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減租一事

懷孕是天大的喜事,尤其是家中好多年未有孩子出生,陳大娘恨不得在村頭放鞭炮,也好叫村裡頭都知道老陳家後繼有人。村裡大半的人家都租了陳秀才家的田地,雖只收四分租,然辛苦一整年的莊稼要分與人小半,總有些怨言,尤其是那等不知沒心肝的,免不得背地裡詛咒陳秀才一家死絕了,也好叫那租種的地成了自個家的。陳大娘聽了多少閒言,陳大這些年又未生子,她心裡頭都有些害怕,如今石榴懷孕了,她可不揚眉吐氣?

陳大娘心裡頭高興,也想學了鎮上大老財主撒銀子,說是要給村子裡再減半分租子,為大孫子積福。家裡頭營生都是陳大管著的,這事還得跟陳大同意了,只是這些日子陳大去了外地,陳大娘便先跟老大媳婦透個氣。吳桂香別的事不放在心上,若事關銀子,便沒法子淡定。若是今年減半分,以後不減便是招怨恨,但是收三分半的租子,賺得多少銀錢?她聽了陳大娘荒唐的主意,連忙道:「娘,弟妹懷了孩子,以後多的是花銀子的地方,如何能減租子?」

陳大娘立刻笑道:「一個小娃娃能花多少?再說,我手裡頭還存了些,便是你們再生幾個也是能養活的。」

見陳大娘不將她說的不放在心上,吳桂香急道:「養得活跟養的精細可不一樣,不若多收些租子,請個丫鬟伺候著,又多延請先生,當做少爺一般養著。」

「便是說你不同意減租子給你大侄子積福了?」陳大娘冷著臉道。

若再說什麼,免不得惹婆婆生氣,她又這麼多年未生育,哪裡有底氣跟婆婆對著幹?吳桂香手握緊了帕子,違了心意道:「娘可誤會了,我也是為大侄子好,只是見識淺,才與娘想法相左。」

請丫鬟請先生卻也是好心,陳大娘連忙握了大兒媳手道:「是我誤會了你。咱們便這麼說定了,等老大回來就便讓他給村裡人減租子,也好叫他們念著你大侄子的好。」

吳桂香乾笑道:「娘說的是,只是弟妹如今月份小,倒是不好聲張,免得村裡人知道了過來道謝,惹了弟妹不安生,不如等坐穩了三個月再說。我明兒便回娘家一趟,我娘上次說家裡有些上好的燕窩,我去拿來給弟妹滋補身子。」

陳大娘聽過燕窩的名號,只是自己也沒吃過沒瞧過,心裡頭是極想給懷孕的媳婦補一補的,只是懷孕的不是吳桂香,倒也不好要吳家的好東西,推辭道:「這麼金貴的東西,留你嫂子懷孕了吃吧。我去獵戶家裡買些野味給石榴便成。」

吳桂香忙道:「我知娘是怕我為難,只是石榴不僅是我弟妹,也是我二妹的大姐,關係不與尋常,莫說是燕窩,便是我娘家有再好的東西,也是捨得的。」

「那你便回去拿些過來,不過也不能讓你娘家吃虧,你從家裡拿些風雞風鴨回去。」

吳桂香點點頭,告辭回了屋,花了這麼大力氣才穩住陳大娘,明天可是要跟娘好好討個主意,好阻了陳大娘減租子。

昨兒個睡得多了,石榴一大清早便醒了,閉了眼怎麼都睡不著。陳三不在家,沒法子調戲他找些樂子,石榴只好起了,去灶房裡忙活。今兒個做個什麼犒勞自己呢?石榴歪著頭正想著,瞧見黑炭進屋燒爐子,靈光一閃,不如做個烏米飯?烏米飯是用烏飯樹葉浸泡的糯米煮的,黑乎乎一團,清明節吃,據說能夠防止蚊蟲叮咬。石榴年年都吃,能不能防蚊子不知道,但是味道好,能治饞蟲。只是現在沒有烏飯樹葉,倒是有些麻煩了。石榴招招手,將黑炭喚道跟前,叫他中午的時候去山上找些烏飯樹葉。祈禱這個時候烏飯樹已經長了葉子。

烏米飯便是能做,也只能晚上吃了。大清早要吃什麼呢?石榴掀開米缸蓋子,找出小麥粉,決定烙個蔥油餅。小蔥屋後就有,十分方便,石榴正要去摘,突然腳下一滑,她嚇得心頭快跳出嗓子眼,可是手卻動作迅速,千鈞一髮間緊緊把著了灶台,避免了肚子著地。

陳大娘今日特意起早些,免得石榴醒來餓肚子,哪裡她一進灶房就看到這麼大個「驚喜」。她連忙衝進去將石榴扶穩,連叫了好幾聲阿彌陀佛才止住亂跳的心,也有心思罵人:「你個不省心的。真是要生生將我嚇死。」

