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回禮

因石榴一做菜根本停不下來,劉家人勒緊了好幾次褲腰帶才等著午飯。

菜一上桌,大河連忙夾兩筷子溜肥肉進肚,吃得滿嘴裡流油,咧了缺門牙的嘴道:「好吃好吃,姐,下次作快點,都被你餓死了。」

陳老爹拿筷子敲他,「吃都不能堵你的嘴。」

「啊……哪個熊兒子踢我?」大河大叫道。

大山一巴掌拍他腦袋上,「再罵人打死你。」

大河摸了腦袋嘟囔道:「說一句都不行。我是撿來的吧,就知道打我。」

石榴看了哈哈直笑,給大河夾了一塊魚塊,「挨了多少次打都不學乖。你姐我有人罩著,哪裡能隨便欺負的?」說著,石榴給陳三拋個媚眼,「聽到了吧,相公?」

陳三埋了頭吃飯不說話,到底是誰欺負誰呢?

劉老實怕陳三被自己閨女嚇著了,連忙給他倒酒,「女婿,喝兩杯。」

石榴和大山連手把準備倒酒的劉老實和準備接酒的陳三給阻住了,他們可還記得吐在被單上的東西呢。

石榴道:「爹,別給他喝了,這酒是酒館裡的老酒鬼喝的,他哪受得住?」

「罵你爹是老酒鬼呢?」劉老實不高興了。

石榴可不怕劉老實,點了頭道:「可不是老酒鬼,今兒不僅陳三不許喝,爹你也不許喝,都給我專心吃菜。」

「好好,不喝,全聽咱閨女的。」

不喝酒,吃飯便快了。吃完,石榴自己收拾碗筷,把幫忙的大石趕去屋裡。刷乾淨鍋碗,石榴又手癢了,可也不敢多做,怕天氣暖和容易壞。她是閒不住的,便是不能炒菜,也能找了別的事做。她用鹽將家裡多餘的年肉淹好做成臘肉,能久放的菌類等收在米缸裡,壞得快的擺櫥裡好讓劉老爹早點兒做,順便還給潘木匠整治了些下酒菜。怕家裡人不清楚,石榴將陳三喚過來寫便簽,用米飯糊了貼牆上。

「還是我閨女做事有條理,行了,快些回去吧,十天半個月餓不死了。」劉老實笑道。

石榴還想去各人房裡收拾一下,被大山拉住了,「姐,給我們留點兒臉面。你快回去吧,我剛好像看到大娘大叔坐了牛車出去,只怕家裡頭只剩陳爹爹了。」

「那行,我回去了。」

石榴囑咐了幾聲,提了大河耳朵讓他許諾天不暖和不許下水,便帶了家裡人準備的東西回去。

「瞧了我做什麼?」石榴問道。

「你怎不推了?我們拜見岳父,怎能拿東西回家?」陳三道。

石榴笑道,「推什麼,一家人哪用這些虛的。我拿多少回去我爹照單全收,家裡給我什麼我也不推。」

陳三便不再說,只她覺自在便好。

他們到家一問,陳大娘和陳秀才兩個的確走親戚了。黑炭長得瘦弱,還沒灶台高,陳老爹幾乎一輩子沒下過廚,便是有剩菜都懶得熱,吃些糕點馬虎當做午飯。石榴免不得又給他們整一頓。

陳老爹喜歡吃雞,石榴將雞湯熱熱,放點兒粉條進去,盛一大碗給陳老爹。到了黑炭這,她也沒含糊,給他盛了一整碗雞湯粉條,還特意放了隻雞腿。吳桂香跟她打過招呼,莫要對黑炭太好,免得讓他失了分寸,石榴卻並不如此覺得。她兩輩子沒有使喚過傭人,也不知道如何當主人。在她看來,陳大娘陳秀才也不是把人當奴才的人,黑炭要換他們老爺太太他們都嚇住了,只讓他叫大娘大叔。陳大娘還偷偷跟她說,只要黑炭勤快,過幾年等他年紀大了,便還他賣身契,讓他在村裡買幾畝地落居。既如此,何必非要區別對待?

