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章 肉鬆餅

俗話說,壓力就是動力,石榴回了屋,又將回憶搜索一遍,倒是想出兩個前世老少咸宜的吃食,一個是肉鬆餅,一個是老婆餅。只是,這兩樣比起豬油糖之類明顯配方要複雜,她前世也不是糕點師傅,對這兩種糕點只是吃過,並不知道作法。肉鬆餅還好,吃一吃基本知道作法,其中的精髓肉鬆也是廚子有時候能用上的。石榴回屋摸索了一遍,將肉塊煮熟,撇油,收湯。接下來需要搗碎,這個是苦力活,石榴想了想,將肉塊切小一些,牽了牛過來放在磨裡面磨碎,然後在放到鍋中翻炒。最後一遍是擦鬆,拉長纖維,好使肉鬆更鬆軟。若是有料理機,倒是簡單。只是如今不能得,只能想別的招。

炒肉的香味濃,風一吹,飄滿整個陳家。

陳大娘在屋裡一邊做鞋,一邊跟蓮藕說話,「你娘在灶房裡不知道又在折騰個啥,給你喂個奶都慌忙火急的。聞著味兒倒是香,可別將櫥裡那點油鹽又折騰沒了。」

石榴抓了幾把筷子在鍋裡快速攪拌,將肉鬆絞鬆,足足折騰了一下午才弄好,累得手酸痛。最後做出來的成品,雖比不得現代機器弄出來的鬆軟,但是還是不錯的。她又用雞蛋麵粉,做出餅皮,將肉鬆包裹了,才算大功告成,然後裝了幾個給陳老爹送過去。

陳老爹瞧著半個拳頭大煎的金黃的肉鬆餅,以為這餅結實,心裡頭打怵,可別崩壞了他僅剩的幾顆牙。只是石榴一番孝心,也不推拒,小心翼翼下了口,哪裡知道,輕輕一咬便能咬動,裡面裹的東西,又香又軟,他連忙豎大拇指:「這個好,這個好,軟和。」

「爺喜歡就好。這幾個都給您留著。」

陳老爹連連擺手,「不用不用,給你爹娘拿去吃。我年紀大了,也不好多吃好的,免得腸胃造反。」

「我還留了些,這些給您慢慢吃,一日吃一個,再多吃些瓜果蔬菜,保證不礙事。」

「那成。」陳老爹笑納了石榴的慇勤。

還剩下兩個,石榴給陳大娘給拿了過去。

陳大娘早聞到味兒了,可是偷偷嚥了好幾回口水,現下又瞧著這餅金黃,更是有胃口,直接上來一口,將半個餅都進了口,這豪爽,將石榴嚇了一跳。

陳大娘喉嚨容量大,吞了半個也沒噎著,吃完砸吧嘴,有些意猶未盡,只是嘴裡卻道:「還成,就是糟蹋了好東西,這一口,不知道費了多少肉。我瞧你下午買了五斤肉,可別是全折騰沒了?」

石榴:「……」瞎說什麼大實話?

也不知道她做的不對還是選的肉不好,總之是特別費肉,五斤肉才弄出一斤的肉鬆。石榴記得肉鬆多是後腿肉做的,但是她去的時候只剩下裡脊肉了,只能將就著做了。

雖說被陳大娘打擊了一頓,但是石榴的積極性還是很高的,肉鬆配粥,直接吃,做成糕點,都適宜,相信有錢人家的老太太是很願意吃這個的,可以賣的豬油糖還貴,做成店裡的特色產品。想必吳桂香桃香兩個見到這個,肯定十分驚喜。

想著要給她們兩個大吃一驚,石榴還是想將老婆餅折騰出來。只是她連老婆餅的味道都忘了,只記得大概的樣子,金黃的,壓得比較薄,吃起來應該是香噴噴的,似乎撒了芝麻。年代太久遠,石榴想了許多,也只記得這麼多。她沮喪地搖搖頭,算了,最近腦子不好使,再多想怕也記不起來,說不定哪天它自己就跳出來了。

吳桂香天擦黑才回,一回來笑容滿面,也顧不得吃飯,拉了石榴便報喜,「那個老闆娘鬆了口,明日咱們就去簽契約,我跟桃香又壓了價錢,140兩銀子便成。」

石榴槤忙笑道:「還是你們能幹。說來,我也有個好消息跟大嫂說。」石榴將肉鬆給吳桂香嘗了。

「這個好,這個好。酥香濃郁,最適合老人家的胃口。」吳桂香連連讚歎道。

「好了,你們兩個可別堵在門口,光顧著高興,吃飯才是正經。」陳大娘道。

石榴和吳桂香兩個連忙入座。

看她們兩個說的火熱,楊花兒也有些心熱,笑著問道:「不知大嫂和弟妹在哪裡租的鋪面?」

「在菜市旁,賣粉面的王記那家。不知二弟妹可知道?」吳桂香答道。

「知道,倒是個好位置。想必以後能賺不少銀子。」楊花兒有些酸溜溜的說道。

「借二弟妹吉言了。賺銀子不敢說,但是能找了活幹,不成日裡無所事事。」吳桂香客套道。

「大嫂這麼客套做什麼?以後賺了銀子,可別忘了我。到時候分個一成兩成,有財一起發。」楊花兒連忙笑道。

哪有那麼好的事,你現在不出錢不出力,賺了銀子給你分成?吳桂香也不想慣她的毛病,直言道:「二弟妹每月賺得不少,哪裡在意我們賺的這些個銀子。不過,弟妹若是看重我們的鋪子,不如一起合夥兒?」

