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合謀

石榴總掛心著家裡,隔兩日便要回去看一看。桃香是個賢惠的,劉老實和大山都勸了她去鎮上租了屋裡住,卻被她拒了。

「我在家中還能給爹幫點忙,若是去鎮上,不說要花了銀子租屋,也不知道以什麼為營生,多不值得。我也不愛走動,平日便待在家中,若實在無聊了,便找我姐和石榴姐玩耍。你放心便是。」

「隨你吧。我三五日便回來一次。」大山歎口氣,也同意了桃香的提議。

他家裡實在算不得有錢,浪費不起租屋子的錢。去了鎮上,大山對各家商舖的事更上心,好以後找個適合的營生,租了鋪面跟桃香一起賺銀子,一是為自己,二也是防著家中兩個弟弟成親拿不出銀子。只石榴和他便掏空了多年的年底,實在還需要些補充。

村子人嘴碎,但是也有個時限,過了些時日,便不再說劉家新娶的媳婦如何,而是眼熱陳秀才家的棉籽。

棉衣最是保暖,只是這作物多在南方一帶種植,雲州一帶種的少,產量低,也難找到收棉的商人,種的人家甚少。陳大發了高產的種子,據說畝產達百斤,並承諾第一年免租子,種出來的棉花不管多少都收。村裡人一合計,便是產量低,但是免了租子,總是有賺頭的。

只是陳大並不誰都租,那些往年交租子乾脆的才發種子,另外需在陳家新買的地裡種。一時陳家裡人來人往,籬笆院裡滿堆著村裡人送的青菜魚蝦,院子裡還有好幾隻繫在樹下的老母雞。

鐵牛娘用簸箕抓了兩隻魚,進了籬笆門,瞧見石榴在籬笆院裡散步,訕笑道:「大妹子,你婆婆可在家呢?」

石榴很是不想搭理這八婆的,只是伸手不打笑臉人,又是一個村裡的,也不好過分,只冷著臉道:「在屋子裡呢。」

「多謝大妹子,那我進屋去找你婆婆了。」鐵牛娘陪著小心道,到走到屋角,往地上重重吐了口唾沫,氣得石榴想上前跟她大吵一架,你個老虔婆,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她眼睛一轉,又高興了起來,提了禮物過來,必有所求,今日我就攪混了你的事,看你如何?想著,石榴跟在鐵牛娘身後去了陳大娘屋裡。

「聽說嬸子愛吃魚,我特意讓我當家的給大嬸子抓的。這個是鯽魚,可是滋補。」鐵牛娘諂笑道。

陳大娘搖頭拒絕:「多謝你了,我家裡魚多著呢,你還是拿回去吧。」

鐵牛娘急道:「特意給嬸子抓的呢。」不收東西,怎麼好說事?

「我家裡多,再要也吃不完,大侄女有什麼事不妨直說,鄉里鄉親的,若是能幫上的地方,我也不推辭。」陳大娘道。

「聽說嬸子家送棉種,我當家的也想種點,只是去年收成不好,又花了不少銀子給我婆婆買藥吃,倒是沒還上租子,還請嬸子通融下,將棉種給我家點,等到了年底,家裡寬裕些,這兩年的租子一起還了。」

石榴撇撇嘴,什麼給婆婆吃藥,尤嬸子抱怨了多少回,都分了家,家產和老人都給了老大,可是婆婆吃藥還要找她要銀子,老大一家一文錢都不出。

陳大娘也估摸鐵牛娘為的是什麼事,她為難道:「這事一直是我老大管,他現在在家裡,你不如跟他說說。」

自然說了,可是說不通啊,鐵牛娘趕快道:「家裡事都是長輩管,大嬸子說一聲,陳大哪有不聽的?」

吳桂香跟陳大抱怨了好久,說村子裡不交租什麼的,想來這個不給交租子的人棉種的事,是陳大用來治陳家莊的好手段,自然不會對鐵牛娘開特例。想到這,石榴插嘴道:「大哥今日在家裡,我去喊他。」說著,石榴顛顛跑去東廂。那得意的腳步,惹的鐵牛娘又要吐唾沫。陳大娘更是小心肝亂跳,急得在後面大喊,「你個毛毛躁躁的,走這麼快,趕著投胎呢。」

