣子的人,就該打一輩子光棍,看了女人流一輩子口水。」

石榴撲哧一聲笑道,「大嫂你這詛咒真是太狠了,以後我可不能得罪你。」

「什麼詛咒,不過罵兩句出出氣罷了。算了,別為這個掃了興,我們去鋪子裡吧,價錢貴些,但是買著舒服。」

「那咱就開心地做冤大頭。」

「叫你這一說,我心裡又不舒坦了。」吳桂香瞪石榴一眼。不過說兩句笑話,她心裡頭不舒服也散了,也知道石榴是故意逗她發笑,讚道:「真是個體貼性子,好妹子,大嫂可真喜歡你。」

看她心情轉好,石榴也不多說,拉了她去鋪子。先找了買糯米粉的人家。因糯米用處多,一下子稱了五斤。

店主看石榴爽快,拉了她道,「大妹子再瞧瞧,花生豆子芝麻蕎麥都有,快過年,買回家磨粉,好做糕點。」

鋪子裡一般不賣磨好的粉,想必是買的人不多,她還是找了好久才找到這家賣糯米粉。想到家裡馬上有驢子了,磨粉方便,石榴大手一揮,道:「這些個都來五斤。蕎麥來兩斤。」

她回頭看吳桂香一臉的驚詫,解釋道:「回去磨成粉,能吃一年,多買點兒也沒啥。」

吳桂香無奈道:「放一年是沒關係,只是我們兩個怎麼拿得動?」

石榴一拍腦袋,「看我都傻了。老闆娘,快別稱了,拿不動呢。」

老闆娘連忙道:「怎麼拿不動,這蕎麥多輕,大妹子你說是不是?」最後一句問的是石榴。

石榴很想說,老闆,別看我讀書少,就欺負我一斤鐵比一斤棉花重。

買了粉,又去隔壁各稱了二斤白糖紅糖,她本來只想要一斤的,怎奈老闆非要難著她買兩斤,石榴想著做糕點糖用的多,也就不多說了。雖然四隻手都拿滿了東西,走路都靠挪,石榴硬是拖了重負去買了兩斤瓜子。

吳桂香崩潰了,就差抱石榴大腿求她了,「快別買了,實在拿不動,要買什麼明兒再過來。」

「好吧。」石榴意猶未盡。對了,明天把陳三拉出來提東西,鍛煉一下他。

在家中苦讀的陳三打了個噴嚏,又接著看書。昨兒做的文章被陳秀才批的一無是處,若是再不抓緊重做一篇,只怕屁.股就要遭殃了。

她們也沒耽擱時間,想必陳大娘還在倉庫裡,兩人趕忙加快步子去倉庫。她們到時,夥計正好給陳家的糧食過秤。陳大娘看了她們兩滿手的東西,驚叫道:「可別是搶了別人家的鋪子,四隻手都拿不過來。」

石榴都沒力氣說話了,趕忙把東西放牛車上。趕得急,東西又重,真是要了老命了,她揉揉勒得發紅的手掌,蹲地上喘氣。

陳大娘也顧不得看稱,趕忙過來給她們兩拍背,「看你們兩個傻子,不知道少買點,那店舖難道明日就不開了?」

吳桂香氣順勻了,也有力氣訓人了,「可不是這個二傻子,若不是我攔著,只怕她真要把別人家鋪子搬空。麵粉鋪子裡多少東西,她每個都想來兩斤,連隔壁賣糖的都聽到了,一進去就給她紅糖白糖各稱了兩斤。」

石榴拉她衣袖,快別說來,給我留點面子呀,沒看楊家的夥計都在笑話我嗎?不過抬眼看著一個被布料子淹沒的人過來,石榴也不拉了,得了,有人跟她換班了。

楊花兒抱著滿懷的布料子歡喜著過來了,一邊走一邊喊道,「陳二,快來幫幫我,我今日可撿了便宜了。」

陳大娘真覺得丟死人了,這些個年輕人,怎麼一個兩個就沒個分寸,這買東西就非得一日買了?陳大娘嫌丟臉,不想讓楊花兒到近前來了,道:「你們趕著馬車過去,我來結賬。」

楊花兒不知陳大娘著惱,拉了石榴和吳桂香絮叨:「我今日可趕著巧了,這布莊清倉呢,平日賣二兩的,今天只賣一兩,娘給我一兩銀子,我足足買了五匹布料子,看著多厚,我自己身上還有二兩銀子,也全花了。」

看著是挺划算的,石榴剛被罵了,不過還是心癢了,道:「不如再去瞧瞧?」

吳桂香也道,「二弟妹倒是比三弟妹有成算,這布買的划算。等娘過來問問,我想去買兩匹。」

接著,二斤的段子自然又被說了一遍,楊花兒聽了哈哈大笑。

石榴閉了嘴,實在不想理你們這些壞人。

等了片刻,陳大娘上了牛車,摸了摸布料子,也覺得這買賣划算,大手一揮,馬車掉頭去了鎮東,到回家的時候,人都在地上走著,車上都堆滿了布匹,還有個角落放了糯米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