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年根底下

陳二趕了好幾次牛車,石榴發現他真是個非常好的趕車人,悶頭幹活不說話,她們買再多都不評論,而且特別好使喚。楊花兒嫌車趕太快坐的搖晃,戳戳他背,他立刻拉緊牛繩,讓老牛閒庭散步。走的慢了,楊花兒踢踢他屁.股,他抽兩鞭子,老牛呼哧呼哧噴兩口氣,走快些。到了家,閒話不多說,扛了東西進屋。老實人會疼人,陳二沉悶,卻會做事暖人。楊花兒雖口頭上嫌棄他,見他累了幫了擦汗,帶了一壺水自己喝了也不忘喂陳二兩口,想來夫妻兩個感情不差。

石榴看陳二幹活賣力,心裡頭羨慕,大聲喚陳三出來。

片刻陳三過來了,石榴拉了他上前,開心說道:「這些米面是我今日買的,以後你想吃什麼,立刻給你做了。你快些搬它們進灶房。」

「丈夫治田有畝數,婦人織紝有尺度,人不過一口,又能吃得多少?你買這許多,倒是糟蹋了錢糧。」陳三語重心長道。

一巴掌拍死你。人家相公多體貼,就你道理多。石榴瞪他一眼,氣呼呼自己搬東西了。

吳桂香看陳三愣在原地,笑道:「三弟真是讀書讀傻了,要說道理什麼時候不行,倒是掃了弟妹的興了。」

陳三尷尬道:「大嫂教訓的是。」

吳桂香笑了笑不多說,這回做錯了,下回怕就不敢了,看弟妹的樣子,怕早將這呆頭書生吃得死死的。

陳二確實性子好,陳大娘帶了兒媳婦買了一車布匹回家,將買糧食的錢去了三成,陳老爹瞧了,道:「哪穿得了這許多衣裳料子,到明年怕就陳舊了。」

陳大娘訕訕笑道:「穿得了,穿得了,一人多做兩身。」她都一把年紀了,還被公公責備,真是老臉都丟盡了。

好在陳秀才出去跟人喝酒,免了頓訓。

眾人都勞累,本想簡單吃些。石榴道:「我看缸裡還有個紅薯粉,不如炒個油燜子?」

陳大娘道:「隨你去折騰,我是沒力氣了。」

「行,娘坐著吧,大嫂二嫂哪個幫我燒把火,我快點做好,早點兒吃了飯歇息。」

楊花兒癱在圈椅子上裝死,吳桂香挨不過,跟了石榴去灶房。

吳桂香用火鐮子點著火,「弟妹還有什麼有做的,吩咐我說一聲。」

「不用,大嫂坐著就成,我忙得過來。」

吳桂香也不客氣,坐板凳上捶腿,笑道:「今日真是累了,兩隻腳都酸痛,還是弟妹年輕,身子好,跑了大半天還有精神做飯。」

石榴笑著說,「我就樂意在灶台上忙後,再累也開心。」她手腳麻利給紅薯粉調水,讓吳桂香將火燒得旺旺的,然後在熱鍋上刷了一層油,倒了一大碗粉湯進鍋中均勻攤開,一共燜了四鍋,還抽空洗了個把赤根菜,拍了幾個大蒜。因人多,分了兩鍋炒,一鍋放了小半碗辣子,陳大娘,楊花兒、陳二都愛辣,她自己也喜歡。

吳桂香打了好幾個噴嚏,「聞著這辣味我就怕,弟妹待會兒可輕點放。」

「知道,我放幾顆調調味,多放點赤根菜,成嗎?」

「成。」吳桂香響亮道,「弟妹這手藝真是好,聞著就讓人吞口水,可惜這東西就是不能久放,若不然拿出去賣,想必賣得好。」

「也不是不能久放,攤薄點曬乾了,就像麵條一樣用開水一煮就能吃,只是味兒不鮮,怕是不好賣。」

「弟妹說的是。你趕明兒把你拿手的活兒都使出來,我幫你瞧瞧看哪個能派上用場。」

「那我吃香的喝辣的心願就全靠大嫂了。」

吳桂香笑道:「這我可不敢應,你若是吃香喝辣,我可不得跟著吃?那辣子我可不喜歡。」

「哎呀,說錯話了。我呼奴使婢都指望大嫂了。」

「這求我不如去求三弟,他哪日金榜題名,弟妹成了官太太,可不就呼奴使婢了?」

石榴雖然對科舉不太知道,也知陳三讀書不通透,又沒有頭懸樑錐刺股的決心,考個秀才都只三分把握,若叫他金榜題名,只怕難於登山。好在,石榴也喜歡鄉野裡的小日子,倒也不想逼著陳三做官。當然,喪氣話不能說出口,石榴只笑道:「十年寒窗,等他做官,不知哪個年月,還是大嫂這裡有指望。好了,這鍋也炒好了。我再用開水給爺爺煮點兒就開飯了。」