免得陳大娘發飆,石榴槤忙慢下腳步,即便如此,她也很快歡快地帶來了陳大。

見了陳大,鐵牛娘又訕笑兩聲,道:「看這點子小事,倒是擾了大兄弟。去年收成不好,我保證明年一定將租子都還上。」

陳大打斷了鐵牛娘的話,「大嫂別再說了,給了棉種的人家我都讓簽了契約,白紙黑字,免租的地,只能種棉花,若種別的,我立刻讓人將苗拔了,以後也不再租地給他家。」

鐵牛娘低聲下氣,為的便是想要免租子的地,她當然不是種棉花,而是想著將那好地種個別的,免了租了,隨便種個啥,全是自己家的,可不是有賺頭?只是她算盤打的響亮,卻不知道陳大也不是傻的,幾句話將她算盤珠子扯了。

罷了罷了,也不必求人,種什麼棉花,誰知道到底有多少收成?若是收成差,說不定白忙活一年,等明年別人家種出來再說不遲。鐵牛娘立刻收了臉上的笑,冷聲道:「大兄弟這樣不講情面,我也不舔著臉討人嫌,這便回了。」

「大姐既然知道自己討人嫌,不如別租種……」石榴話的話被陳大娘打斷了,「大侄女慢走,這魚也拿回去吧。」

「既然嬸子家有,那我便拿回去。」鐵牛娘立刻拿起簸箕,飛快走了。看她背影,像是積了一肚子氣。

陳大走後,陳大娘看石榴還氣呼呼的,認真對她道:「一個村子的,抬頭不見低頭見,可別過火了,以後如何相處?得饒人處且饒人,就當為孩子積德。」

石榴想了想,覺得陳大娘說的在理,乖乖認錯道:「我以後不再這樣了。」

過了幾日,村裡陸續有人家簽了契約,拿了種子去做實驗。陳大免了租子,又提供了種子,村子裡想著頂多白忙活一年罷了,許多都是勤快人家,不惜力氣,所以心動的很多。只是陳大挑挑揀揀了一番,最後給十幾戶發了種子。另外,還特意提到,不管收成如何,十月棉花收了之後,到明年開春之前,這地也給這些人家種些東西,這就讓種棉花的人家心裡更有底了。一時,陳家的聲望更榮。

晚上,石榴吃著村裡人送的野味,敬佩地對陳大道:「大哥怎想到要種棉花的?」

陳大認真解釋道:「上次我去泌陽,那裡天冷,許多人家又買不起皮毛,我帶去的幾件棉衣鋪子裡都收了,一位掌櫃的還說,若是明年再送來,不管多少他都收。我回來與衛財主一合計,便商議一起種棉花的事。江城一帶交通便利,南來北往,最是興旺,我們雲州的棉衣多從那裡運來,而且江城一帶種了大片棉花,那裡與雲州氣候相同,想來買來種子雲州也是能種的。」

雖這樣說,陳大自己卻對本地棉花的產量有些擔憂。第一年免了租子,若是收成不好,他賺的不過是販賣棉花的錢,只怕這錢都抵不上給官府的賦稅,第一年若是賠了,第二年也少人種。是以,他歎口氣道:「只是這主意到底冒險,若是種不好,怕是要賠不少銀子。」

石榴卻比陳大有信心,這一定是個好財路。她前輩子雖然是個城裡人,不知道怎麼種莊稼,但是她學了地理,知道棉花這東西好種養,長江流域都能種,到並不擔心種不活,產量也不會太差。

