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章 兩小兒鬧矛盾

衛財主要外出,想將孩子寄養在陳家。他怕衛啞巴不高興,猶豫道:「兒子,爹要出去賺銀子,你去陳秀才家裡住兩日,可成?」說來衛家也是有宗族的,只是這些個族裡的婦人當初亂傳瞎話,逼死了衛啞巴的娘,衛財主就不放心將兒子交給他們,怕她們將啞巴養沒了,好圖謀了他的家產。衛啞巴也有外家,衛財主更不放心,每回衛啞巴回外家一趟,就上半個月不搭理他。反倒是陳家,跟他一貫交好,陳秀才又是衛啞巴的先生,更得他信任,出去了寧願將衛啞巴托付過來。

他話音剛落,衛啞巴立刻跑到自己屋裡將鋪蓋捲一捲,提著褲子對衛財主道:「拿著。」然後他自己奔陳家而去了。

「……」衛財主拿著鋪蓋,不知道說啥了。兒子這樣胳膊肘往外拐,衛財主心裡雜陳,這孩子一個人寂寞,喜歡別人家熱鬧。只是,他若是娶了婆娘,又怕委屈了衛啞巴。算了,還是讓他多親近陳家,那是家風好的人家。只是鋪蓋不能拿,拿了不是逼迫人家同意嗎?

石榴正在灶房裡忙活,衛啞巴跑進來,見她咧著嘴笑,卻不說話。石榴摸摸他的腦袋,道:「啞巴過來了。快嘗嘗這丸子。」

衛財主是個沒原則的,什麼海珍海味,再貴了都能買來哄兒子,石榴很相信衛啞巴的評鑒能力。

丸子裡面發燙,衛啞巴吃得直刺溜,但是他卻不怕燙地又塞一個進嘴,連說了兩個好。

衛啞巴一張嘴叼著,若他覺著不差,便是真不差了。石榴放心了。她還忙,沒空招待他,就道:「櫥裡還有些吃的,你找找,吃飽了就去找黑炭玩。」

一聽還有吃的,衛啞巴眼睛一亮,連忙打開櫥,見裡面滿滿的新奇東西,驚訝地長大了嘴。他倒是講究,拿了筷子和碗吃,不像別個小孩兒若是要吃,直接上手。

衛財主胖走得慢,不如瘦猴兒一樣的兒子竄得快,衛啞巴到了好一會兒他才進屋。陳大娘瞧看他父子先後過來了,笑道:「這大下午的,你們父子兩個過來,可是有什麼要緊事?「

衛財主拱手客氣道:「是有件事又要麻煩老哥老姐了。我要去隔壁府州一趟,想把啞巴托給老姐照料些時日。」

陳大娘想都沒想便道:「客氣什麼?他這麼大,又不用人手把手照顧,不過多添一雙筷子的事。」

陳秀才自然也滿口答應,反正孩子過來吃喝也不歸他管。

「多謝老哥老姐了。」衛財主感激道。

灶房裡,石榴笑著看衛啞巴一邊摸肚子一邊往嘴裡塞,「好了好了,別吃了,這些都是飽肚子的東西,又難消化,再吃今晚上該睡不著了。」

衛啞巴心裡頭捨不得這麼多好吃的,可是石榴一說,他立刻停了嘴,他可怕石榴不喜歡他。

「你去找黑炭玩吧,他今日裡剛跟陳大一起從外地回來,想必帶了些好玩的東西回來。」陳大這回去了一趟中原,帶了皮毛和棉衣過去,又販了些藥材回來,另外,給家裡人捎來了婆羅果大棗核桃。他只靠一隻驢子拉貨物,走的是小商,來回不過賺個百八十兩,於大商販,不過九牛一毛,但是對普通的人家,可是一筆好收入。

衛啞巴搖頭,他不喜歡黑炭。他指指灶房門口,然後蹲那裡看石榴忙活。

這灶房裡煙熏火燎的,石榴就不懂,啞巴一個淘氣孩子有什麼喜歡的。她又道:「你去看看蓮藕,若是她睡著,就把她喚起來,免得晚上睡不著。」

衛啞巴立刻跑去陳大娘那裡,他剛才看見蓮藕在那裡睡覺。

蓮藕已經醒了,在搖椅跟衛財主咿咿呀呀說話,陳大也在一旁附和,不知三人怎麼能聊到一塊。衛啞巴看見蓮藕,驚喜地大叫一聲,要過去抱,被陳大一把攔住了,「你可抱不住她,她胖著呢。」

衛啞巴不情願的抿著嘴,明明讓他過來照看蓮藕的,為啥就不讓他抱了?

