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學廚

小狗特別容易養熟,不過吠了三天,吃了陳家幾頓飯,小白就安生了,圍著陳家人轉悠,吃飯的時候都圍在石榴腳邊嗚嗚叫,將石榴吃剩下的骨頭都清乾淨,吃不完的都咬到自己碗裡,特別的勤儉。

日頭照得人流油,石榴彎著腰拿一塊炸的雞腿左右擺動,調戲樹下的小白,「吃肉還是吃青菜啊?吃青菜汪一聲,吃肉喵一聲。」

「汪汪汪……」小白眼歡快跳起來,這肉我笑納了。

只是它個頭小,怎麼樣都跳不到石榴手的位置,又被雞腿的香味兒引得口水直流,突然瞧見石榴高聳的肚子,靈機一動,直起身子將前腳搭在肚子上,想要順著爬上去搶肉。

陳大娘在屋裡瞧見了,扯了嗓子大吼,「死狗,作死呢。」隨手抓了掃把出來追著狗打。狗比較傻,被打了一般都不跑,著實挨了好幾掃把,被打得嗚嗚直叫,「汪汪……」,還沒吃上肉呢,這頓打挨的好不值。

教訓了狗,陳大娘又來教訓石榴,「你不長心呢,要是被狗傷了咋弄?好生在家裡呆著,我帶著你大嫂和二嫂去衛財主家的荷塘裡摘蓮蓬。」

石榴呵呵笑道:「摘蓮蓬?我也一起去吧。「

「你過去添亂呢?這熱的淌油,你要是熱暈了,我還不得先得去給找大夫,多耽誤事?」

石榴很想有個手機發條微博,常遇婆婆吐槽該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不過比石榴怨念更大的是楊花兒。陳大娘叫她去摘蓮蓬時,她就一肚子不情願,這熱天出去,熱死個人,還耽誤做繡活。如今石榴想去,陳大娘還怕熱了她,這不叫人更氣?楊花兒將草帽隨便往頭上一扣,用腳狠踢了蹲她前面的小白,垮了個籃子扯氣走了出去。

小白悶哼了一聲,無措地搖著尾巴。

陳大娘摸摸它被踢的地方,氣道:「這麼個死德性,好端端的踢狗做什麼?這狗招她惹她了,可是對我甩臉色?」

吳桂香連忙打圓場,「天熱,火氣旺,娘別氣。石榴,你好生在家呆著,我們半下午便回來了。若是無趣了,便讓人叫桃香過來跟你說話。」

石榴搖搖手,送了她們出門。她現在玩具多,不無聊。她們出門之後,她喊了黑炭過來。黑炭對下廚的熱情足,陳家裡不管哪個下廚他都盯著,搶了活幹,切菜刷鍋燒火,很是能幫上些忙,到得了陳大娘不少誇獎。

「一份佳餚,色香味需俱全,刀工火候都要到位,食材要鮮,調料要恰當,還要有獨門的秘方。缺一樣,都做不好廚子。我前些日子教你刀工,你找了機會要多練,每日一罈子藕丁不能少。刀工要苦練,調料卻需要巧放。今日教你調和各味調料。你先去給我做一份又甜又鹹又麻辣的東西來。」

陳三出來透透氣,聽到石榴的話,在心裡頭直搖頭,這甜的鹹的味道如何放在一起?這不是胡鬧?不過他剛從水深火熱之中解脫,好容易石榴放過了他,可不敢再撞在槍口上。他頭一縮,又退回屋中,全當自己什麼都沒聽見。

黑炭轉動了他的小眼珠,愣是想不出他吃過這樣奇異的東西,只是師傅說的,他卻不敢不聽。他進了灶房,為難地擺弄著面前的調味品,又不敢胡亂嘗試,怕糟蹋了太多東西,被陳大娘念叨。

石榴在屋外瞧著黑炭圍著灶台轉圈,樂呵笑了兩聲,又踢踢小白的肚子,「看什麼呢?那雞可不是給你吃的,要是咬了雞,你就完了。」

似乎聽懂了,小白遺憾收回對雞覬覦的眼神,趴石榴腳底下養神。今日烈日灼人,好幸還有絲風,石榴做竹椅上,蟬聲喧囂,她卻恍了神,不一會兒便熟睡了,等到醒來,就看到陳三在幫她打扇,有種不是是夢裡還是醒來的感覺。石榴揉揉眼,對他溫柔一笑。

