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缺錢

石榴第二天一大早被哇哇哭個不停的女兒給吵醒的。半睜著眼給她餵了奶,小傢伙卻還不老實,動彈個不停,石榴用雙手將她鎖緊,接著睡覺。可是,剛閉上眼,陳老爹就過來敲門,「蓮藕醒了吧?我帶她出去遛個彎。」

石榴歎口氣,大聲回道:「醒了,爺您稍微等會兒,我給她穿上衣服。」然後任命地起來給女兒穿上棉布內衣,然後用厚被子裹了襁褓,抱出去給陳老爹。

陳老爹高興地接過曾孫女,問石榴:「孩子吃過奶了吧?」

「吃了。天還沒黑就醒了。」

陳老爹可不覺得石榴在抱怨,自豪道:「這孩子精神。你回去再睡個回籠覺,我抱她出去了。」

石榴打著哈氣道:「太睏了,我是得回去睡一覺,爺,你明兒個也晚點起,這天兒多冷,呆被窩裡才舒服。別順著她,就讓她在屋裡呆著便是。」

陳老爹呵呵笑道:「嬰兒起得早長得快,你睡你的,她醒了,你就喊我。我年紀大了,沒你們年輕人那麼多覺。」

石榴還想再說這話沒根據,可惜陳老爹卻不耐煩跟她說,抱著孩子走了,嘴裡還道:「我們蓮藕真是乖孩子,起得早,睡得飽,過兩年就能長成大孩子,曾爺爺給你買糖吃。」

白毛歡快地跟在陳老爹身後,汪汪地附和兩聲。石榴瞧著他們幾個在熹微的晨光裡慢騰騰走著,那股睡意也沒了,突然湧起做頓好吃的衝動。說來,自從懷了孩子,被陳大娘勒令遠離廚房之後,她都好久沒正兒八經整頓大餐了。平日折騰黑炭的時候,也不過弄些小點心。

做點什麼好呢?石榴頓住片刻,突然有了個好主意。荷蓮一身寶,秋藕最補人,炸個藕夾,燉個藕湯,涼拌個藕片,再整個羊肉火鍋,就夠一大家子吃了。石榴回屋添了件衣裳,轉戰廚房。蓮藕切片,豬肉剁碎,手腳利落,不錯,基本功還在。

陳大娘過來弄早飯的時候,瞧見石榴在忙,笑道:「瞧我們蓮藕多能幹,把她娘給使喚起來了。」

大晚上不睡,一大早又要喝奶,還要出去玩,一大家子都隨她使壞,她若是能說話,還不更折騰人。不過這話石榴再不敢對陳大娘說了,要不然要招罵。年輕的父母耐性不足,反倒是老人,對孫輩一腔的熱情,真個顛倒了。石榴埋著頭努力切肉,剁碎,然後加雞蛋胡椒粉鹽調味。

「在做什麼呢?」陳大娘瞧石榴往藕中間塞肉,好奇問道。

「藕夾。塞了肉,然後用麵粉和一和,放油鍋裡炸一炸,脆口,不油膩,爺一定喜歡。」

「倒是個新鮮吃法,就是費油。那這羊肉呢?打算怎麼弄?」

「弄個火鍋好不好?」

陳大娘皺眉,道:「一大早弄這麼多,吃得下嗎?」

石榴愣了片刻,這個她真沒想到,就突然興起,想要弄頓大餐,給家裡人吃點新鮮又美味的。滿腔的壯志像淋了水的爆竹,難響。

瞧見石榴發愣,陳大娘發愁道:「都說生完孩子就犯傻,真是給說中了。羊肉別弄了,這個藕夾炸一下,其他的交給我。」

石榴默默地退開。

吃飯的時候,吳桂香問昨晚上孩子為什麼哭。

石榴道:「餓了,吵著要開飯。」

「噗嗤」,吳桂香忍不住發笑,「看你,還跟個孩子似的。看我們小蓮藕,都比你懂事。」說著,她將蓮藕從石榴懷裡接過來。小傢伙還不大會認人,誰抱都不哭,只是盯著人瞧。

吳桂香看她圓溜溜的眼睛看著自己,樣子乖巧,愛到不行,道:「瞧瞧我們姑娘,長的白淨又俊俏,可是迷死個人了。」

陳老爹連忙自豪道:「我早上看到馬媒婆,她瞧見蓮藕抱著捨不得放手,說她走遍十里八鄉的,就沒見過比這更好看的孩子。」

陳大娘也道:「是啊,是啊,隔壁村的王大嫂也說她長得好,看著不像二個月的,倒像是三四個月大的。」

接著就是一大波誇獎,都有三姑六婆為證,蓮藕若是能聽懂,怕是要喜上天,這絕對天生麗質難自棄啊。孩子娘也喜滋滋,這誇的也是她啊,都說這孩子模樣像她。她高興將一塊藕夾夾給陳老爹,「爺,您嘗嘗,我特意給您做的。」

「嗯,這是藕?裡面還有肉?不錯,不錯。」

「喜歡您就多嘗幾個,大嫂也嘗嘗。」石榴將孩子從吳桂香那裡抱過來。

吳桂香吃了一口,立刻道:「香酥可口,怪好吃的。」

石榴槤忙問道:「若是賣,可賣得出去?」

吳桂香想了下,道:「味道好,若是價錢不高,自是有人買的,只是加了肉,價錢難定,另外,也不知道冷了味道如何。」

「我瞧大嫂和弟妹一直沒開舖子,還以為你們忘了這茬,原來還惦記著呢。」楊花兒譏笑道。她心裡不忿一大家子圍了三房轉,連吳桂香都去捧石榴的臭腳,她楊花兒有手藝,可不自甘下賤。