「呵呵,」石榴心虛地笑道,「不知誰把水潑地下了,昨晚上天冷,結冰了,不小心踩著了。」

陳大娘憤憤道:「不小心不小心,你這一不小心,可是要了我的老命。以後再不許進這灶房,聽著了嗎?」

石榴本想解釋天暖了就好,可看陳大娘一臉的驚魂未定,似乎剛差點跌跤的是她,連忙閉了嘴不說話,免得招罵。

差點鬧出人命,蔥油餅自然沒有了,石榴瞧著面前一海碗雞湯,昨日裡沒吃完的,今兒個還要吃呢。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辛苦你了,又要喝雞湯,不知道雞湯有沒有比前日裡大骨湯和鴿子湯更招你喜歡?

石榴正跟肚子裡的小胚芽抱怨,陳大娘說話了,跟眾人申討石榴的惡性,「這個不省心的,今兒個差點就摔了肚子,嚇得我一顆心到現在都跳得不安穩。」

陳大娘一說,陳老爹筷子都落到地上了,對了石榴道:「你這孩子,怎麼就怎麼不當心?你月份小,要是摔一跤,孩子哪裡受得住?」

其實石榴也害怕,跌一跤流產這個事絕對不是笑話,只是她一直不敢想這些,靠著嘻嘻哈哈想要把恐懼壓下,如今眾人再一提,所有後怕都湧上心頭。她若不是當下有了應激反應,說不定就要遺憾終生了。她自己害怕,也知道長輩也嚇得不輕,再不敢輕忽,認真道:「爺別擔憂,我再不敢莽撞了,這些日子也不進灶房了。」

陳大娘原是想著再訓她兩句,只是瞧她臉色發白,再不敢多說,免得嚇得出個好歹。

吳桂香坐石榴身旁,連忙握了她的手道:「別怕別怕,你身子好,若是小心些,定能將孩子安穩生了。」

別人都說了,她一個什麼都不說,叫婆婆看了又要尋錯處,楊花兒嘴裡連忙道:「是啊,是啊,弟妹一定能生下個大胖小子。」其實並不。最好生個閨女。如今家裡好東西都進了你口,若是再叫你生了兒子,老太婆的銀子還不都貼給三房。這自然是楊花兒心裡想的。

「多謝嫂子吉言了。」石榴道。

看她們三個要好,陳大娘高興,笑道:「一家子這樣熱切才好。老大媳婦,待會兒我也跟了你去鎮上一趟,去龍母廟給石榴求個平安簽,也給你們兩個添兩斤香油錢。」陳大娘對龍母廟是極信服的,覺得便是她年前去龍母廟祭拜了,石榴才嫁過來月信來了一次便懷了。

吳桂香想到石榴捐的一文錢,抿嘴輕笑了聲,若是龍母娘娘有靈,懷上的便不是三弟妹了。

用過飯後,陳大娘吳桂香做了驢車要去鎮上,楊花兒想著將這些時日做的繡活賣了,另拿些新的活計回來,也一起上了板車。石榴也想去,被陳大娘眼一瞪立刻歇了心思,她想回去跟娘家報告好消息也不行。

陳大娘揮著手道:「這地上滑,等我回來陪你一起去。你別再鬧騰了,快回屋歇著去。」

得了,反正她是不能出門了。香噴噴的烏米飯也沒了。黑炭被派去趕驢車了,沒人給她去山上摘樹葉了。

陳大娘一行人到了鎮上,立刻兵分三路,約在正午相聚。吳桂香家裡大,黑炭趕了驢車直接去她娘家,陳大娘自個兒走去龍母廟,楊花兒坐了一程驢車在繡莊被放下。

吳大娘見吳桂香回來,猜她有事要說,讓草兒領黑炭到屋耳房歇息,自己帶了吳桂香去堂屋裡說話。

吳大娘人精明,吳桂香一向信服她,立刻倒竹筒一般將事說了。

「這事你做得對,那租子哪裡是隨便能減了,便是減也得等到你生了老陳家的長子嫡孫才能減。你婆婆的心思我也知幾分,這盼了多少年的孫子,好容易才見著,可不是得歡喜過頭了。若是她偏了你弟妹,你也別放心上,她生了可不是解了你婆婆的飢渴?你不看鎮東頭的馬婆子,為了要個孫子,給兩個兒子買了多少妾?不過你也別膽怯,便是叫她生在前頭,該你的體面也不能少,這長房便是長房,難道你生兒子晚就能變了不成?」

吳桂香聽了有些沉默,饒是她再好強,這許多年沒生孩子,對上進門立刻就懷上的妯娌,心頭上都被壓制住了,哪裡還想得到長房的體面?便是想到了也沒用,總得等她生了才能耍長子嫡孫的威風,若她不能生,說不定老來還要靠了別的兩房。不想她娘也為她心酸,吳桂香連忙換了話題,問道:「娘,你可有什麼法子讓我婆婆改了心思?」