睡眼迷離,姿容豐格,慵懶又風情,含著萬千的柔情,陳三覺得日光太烈,要將他眼灼傷,心灼熱。他用溫柔又帶了虔誠的聲音道:「可要去床上躺著?」

「呀,大才子不躲著我了?」石榴打趣道。

「你……」

「我什麼?還不快些使大點力氣,熱壞了你寶貝兒子咋辦?」石榴挺挺肚子。

陳三任命搖著扇子,心底裡懷疑自己剛可是被豬油蒙了心,覺得這娘子溫柔。

這時候天熱,在床上躺屍都冒汗,哪裡還敢使力氣?石榴看陳三滿頭大汗,就將他趕到屋中讀書去了。她又扯了嗓子喚黑炭,「我都睡了一覺,你還沒做好呢?」

黑炭猶猶豫豫將自己做的又甜又鹹又麻辣的東西端出來。石榴瞧著碗裡顏色怪異地茄子,連拿筷子的興趣都沒有,「我也不嘗了,消化不了。做菜不僅靠手,還要動點腦,茄子最是吸味,如何適合做怪味的東西?滿嘴的怪味,連個緩衝都沒有,叫人如何入喉?」

石榴看黑炭皺著眉頭琢磨,也不再訓他,而是說起了怪味豆的做法。「作法簡單,只是白糖、胡椒粉、番椒粉各放幾成才可口,需要你慢慢調配。今日也無事,你大可耗上一下午。別怕用多了材料,大娘也是同意你學廚的。」知道他心思重,石榴又補充道:「你若實在放不開,便記好賬,等以後你賺了銀子,一一還來便是。對了,你還不會記賬,這可真愁人。」

看了黑炭羞惱的神色,石榴哈哈大笑,「別這麼看我,讓我更想逗你了。好了,今日的先不記,等明日跟三哥學了寫字,再記也不遲。」

日頭曬到樹下,石榴回了屋中練字。

「趕快去多穿兩件衣服。看你糟蹋的東西,至少得脫一層皮才能讓大娘消氣。」石榴一邊吃著怪味花生,一邊笑瞇瞇道。

黑炭憑著不服輸的狠勁用了用光了米缸的花生以及陶罐裡的油鹽糖,等石榴這一提醒,他灶房門也不敢踏了,抬了眼,可憐兮兮瞧著石榴。

雖然他可憐的小模樣讓石榴心中不忍,但是她卻不打算幫他。這孩子都得嚴厲管著,要不然容易走歪路。石榴正色道:「別指望我給你兜著,這次我能兜,下次呢?你學別的菜,也讓我兜了?你也聽到了,我和大嫂桃香姐要去鎮上開舖子,你若做出的吃食還好,也可拿去鋪子裡賣,得的錢給你三成。」

「多謝石榴姐。」黑炭連忙謝道。

等陳大娘回來,他也不使出可憐的伎倆,而是認了錯,又道:「大娘,糟蹋的東西都記賬,等我以後長大了,一定付清。另外,石榴姐說我做的吃食賣了能得三成銀子,我將二成分給大娘。」

陳大娘進灶房一瞧灶房的調味都空了,頭頂火氣蒸騰,可是黑炭認了錯,她反倒不好意思發火了,這可憐孩子知道上進,糟蹋的東西又說要賠,可不能讓他吃虧。陳大娘連忙搖著說道:「她鋪子還沒開張,就到處散錢,可信不得。便是以後真分你錢,你自己拿著便是,分我做什麼?」

分二成給陳大娘,既是討好,也更是個保障,他是簽了賣身契的,本就該做活,便是不分銀子也是應當,若是花兒姐知道只怕還要說閒話。如今分了二成給陳大娘,以後楊花兒說的時候,也有個回護。

黑炭想的通透,說話自然誠懇。陳大娘看他實心實意,也不再推辭,道:「那我拿一成,其餘你自己收著,你陳大哥說不給你月俸,若是你能自己賺的銀子,以後出去了,也有個保障。」

石榴往灶房一瞧,沒看到陳大娘擼袖子,也就不多關注,轉而調戲衛啞巴。這淘氣孩子,天都黑了,還要帶了狗跟了陳大娘來陳家玩,衛財主也放心,就讓他一個小孩過來。

石榴招手喚衛啞巴上前,「過來摸摸你的小媳婦?」前兩日衛財主過來了,一進屋便說:「我們家啞巴說你們家將妹妹送給他了,你要真生個閨女,我就立馬來提親了。」這當然是笑話,當不得真。

衛啞巴看著自己的小手躍躍欲試,又有些害羞,石榴就坐著看他糾結,哪知道這孩子靈活,將手在她肚子上一摸,立刻跑回去了,大黑立刻跟他後面飛竄出門。

「哈哈。」石榴樂得大笑。

天氣熱,火氣旺,石榴欺負狗,又逗逗黑炭,有時候調戲一下過來小憩的衛啞巴,日子也算能熬得。

小白毛來到陳家三個月,黑炭能抄兩個小菜,衛啞巴學會寫自己的大名衛永中,紛紛迎來了以後的好夥伴陳家的大姑娘陳竹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