陳大娘也道:「賠了便賠了,也沒有樣樣賺銀子的買賣。這些年你將家底翻了好幾番,便是賠些銀子也無甚要緊。」

「左右買的地還在那裡,以後換了別的種便是。」陳老爹也道。

「既然都這樣說,那我便放開手腳了,若是能賺些銀子,便給大侄子請個丫鬟伺候,若是賠了,只得讓他自個照顧自己了。」陳大笑道。

「那我就代孩子先謝謝大哥了。」石榴道。她心裡感歎,陳大真是個無私心的,賺的銀子都拿出來用了。她也想出謀劃策,給孩子創造好的條件,只是她前世一直呆在小餐館裡,倒是不知道怎麼種棉花,只是好像聽有個同學說,她家裡將棉花種子放在像煤球一樣的東西裡面,她跟著家裡打,還挺好玩的,栽種的時候,把煤球直接放在地裡面便成了。

石榴槤忙把自己知道的說了。

陳大笑道:「弟妹倒是懂得多,棉花若要長得高,需要深耕,又要多施肥,江州人便使了法子,將棉種種在深而窄的泥柱中,栽種方便,又能讓肥料和養分集中。」

原來都知道了,石榴也就不再說話了,她那點底子,跟積年的老農比,立刻成渣渣了。不過她也不放棄,仍然豎起耳朵聽著,看別的地方能不能有好主意。

只是陳大懂得多,根本沒有她賣弄的地方。雖然她沒法子說出什麼,不過聽了幾耳朵,對陳家的狀況更瞭解了。

陳家不做買賣,走的是地主路線。這幾年年景好,今裡除了三人成親花費了些銀子,並沒有大的支出,所以存了些銀子。年初,陳大娘給了陳大100兩銀子,買了二十畝熟地,另外花了些買棉種。除了她已知的年底收租的田地,另外衛家的藕塘,陳家也有些分成,去年年底衛財主送了二十兩銀子過來。陳大也會在酷暑和年底歲末去南北販賣些貨物,也能賺點銀子。他師從衛財主,想來很是學了幾招,是個低調又能幹的,讓人好生欽佩。

這日石榴正聽著陳大說起江州的好處,「雖江州與雲州不過幾日行程,然江州四通八達,非雲州不能比,都說江浙一帶富庶,但若是說起貨物買賣,實在比不得江州,怪不得有『貨到江州活』的古話。我若生在這楚中第一繁盛之地,做南北貨物買賣,萬貫家財也可得。」

石榴用星星眼看著陳大,那她也能跟著沾點光,過起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只是如今不在江州,萬貫家財不能得,只能自己想法子多賺些銀子,石榴便問道:「這幾日聽了大哥的生意經,真是好生羨慕。我原在家中,也時常去鎮上賣些糕點,賺兩個銀子花花,卻賺不到大錢。大哥快給我指點指點迷津,看我做個什麼營生?我雖不如大嫂會打算盤,陣線上比不得二嫂,但是灶房手藝了得,也是能賺些銀子零花。」

陳大沉吟了下,道:「這個我也說不上,雖說民以食為天,但是我販賣的都是不易壞的貨物。鎮上賣吃食的人家也不少,只是花的功夫太多,也要積年的口碑,賺銀子也是不容易的。」

石榴失望地點點頭,想要找個賺錢的事情哪裡容易?

到下午,桃香拿了陣線過來找她大姐說話,也拉了石榴過去。

「桃香你做的可真好。」石榴讚歎地摸著桃香繡的帕子,又摘下腰間戴的荷包,「這個也好,我都捨不得摘下來。只是現在腰粗了,再戴著便不好看了,只能摘了。小蠻腰都變成水桶腰了,細腿成了大象腿,連腳踝都一捏一大把肉,每天都吃一大盆肉,一日四五頓,吃的比豬還多,不長肉才怪?」

吳桂香笑道:「將家裡好東西都吃了,還要埋怨,若是娘在這,還不捶你?」

「捶一頓也無甚,只是別再拿著老湯倒我肚子裡了。」石榴回道。

桃香笑著看她們妯娌打趣,心裡高興兩個姐姐感情好。

嬉鬧了番,幾人開始說正經事。

石榴道:「上次桃香說想要在鎮上開個鋪子補貼點家用,我也想賺點私房銀子,只是花銀子容易,賺了不容易。」

吳桂香沉吟片刻,道:「我也一直想找個賺錢的行當。不如我們三個一起合夥,看能不能支應個鋪子?做事要尋了長處,石榴灶上一把好手,我們不如就賣些吃食?陳大對南來北往的貨物熟,想來我跟了他買些便宜的米面糧油也是可行的,另外我還陪嫁的地裡種的作物也不少,也可用來做吃食。桃香也是常在鋪子裡招待客人的,支應鋪子不成問題。你們看,我的主意可行?」