衛財主拍拍他的腦袋,道:「天快黑了,回去吧。」

衛啞巴摸著腦袋不讓他爹敲,「你回去,我睡這。」

□□兒子不動,衛財主覺著丟臉,虎著臉道,「我還沒外出呢,你咋就這麼著急住別人家。快跟我回去。」

衛啞巴不怕他,將臉撇到一邊,賭氣道,「不回去。」

這對父子是歡喜冤家,陳大娘連忙勸道:「可別再為難孩子了,就讓他先過來住,也有個適應不是?」

衛財主有了台階,連忙道:「還是老姐有見識,那我這就回去收拾一下,將他被子衣服拿過來。」

「拿兩件衣服便是,被子我家裡都有。」

「他臭講究呢。」

陳大娘便不多說。

今兒陳大剛回來,石榴特意將晚飯整治得豐盛,弄了個紅燒獅子頭、醬燒雞、松子魚等特色菜,另外配兩個青菜。

「還是家裡頭舒坦啊。」陳大吃著飯,感慨道。

「那你還老往外跑。」陳大娘沒好氣地道。

陳大好脾氣道:「老呆在家裡,覺得人都生銹了。」

「娘,可別責怪大哥,他也是為了家裡活絡些。」楊花兒連忙道。她這次得了陳大兩匹好布,能值個四五兩,自然會做人了,連忙替陳大解圍,看陳大娘不說話了,楊花兒又問陳大,「大哥喜歡到處跑,咋不跟著大嫂娘家的兄弟一起做生意?」據說吳家大兄弟,就在雲州府做買賣,一年能掙個上千兩呢,若是陳大能賺個一半,二房也能跟著吃香的喝辣的,她也不用每日裡費眼做什麼針線了。

聽了這話,吳桂香臉色發沉,我男人我娘家人做什麼,還要你管著不成?

不過陳大卻好聲氣地跟楊花兒解釋:「做生意賺得多,倒也冒險,我沒舅兄那個才幹,怕會賠個底朝天。但是帶一點東西去販賣,賺得少,但是也不怕賠本,就算販賣不出去,給自己家裡用也成。」

石榴怕楊花兒再說什麼惹毛了吳桂香,連忙插話,「大哥說的在理,我還有件事要求大哥,大河那臭小子,非要鬧著跟大哥一起學本事,大哥若是不嫌棄,拿他當個小廝使喚。」

陳大笑道:「我可沒什麼本事,大河若是要是學本事,不如跟著啞巴爹一起。正好這兩日啞巴爹要出去,你看他方不方便帶著大河一起。」

聽到他名字,衛啞巴抬起頭,一看是說他爹的,立刻又低下頭咬雞腿。

「那好,我便明日問問衛財主。大哥一路上可見著什麼好玩的事了?」石榴道。陳大這個樣子,明顯是喜歡旅遊的,閒不住腳,又怕對家裡不好交代,才順帶著做做生意。

陳大連忙笑呵呵說起自己的見聞,「我到北地見那裡的人平日裡都吃炊餅和面,不吃米,長的也高壯,說話嗓門大。」

石榴推測,莫不是到了山東?她忙問道:「吃蔥和蒜嗎?」

「弟妹可真奇了,生吃蔥蒜。不過他們的蔥比我們這裡長的大,味兒也足,我還特意帶了種子回來。」

吳桂香好奇問道:「弟妹咋知道的?」

「潘木匠便是吃這些,我便胡亂猜測了一番。」石榴道。從安徽到山東,陳大前後差不多用了一個月,潘木匠卻不知為何,一個人從那麼遠跑這來了?

