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翠花

陳三風塵僕僕回了家,歡喜了一通這意外之喜,坐實了傻爹屬性。待他隨筆畫好一幅「童子偷桃」將喜氣抒發了,腦袋也清楚了,跑出找石榴算賬。

他手背身後,學了夫子的樣子,一臉的嚴肅:「怎不給我傳個信?」便是懷了身孕,也該以夫為綱,怎可輕易耍弄欺瞞於他?

小樣兒,又逼她戲弄他。石榴將他拽上前,將他二個月苦讀不見日頭更白更瘦的臉揉成一團,「好了,一到家耍什麼威風。快些給兒子打個招呼。」

可憐陳三還得被□□了還得弓著身子配合,也不敢掙扎,生怕撞到那隆起的肚子。這算哪門子威風?真是一臉的辛酸啊。

石榴稍稍作弄了一下就停了手,拉了陳三坐她旁邊,又拿他的手摸自己肚子,看陳三的手直往後縮,笑道:「別怕,我又不是妖怪。他會動,你感受一下。」

陳三放上去很久,都沒感受到孩子動,倒是他自己心動得厲害,臉上也熱出汗,緊張的說不出話,這裡頭可是他孩子呢。

石榴見陳三不說話,以為他還在生氣,連忙解釋道:「你別氣,爹不讓說,怕你讀書分心。」

陳三肚裡道,是要分心,便是不知道有孩子,他都輾轉反側了,若是知道石榴懷了孕,只怕一句都讀不進去了。這些丟臉的話自是不能說的,他反握了石榴的手,道:「辛苦你了,我不氣。只是這次考的不如意,只怕讓家裡人失望。」

「不礙事,爹娘現在懶得管你了,你看你去那麼久,家裡都沒送東西,現在家裡的重點就是它。」石榴指指自己的肚子。這確實是個寶貝疙瘩了,為了將他餵好,陳大娘把石榴當豬一樣喂,陳老爹養的老母雞全宰了燉湯,連那只每天三更打鳴的大公雞都差點要進她肚子,還是陳老爹捨不得,陳大娘才停了手。除了家裡的母雞,山上的野味,河裡的蝦蟹龜鱉,她都吃了個遍。

石榴自認為是個吃貨,這麼多好東西,卻不能讓她幸福,因為陳大娘不許你自己弄,不管什麼買回家都燉湯,說是營養好。石榴每日瞧著活蹦亂跳清炒一下連殼帶皮都能吞掉的鮮蝦、肥得流油放鍋裡一炸恨不得連手指一起吃掉的野雞腿,全進了燉湯的砂鍋,找陳大娘打架的心都有。

她拉了陳三抱怨了好一通,又指了指自己的臉,「看,肥了兩圈。我都有你兩個重了。」

陳三不懂他娘子一片赤誠的廚子之心,更不懂女人對美貌的追求,奇怪道:「胖了不好?這樣肚子裡孩子長得壯實。」

好個屁。石榴揮揮手,嫌棄地對陳三道:「你去書房讀書吧,跟你沒話說了。」你說個啥他也不表示贊同,感覺不在一個頻道。這些話又沒法子跟兩個妯娌多說,楊花兒為了陳大娘偏心鬧了好多回呢,她再去抱怨還不是得了便宜又賣乖?石榴便想到了自己的好閨蜜翠花。她出嫁前好像是週三元家裡提親了,後續她也沒聽著。

陳大娘已經禁止她出籬笆門了,石榴又將陳三喚回來,「你去我家一趟,讓大河將翠花叫到家裡跟我說說話。我一個人悶在家裡,實在無趣。」

陳三立刻像風一樣跑了。娘子太躁動,剛揚起手,他真怕被打臉,這個時候便是被打了也白打,剛進家門時他娘說的那幾句「石榴肚子裡懷著孩子,你凡事順著她,若是惹了她生氣,娘可饒不了你。」可還在耳邊呢。

