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 吵架

等過了段時日,石榴再沒有心管賺銀子的事了。

她沒有孕吐,前幾個月過的還算舒適,心情也比較舒適,還有心思調戲人。可是到天氣越發炎熱,肚子越發增大,苦日子就來了。她營養好,肚子格外大,俗話說孕婦過三伏,懷中揣火爐。她本來就脂肪多,怕熱不怕冷,現在體重增加,孩子在肚子裡又給她造熱,坐著不動汗水都像雨一樣落下,瞧著真是嚇人。人一熱,也容易暴躁,感覺心裡頭有座火山一樣,腦子都是燥熱的,長輩她不敢造次,妯娌也能忍著,陳三自然成了唯一的出氣筒。

「你耳聾了嗎,我想吃冰在井裡的西瓜,這西瓜是熱的,怎麼吃?」石榴一邊用扇子給自己扇風,一邊吼道。她兩隻腳叉開著做兩條板凳上,那樣子看著不知多狼狽,可惜她不覺得,覺得熱,想吃口涼的,心裡頭不爽,就想罵人。

陳三縮著脖子道:「這西瓜如何能放在井裡去冰?」

他一說,石榴更氣了,「你腦子裡都是草嗎,就不會把西瓜放桶裡,然後桶掉進井裡面,再將繩子繫在樹上?」

「哦,知道了。」陳三端了西瓜要走,石榴又吼道:「你磨磨蹭蹭做什麼,我很熱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知道,看你吼多大聲就知道了。陳三看了石榴一眼,端了西瓜趕緊走了,就是這,還又被吼了。

到了外面,黑炭從陳三手裡接過了西瓜,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麻利跑到了井邊。

陳三瞧著跑遠點黑炭,從門裡探出頭的陳大以及伸著脖子瞧的陳二,只覺得臉皮燥熱。所以,是全家目睹他挨訓嗎?面子過不去。

陳三慫著腦袋去找陳老爹,「爺,石榴脾氣這麼大,可怎生是好?大哥二哥都瞧我笑話。」

「胡說,他們都羨慕你呢。」

陳三不相信,「被小娘們呼來喝去,有什麼可羨慕的?聖人云,男女之別,男尊女卑,如今這樣可不是男卑女尊。兄弟們瞧我這樣窩囊,都在肚子笑話我。」

陳老爹哈哈大笑道:「聖人寫書的時候她婆娘肯定沒懷著孩子。不過被訓兩句,算得什麼?你大哥在你娘肚子裡的時候,你爹都挨了你娘好幾個耳光呢,燥得大半年不敢出門,後來懷了你,你爹臉上都是爪印,還出去考試,別人問時他直說了,被同窗一笑,後被知府老爺知道了,訓斥了取笑你爹的書生,還誇你爹呢。可見啊,這知府老爺也怕懷孕的大肚婆呢。」

陳三對他爹吃癟的事很是好奇,趁著交功課的時候想跟陳秀才探一下真偽,被陳秀才拿著戒尺打出來了。

陳三離了陳秀才的書房,得意道:「你不說,我問娘去。」

陳大娘避而不答,只道:「你多忍著點,可別惹她不高興,她肚子裡裝個娃娃,累著呢。你要是受不住了,隔三差五去鎮上買根簪子頭繩的,哄她開心,免得她心氣兒不順,光尋你錯處。」

「多謝娘救我一命。」陳三歡喜答道,也顧不得打聽他爹的窘事,忙問陳大娘買些什麼才好。陳大娘細細說了,又給他支了別的招。

陳三晚上回了屋,在門口練習好久,進屋僵硬堆了笑,道:「娘子,可要我給你按按腿?」

將陳三罵跑了石榴回過神也很是愧疚,剛在屋裡瞧見陳三影子,見他站門口以為他不敢進屋,又見他僵著臉不知是哭還是笑,心裡頭跟更愧疚了,本來就是個呆悶的書生,可別她出整出來抑鬱症。石榴槤忙擺手道:「不用不用,相公快坐著。今兒個都是我不好,相公千萬別放心裡頭,以後我再不吼你了。」

這話陳三不知聽了多少遍,再不相信了,只按了他娘教的,哄了石榴道:「你肚子裡懷著孩子,又苦又累,脾氣大些算的什麼?我明日去鎮上,娘子可有什麼要買的?」

所以是要躲到鎮上去嗎?石榴嗚嗚哭道:「相公,我再不罵你了,你別走。」

「我不走,我不走。」真愁人啊,鎮上不能去,該如何買東西呢?

