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湊銀子

孩子鬧了一夜,公雞啼鳴的時候才入睡。石榴被她折騰得睡意早過了,大清早起來弄早餐,給一大家子賠罪。

老人們肯定不說什麼,大房兩個不在家,就楊花兒可能有點兒不爽。石榴去雞窩裡將昨晚上鬧得厲害的母雞捉了一隻宰了。楊花兒她嗜辣,石榴就弄了個辣子雞丁。又抓了大河送的魚一隻,做了剁椒魚頭。辣椒吃不完,陳大娘將新鮮朝天椒剁碎做成辣醬封在罈子裡,石榴足足挖了四鍋鏟出來,光聞著味就辣得直咳嗽。

楊花兒起來時拉著臉,到聞道滿院子飄香的辣味,立刻露出笑模樣,心裡道這老婆子今日可上道。她心裡高興,便想著去幫幫忙,還不忘跟陳二表功:「我去給你娘幫忙燒火。一大早就起來忙活,真是辛苦她老人家了。」

陳二憨笑道:「成,你去。娘心裡指不定多高興。」

楊花兒進了灶房,不妨瞧見石榴,倒是吃了一驚。

石榴笑著招呼她,「二嫂起來了,快些來嘗嘗這兩道菜。」

石榴這樣客氣,楊花兒自然也和氣,「辛苦弟妹了。難得你還想著我愛吃辣的。」

「給二嫂賠罪呢,昨晚上蓮藕調皮,驚了二嫂睡覺。」

楊花兒夾了好幾口雞丁進嘴,又特意挑了朝天椒嚼著,辣的脾胃舒暢,胃口好心情就好,心情好自然就好說話了。她笑道:「一大家子,弟妹說這個可見外了,孩子嘛,哪有那麼好。昨晚上蓮藕為啥哭呢?我睡得死,也沒顧得上去瞧瞧。」

「白日睡多了。」

石榴還在給孩子餵奶,不能吃辣的,而別個也不能吃這麼辣的,這兩盤菜算是給楊花兒量身定做的。楊花兒想到這頭,笑得越發真心,「這孩子就是這樣,吃喝拉撒,樣樣都得用心看顧著。我手裡正好有匹綢布,給蓮藕做件小衣裳,穿著軟和又漂亮,不知多好。」

「那我替蓮藕謝謝二嫂了。布料子就不用二嫂出了,我還存了塊好料子,就勞煩二嫂了。」

不用出料子,豈不是更美?楊花兒笑道:「一大家子,客氣什麼?」

陳大娘正打算起床,隱約聽到灶房的聲音,又看石榴沒睡到旁邊,又躲懶躺了回去。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了,昨日辛苦了大半夜,實在起不來。