老年人腸胃不好,多吃點軟濡的才好,這油燜子油多不好消化,倒是不適合陳老爹吃。

吳桂香讚歎道:「弟妹真是個心細人,一樣東西分了三種做法,也不嫌麻煩。」

「麻煩什麼,若是都做成一樣,豈不單調?我留了不少用水煮,大嫂若是嫌炒著吃的油膩,就來過來盛水煮的。」石榴笑道。

將飯煮好了,石榴將買回來的東西一樣樣分清放在陶缸。農作物不能受潮,又容易惹蟲子,用大缸裝著,蓋了厚厚的木頭蓋子,再壓一塊重石頭,就十分穩妥了。

除了穀物,還有雞脖雞腿,她今日累得慌,沒精力收拾,只能明天再說了。希望陳大的驢子早點牽回家,好趁著年底磨粉,若不然就要自己拉磨了,那可是個重活。好吧,若是驢子沒回來,便使喚陳三給她拉磨,誰叫他性子那麼驢,老婆買了東西喜洋洋回家,不誇就算了,居然說什麼糟蹋錢糧,簡直該抽。

石榴打著壞主意,回了屋,見著陳三給了他拋了個媚眼,拉了他坐自己身旁,輕笑道:「相公傍晚說了什麼,妾未聽清,相公不如再教導我一遍?」

陳三被石榴弄得渾身不舒服,像螞蟻在身上爬一樣抖著身子,閉了嘴不敢說話,生怕又說出不討喜的。

「相公,娘讓我買些過年的吃食,我多買幾樣,有何錯處?」石榴柔柔道,擠出兩滴淚,用帕子輕拭,做出弱不禁風的小白蓮樣。

陳三忍了惡寒道:「好好說話,你這般,像個女妖精。」

石榴一邊拿自己挺翹的胸脯磨蹭陳三,一邊道:「相公發現了?千萬別趕了我去。我本事虞山上一隻狐狸,一心仰慕相公好相貌,特意下山與相公做夫妻。若是相公趕我走,我便……」

陳三歎口氣,他一貫便知他娘子是個離經叛道,不守三綱五常,瞧了他臉皮薄,常輕薄於他。陳三自認是個知禮義廉恥的君子,非禮勿視,總輕易敗下陣來是尋常。今日,他知道了,他真是小瞧了他娘子,除了非禮,還能裝了妖精來對付他。比起禮義廉恥,人倫常理才是更重要,陳三自認*凡胎,哪裡能對付女妖精?只能求饒道:「好了,別說了。我今日說錯話了,還請娘子原諒則個,以後再不胡言亂語了。」

石榴嘟嘟嘴,從陳三身上挪開,真是個呆書生,陪她一起演個妖精勾引書生的戲碼多有趣。石榴用手戳戳陳三額頭,氣道:「今日饒了你。明日幫我拉磨去,若不然還有琵琶精蛇精等著。」

「我明日還要寫文章,如何有空閒與你拉磨?」陳三忌憚石榴的招數,可是也怕老爹的板子,好聲好氣與石榴商量著。

石榴也並不胡攪蠻纏,認真問道:「你日日要寫文章,到底有多少文章要寫?你肩不能擔手不能提,身子這般羸弱,哪裡有精氣做文章?」

「便是別人身子強壯,也少有來拉磨的。大哥過兩日便回了,你就等著驢子磨粉就成。」

石榴今日也累了,沒精力再來折騰他,只等著以後再說。不說拉磨,總要拖了他多走走,做點兒活,若不然成天光坐著,身子太弱,怕壽命不長。

年味兒越來越足,各家各戶都是備年貨的節奏了,陳大娘帶了兒媳婦陸續買了雞鴨魚肉、茶酒油醬、南北炒貨、糖餌果品,另外炒熱氣氛的年畫、春聯、窗花更是備的足足的。因今年忙碌,陳大娘只給陳老爹和陳秀才兩人從頭到腳做了一身,兒子媳婦這,她一房給了三兩銀子,讓她們自個去買。石榴倒是趁機拖了陳三跑了鎮上好幾趟,給他選了一件毛皮大襖,給劉老實也選了件,到她自己,沒有多餘銀子,只買了件棉襖。

等到鎮上熱鬧地走不動路,石榴也忙得沒空去逛了。陳大娘從衛財主家裡借來了驢子幫她磨粉,將材料給她備的足足的,石榴開始著實做糕點。包了芝麻的糯米粑、刻著福字的年糕、油炸的肉丸子、糖蒸的酥酪,澄沙糰子、四色饅頭、血糕、香酥餅,石榴忙得腳不沾地。抽了空,她還回家一趟,替幾個單身漢整治了些吃食。等到野味兒掛滿樑上,大胖的年畫娃娃貼上門上,石榴忙碌的腳步才停下。

石榴看吳桂香也瞧著那年畫娃娃,笑道:「這娃娃太胖了,若是哪家真有這麼胖的孩子,倒是要發愁了。」

吳桂香敷衍笑了笑,有些落寞地道:「明兒就是大年三十,陳大還未回來,莫不是在外面過年?」

石榴還未回答,大門口便傳來驢子嘶嘶的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