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回娘家

石榴不知道自己犯了蠢,得意回了屋。便是困得厲害,她也還不忘愛乾淨的毛病,打了熱水洗個澡。

說來,有個黑炭還是挺方便的,一天守著那小灶,別的事沒幹,倒是保證了熱水二十四小時供應。

石榴從後面出來,看陳三要脫了衣服往床上躺,立刻怒道:「你若是敢這麼上床,我保證大年夜讓你睡地上。」被煙熏了一整天,還想不洗澡就上床,簡直是挑戰她的底線。

陳三累得厲害,跪祠堂對書生來說也是挑戰啊。他皺眉眉頭,不想動。

大過年的也不好再發火,石榴槤忙臉上帶笑,嗲嗲道:「相公,快些洗個澡。要不要妾身服侍你?啊?」說著要拿手去摸他雙腿間,嚇得陳三連滾帶爬去了後面的小隔間淋浴。

石榴露出勝利的笑容,打著哈氣得意上了床。這時候早過了她的睡點,眼皮都快合上了,石榴還撐著口氣想要在調戲調戲陳三,哪知道實在熬不住,自己困了。半睡半醒間,感覺有人在摸她,石榴撐開眼皮,迷糊道:「陳三,做什麼?」

陳三吭吭哧哧道:「*……正好。不如……」

石榴打掉他的手,道:「別亂動,肚子不舒服。」

難道是小日子來了?陳三無奈收了手,將石榴衣裳隴上,閉了眼,默念三字經,只是越念越清醒,某個不爭氣的地方也越發難受,他氣惱想要取捏捏石榴一雙大胸脯,只是手剛碰上心不免跳的厲害,臉也發燙,不敢再壓下,最後手落在石榴臉上,刮刮她臉皮,埋怨道:「磨人精,叫我如何入睡?」

大年夜,家家戶戶不能黑燈熄火,都亮著蠟燭。大紅的蠟燭照著屋裡朦朦朧朧,讓陳三想到成親那晚,臉上露出笑。心裡也溫柔了。

第二日石榴起床,就見陳三端一碗紅糖雞蛋放桌邊,她驚訝道:「你拿這個做什麼?」

陳三也驚訝,不是小日子來了嗎?他反問道:「你昨夜不是說肚子疼嗎?」

「哈哈,肚子疼就是小日子來了嗎?陳三,你真是好搞笑。」石榴笑得直起不了腰。

陳三鬧了個大臉紅,惱羞道:「便不是,也把這個吃了。」

石榴使壞道:「不吃,你快去跟娘說,我沒來那個,這碗紅糖雞蛋不想吃。」

「你……」陳三被石榴噎得說不出話,想道若是端出去,又要被他娘笑一頓,不免覺得頭皮發硬。可是石榴不吃,他又不能硬往她嘴裡塞。

石榴看他一臉為難,好笑道:「你啊,就不知道好兩句好話,哄了我吃?」

陳三也不是個哄人的,看石榴打定主意要他哄,才乾巴巴道:「好娘子,快吃吧,這東西好。」

陳三聽她肚子疼知道替她討碗紅糖雞蛋,石榴心裡感動,不過想要撒撒嬌而已,並不是真的是想為難他。陳三喚她一聲「好娘子」,她立刻獻出兩個香吻,回應道:「好相公。」

指望陳三回吻是不可能的,純情書生會做的只有紅了臉跑路。

大年初一,放鞭炮吃大餐,收拾碗筷吃瓜子,不時有小孩兒過來討糖吃,也沒個撲克,無非圍一團說話。大人了,覺得過年也無趣。好在還有灶房一畝三分地,無趣了就去研究個新菜品。吳桂香和楊花兒兩個就真無聊,又不能去幹活。若是新年做活兒,就一整年都不能歇,是以換洗的衣服都不能洗,地上多髒了都不能掃。

好容易到了初三,個個媳婦都能回娘家。石榴將自己買的皮大衣裝好,又包了一大包吃的,另外裝上陳大娘給她們準備的四斤豬肉、兩匹布、一包白糖以及幾樣糕點,拉上陳三高高興興回家。吳桂香一大早套了驢車去了鎮上,楊花兒也早走了,就她還悠閒吃了個朝飯。

石榴在籬笆邊,看陳大娘還瞧著她們,道:「娘,我天擦黑才回,您在家裡好好吃飯。櫥裡還有剩菜,熱熱就能吃。」

「快些走吧,別操心了,你沒嫁來老娘還不是自己弄飯吃。」陳大娘沒好氣道,看石榴笑得合不攏嘴,眼熱呢。她也想回娘家,只是她若走了,留了陳老爹孤零零一個人,哪裡合適?

