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娃奴

俗話說孩子見風長,自洗三宴之後,石榴便覺得蓮藕長大了許多,原先小鼻小眼跟小老鼠一般,眼總是半睜著。若是不舒服,只是哼哼唧唧,實在不痛快才大哭,等到滿月的時候,眉眼都張開了些,越發白嫩,眼睛能全睜開了,不睡的時候,能盯著一處瞧,只是也更能哭了。餓了拉了,一頓狂哭,吵得天翻地覆。

石榴是個新手媽媽,看孩子哭了,總有些手忙腳亂,明明是拉了,非要給她餵奶,讓陳大娘看著不過眼,揮手示意石榴讓到一邊,麻利解開小棉被,給孩子擦了屁屁。嬰兒喝奶,便便並不臭,只是石榴見了總要下意識用手捂鼻子,又要惹了陳大娘訓一頓:「做娘的沒個做娘的樣子,還窮講究個什麼?快些把這尿片拿去洗了。」

石榴很想說我有潔癖,不想手搓便便。只是再潔癖也潔癖不到孩子頭上了,只能拿起乾淨一角去洗了。穿越大神,能否快遞個紙尿褲過來?

看石榴躲閃的樣子,陳大娘又嫌棄道:「算了,算了,看你那樣子我就生氣。等我待會兒洗。」她雖然嘴裡不饒人,到底是疼惜石榴還小。

石榴槤忙歡喜道:「多謝娘。」

「別謝我,謝你自己,孩子生得早,統共就一個,我也有閒工夫伺候你娘兩,要是孩子多忙不過來,你就是再嫌棄也得自己洗著。」

石榴嘿嘿笑了兩聲,不用洗沾滿粑粑的尿片,真是可喜可賀。

「屎娃娃,快長大,娘親不想給你洗粑粑,知道了嗎?」石榴點著蓮藕的小鼻子,對著她說道。

蓮藕用黑油油的眼睛盯著石榴瞧,她還不會笑,看人都是目不轉睛,有時候能盯著瞧上小半個時辰,若是猛一瞧見,真有點兒毛骨悚然的。

石榴便感覺這小傢伙雖然不會說話,但是無處不在彰顯著自己的存在感。陳家老小全圍了她轉悠,陳老爹每日起床第一件事便是過來喊兩聲「曾孫女兒」,念叨著讓她快長大啊,曾祖父給她留了好東西吃。陳秀才用過早飯,先要給她背兩段詩才能出門。陳大陳二兩個伯伯出門都不忘給她帶東西,不管用不用得上。她那書獃子爹,每日恨不得圍了她打轉,便是去讀書了,一個時辰就要過來瞧一眼,生怕孩子不見了。

連白毛也知道家裡頭誰最重要了,原先總跟在石榴屁.股後面,可是蓮藕一出世,就自動守著蓮藕了。白毛六個月了,雙腿站起來有半人高,跑得嗖嗖快,在陳家生活的如魚得水,吃的都是石榴吃的肉骨頭,屋前屋後到處巡查。回來之後,就圍著蓮藕,將自己藏的碎布爛骨頭叼給她,石榴還時常瞧見白毛用嘴筒子去親蓮藕。白毛常洗澡,身上沒有跳蚤,石榴也不怕它傳病給蓮藕,任憑它們去玩耍。只是有次陳大娘瞧見了,一把把白毛給推一邊,又罵石榴沒攔著,最後還將狗給關起來,可憐小狗嗚嗚亂叫,不知道做錯了啥。下一次,它還過來啃蓮藕,只是知道避開陳大娘了,倒是蠻伶俐的。蓮藕不哭不鬧,隨它啃得滿臉口水,難得乖巧。

當然,她和陳大娘兩個才是被這孩子操縱得最厲害的。自洗三之後,孩子就住在了陳大娘那,據說陳大娘每晚上都要哄上半天才能將她哄睡,白日裡也圍在她身邊轉悠,哭一聲叫一聲,都不敢怠慢了。小屁孩兒就靠著小嗓子,將她奶奶使喚得團團轉,平添了好幾根白髮。

石榴自己呢,在產房煎熬了大半個月,才能落得上洗澡洗頭,身上都要長蟲了。為了餵奶,吃的都是發胖發奶的東西,還不能多放鹽,真是對身心的雙重摧殘,看著一日日做膘的自己,石榴有日就做了夢,有人給她頭上掛跟繩子,大喊道,「到你了,長得不錯,起碼三百斤肉。」這個夢之後,嚇得她都不敢多吃了,將陳大娘端來的高湯,都強迫陳三吃進肚子。只是不吃奶少了,蓮藕餓得哇哇哭,石榴又捨不得,只能坐看自己被宰。

家裡有個孩子,就像進入一個新紀元。紀元前日子舒適,卻平淡,紀元後,自然操勞又痛苦,但是充滿了驚喜。

最大的樂趣,自然是蓮藕每日的一點點小進步,長高長重了,能笑了,手能握拳了,頭能轉了,能咿咿呀呀亂叫了。有日陳秀才遞給她一支小毛筆,她抓著好幾秒,喜的他爺爺仰天大笑。自那以後,家裡人紛紛給她小東西,讓她抓,她若是高興,便去抓東西,不高興,就撓人,有時候都能撓出血跡。可是被撓的人一點兒不在意,還誇她,「蓮藕力氣真大。」

