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團年飯

山野村居,喜放鞭炮,雖這東西賣的貴,能值一斤肉錢,但陳家莊家家戶戶都能放幾斤肉,拿鞭炮炸山炸祖宗,炸馬桶,炸牛棚,炸雞窩,弄得雞飛狗跳,美其名曰除污去諱。

「快去把那驢子嘴堵了,天……」因是好日子,髒話必須被嗶嗶,是以說話不連貫了,「吵……老大,別在驢棚放鞭炮。」

看陳大娘氣急敗壞,石榴樂得哈哈大笑,「娘,別喊了,別喊了,大哥都聽見了。」

陳大娘用手戳戳石榴額頭,「就會看熱鬧。」

雖嘴裡嫌棄,陳大娘心裡高興著,人多喜慶多,家裡頭越熱鬧才好,人丁興旺才能家業興,等明年添了小的才熱鬧呢。

陳家在祠堂祭祖,是舉村大事,凡陳姓之人皆在場,然婦孺不在此列,只做些後勤工作,例如準備牲畜祭品、香燭清茶美酒,團、糕、餅,各色佳餚。

雖然不能去祠堂有被歧視的意思,不過石榴真是不愛這事,裡面煙熏火繞,時不時三跪九叩,是個很辛苦的活兒。

倒是吳桂香看了祠堂的方向,帶了些情緒道:「我們女人家傳宗接代,操持家事,任勞任怨,倒是拜不了祖宗。在外別人罵一句你個連祖宗都不認得的人,倒是啞口無言。」

陳大娘拍拍她的背,道:「想這些無用的做甚,剛炸了一鍋蘿蔔丸子,快趁熱嘗嘗,爽口呢。」這個媳婦就是太要強,恨不得比男人還厲害,心思重著呢,也難怪久不懷胎。

吳桂香忙收拾了心思,笑著夾了個熱丸子,誇道:「弟妹手真個巧,這東西倒比鎮子上賣的好吃些,以後不如便賣了這個去。想必買的人不少。」

石榴笑呵呵道:「真的嗎?多謝大嫂吉言了,有這好兆頭,想來明年我定能賺大銀子。」

「那我到時也沾沾弟妹的光,你若是賺銀子,給我們甜甜口。」

說笑幾句,石榴又拉了吳桂香給她燒火,和面,將她使喚地團團轉,自是不盯了祠堂看。陳大娘瞧她兩個要好的樣,去西廂把楊花兒也喚出來,今天圖個好兆頭,明年三個都和和氣氣的,生三個大胖小子最好不過。

「娘,叫我做什麼?」楊花兒從屋裡出來,笑著問道。難道今年要先把辭歲錢發了?婆婆手大方著,少不得又是二兩銀子入手。

「你一個人縮屋子作甚,快些來灶上幫忙。」

「噢。」楊花兒聽了失望,話音兒裡的喜慶勁沒了。

「娘,我再做個紅棗桂圓湯,滾湯魚丸,將雞清燉了,燒個野鴨,再添個百花齊放、黃金滿堂、富貴錦繡、年年有餘。娘看再加些什麼?」

楊花兒笑道:「弟妹一貫聰明,這會兒倒是笨了,自然是缺個子孫滿堂。娘,你說是不是?」

陳大娘笑罵道:「就你聰明呢。」

「那娘還不快賞錠銀子。」

「光說何用?若是你們誰個懷了胎,老娘我賞錠金子呢。」

楊花兒笑得合不攏嘴,「娘,這可是您說的。我明年啊,保準給您生個金孫,您這金子可得早早備著呢。」

「早備著呢。就你操心多。」陳大娘說道。

好吧,石榴也蠻心動,一兩金子呢,可值100兩銀子,好幾萬人民幣呢。

只吳桂香聽了蹙眉頭,明年她嫁來就三年了,看陳大娘想孫子的樣子,只怕更難應付了。那秘方也無甚用處,可如何是好?

只盼兩個妯娌早點兒生,讓陳大娘圓了願,也讓她少些負擔。

幾個女人,無非談些生孩子做衣裳的事。孩子說完了,便要說新衣裳了。冬月裡買了許多布匹,楊花兒手快,給三個長輩和陳二各做了件衣裳,她自己更是做了兩身,今兒個特意穿了繡了花的那件。她身量高,穿棗紅大直襖、高腰長裙,顯出身段兒高挑了,得了妯娌不少讚歎。

吳桂香有二十畝陪嫁地,種的都是陳大從北地弄過來的稀罕作物,賺了不少銀兩,所以穿的上好的毛皮,薄薄一件便可御寒,真是富貴又瀟灑。

石榴身材好,高挑又纖細,胸脯挺,屁.股翹,穿了什麼都好看,現穿的是正是陳大娘給她做的那樣,更顯腰細腿長,婀娜多姿。

陳大娘瞧了衣服穿她身上好看,心裡頭高興,老娘可真是好手藝,她拍拍石榴挺翹的屁.股,道:「屁.股翹,生兒早,快些加把力氣生個孩子,老娘扯布給你做兩身新衣裳。」

石榴立刻道:「可沒娘翹,娘不如自己努把力,給相公再填個四弟。」

吳桂香楊花兒笑作一團,陳大娘笑罵道:「你個不知羞的,快些做你的菜,整這些花玩意兒,天黑了都吃不上飯。」

什麼花玩意兒,不過擺些造型而已。石榴看陳大娘羞惱了,哈哈笑了兩聲,不敢多說了,專心做菜。

等太陽掛在山頂,陳老爹才領了兒孫回家,陳大娘正好去門口張望,見了他們身影沖了廚房喊:「回來了回來,快些端菜上桌。」

廚房裡燒著火,暖和,妯娌三個蹲著取暖,說說閒話,磕點瓜子。石榴炒的南瓜子,吃多了舌頭也不上火,又香甜,很受父老喜歡,楊花兒尤其喜愛,裝了兩個荷包,走哪裡都抓幾顆出來嚼。