吃過早飯,石榴困得抬不起頭了,陳大娘推了她進屋,「快睡一覺,要不然人熬不住。」

「成,那蓮藕就給娘看著了。」

正說著話,吳桂香回來了,興奮拉了石榴道:「就租那就家王記小食鋪,店主家急著要錢,真心想要盤下的人也不多,價錢怕是好商量。」

「這便好。辛苦大嫂了。」石榴笑道。

「不辛苦不辛苦,都是桃香能幹。我到鎮上到處瞎轉悠,也沒瞧中的地方,桃香一個人守在那鋪子周圍,將情況摸得一清二楚。」

桃香抿著嘴笑笑,並不居功。

石榴握著她兩的手笑道:「兩位姐姐都能幹,就我一個人在家裡偷懶呢。」桃香也比她大,叫姐姐並不算錯。

吳桂香瞧著石榴的黑色眼圈,笑道:「我看著,你倒是比我們兩個更憔悴。」

「別提了。」接著,石榴將蓮藕狠命抱怨了一通。

「孩子嘛。」吳桂香道。

只是一個詞道盡無數。

石榴歎口氣也不多說她那糟心女兒,而是聊起生意經,「我打算弄個豬油糖,做出來給你們嘗嘗。只是娘不讓糟蹋豬油,只能跟了桃香回去弄了。」

「成,我正好也給大姐幫幫忙。」桃香忙回道。

「那我們就都過去,一起幫忙,順便也做出些別的吃食,拿回去給我娘瞅瞅,看哪些合適。」

「這感情好。我困得打不起精神,等我睡過一覺再說。豬油糖要不少豬油,怕是要去屠戶家買個板油。還要白糖和麵粉。」

吳桂香桃香連忙讓石榴去睡,其餘的全交給她們。蓮藕正在屋裡咿咿呀呀的,桃香便道:「像是許久沒見到蓮藕,可是想她了。」

「可不是?我們一起去瞧瞧。」

吳桂香桃香相攜進屋瞧蓮藕。桃香將一塊小帕子塞到手裡,這是她無事特意給孩子做的,十分柔軟,蓮藕抓手裡,高興地唧唧叫,陳大娘連連誇她手藝好。

吳桂香也將一個鐲子戴她手上。陳大娘吃了一驚,連忙推辭,「這是做什麼,知道你這個伯母喜歡孩子,也不能總破費。」

吳桂香笑道:「可不是我買的,是我娘讓捎來的。」

陳大娘人情通透,立刻便猜測,吳大娘怕是謝她的,村裡多少人家許兒媳婦做生意,也是她心大,才準兒媳婦折騰。於是,陳大娘便道:「你娘一貫多禮,我明日要去鎮上,親自去謝她。家裡還有些鵝蛋,正好拿過去,也給你娘吃個新鮮。」

吳桂香知道陳大娘不佔人便宜,只是笑了笑,也不多說。

石榴足足睡了大半個時辰,睡得神清氣爽,才伸了懶腰起來,給蓮藕餵了奶,將她給陳大娘,打算回娘家,蓮藕卻咿咿呀呀要她抱,石榴正經跟她說道:「別搗亂,娘要去賺銀子,以後給你買花裙子。」

「得了吧,你們能不捨本就是菩薩保佑了。」陳大娘吐槽。她非常不看好石榴她們三個人的鋪子,只是看兩個兒媳婦沒掙錢的門路,她也不好攔著她們什麼事也不做。

「娘,咱兩騎驢看唱本,走著瞧,等明年,我保管給你做一件皮毛大衣。」

陳大娘搖搖頭,表示不相信,「得了吧,你都欠我幾件衣裳了,你說?」

好像是欠幾件?石榴趕忙溜了。

到了劉家,吳桂香桃香兩個正在煉豬油,滿院子飄香,野貓在屋頂虎視眈眈的。

桃香看了石榴,道:「看這灶台擦得發亮,怕是大姐的功勞。」

吳桂香插話道:「她就那講究,灶台不乾淨吃不下飯。」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大嫂啊。」石榴笑道。

「好了,別貧嘴了,快些說,該如何做?」吳桂香是個急性子,擼起袖子問道。

「不難,就是就豬油、麵粉、糖,大力氣攪拌,放點兒蔥花更香馥。今日裡我也不做,只是找到配方。剛煉出來的熱乎油不成,要凍的白色的豬油。」

桃香道:「櫥裡還些,先用著吧。大姐你自己拿啊。」

石榴有些猶豫,這便是沾了桃香便宜了。

桃香看石榴不動,自己去把油拿出來,「一點兒豬油算得什麼?大姐出嫁了,倒是跟家裡見外了。」

「先用著也成,不過要還回去,我們是長久做生意的,也不能讓你老吃虧。咱們也一直沒記賬,既然開始要盤鋪子了,便從今日起將花銷都一一記下。另外,也商量一下一人湊多少銀子。我先說,我手裡差不多能拿出120兩。」吳桂香道。