楊花兒連忙推辭,「我怕是幫不上什麼。」

石榴也正色道:「二嫂看不上,那也罷。不過到時候便不好分你乾股了。總歸是我們辛苦的,賺了賠了,與旁人不相干。」

她將話說的這樣直白,弄得楊花兒臉色掛不住。她吞了氣,又問道:「只是那王記好生生的,怎麼把鋪子給盤了?」

好好的鋪子,脫手轉賣,總是銀子不稱手,石榴下意識沒問,如今楊花兒問出口,她不免提了心。

這個也沒什麼好瞞的。吳桂香歎了口氣,道:「說來也是運道不好,那王家掌櫃的男人,前些日子在外面收貨,走山路的時候不小心摔了腿,傷得很是厲害,花了許多銀子,掌櫃的將鋪子轉手,好給她男人治腿。」

楊花兒驚訝地「啊」一聲,又道:「既是人家的救命錢,大嫂何必壓價太狠,若是耽誤了救治,可不是害人?」

這話說的刁鑽,像個不諳世事的天真少女才能說的,可是楊花兒多精明一個人,說這話,怕是見不得她們弄得紅火,故意磕磣人的。

石榴年紀輕,雖心裡頭氣憤,卻不知道說什麼反駁。這事總歸不好說,別人家裡遭難固然可憐,可是你若是打算做生意,自然是求個實惠。她們幾個又不是有錢的主兒,當然是越便宜越好。

吳桂香卻沒有這些良心上的拷問,她笑著看了楊花兒,道:「二弟妹做的繡活兒,每件都要從繡坊的大娘那裡拿個三五兩,她家裡獨子最近生了重病,花了許多銀兩,她從錢莊裡借了銀子才給女工發工錢,二弟妹何不將繡活兒免費給她,也好解她燃眉之急?」

楊花兒乾笑兩聲,她與那繡坊大娘非親非故,憑啥子要將辛苦做的繡活兒白送與她?只是這話不好說不口,若不然便是打了自己的臉。

她們三個別苗頭,桌子上也沒的聲響,倒是讓氣氛十分僵。

「吃飯,吃飯,飯都塞不了你們的嘴。」陳大娘大聲嚷道。

三人連忙用飯。不管私下怎麼鬧,在長輩面前,卻不能做出無理的事來。

用過飯,石榴去找吳桂香,又問了些別的情況,到最後有些欲言又止。

「想說什麼,直說了便是。」吳桂香好笑地看了石榴一眼,道。

石榴猶豫道:「那掌櫃的,她當家,腿還有治?」

「自是能治好,才將家底都掏空了治。你也覺得我心狠,非要死命了壓她價錢?」

石榴槤忙擺手,「大嫂可別將我說的這麼無知,咱們做生意,自然是越低價越好。我們若是不買,難道別人家買的時候便不壓價了?我只是想著,咱們也什麼能幫上那掌櫃的。她盤出了鋪子,當家的又摔了腿,只怕以後日子艱難。我想著,那掌櫃的,手裡還是有些渠道拿貨物,不如我們就讓她在即店舖裡寄賣,也不從中要提成。」

聽石榴這麼好,吳桂香臉上才好看些,總算是不傻的,若要石榴真說出別壓價的話,她只怕都不敢跟她做生意了。

「你這主意好,咱們不該吃虧的時候不吃虧,但是能幫的得上的地方,也不推辭。明日簽了契約,我們與她再說,免得她誤會我們的用心。」

「多謝大嫂了。」石榴立刻笑道。

「你謝什麼?難道在你眼裡,你大嫂我便是這麼不講情面的人?」吳桂香笑道。

「大嫂知情達理,我自然知曉。只是,大嫂怕是早想到了這些,我卻要來獻醜,大嫂又不說破,我謝的是大嫂存了我面子。」石榴答道。

吳桂香笑了笑,沒說什麼。她原想的是收兩個銅板意思意思,可是石榴說了不收,她也不為幾個銅板與她爭辯。雖然,這樣容易壞了規矩,也容易讓那掌櫃的得寸進尺,但是總是她們三個的融洽重要些。吳桂香瞧了瞧外面,對石榴道:「好了,不早了。快些回去歇息吧。聽說你們今兒去鎮上貼紅紙了,想必蓮藕今晚兒能乖巧些。」

「盼著有些用處吧。若不然我今兒可是要動手了。」石榴笑道。

吳桂香也調笑道:「那你可得避著娘些,要不然挨打的是誰還說不定呢。」

石榴回了屋,給孩子換了衣服,將燈點的亮堂堂的,又輕拍著她,輕輕哼著《寶貝》。

「我的寶貝寶貝,給你一點甜甜,讓你整夜都好眠……」

不一會兒,這淘氣居然睡了。

石榴恨不得給那老者豎個長生牌坊,真是太有效了。想來她雖小,但是對外界還是有所覺,離了慣常住的地方,心中不安才哭鬧。她一味對她嚴苛,隨著她哭鬧,真是太狠心。

「娘親的寶貝,以後再不這樣了。」石榴將孩子安放在搖窩裡輕聲道。小傢伙略微抬了抬手,又呼呼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