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貼紅紙

吳桂香前日裡沒在家,昨晚上就聽到孩子哭了大半宿,一大早見了石榴,連忙關切問道:「蓮藕怎麼了?我昨晚上聽到哭了許久。可是有哪裡不舒適?」

石榴苦惱道:「不知道,原在娘那裡不哭的,一到我這就哭鬧。」

吳桂香道:「怕是她離了住熟的地兒,心裡頭有些不安穩,受了些驚。你若是實在不放心,不如請大夫瞧瞧?」

「身子瞧著沒什麼問題。過兩日吧,若是再哭了,就請個大夫瞧瞧。」

看石榴愁的厲害,吳桂香握握她的手寬慰道:「別擔心,身子沒事變成,哭夜算不得大毛病,無非便是多費心思,你若是勞累,不如我晚上給你幫會兒忙。」

石榴感激地道:「多謝大嫂了,有娘幫著,也還好。」孩子晚上吵得厲害,擾了人睡覺,吳桂香不僅不抱怨,還提出幫忙,實在是通情達理的性子,倒弄得石榴越發不好意思,跟她好生道了歉。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快些回去睡吧。今日裡我跟桃香兩個去鎮上再跟王記的掌櫃談談價錢,你便在家裡歇著。」

雖然她過去了也幫不上忙,但是完全當甩手掌櫃也說不過去。石榴便道:「我也一起過去,雖說沒作用,好歹也添些勢。」

吳桂香忍俊不禁,「又不是打架,要人多勢眾的。我知你是不願佔便宜的性子,只是咱們三個長長久久合夥的,倒也不用這般小心。何況今日怕也定不下,你就在家裡安生歇著吧。」

被孩子鬧的腦子都僵了,倒是沒以前通透了。石榴也不再說,回屋睡了。等睡個一個時辰,精神好了,她便又琢磨著能做的吃食。

她們幾個一直忙著盤下鋪子,倒是沒有正經討論過鋪子裡到底賣些什麼。目前石榴做出來的有怪味花生,山楂糕,糖葫蘆,紅棗糕,紅薯條,桂花糕,豬油糖等。若是加上瓜子、花生等土物,也是能做生意的。只是,石榴還想要丸子、藕夾、鴨脖、鳳爪等熟食也加上。那到底是賣糕點,還是賣熟食呢?

這怕是要與她們仔細討論了。

籬笆院子裡陳老爹在用牛耕地,耕了小半個下午才停,石榴並不會用牛,就在門檻上看著,一邊曬曬太陽,倒是難得的清閒。陳老爹把地耕完,牽牛回棚歇息。他瞧見石榴坐在屋前門檻上發呆,笑呵呵道:「坐這裡做什麼?屋裡不陰涼些?」

石榴槤忙從陳老爹手裡接過牛繩,「爺耕完地了?我曬會兒太陽。」

陳老爹將繩子往外挪,並不給石榴,「這牛不溫順,有時候踢人,你別靠近。」

石榴撒手,她還蠻怕牛踢的。

陳老爹安置好牛,坐到石榴身邊,神秘兮兮道:「你別發愁,我可有好法子治好蓮藕哭夜的毛病。」

石榴配合地壓低聲音,「什麼法子?」

「貼紅紙。等橋上樹上一貼,過往的行人一念,立刻不哭。老三小時候也有這毛病,我在縣裡的橋上一貼,當晚上就好了。」陳老爹道。

石榴失笑,「寫什麼?天黃黃,地黃黃?」

「光這幾句哪行?天黃黃,地黃黃,我家有個夜啼郎,過路君子念一道,一覺困到大天光。靈著呢。」

老小孩,老小孩,都是要人哄的。瞧見陳老爹一本正經的樣子,石榴笑道:「爺的主意好,我這就叫陳三寫去。」

陳老爹得意地擺擺手,「不用不用,我已經讓你公公寫好了。我這便趕了牛車,咱們兩個貼去,從陳家村一直貼到縣衙。念的人越多,越有用。」

石榴在自己的臉面和哄陳老爹的決心上猶疑了一下,最後一拍大腿,道:「好,這便去。」陳老爹這麼大年紀,還為曾孫女操心,雖然出的騷主意,但是也是一片心,她為什麼就不能捨了臉面哄一哄老人家?