桃香石榴兩個對視一眼,很是心動。

石榴喜的眉毛都翹起來了,「還是大嫂腦子好使,正是這個道理。我空有手藝,不知從何處買了便宜材料,又不會販賣,真是愁煞人,如今這兩件都被大嫂給解決了,可是要賺大銀子了。」

「我又何嘗不發愁,空有做買賣的心思,又沒個好貨物可買,又沒好的掌櫃,如今可齊全了。」吳桂香也笑道。

「我倒是個好掌櫃,只是找不到好主家。」桃香笑道。

她們三個就是原料生產銷售三條產業鏈,說是天作之合也不為過啊。

三個人越說越興奮,聲音也越發大了,放佛都見著銀子在招手了。

「哎,只是如今我肚子不方便,總要將肚子裡的貨物卸了,才能圖謀其他。」石榴遺憾地拍拍肚子,很是懊惱。

吳桂香安慰道:「弟妹也不用太著急,我總要去鎮上查看一番,看到底賣什麼才好,尋常的糕點怕是賺不上多少。做生意總是要慎重才好。」

石榴正準備說話,突然看到楊花兒進來了,扭了腰道:「還以為你們說什麼呢,我關了門窗都阻不住你們的笑鬧聲。原來是說開舖子的事,還沒張開便賺了銀子不成,這般高興?」

沒開張如何賺銀子?楊花兒說這些諷刺的話,無非是嫌棄她們聲音大,鬧了她。吳桂香斂了笑聲,道,「真是不好意思,擾了弟妹清淨。」

「沒什麼。真是羨慕你們,做生意賺銀子多輕巧,我日日夜夜忙了,一個月才賺三兩銀子。好了,我要去做活了,比不得你們,我只能賺些辛苦銀子。」

石榴瞧她扭著腰得意走了,哼了一聲。不過一個月賺三兩就得意成這樣,等我賺大銀子,可別羨慕。

被楊花兒潑了冷水,幾人也不暢想未來了,說了兩句便告辭了。

石榴出了東廂,瞧見陳大娘在桂樹底下一邊乘涼一邊做衣裳,忙搬了個高凳坐她邊上,「娘,你又在給孩子做衣裳呢?」

「是啊,小孩兒費衣裳,你這娘又不會做,我還不得多操點心?」陳大娘手裡快速走著針線,頭都不抬道。

「我在想著賺銀子的事,等我賺了大錢,給她買新的,穿一件扔一件。」石榴豪氣道。

「你個作孽的,好生生的衣裳,扔了做什麼?」陳大娘立刻嚷道。

害怕陳大娘的獅子吼功轟擊,石榴縮縮脖子,「說說而已,我這不是還沒賺銀子嗎?」

「我看你這些日子都鑽錢眼裡了,到處打聽銀子的事。」陳大娘吐槽石榴。不過,她轉而又想到,多了個孩子,以後花銀子的地方多了,石榴嫁妝又不多,怕是心裡頭著急,她四周瞧了一下,看老大老二媳婦都呆在屋裡,低了聲音道:「別怕,我跟你說,先懷上孩子的給一兩金,孩子生了就給。」

看陳大娘神秘兮兮的樣子,石榴還以為要說什麼,一聽給一兩金,喜得嘴角揚到了眉梢,連連道:「多謝娘,我生了這個一定多努力,三年抱兩,多給陳家傳宗接代。」

「你啊。」看石榴財迷的樣子,陳大娘樂得笑出聲。「到會騙老娘的銀子。」她心裡頭卻道,要是三年抱兩,再給一兩金倒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