「你只跟你婆婆提一句,孩子還未出生,若是福氣太過,怕他受不住。若你婆婆不聽,你就別再管了,等你婆婆跟女婿去說就是,他管了多少年的營生,肯定不會同意為了侄子便減半分租子。我知你怕他為難,才想自己先解決了,但是他們是母子,便是有些爭吵還能成仇人不成?你本就底氣不足,凡事將自己先摘出去。你若還不放心,跟你妯娌透個氣,她是年輕人,重實惠勝過重臉面,怕也是不願的,便讓她跟你婆婆先鬧去。」

吳桂香點點頭,又道:「不知道家裡頭還有沒有燕窩,若是沒有我便去鋪子裡瞧一瞧。」

「還有呢,我留了些,你一會兒帶回去。我也不是個小氣的,她是大山的大姐,好東西與她吃點,也叫她念著吳家的好,與她弟弟提一句,以後桃香嫁過去也好過一分。我聽王媒婆說,大山的爹嫌棄桃香臉上不好想退了親,是她給勸了。

若是光為了桃香,我自是讓你捧著她,只是你們兩個都是我的心肝,我只盼著你們都好,是以你的日子該怎麼過還怎麼過,該爭該搶的不要手軟,莫為了桃香委屈了自己。」

吳桂香聽了心裡感動,她娘也不光為了桃香。只是到底桃香比她可憐些,吳桂香便道:「娘,我與她有什麼好爭好搶的,陳家裡不缺吃不缺喝的。桃香的婚事定在四月,娘可要我幫些什麼?」

「不用,我都準備了多少年,哪裡還要你幫忙。你好生調理著自己的身子,給我生個外孫才是正經。」

娘兩個又說些閒話,等時候到了,吳桂香與她娘告辭,桃香還專門從鋪子裡趕回來,給她精巧的荷包,一個是她的,另一個卻是石榴的。吳桂香瞧了她做了一半的大紅繡衣,心裡頭也替這個妹妹高興,萬盼著這婚事別出差錯。

回了家,她將兩個荷包都放到石榴手中,說是桃香做的,租子的事也不提。

石榴瞧著繡的精緻的荷包,連忙將自己縫的布袋子拿出來,將裡面的零碎東西移道荷包裡。她歡喜道:「這下子高檔多了,這得多謝桃香妹妹,大山可是撿到了寶。」

吳桂香笑道:「別的不說,桃香針線活確不差的,我這個做姐姐的萬萬趕不上。」

石榴忙道:「那我這個當大姐的更是拍馬都及不上了。」

「哈哈,哪裡拿自己打趣的。好了,你歇著,我去找娘說說話。」

「大嫂慢走。」石榴道。

「弟妹不如一起去?」

「不去了。」她一時半會兒不想見到陳大娘了,剛從廟裡回來便禁止她再下廚房,說菩薩說她灶房不利,生孩子之前不能下廚。不能下廚,真是生無可戀。

吳桂香不過隨口一說,她還要找陳大娘說正事,石榴不去才好,她對著搖搖手,出了後罩房。

吳桂香到正房說了福氣重受不住的話,又道:「我若不說,心裡又過意不去,我這麼多年沒生,不知多盼著家裡頭有個孩子添點喜氣,若是這孩子有個不好,不說娘,我也難受。」

「瞧你猶猶豫豫的,我還能多想不成?你說的對,福氣太重,怕也不是好事,命輕的人壓不住。解籤的老和尚看了石榴八字,就說著孩子來得早,萬事當心。」

吳桂香不想這容易就將陳大娘說服了,準備一肚子的話都不沒法用了。這樣當然最好了。吳桂香笑著告退了。

劉家自然要早日通知,第二日一大早,陳大娘便領了石榴去劉家,將好消息與劉老實一說,劉老實自然喜不自禁,話都說得結巴。

過幾日這消息也在陳家莊傳遍了,鐵牛娘免不得罵兩句賤人命好,旁的人,例如尤嬸子翠花卻真心為石榴高興,有了孩子,可算是站穩腳跟了。

所有人幾乎都知道了,只除了孩子他爹。陳三苦巴巴過了府試,一到村口便有人跟他道喜。等迷糊糊到了家,瞧見石榴的大肚子,嘴巴張了又合合了又張,不知道說啥。

陳大娘笑罵道:「傻子,愣著幹什麼?你孩子都四個月大了,快些過來看看。」

陳三煩惱道:「這可如何看?還在肚子裡呢。」

陳大娘楞了一下,接著怒道:「你個傻子。快些過來看看石榴。」

石榴在旁邊哈哈大笑,摸著肚子道,看你那傻帽的爹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