見石榴同意了,陳老爹立刻道:「你等著,我馬上就來。」接著腿腳麻利進了屋,不過片刻,他便拿著一大疊紅紙和一碗麵糊過來,遞到石榴手裡,「拿著啊,我去牽牛。咱爺倆趕著牛車去。」

石榴不會趕牛車,車是陳老爹趕的。老牛識途,這牛也是總跑鎮上的,只要拉著繩,它便自己能跑,倒是不用多費力。

到村頭,陳老爹指著一顆大槐樹,對石榴道:「快去貼兩張。」

石榴拿著麵糊和紅紙,猶猶豫豫過去了。有人說槐樹招鬼,這顆槐樹枝繁葉茂的,看著有些嚇人,她是從來不過來的。老天保佑,可別讓人瞧見。只是,老天在打盹,她還沒貼,春花就從旁邊的林子插了過來,肩上還扛著鋤頭,瞧見她拿漿糊和紅紙,立刻將鋤頭放地上,走過來笑著道:「在貼紅紙呢?可是孩子夜裡哭了?來,我給你念一遍。」

「呵呵」石榴尷尬笑道,「多謝春花嫂子了。」

「謝啥,我家大頭和小頭小時候都貼過,管用著呢。」春花連忙道。石榴一貼上,她立刻連念了好幾遍。

石榴想了想,好像她不識字,咋念的這麼準?村子人不識字的多,也沒人覺得有啥,石榴便直接問了出來。

「這還用認?我閉著都能背。村裡孩子大半都貼過,都是找你公公寫的,我連自己名兒都認不得,倒是認得這幾個字了,總瞧著,眼熟。」

「村裡的孩子大半都貼過?」這麼誇張嗎?

「當然。夜裡哭了,尿了,病得久了,都貼紅紙。你這個短,一瞧便是夜裡吵。老大一長串,那是孩子得了病,那個只能念一遍,免得染了晦氣。還有,你瞧這樹根下,若是有藥渣子,那是萬萬不能踩的,那是得了重病,孩子父母缺德,將藥渣給人踩,讓人帶走病氣,你一踩,就要大病一場。我當初嫁到村裡不知道這裡有藥渣子,踩了一回,過兩日就流了個孩子。」

︽⊙_⊙︽居然有這回事?她在村裡生活這麼多年,居然不知道這顆大槐樹底下這麼多故事呢。石榴仔細一瞧,果然看到藥渣子,而且樹上也有紙屑,像是被雨打後,有些紙都黏在了樹上。瞧到這些,石榴心裡牴觸的心思也沒了,這雖然是迷信,但也是習俗,不過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沒什麼丟臉的。她高興跟春花道了謝,爬上牛車,晃悠悠去了縣裡。

陳老爹一路指揮,貼到縣裡,一沓紙貼了一半。一到縣裡,陳老爹直接去了縣中間的橋,石榴剛拿出麵糊,立刻一堆人圍上來,「貼什麼的?貼什麼的?」

陳老爹拱拱手,「孩子夜裡哭。還請各位好心人幫忙念一念。」

「成,成,你們快貼。」

石榴一貼好,立刻便有人念,還念得十分齊整,像學堂理學生唸書一般,十分熱鬧。

只是片刻,便有兩個衙役過來了,將人都趕走,對石榴和陳老爹喝道:「別貼了,別貼了,你們這些人家,天天過來,將這碼頭橋弄得烏煙瘴氣的。」

石榴槤忙將麵糊收了準備走,她一直都是個良民,以前看見城管的車就繞路走,公家人,要是撞了你都是白撞的。

陳老爹卻偷偷給衙役兩個一人幾個銅板,彎著腰道:「還請官爺通融下,我們馬上就走。家裡孩子哭得厲害,實在是沒得法子。」

衙役將銅板在手裡墊墊,聽到聲響,臉上的惡聲惡氣都收了,只是不耐煩道:「你們這些沒見識的,貼個紅紙有啥用?快些走,今兒哥幾個都在鎮西頭,可別去尋晦氣。」說著,兩人提刀走了。