過了一盞茶功夫,陳三回來了,大河跟在後頭。

大河先到堂屋,看陳大娘在做繡活兒,忙說道:「大娘,你在做活兒呢,我姐呢?」

陳大娘笑道:「大河過來了,你姐在院子裡曬日頭。」

大河立刻衝到院子裡大叫:「翠花姐待會兒就過來。姐,我給你撈了魚。你家魚缸在哪?」

石榴找出個木桶,「家裡頭沒魚缸,你放這木桶裡。」

大河小心將兩條草魚放木桶裡,將水在褲子上擦擦就要走。石榴叫住他,「等會兒,你要跑哪裡去?又要去河裡抓魚?這才四月,河裡的水還冰冷呢。」

大河一臉警惕看著石榴,「你不要管了,爹都同意我去了。」若是他姐跟爹說,他爹又不同意了。

好吧,能忍到四月對大河來說已經到及極限了,石榴也沒給他添堵,從口袋掏出十個銅板遞給他,「拿去買糖吃。」

石榴不在家,也沒人給他做零嘴了,大河是有些饞,但是他還是懂事地道:「我不要,你留著自己花。」

「姐有錢,你拿去。」石榴看大河又拒絕,摸摸他的腦袋,小屁孩兒都懂事了啊,「拿著,你給姐帶了魚來,姐自己去買也要花錢,你說是不是?」

大河再怎麼懂事還是個孩子,聽石榴這麼說,一想也是對的,立刻開心拿了錢跑了。到了籬笆門那碰到翠花,他脆生叫了聲翠花姐,又跟石榴大喊,「姐,翠花姐來了。」

石榴在堂屋裡,聽了大河的話,立刻答道:「好了,知道了。」又對陳大娘道,「這孩子猴子一樣,到處跑,我爹去地裡幹活,也沒人管他。「

陳大娘笑道:「男孩嘛,以後你生了就知道,下水抓魚上樹掏鳥窩,村子裡就沒他們不到的地方,淘氣著呢。」

石榴正想說不定不是兒子呢,就見翠花進了門,連忙笑著道:「來了。真是麻煩你了,我一個人在家裡悶得慌。」

翠花臉上都是愁容,聽石榴這麼說,扯出個笑容,道:「我一個人在家也沒事。陳大娘在做繡活呢。」

陳大娘笑瞇瞇道:「給孫子做件衣服。他出生的時候是十月,那時候天冷著呢。你們兩進屋說,讓我安心做活。」

石榴笑了笑,拉著翠花進了自己屋子。

「我看你臉色不好,可是遇到什麼事了?」石榴關切道。翠花的性子她是知道的,不是個多愁善感的,現在滿臉的愁容,只怕遇到大事了。

石榴話音一落,翠花眼淚就留下來了,「我娘將我許給了別人。我不能嫁三成哥了。」

石榴槤忙安慰她:「別哭,別哭。不是年前去你家提親了嗎?尤嬸子沒同意?」

翠花用帕子擦擦眼角道:「她躺床上不吃飯,我爹和大哥都求我,我又能怎麼辦?」

「那尤嬸子給你訂的哪一家?」

「不知道,我沒聽,左右不過是這附近村裡,說是家裡只一個兒子,種了滿山的桑樹,我又不是吃桑葉子的蠶,為啥子要嫁去他家?」

石榴忍不住笑道,真是個天真的姑娘,你不吃桑葉子,但是用桑葉子賣的銀子嗎?尤嬸子多愛女兒,為她找的實惠人家,人少,又有營生,日子不難過,又能很快站穩腳跟。

翠花還在抱怨她娘如何過分,十足不知世事的小姑娘,石榴拉著她的手阻了她,柔聲道:「你若不喜歡,把尤嬸子給我做娘得了。」

翠花愣道:「這如何能成?」

「是啊,便是我願意,尤嬸子也不願意吧。小時候我瞧著尤嬸子一邊罵你一邊給你梳頭髮,我心裡就想著,若是有人能給我梳頭,天天罵我都成。打也成,罵也成,叫做活也成,叫嫁給不喜歡的都成,只要她讓我叫一聲娘就好。翠花,我真羨慕你呢。」

翠花不哭了,握著石榴的手,巴巴道:「石榴你別哭,我也羨慕你呢,你嫁了陳三哥,陳大娘對你多好。你這麼快就懷了孩子,我娘說你福氣好呢。」

「可是我沒有娘啊,我要是有娘陪著我,養著我,為我操心,替我打算,我什麼都聽她的。」石榴答道。

翠花又不傻,她知道石榴這是在勸她呢。她沉默了半晌沒說話,之後便告辭了。石榴看她樣子,知道她有些被說動了。

石榴摸著自己的肚子道:「你要是個閨女,娘以後一定給你找個好夫婿,不過你可得聽娘的話,要不然娘打你屁.股。」

肚子裡的小傢伙伸個懶腰,唉呀媽呀,這地方可真小。

「啊,踢你娘呢。」感覺到胎動,石榴臉上露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