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章 熱火朝天忙鋪子

如今孩子安穩了,鋪子又正是緊張籌備的時候,石榴自然鼓足勁兒籌備著。她這裡是產品線,十足重要的。昨日將肉鬆弄出來,石榴又想出一個大系出來,那便是各種醬料。老乾媽芝麻醬花生醬沙拉醬辣椒醬豆腐乳,用玻璃瓶裝著,擺在廚房,不僅好看又實用,都是廚子居家旅行的必備品。

這時代也不是全無醬料的,例如辣椒醬,陳大娘常備了,用鹽醃一醃,裝在罈子裡,若是要用來,瓦一勺子,不知多方便。腐乳,也偶有所見,只是許多人並不愛這味。至於其他的醬料,便見得少了。這正是大展宏圖的時候。這些年風調雨順,一般人家都能吃飽肚子。暖飽就有追求,自然不吝嗇花兩個銅板兒吃點兒更好的。老乾媽豆瓣醬這些炒菜利器,想必能賣得不錯。除此之外,弄點兒花生醬,給老太太添個味兒,也是不錯的。

石榴將自己想法跟吳桂香一說,吳桂香立刻舉手贊同,「弟妹想法多,便按你想的做,你想一樣做出點兒,我再去找木匠,做出木頭罐子裝著,到時候不管賣得好不好,也算是店中一景。」

「也不用專門去找木匠,我二弟便是學這個的,托他先做兩個,也省些費用。」

吳桂香想著石榴出的60兩,怕也是東拼西湊的,不好再叫她多出,也就同意了,不說些什麼付錢的話。

石榴也不忙著做醬,而是去潘木匠那裡找大石。

大石聽了石榴的,好奇問道:「大姐要三寸長竹筒一樣的木頭罐子做什麼?」

「放些醬料,所以內壁要磨得光滑,木頭也不能見水就爛。另外,若是能在外壁雕刻些別緻的花紋更好了。」

「那到底雕什麼?」

想了一下,石榴問道:「不知道桃花、桂花和石榴花可好雕刻?」

大石搖搖頭,「我功夫沒學到家,怕是不會,不知我師父會不會。」

「那邊算了,免得麻煩了。你先把木頭罐子做好,花紋到時再說。」

大石點頭,又問:「不知姐姐什麼時候要?」

店舖沒個十天半個月也不能開張,石榴便道:「半個月吧。你也不必著急,循著空做,別耽誤了自己的活。」

「我師傅剛做完一樁活,正預備著歇息兩日,倒是有時候。」

「那我正趕上了。」石榴也不跟大河客氣,囑咐他既然有空,便早點兒弄出來。

石榴回了家,便擼起袖子去灶房忙活了。吳桂香也是麻利,將花生黃豆朝天椒油鹽都預備了,見了石榴,笑道:「回來了。我預備了些東西,你看還差什麼?」

石榴翻了翻,道:「還差些瘦牛肉,大蒜,酒,花椒,桂皮,鹽怕是不夠。」

「別的還好,牛不能隨便宰殺,傷病的才能吃,要碰運氣,這一兩天怕是難買。」

「這倒不打緊,豆子也要發酵,一兩日怕是做不好,只能做些準備。」石榴說著,去書房拿紙筆,記下需要做的準備,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的。豆瓣醬還好,老乾媽確是配方保密,還需要多回憶一番。

吳桂香看石榴嘴裡唸唸叨叨,笑道:「不知弟妹腦子是怎麼做的,裝了這許多新奇的吃食。莫不是前輩子便是個廚子,做的菜兒隔了一輩還沒忘乾淨?」

這話雖然不全中,但也中了七八成,石榴卻不驚慌,笑嘻嘻道:「想來我不止前世,生生世世都是個廚子,只要想到吃的,便有無數個主意。」

「那也不稀奇,也有那十三歲做宰相,七歲能詠詩的人。想來,天生便是吃這一碗飯的。」

看吳桂香正經的樣子,石榴呵呵笑道,「大嫂說笑了,我跟這些大人物,可萬萬比不得。只是我好吃,在娘家成日琢磨著吃的,跟村裡的老人問經,也常去飯館後廚裡偷師,最近還翻了《食經》,倒是收穫頗豐。」

雖石榴嘻嘻哈哈,全不在意的樣子,吳桂香心中卻慎重,前朝的黃道婆傳與人織布的技巧,如今大江南北多少婦女感念她恩德,莫非這個弟妹也非尋常人?雖這年頭一閃而過,吳桂香轉而也笑自己想得多,但是以後但凡石榴說要做什麼,不管能不能賣上銀子,她從不反對。

過了一會兒,桃香過來了,石榴停下來,與她們一起商議鋪子叫什麼。這問題壓了許久,石榴想了不少回,便先道:「我們賣的是雜七雜八的吃食,不如便叫雜食鋪子如何?」

然吳桂香桃香兩人聽了,卻並不覺得心動,桃香猶疑道:「是個好名字,只是總覺得該是更氣魄的。我也想了個,叫『三味齋』,味說的是飲食,而三指的是我們三人,你們看如何?」