陳老爹連忙道:「一定不去。兩位官爺走好。」說完,駕了馬車準備走,看石榴還在發呆,笑道:「快呆著做什麼?咱們快去鎮東頭。」

石榴槤忙爬上車,又問陳老爹,「爺,他們是過來要銀子的?」

「也不全是。若是不給銀子,就趕人的。現在新來的縣令不讓人貼,原先的縣令倒不管。」

「那給錢的多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三兩個銅板,想必一般人家都捨得。他們衙役的也苦,一年到頭都在外面跑,也賺不到幾個銀子,還不如咱們莊稼人。」

陳老爹駕著車剛要走,有個人從橋上走下來,看石榴手上的紅紙,怒道:「你們這些人,孩子哭了,不做正經事,偏要整些旁門左道。你將那蠟燭弄亮些,睡前輕拍著著他,給他哼哼曲兒,不比這些旁門左道要好?」

「多謝大夫指點。」陳老爹連忙拱手謝道。

老頭兒冷哼一聲,也不搭理他們,逕自走了。

「身上全是藥味,怕是個老大夫呢,咱們可遇到高人了。」老頭兒一走,陳老爹便喜道。

石榴看這老者背影,笑道:「這倒有趣。只是我從前在家,一點兒不知道的。」

「不該知道的時候,自然不知道。該知道的時候,就知道了。」陳老爹笑呵呵道。

石榴也忍不住笑。她突然覺得心裡開闊。她對陳老爹道:「爺,多謝你。」

「謝我做啥?」

謝你哄我。陳老爹怕是看出她心裡發愁,特意帶她出來轉悠,哄著她。陳老爹不明說,石榴笑了笑,也不多說,只是放在心裡。陳家的人,對她都好。

貼完後,石榴和陳老爹趕到鎮西頭的王記,只是吳桂香她們都不在了。石榴拉著牛,在一旁躲著,陳老爹去鋪子裡瞧了瞧,又跟掌櫃的問了價。

「160兩銀子兩年,一年80兩?不成不成,太貴了。」陳老爹連連擺手,也不跟老闆多說就走了,免得讓老闆心思活了,壞了石榴她們的買賣。

陳老爹一邊駕著馬車,一邊道:「我瞧了,鋪子還成,掌櫃收拾的齊整,這時節還有客戶上門做買賣,想必平日生意不差。如不是她急著脫手,200兩肯定能賣得。」

「這是大嫂和桃香姐兩個千挑萬選的。我也覺得好,只是有些小了,擺不得幾樣東西。」

「是有些小。只是縣裡屋價貴,若是地方大了,費的銀子也多。」

等快要到村口,陳老爹從懷裡摸出五兩銀子給石榴:「你還要顧著孩子,怕是銀子緊手,我手裡還有些閒銀子,借你使使。」

陳老爹這麼大年紀,哪裡能拿他的銀子?石榴立刻推辭道:「這,爺,您留著慢慢使,我有銀子。」

陳老爹將銀子塞石榴手上,「你這傻孩子,給你你就拿著。你要是覺得過意不去,就多做那個豬油糖給我吃,那個我喜歡,香軟,不費牙。」

石榴一想將銀子收在兜裡。陳老爹特意幫她,她若不領受倒叫老人心裡不好受。等以後賺了銀子,翻倍還回來。還有陳三那裡不知從誰那裡借來了十兩銀子,以後也是要還的。這樣一想,頓覺壓力好大。還沒賺上,就欠下好多債務了。不行,得回家再想個好的吃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