「吃啊,哭啥?」石榴問道。

黑炭用衣服擦眼淚,「三嫂對我真好,比我爹娘對我都好,我在這裡比在家裡吃得還好,穿的還暖。」

石榴愣了一下,摸了摸他的頭,沒說話。這小子這是在求可憐的,這話跟陳大娘楊花兒都說過,吳桂香那裡他卻不說。個人自有一套求生的本領,倒也不能小瞧。他若是得些機遇,只怕以後未必過得比別人差。

黑炭偷瞄了她一眼,把腦袋埋碗裡不敢再說話。

天擦黑,陳大娘和楊花兒都回來了,只吳桂香托人捎了信,說是娘家有事,要再住兩天。

楊花兒進門就露著笑,親熱地拉了石榴道:「弟妹,上回那桔子你不是愛吃嗎,這回我又從家裡拿了些,諾,快那些回屋吃。」說著,遞了兩個桔子給石榴。

石榴嫁來這些日子,也知楊花兒有些小氣的,平日要得她借一個針頭線腦都難,這兩個桔子雖不多,對她而言確實捨了血本了,石榴趕忙道了謝。

「謝什麼,我不過借花獻佛呢,都是我娘家的。我還帶了些板栗,弟妹要不要?」

若是打算給了,怕是直接塞手裡,即這樣問,怕是捨不得,石榴也不做那不知趣的人,搖搖頭,道:「多謝二嫂了,我不愛吃板栗,你留著自己吃吧。」

楊花兒哈哈笑道:「那真是可惜了,我拿了好些過來,還拿了好些別的。我娘非給裝這麼多,我推了,她還不高興,說便是出嫁了難道就要跟父母生分了不成。我沒得法,只好拿了回來,提的兩隻手都發酸。對了,弟妹,你從家裡帶了些什麼,快讓二嫂瞧瞧?」她上次買的布料子多,又拿了四匹回去,她娘一高興,從地窖給她搬了不少東西。今兒吳桂香沒回來正好,正好跟這沒娘的弟妹比比,也叫她眼熱一番。

石榴心裡樂開了花,嘴裡卻道:「沒拿什麼,叫二嫂見笑了。」

「說什麼見不見笑,一家子人呢。兩罈子酒?」

「是啊,我大哥在鎮上酒館裡做活,搬了好幾罈酒回來,我就拿了兩壇,給爹和大哥嘗嘗。」

「這是個妝奩?」

「是啊,不值當什麼,不過是我二弟自己打磨的。他聽說我在學陣線,特意又給我做了個妝奩,拿來放陣線,看這些個小盒子,是裝不同針和線的。」石榴道。

石榴說的越輕描淡寫,楊花兒臉色越難看,連忙閉了嘴不敢說炫耀的話。

石榴卻不放過她,從兩個籃子旁邊的布袋子倒出一堆吃食在地上,「這些個是我三弟給的。他皮猴子一樣,老上山上玩耍,這些乾野菌用來熬湯再新鮮不過,葛根磨成了粉拿水一沖直接就能喝,倒是這些個魚乾麻煩些……」

「呵呵。」楊花兒乾笑兩聲,不知說啥了。

石榴忍笑,我娘家沒娘,但是弟弟多呢,大山特意從酒館裡拿了兩罈子好酒給她,大石那針線盒更是求了他師傅做了型晚上趕工趕出來的,連大河那淘氣的看大山大石給她準備了東西,都忍痛將自己偷藏的魚乾拿出來了。不說這些東西的價錢,光是其中的心意,又有什麼能比得上,楊花兒又憑什麼壓她一頭?

在一個屋簷下生活,石榴也不想將關係弄太僵,看楊花兒臉上訕訕,她也止住話頭,將東西收拾了。

「在這裡磨蹭什麼呢,天都黑了,還不知道做飯。」突然,陳大娘的怒聲從身後傳來。

石榴背對她,被這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轉頭一看陳大娘鐵青的臉,嚇得什麼都不敢說,三兩下將東西裝袋子裡,跑去廚房了。楊花兒已經先她一步跑了。

「你沖媳婦發啥子火,與她們有什麼相關?」陳秀才道。

「我……」陳大娘也知道剛遷怒了,又捨不下臉說軟話,只背過身子不理人。

陳秀才勸道:「好了,氣什麼,不過些銀兩罷了,就衝你生了他們三個,給王家白送多少東西都成。」

「是白送嗎,我不是拿回來些花生,你路上餓了不還吃了。」

「是是是,還拿了好些花生回來。」陳秀才順了陳大娘的話道。其實不過是陳大娘怕拿了空籃子回來難看,偷抓了兩把花生,哪知道被她大嫂發現了,她們走時還嘀咕以後東西收好了,可別被家賊偷了去,氣得陳大娘差點兒要翻下牛車。便是這,她大哥還要借牛。陳秀才生怕陳大娘應了,這一借怕是有去無回啊。

陳秀才怕婆媳生分了,他背了陳大娘,對陳二陳三道:「你們舅家便是這個性子,你娘不知生了多少氣,她一不高興便亂發脾氣,回去哄哄你們媳婦,別讓她們大過年存了氣。」

兩人連連點頭,自是要哄的,媳婦存了氣,也是會亂發脾氣的,到時遭殃的便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