總之,一家人寵著,慣了這小姑娘一堆的毛病。石榴這個清醒的,若是說上一句兩句,便要被轟,陳大娘的口頭禪「你那狠心的娘……」一出,便讓石榴歇聲了。何況,石榴自己也愛女成狂,哪裡會真心責備小傢伙,當然全憑了她心意。

這日裡大半夜,石榴睡的迷迷糊糊,突然聽到蓮藕的哭聲,她用手推推旁邊的陳三,「我好像聽到孩子的哭聲了。」

「恩……好像是。」陳三連忙起身點燈,看石榴要起來,道:「你躺著,我去娘那裡瞧瞧。」

他還沒未出門,陳大娘便抱了孩子進屋,「石榴,快給她餵奶,孩子餓了。」

石榴槤忙將她接過來,解開衣服給她飯吃,聽她呼哧呼哧大聲吃奶聲,石榴拍拍她的小屁.股,「你個小混蛋,睡前讓你喝,你不喝。現在餓了吧?」

石榴不過佯打而已,就這樣陳大娘還給她解釋,「孩子現在長大了,吃的自然多。」

石榴心裡發笑,你奶奶就是個娃奴,被你折磨得夜不能睡,還捨不得怪你。她對陳大娘道:「娘,你回去睡吧,孩子就留在我這裡了。」

「你能行嗎?」陳大娘又不放心。

石榴笑道:「我有奶,怕什麼?」

你說的好有道理。陳大娘把把嘴,不知道說啥反駁,只能走了。

東廂裡,吳桂香也點起了燈,看陳大醒了,道:「我聽蓮藕的哭聲了。」

陳大連忙爬起來,「走,我們去瞧瞧。」

「聲音越來越近,娘怕是抱給石榴了。」

「想必孩子餓了,好了,睡吧。」

吳桂香吹熄了燈。

西廂裡,陳二要起來了點燈,楊花兒怒喝道:「你起來做什麼?」

「蓮藕哭了,我去瞧瞧。」

楊花兒氣道:「你個大老爺們,能瞧出個什麼?大半夜的吵死人了,這是要死呢?看你娘,成天就圍著這寶貝疙瘩,還以為是官家小姐呢。」

陳二不高興道:「花兒,別這麼說,這是我們侄女。等以後我們生了孩子,娘肯定也一樣看重。」

看陳二有些生氣了,楊花兒也不再說,只是不耐煩道:「好了,知道了,知道了。老娘一個人能生出孩子來啊?」

這孩子餓慘了,兩邊都吸空了才住口,石榴將她放一旁,繫好衣服,瞧見陳三站床邊上,不解道:「你快睡啊,站著做什麼?」

「我睡哪?」陳三指著床,無措問道。

「你剛才睡哪,現在就睡哪。別犯傻了,快些上來,要不然凍著了。」

陳三小心道:「我怕壓著她。」

「那你去娘屋裡把她的搖窩搬過來。」看陳三這樣就出門,石榴急忙喊住他,「快披件衣服,外面冷。」

陳三慌忙跑回來,抓了件褲子又跑了。這毛躁的樣子,哪像個孩子的爹?石榴歎氣道:「你奶說我跟你爹兩個都不像做爹娘的,可是說對了。」

小丫頭可不會回答,她抓著她娘一根手指頭,用眼認真打量著她,這個人,身上的氣味好熟悉。

石榴親親她的小拳頭,又道:「你爹怕你呢,都不敢跟你睡一起,小傢伙。」

「呀呀……」小傢伙突然興奮了,臉上露出笑,噗出一堆唾沫,全噴到石榴臉上。

石榴笑著道:「高興什麼?給你娘洗臉呢?」

陳大娘的屋子不遠,可陳三過了好一會兒才回來了。

「怎這麼久才回來?」

「娘跟我說了好些話,說剛忘了跟你說,讓晚上別熄燈。她喜歡人跟她玩,讓我們別睡死了。」

石榴打著哈氣道:「慣她這麼多臭毛病呢。這裡都要改新規矩。」

說著,她將孩子給陳三,讓他放在搖窩裡,只是一傢伙一離了奶源就覺得不安全,立刻大哭。大半夜的,石榴也懶得跟她鬥爭,對陳三道:「你去外邊睡,把她放最裡面吧。」

小傢伙被安置在最裡面,更高興了,嘴裡不斷吐著吐沫,不知道一個人在嘀咕個啥,石榴瞇著眼,打著哈氣道:「別說了,快些睡覺。」

陳三卻覺得新奇,抬出腦袋看小姑娘自己玩耍。

石榴拍了一下陳三的被子,道:「別這樣,漏風,好好睡。」

陳三失落躺好,耳朵卻豎起來聽她閨女說話。

石榴困到不行,直接入睡了,只是剛睡,蓮藕立刻放聲大哭,石榴被她的哭聲一驚,急忙道:「怎麼了?」

「她哭了。」陳三道。

石榴槤忙拍著她的背,蓮藕立刻好了,等石榴手停了,立刻又哭了。

如此兩三次,石榴徹底被弄醒了,對蓮藕道:「你個磨人精。」

「她要你跟她玩呢。」陳三在旁邊解釋。

石榴將小傢伙一移,放中間,「你父女兩好好玩,我還要睡覺呢。」

蓮藕用眼仔細盯著陳三,將他鼻子眼睛都看一遍,又要伸手去摸,只是她衣服穿得多,手又沒力氣,不能如願,便挪著身子往陳三那裡靠,陳三看明白了,緊挨著她,用臉去碰她的臉,小傢伙立刻噴他一臉,陳三樂得大笑,蓮藕也咯咯笑,石榴一個人安然在這背景中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