陳三還是琢磨著給石榴買點東西哄她高興,順便少挨點罵。

衛啞巴中午的時候跟了陳秀才一起來陳家吃飯,石榴瞧見跟在他身後的狗,道:「瞧那小狗,可真乖,還知道跟人一起上學呢,就是不知道學沒學會認字。」

陳三喜道:「你喜歡狗?」

「誰不喜歡狗,能看家護院,又乖巧聽話。」

「那我給你抓隻狗玩?」

「好啊。」石榴立刻笑道。剛她只是隨口一答,到沒有想著要養,村子養狗的人家也少,因為狗要吃吃喝喝的,費糧食,還要照顧它,也麻煩。但是再認真想想養狗的主意,就覺得十分好,家裡現在只她肚子裡一個孩子,有個狗一起玩,孩子也不寂寞,狗還能看著孩子,多棒啊。陳家家裡不缺糧食,又有黑炭,養個狗完全沒有問題。

陳三看石榴笑著點頭,忙問衛啞巴,「你這小狗哪裡買的?」

「不告訴你。」衛啞巴頭一偏,傲嬌道。石榴在一旁看了直笑,也不管,隨陳三去折騰。

陳三噎了一下,看衛啞巴腦袋都偏到後面去了,也省了再跟他說話的心,招來黑炭,叫他去問。

黑炭雖然比衛啞巴年紀大個三四歲,但是他個頭小,看著並不大多少,衛啞巴沒人玩,有時候也跟黑炭一起爬爬樹捅捅螞蟻窩,還是有兩分交情在的,衛啞巴一問,他立刻說了,「我爹……隔壁村抓的,養狗看山。又大……又威猛。」說著,還將手楊到頭頂,顯示那狗到底多大。

石榴原來還覺得給衛啞巴取這個外號的人缺德,如今卻覺得也不算太違心,若是口齒伶俐的,肯定說,「這個可是我爹給我抓的愛心狗啊,特意從隔壁村找來的,這可是別人家看山的,別看它現在長得小,以後可高大可威猛了。你快巴結我吧,要不然我就不把大狗給你玩。」這一長串,給他精簡的只剩十幾個字了,若是跟人家吵架,可真是吃虧啊。

衛啞巴一般不跟人吵架,只跟人打架,他在陳家吃了飯,跟了陳秀才休息片刻。如今天熱了,陳大娘就安排他去陳老爹那屋裡躺會兒,那裡有顆大樹擋著,涼快。黑炭當了人面不敢說,等衛啞巴進了屋,就低了聲趕他走,「這是我睡的,你家裡不是有地方嗎,為啥子要來別人家睡覺,你爹是不是不要你了?」

村裡的長舌婦多會傳閒話,衛啞巴豈不會不知道自己爹懷疑自己不是他的種,所以他最怕聽到「你爹是不是不要你了」這樣的話,黑炭話音剛落,他就撲上去打他。黑炭不敢打他,只扯著嗓子大哭。陳大娘等聽到了,連忙過去將他們拉開。

「怎麼了,怎麼了?」

「我讓他睡過去一點,他將我踢到一邊,說這鋪子是大娘給他睡的,我不能睡,我睡他腳邊,他又打我呢。」黑炭哭訴道。

他們進屋,正瞧見衛啞巴在□□炭,所以眾人都覺得黑炭沒說謊。兩個孩子都不是家裡的,都不好訓,陳大娘覺得黑炭受了委屈,連忙摸了他的頭安慰他,衛啞巴卻覺得自己受了委屈,跑出去哭了。石榴雖然一般時候腦子都秀逗了,但是她才剛考慮了衛啞巴吵架吃虧的事,便覺得黑炭說的或許不盡不實,連忙過去找衛啞巴。

衛啞巴正對著螞蟻滴眼淚呢,差點就將螞蟻給淹死了。

「別哭了,慢慢跟我說,是怎麼回事?」石榴摸著他的頭道。

衛啞巴控訴道:「他罵我,我打他。」

「他罵你什麼了?」

「不能說。」

「……」石榴也噎了一回。「好了好了,不說。你以後住你陳三哥的書房,那裡面也涼快。」

衛啞巴從小就是個沒娘愛的,對了他爹強得跟個驢子一樣,對了女人打心底裡親近,石榴一哄,他立刻笑道:「好。我狗……送給你。」

「不用,再去捉一隻就行了,你留著自己養吧。」

「我來……你家看。」衛啞巴道。

「好吧,我們兩個一起養吧。」石榴笑道,又摸了摸衛啞巴的頭,這孩子聰明著,雖然說話不順溜,但是特別會斷句,初一見,還以為他話少,說話很慎重。不過石榴也感覺很奇怪,聽他話音,不像舌頭短不清晰,或者舌頭長說話含糊,吐字清楚,聽著也不費力氣,就是不多說。想來是有些心理因素的。這事涉及到衛財主家的陰私,石榴也不好多探究,只拉了他到陳三屋裡歇著。

黑炭從窗戶裡瞧著石榴拉衛啞巴的手,又害怕,又羨慕。若是也有人像娘一樣疼他,該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