石榴揮揮空閒的那隻手走了。

「兒媳婦,你也回吧。不是還有個黑炭嗎,擔心啥?」陳老爹道。

陳大娘猶疑兒一會兒,然後搖搖頭道:「他半大小伙兒,頂什麼用?我明兒再回去也一樣。」

女人甭管多大年紀,都念著娘家呢,就算娘家人貪財又潑皮,都丟不下。陳老爹知道陳大娘想回去,繼續道:「明兒幾個孩子的姑姑就過來了,你哪走得開?你快些準備東西,讓秀才牽牛去,要不然都趕不上飯。」

陳大娘娘家在馬頭鎮另一邊,牛車要走一個半時辰,這會讓出門緊趕慢趕才能在午飯前趕到。陳大娘一拍大腿,也不多猶豫,沖屋裡喊陳秀才去牽牛,自己拿了籃子裝東西,豬肉八斤,兩隻肥鴨子,四匹布,點心多包些,她這是老親了,可不得幾個兒媳婦多拿些東西回去?她風風火火備好東西,看陳秀才拉了牛慢悠悠過來,氣道:「磨什麼洋工夫,快些牽過來。」

「往年不是初五才去嗎?不等幾個孩子了?」陳秀才嘟囔道。他不會趕牛車呢,可如何是好?

「今年改了規矩不成?不等他們,老娘自己回去。就算等了,也不過老二過去,另兩個懶貨都不想動彈呢。」陳大娘道。她將東西搬上牛車,招呼陳秀才坐上牛車,她自己到車轅上去趕牛。

「看你這勁頭,都趕上年輕人了。」不用趕牛車了,陳秀才開心呢,看陳大娘覺得格外順眼。

「黑炭,留家裡好好看著老爹。」陳大娘招呼一聲,趕了馬車出門。

「姐,聽說你家買了個黑小子,你怎麼不帶過來瞧瞧?」石榴一進屋,大河就拉著她問道。

「那是個人,又不是個狗,如何給你帶過來瞧瞧。」劉老實罵道。

石榴用眼睛詢問大山,這傻小子又怎麼惹爹生氣了。

大山笑道:「他想下河摸魚,被爹瞧見了,抽了一頓。」

「活該。」石榴道,「現在水多涼,不把你腿凍壞了。」

「你就知道向著爹。」大河嘟著嘴道。

石榴也不哄他,這孩子記吃不記打,就該給他一點教訓。幾個大老爺們過日子,也是造孽,石榴看家裡髒的,都是灰塵,到處是髒衣服,東西亂成一團,實在沒法子忍耐,拿起掃帚掃地。

「姐,你坐著,別忙了,現在掃了,晚上又髒了。」大山阻止道。

「總要好點兒。好了,別管我,你去跟陳三下棋吧,別讓爹受苦了。」石榴道。

大山知道自己勸不住石榴,只能無奈走了。看來得早點兒去吳家商量婚事,家裡沒個女人確實不像話。

大石看石榴忙得臉通紅,不好意思道,「年底兒我師父趕一趟活兒,一直忙到二十九,沒時間收拾家裡。」

石榴笑道:「你個大老爺們,便是有空,家裡這些細碎活也不該你做。你要沒事就收拾下,沒空就不管,反正你們誰也不嫌棄誰。」

大河嘟了會兒嘴,見沒人理他,撒了氣,跑到石榴身邊,道:「姐,你帶回來什麼好吃的?」

石榴頭也不抬,道:「你不是光吃魚嗎?帶了好吃的也不給你。」

大河討好道:「嘿嘿,姐,我錯了,以後再不下河了,我去拆你帶來的東西了啊?」

臭小子,認錯倒快,就是堅決不改,石榴用腳踢他,大河連忙躲開,見石榴瞪他,連忙站著不動,一幅「隨你處置」的乖巧樣子,石榴好氣又好笑,道:「你個饞嘴貓,快去吧。」

石榴收拾完屋裡,將髒衣服都攏一塊,燒了熱水都洗乾淨曬院子裡。可惜今兒沒太陽,這厚衣服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幹,這些個懶漢,也不知道有沒有乾淨衣服穿。不過轉而石榴就覺得自己想多了,他們怕是兩身衣服就能過一冬。

石榴笑了笑,去灶房做飯。櫥裡還有過年的東西,雞鴨都是整只燉湯,吃了一半留一個在碗裡,紅棗都燉黑了,她拿回來的香菇也是燉的。石榴不免心酸,大老爺們做菜,什麼都燉,有什麼味道。

石榴槤忙將自己拿回來的肉切好,鴨剁碎,香菇用熱水泡了。這香菇是陳大從泌陽帶回來的,很是鮮美,爆炒肉再合適不過。

石榴在灶房忙得停不下來,陳老爹摸摸叫得厲害的肚子,對大石道:「去灶房催催你姐,不用將屋裡的東西都煮了,整點兒中午吃的就成。」

「爹,你餓了就吃點糕點墊墊肚子,隨我姐高興煮多少就煮多少。」大石道。

陳三連忙停止跟大山授課,給劉老實去桌上拿糕點,道:「爹,這些個好吃。」

劉老實隨便拿了塊塞嘴裡,心裡頭十分得意,他就沒看錯,這傻小子知道寵人呢。他用眼瞧瞧大山,示意他繼續跟陳三請教學問,就算不樂意也得聽。

大山歎口氣,他是真不願請教陳三,他不過問幾個不認得的字,陳三不說這些字如何讀是何意,非得跟他背一段書,他又不是做學問的,只粗淺認得幾個字,如何聽得懂?看來還是要找機會去問問陳秀才。

「乍行乍止也。從彳從止。凡之屬皆從。讀若《春秋公羊傳》曰……」好像忘記後面的了,陳三裝作咳嗽兩聲,又背道:「咳咳,曰『階而走』。」

真想捂了耳朵,再揍他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