「大嫂真是富豪,我才20兩。」石榴道。

桃香也能拿出100兩,但是劉家要用銀子的地方也多,她也不敢全用來做生意,只道:「我也拿不出那麼多,才能出50兩。」

吳桂香點頭,「有多少出多少。我們再商量一下個人的分成。」

石榴和桃香兩個互相看看,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石榴先開口,「我想的是三人出一樣多的銀子,以後賺了銀子也平分。我差了銀子,看能不能找人借借。」

「我也是這個意思。咱們都要出力,分銀子的時候不好厚此薄彼。我算計了一下,盤下鋪子至少150兩,也不必翻修,賣東西的櫃面也只需要買了王家的舊貨,只是準備貨物需要費些銀子,若是銀子不夠,也先少販賣些試試水,等賺了銀子,先用在鋪子裡,等明年再分。節省些,180兩銀子是僅夠了的。咱們一人60兩,也能勉強支應起鋪子,兩位姐姐看我說的可行?」

何止可行,簡直十分行,不愧是做過生意的,比她有概念許多,也花心思琢磨了。石榴佩服地連連豎大拇指。

吳桂香對她們的情況也不是全不知的,能拿出多少也是估算了的,所以是打算佔了大頭的,可是看她們兩個主意一樣,也就歇了這心思,道:「二妹說的在理,那我便將銀子借與你們,等賺了你們再還我。」

桃香道:「我再找大山湊一湊,大姐借給石榴姐就是。」

「成,我再湊一湊,若是不夠了,就找大嫂借。」石榴道。雖這樣說,她心裡是不想跟吳桂香借的,借了銀子,免不得要低個頭。她還有些首飾,她戴的少,拿去換了錢,能換個十兩,再找陳大娘借個十兩,剩下的只能打蓮藕的主意了。

石榴忙了一下午,總算是試驗出豬油糖,吳桂香桃香嘗了都連連說好。

桃香連忙道:「細潤軟香的,老人小孩兒都愛,只是這東西油性大,不能多吃了。」

石榴笑道:「賣貴一些,用紙包一小塊,賣10文錢,肯定沒人多吃。」

「你這主意也不錯。」吳桂香笑道。

天也快黑了,石榴和吳桂香幫忙收拾了一下灶台,然後打道回府。

石榴一進屋,陳大娘便抱怨:「可是曉得回來了,孩子都找你好幾回了。」

「我估摸著您在家裡罵我呢,連打了好些個噴嚏。」石榴接過蓮藕,笑道。

「你倒會編排我。」

吳桂香看石榴跟陳大娘兩個逗趣忍不住發笑。石榴也覺得自己幼稚,每天都能婆婆吵架,這不是找虐嗎?你能吵過她嗎?

等進了屋,石榴小聲對陳大娘道:「娘,借我點銀子。我沒什麼私房錢,要做生意不夠。」

陳大娘不看好她們的生意,哪裡願意借銀子給她?她看了蓮藕面子,半晌才道:「只有五兩了。你要不?」

不想在陳大娘這裡打了折扣,石榴只能發愁地同意了。

陳大娘將銀子給了石榴,又道:「我給你的那錠金子你給我拿回來,這是給我孫女兒的。另外,她大姑奶大伯二伯曾爺爺給她的鐲子,也全拿給我保管。等蓮藕大了,我再給她。」

石榴睜大眼睛看著陳大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這是要絕了她賣蓮藕東西的路嗎?算了,石榴也不掙扎了,回屋將東西都給陳大娘,她本來就滿猶豫,就怕自己一個沒把住,真把孩子的東西都敗光了。陳大娘將東西拿了蓮藕這許多東西,也不存在自己這裡,免得以後有牽扯。她將東西在一個小匣子裡,用小鎖頭鎖了,又還給了石榴,只是鑰匙留自己身上,並不給石榴。

陳家人送的值錢東西都鎖了,至於陳老爹大山送的鐲子,如今也沒什麼負擔了,直接拿去賣了。加上她自己的所有首飾,差不多能湊個15兩。石榴不僅感歎,幸虧銀子保值,若不然她的首飾折價的厲害,連15兩都賣不到了。

只是,剩下的20兩可咋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