細細碎碎的卡嚓聲中,陳大娘的喊聲格外震耳,妯娌幾個連忙用清水沖了手擺年夜飯。為顯鄭重,這年夜飯並不在灶房裡,而是擺在堂屋。現世人講究九九之數,擺二九十八個菜品,陳大娘中意的子孫滿堂放正中,雞鴨魚肉都齊備。陳大放了一串大長炮,眾人才圍桌而坐開吃。黑炭雖是奴僕,但陳大娘做主讓他上了桌坐著。

男人們免不得小酌一二,說些過年的吉利話。石榴舉了白水給長輩敬酒,妯娌幾個也互相用白水敬敬,飯桌上格外熱鬧。

吃到尾聲,陳大娘拿出早準備好的紅雞蛋,一人分一個,道:「滾滾嘴,來年罵人的話就不靈驗。」

難道不滾就靈驗了?石榴拿了雞蛋不免發笑,不過祖宗的習俗,她雖不信,也不胡鬧,在嘴邊滾了滾,正準備放下,陳大娘又道:「別放下,吃了。紅雞蛋,滿臉串,今年吃你的喜饃饃,明年吃你的紅雞蛋。」

蛋疼啊,我肚子都塞滿了,怎麼沒人提醒她啊。可是在陳大娘的監視目光下,石榴哀怨地吃了一整個雞蛋,噎得直咳嗽。

看她吃完,陳大娘才笑道,「這才聽話,明年就給四鄰散紅雞蛋。」

小孩子出生才散紅雞蛋。陳大娘想孫子的心已經走火入魔。石榴真想麻煩兩個嫂嫂快生了孩子給她玩玩吧,要不然生孩子的習俗得一樣一樣嘗試了。

吐槽了陳大娘一肚子,石榴一點點怨氣也散了,幫了她一起收拾桌子。菜做的多,又都是大魚大肉,大部分都只夾了幾筷子,這些個剩菜只能明年再吃了。大年初一、二不能吃剩的,每頓都要新做,怕又要剩下不少。今年是個暖冬,剩菜留不長久,要壞了許多東西。石榴一邊收著,一邊可惜。

吳桂香看她出神,拿胳膊碰碰她,「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天氣暖和,飯菜不能久放,好東西都要糟蹋了,可是18個菜品,又不能少了。」

「你啊,真是個廚子,盡操心些吃的喝的,怎麼不知道想些穿的戴的?你明兒去我屋裡,我給你畫個新春妝,保管一年都漂漂亮亮的。」

新春妝是個毛線?石榴瞧了吳桂香露出疑惑。

「想必你沒聽過,是京城裡傳來的,天陽公主想出來的,宮裡頭娘娘們都喜歡,還特許民間百姓也可畫。」吳桂香又道。

這天陽公主真是大宴朝的潮流引導者啊。那掐腰的衣服就說是她想出來的款式,石榴不免對新春妝有些期待,想必也是美美噠。

收拾完碗筷,才是重頭戲,要發壓歲錢。這消息還是楊花兒喜洋洋給她透漏的。

陳老爹輩分最高,先發,他掏出了個紅紙包遞給陳大,「大孫兒,快拿著。」

陳大不想要,他都二十多了,那好意思還收了陳老爹的錢,他從口袋裡掏出個荷包遞給陳老爹,道:「孫兒長大,該孝敬了您了。」

陳老爹虎著臉道,「壓祟去邪,長命百歲。快拿著。」

陳大無奈只能收著。

陳秀才不發,他給兒子訓話。

陳大娘發,而且發的很厚一個荷包,還道:「拿了去吃糖。」

陳大更不自在了,無奈道:「我這麼大年紀,吃什麼糖?」

陳大娘回道:「你若不想吃,給我生個孫兒,我給他買糖,以後不管你。」

想孫癌晚期,經鑒定,無藥可救。

發了紅包,說幾句話,再吃些麻團、紅棗、甜糕等吃食,好守夜。石榴困得直打呵欠,連掐了自己好幾把都不管用,看陳大娘的習慣,怕是要守歲,這可如何熬?

迷迷糊糊間,石榴聽到陳大娘的聲音:「你們都回去睡吧。」

「啊,不守歲?」石榴驚訝道。

陳大娘道:「怎麼不守,你要想留著守,留下便是。」

石榴槤忙道:「我回屋守。」

陳大娘看石榴猴一樣溜得賊快,樂得直笑,對吳桂香等道:「好了,你們也回去睡吧,咱們家不作興這些。」

「娘,你也早些歇息,我先回屋睡了。」吳桂香道。

又是一年了,只盼來年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