楊花兒陰陽怪氣的,吳桂香知她心裡有些不平,便是她,瞧見長輩們心眼全放在三房,一開始都有些不適應,只是慢慢也能想開了,老人家重孩子,難免忽視了別個,她這麼大個人,難道還要跟個孩子爭長短?因為自己也是這麼過來的,吳桂香也能諒解楊花兒,對她難免有些遷就,笑道:「倒是沒忘,只是一是沒想到具體做什麼,二是三弟妹也抽不出空,只能都擱置了。如今,三弟妹便利了,也有些想法,再參合些時日,怕是要開張了。二弟妹可願意一起入一股?」

楊花兒傲氣道:「我每日繡活都做不完,哪有心思忙別的,我就不參合了,每月掙個三二兩的就夠了,大銀子留給大嫂和弟妹兩個賺了。」

這諷刺話難入耳,吳桂香便是再多的耐心,也不想回了。

陳大娘瞧老二媳婦一臉的酸樣子,開口要訓人,轉而看到蓮藕,又歇了聲。一碗水難端平,這些日子偏了三房的孩子,老二家怕是存了些怨氣。

用過飯,陳大娘偷偷摸摸進了西廂,給了楊花兒兩塊布料子。楊花兒一摸,立刻笑開了,這是絹花,兩匹怕是值個三兩銀子了。她忙笑道:「娘送來的真及時,我手裡的布料子剛用完。」

陳大娘虎著臉道:「可是高興了?你們三個我都一樣疼,可別再使小性子了。」

楊花兒有點好,便是見好就好,雖然兩匹布料子比不得三房得的那麼多好處,但是這也是實實在在的東西,她一時也知足,連忙道再也不吃酸了。

陳大娘雖然偷偷摸摸,但是兩匹布拿手裡難掩藏,別個也不是瞎子,肯定能瞧見。石榴自然不說什麼,蓮藕吃了用了陳大娘多少私房,光是銀鐲子就有好幾個,陳老爹還做了個二兩的銀項圈,因為太重,並沒有帶出來,也被收起來了。但是吳桂香免不得心裡有些不得味,都說會哭的孩子有糖吃,楊花兒那樣小性子的,倒是得了兩匹布,她這樣大方識體,什麼都得不到。

「歎什麼氣?」陳大問道。

「啊,沒什麼。」

陳大也沒多問,而是遞給她一張銀票,「這裡有100兩銀子,你收著。」

吳桂香吃了一驚,「怎麼給我這麼多銀子?」

「你們幾個不是要做生意嗎?你是大嫂大姐,又是牽頭的,自然多出些。」

不想陳大這麼支持自己做生意,吳桂香倒是有些緊張了,「若是我賠了可怎麼辦?」

陳大笑道:「賠了就賠了,我還叫你還回來不成?只是,以後可沒了。我這些年就存了這些點,全給了你。」

聽陳大這麼說,吳桂香心裡舒坦了。陳大娘或許一碗水端不平,但是陳大是個靠得住的,日子也過得。她笑道:「算我借你的,過兩年,還你兩百兩。」

「那我就等著娘子給我賺銀子了。」娘子是酸秀才說的,連陳秀才這正經秀才都不說,也就陳三這書獃子這樣稱呼。陳大稱吳桂香娘子,也是調笑。吳桂香也戲稱他「相公」,兩個一時十分美。雖是青天白日,但是難擋濃情蜜意,將門窗一鎖,力行好事。

後罩房裡,石榴在整理自己的財產。蓮藕睡著了,她行動十分小心,但是獨個兒小動靜地翻箱倒櫃的,很像是做賊一樣。她和吳桂香吳桃香合夥,各有長處,也沒什麼技術入股的說法了,本錢自然都要出了。石榴也不想讓她們姐妹佔大股,她想本金也添作三分。吳桃香有陪嫁銀子,吳桂香有陪嫁妝田,都有錢,可她是個沒錢人。石榴將自己所有的銀子都搜羅出來,數了數,不過二十兩。另外,還有蓮藕的銀鐲子銀項圈以及一個金錠,加起來倒是有一百多兩了。可是這些石榴不想動,她想給蓮藕做陪嫁呢。

石榴又搜了一遍,只摸出幾個銅板,她歎口氣,跑到書房去找陳三,伸出手道:「有銀子嗎?」

陳三連忙道:「都給你了,只有一兩,留著買紙筆的。」

石榴很想讓他交出來,只是瞧著陳三受驚的小模樣,也不想迫害他了,只能失望走了。回了屋,小淘氣醒了,哇哇要奶喝。石榴槤忙給她餵了奶,又換了尿布。小傢伙舒服地打了個呼,又要睡了。石榴怕她睡多了晚上不想睡,對著她臉上吹氣,將她弄醒,小傢伙不耐煩地哼哼,癟著嘴要哭。

石榴將她舉起來,跟她玩耍,「小淘氣,別不情願了,你要不乖,娘把給賣了,你不知道,娘缺錢缺的厲害,你父女兩個加一起不知道能值幾個子?」

「嘻嘻……」蓮藕給她娘一個無牙的笑容,叫嚷嚷的,不知道是說同意還是不同意。

她一叫,白毛也跟著叫,「哇哇……」

石榴好笑地踢踢狗:「你湊啥熱鬧?」

「旺旺。」我嗓子好,嚎兩聲不行?

逗狗遛娃,一點兒煩惱,立刻就散了。沒錢就沒錢吧,看到時候怎麼計算,便是少佔點股份也成吧。反正她閨女嫁妝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