用過飯,陳大娘問衛啞巴鋪蓋放哪裡。衛財主疼孩子,天黑前將衛啞巴的東西都送過來了。

衛啞巴指著後罩房裡陳三的書房。

陳大娘道:「成,我給你鋪床,你跟黑炭一起去搓澡。」

黑炭拉著衛啞巴,熱切道:「你咋不跟我一起睡?我這次帶了好東西回來,你要不要看看?」

他們上次鬧了一頓,總有些別彆扭扭的。只是衛啞巴說話不利索,也沒多少人願意跟他玩,黑炭是個長工,跟他玩的更少,兩個人雖然有心結了,但是還是能玩到一起。

衛啞巴豎起三根手指頭,擺擺頭:「三個人,擠。」

「那你跟我去看我的東西。大爺給我買了兩個木頭娃娃,給你瞧瞧。」

衛啞巴得意道:「我有,五個。」

黑炭卻不服輸,「我的跟你不一樣,是濰縣產的,那裡還產紙鳶,大爺給蓮藕買了兩個,你若是要看,就去三嫂那裡瞧。」

黑炭興奮地將自己的娃娃給衛啞巴觀摩,「你看,扯一扯手頭的兩根線,手腳還能動,是不是把你的比下去了?」這還是他第一次得了這麼好的東西,恨不得讓所有人都誇讚。

衛啞巴卻不喜歡黑炭的炫耀。他不服氣地撮著嘴,卻不知說啥爭回面子。突然他在擺放娃娃的桌子上看到自己丟棄的硯台和毛筆,立刻指著黑炭道:「我的,你,偷的。」

這副文房四寶是衛啞巴最珍惜的東西,一有空就拿著它寫字。他眼裡噙著淚,憤怒道:「你胡說。這是秀才老爹送我的。」

「我丟的。」衛啞巴昂著頭,得意道。他不要的東西,黑炭拿來用,就算是他有能動的娃娃,又有什麼了不起?衛啞巴自覺勝了一籌,可以安心入睡了,留下一句「我睡覺」就走了。

衛啞巴走後,黑炭將紙筆全掃到地上,蹲在地上擦眼淚。

陳老爹聽到屋裡的響動,抖抖腿,跑到陳秀才那裡聽他說書了。黑炭這孩子心性高,若是哭了被人瞧見,又要彆扭許久。

陳大娘在照顧蓮藕,石榴給衛啞巴鋪床,看他垂著腦袋進屋了,問道:「怎麼了?想你爹了。」

衛啞巴垂著眼,「我……黑炭,哭了。」

「你弄哭的?」

「他……我……」

「你別急,慢慢說。你們兩個不是說看什麼娃娃?你別他的娃娃摔了?」

「沒。」衛啞巴連忙搖頭,「我說,硯台,毛筆,是我丟的。他哭,我聽到了。」

「你去哄哄他。」石榴道,看衛啞巴磨磨蹭蹭的,踹了他屁.股一腳,「快去,早點兒回來睡覺,睡前一定要搓澡,要不然不許睡我家的床。」

衛啞巴進屋的時候,黑炭正小心將紙筆都撿起來,瞧見衛啞巴,惡狠狠道:「過來看我的笑話?我又沒有財主爹,只能用些別人用過的舊東西,你要是想拿回去,給你就是。」

衛啞巴連連擺手,「不要。對……不起。」

「說個對不起也結巴。」黑炭嫌棄道。

「你……」是個長工。衛啞巴在心裡說。不過他心裡有愧,倒是沒說出口。

「我知道你是不服氣我有好娃娃。我送給你一個,你這個紙筆都送我了。」

衛啞巴連忙點頭,「好。以後,也送你。」

黑炭立即道:「我才不要,三嫂的鋪子開張了,我可以做吃食在鋪子賣,到時候我就有銀子了,可以自己買了。」

隔日一大早,衛財主就過去瞧衛啞巴,看他高興著呢,也就不耽擱,決定今日就起程。石榴趁機與他說了大河的事。

衛財主知道兒子喜歡陳家三媳婦,對著石榴面色也和藹,笑著道:「帶了孩子出去沒啥,只是若是路上遇到什麼我卻不敢打包票,你要是放心,就將你弟弟領過來。」

出去有風險,可是大河不是個安分的孩子,天生便是讓家裡人操心的,石榴毫不猶疑到:「我去跟我家裡說一說,勞煩大叔等一會兒。」

石榴回家一說,大河一蹦三尺高,劉老實卻抽悶頭煙,最後還是歎口氣道:「莊稼地裡扒一輩子也賺不到銀子,你不甘心,我也懂。各人有各人的命,就是出差錯,也是你的命。」

大河卻覺得他爹瞎擔心,興奮道:「爹,你就不能說點吉利的?等我跟衛財主學了大本事,到時候給你買個金煙斗。」

劉老實笑了笑,沒說啥。年少的時候豪氣沖天,以為一定能闖出一片天地,真是又可愛又可笑。不過夢想還是要有的,要不是不小心實現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