「太過雅致。倒是適合飯莊。」吳桂香搖頭,又道,「我想了個,叫百花莊,想的是我們名字都帶花,現在看,倒是太俗氣。」

都取了名字,這明顯是誰也不服誰了,石榴便提議,「我想著,雅也好,俗也好,我們自己覺著好變成。不如三個鋪命各取一個字。你們看如何?」

吳桂香連連點頭,「是這個理,便是我們取得再好,還有更好的,自己覺得滿意便成。不如就叫三百鋪子如何?」說完,看了桃香和石榴道。

石榴搖頭,「三百鋪子沒甚意義,不如叫三百味,顯示我們賣得東西多。」

「這個好,這個好,朗朗上口,又意義非凡。」吳桂香連連讚道。

桃香冷靜些,雖不至於拍手稱快,但是連連點頭,顯示對這名字十分贊同。

既然名字選好了,便要請人做牌匾。

過了十日,大石的罐子也做好了,用的不是木頭,而是竹子。

「我師傅說,木頭罐子做起來麻煩,你們若是以後做得多,肯定不實用,不如用竹子,簡單,稍稍磨一下便能用。我先拿過來給你瞧瞧,看可還能用?」

竹罐握在手裡光滑,青皮和內膜都削了,只是打磨了一下,若是外部塗漆擦桐油,肯定也好看。

「薑還是老的辣,你師傅說的在理,用竹子卻要實用許多。我們商舖叫三百味,還要麻煩你在這上面刻上這幾個字了,另外雕三朵簡單的花。」

大石猶豫道:「我學的不精,只怕雕的不好看。姐不如請了專門雕花的師傅,或托我師傅雕一雕。他雖比不得專門的木雕師傅,也是不差的。」

石榴想了想,道:「也不必多好,便勞煩你師傅動動手。我讓大嫂跟你一起去,我們以後怕是要做不少,就全交給潘木匠了,現在過去談好價錢。」

石榴喊了吳桂香過來,將事與她一說,吳桂香立刻跟了大石一起去,過了小半刻回來了,跟石榴道:「潘木匠是個好的,將這活兒全交給大石了,賺多賺少全是他自己的,還跟我保證一定讓大石雕好。」

石榴也點頭。這竹罐磨得細,大石怕是跟他師傅學了些,又將雕花的手藝教他,可見是不藏私的。潘木匠無兒無女的,想來是想著讓大石托衣缽了。

吳桂香又低了聲,神秘道:「我聽說前段日子,有一對母女到我們村來找潘木匠,那時候潘木匠帶了大石去了外地,那女人便走了。現在潘木匠回來了,不知道那女人還過不過來。」說完,看著石榴,倒有些替她擔憂的樣子。

石榴笑道:「過來便過來吧。大石是潘木匠的徒弟,若是他家裡有人,大石跟了一起孝敬,若是沒有,更孝敬他師傅便是了。」大石也沒想過繼承潘木匠的家產,管他老家裡有沒有人。

老乾媽弄好了,味道比起前世暢銷海內外的老乾媽要差,但是晚上石榴用它炒菜,碟盞空空,想來也不算太差。豆瓣醬還放在陶罐裡醃製,還要幾天才能好。

石榴騰出手來做丸子。香菇丸,魚丸,撒尿牛肉丸,肉丸,炸著吃,放火鍋裡,想著流口水。不過,做起來要人命。剁肉,打肉,過程十分費體力。石榴將吳桂香桃香兩個都拉來一起幹活,三個人累到虛脫。

吳桂香一隻手輕輕捏著酸痛的胳膊,道:「看來以後若是生意好了,怕是要請個力大的男人。」

「請什麼人,多費銀子,咱們不是都有男人嗎?」石榴笑道。

這話石榴說最沒什麼信服力,陳大和大山都有把力氣,陳三一個無力的書生,怕也不比她們好上多少。

石榴看她們兩個不發表意見,笑道:「你們可別不相信,我保管叫陳三剩下的肉都弄好。」她最近又找到對付陳三的新招,那就是抱著孩子哭。昨日裡蓮藕睡的香,她想到前兩日對孩子太嚴厲,讓她哭得臉紅脖子粗,抱著她後悔得流眼淚,陳三看見了,急的手足無措,一晚上對她百依百順。想來,若叫他每日剁上一點肉,不至於胳膊舉不起來,又能常鍛煉,怕是不會拒絕了。

說做就做,石榴回屋將陳三叫了過來。

吳桂香桃香看著陳三頭戴方巾身披長袍,一副書生打扮,卻要挽起袖子做個屠戶,不禁相視而笑。吳桂香還好,一個家中,她也能看出苗頭,陳二跟陳三兩個對了娘子都是言聽計從的。

桃香心中羨慕,石榴在家中得三個弟弟敬重,嫁了人也能指派她男人。想到這,桃香不禁臉一紅,大山雖不什麼都聽她的,但是有擔當,對她也是再好不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