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章 愛吃糖的小姑娘

時光如流水,不經意間滑過。石榴她們開的鋪子,慢慢支應了起來。因賣的東西博而雜,又少見,起先生意不是很好,投進去許多本錢做成吃食,最後都送了左鄰右里。石榴雖不願從吳桂香那借銀子,可是後來鋪子裡又要添銀子,只能借了十兩,擔心的嘴上直起泡。好在她們盤下鋪子的時候快到年關,家家戶戶添置年貨,鋪子裡的新奇東西立刻銷了不少,特別是肉鬆,一下賣出十多斤,各色的醬料也能賣出十幾罐,鳳爪、鴨脖、肉丸等各色小吃也常有人買來嘗個鮮。如今鋪子才開了一年半,石榴將外面的欠賬都還了,又收了一百兩的銀票在嫁妝匣子裡。

當然,做生意的喜悅,比不上孩子長得給她的歡喜。蓮藕從個奶娃娃,到能叫娘,能自己吃飯,能下地跑,讓她體會到世上最大的快樂。不過,這小傢伙能哄她開心,也能給她添堵。

蓮藕只有兩歲,卻知道世上有個最好的東西,叫糖,比飯好吃一百倍,她每日都只想吃糖,不想吃飯,可惜娘親太狠心,不給她糖吃。不過蓮藕一點兒都不沮喪,老公公那裡、奶奶、大伯、爹爹那裡有好多呢。

石榴最近很發愁,孩子都不吃飯,怎麼說都不吃。今兒早上又沒吃,石榴特意燉了個雞蛋,想要餵了她吃。

小傢伙兒腿上都是肉,走路不穩當,卻喜歡動來動去,石榴將她夾在腿間,餵她吃雞蛋,蓮藕把頭一撇,表示「我不吃」。

「肚子餓不餓?」

蓮藕點頭,「餓。」

石榴沒好氣道:「餓了還不吃飯?」

小傢伙卻大聲嚷嚷:「糖,糖。」

「還吃糖,你都胖成這樣了,團一團能滾上好幾米。」石榴做出個滾的動作。

蓮藕可不知道是在嫌棄她,以為娘跟她玩鬧呢。她大叫道,「吃,吃,糖。」

「不給,吃雞蛋。」

蓮藕用手將雞蛋推開,這個不甜不好吃。看她娘還不給她吃糖,她又推開石榴的腿,一顛一顛想跑去隔壁屋,那裡有糖。

石榴將她緊緊抱住,「今天必須把雞蛋吃了。」

「哇哇……」不給吃糖又不讓去別人屋吃的蓮藕委屈地大哭。

片刻之後,院子裡擠滿了人,陳大娘跑在前頭,「這是怎麼了?打孩子了?她還小,不懂事呢。」陳大陳二陳三跟在後頭,陳老爹站石榴正後頭。

石榴看著陣仗,覺得頭大,感情這還是不是她親生的,「不吃飯,要吃糖呢。」

陳大娘立刻責備道:「我以為什麼事呢,家裡又不缺吃又不缺喝,為啥子要剋扣孩子,沒看她哭的臉都紅了嗎?」

沒看她現在沒哭,光張著嘴等待結果嗎?

陳大不好跟弟妹說重話,可心疼孩子哭的滿臉是淚,立刻從懷裡掏出一包飴糖,「這是昨兒個別人送的,給蓮藕吃。」

哪家這麼大方,常給你送半兩銀子一包的飴糖?

作為最大的長輩,最疼孩子的陳老爹,更是期期艾艾從兜裡拿出一包米糕:「這個不是糖,給她吃,不吃要壞了。」

石榴已經無力吐槽,她將孩子往陳三懷裡一扔,氣呼呼走了。既然這麼喜歡餵她糖,隨身都備好了,那中午就吃糖得了。

石榴到廚房,從罐子裡將一大包白糖拿出來,不一會兒甜膩的香味從廚房飄出,一大家子心中沉重,唯蓮藕拍手稱慶,指著廚房,「糖,糖。」

陳大娘憂心忡忡說道:「你娘可是會整治人,今兒個都要跟你吃糖了。」

到飯桌上一看,果然,糖醋肉,糖醋魚,拔絲地瓜,玉米甜湯,連個炒白菜都是甜的。

陳大娘皺了眉頭對石榴道:「蓮藕她娘,我們給孩子點甜的吃有啥不好?這是大伯二伯疼她呢。」

「娘,你沒看她多胖,都走不動路了。」

陳大娘聽了可不高興,哪有娘這樣說自己孩子的,「她才兩歲呢,走路當然不順當,她爹兩歲時,還不會走路呢。你沒聽村裡人怎麼誇她,說她觀音娘娘前的龍女呢。小孩兒肉乎才可愛。」

石榴卻道:「村裡的大胖也有肉,咋沒人誇他呢?」

「那能一樣嗎?」

石榴歎口氣,她豈不是不識好歹之人,知道大家喜歡女兒才給她糖吃?只是這個事情是嚴肅的,若不現在糾正了,孩子以後體重嚴重超標,嫁不出去就麻煩了,「咋不一樣?十年前都一樣,現在大胖娘都發愁怎麼給他找媳婦了。娘,別給她吃糖,讓她正經吃飯。小孩子吃飯才能長得好,光吃糖就是虛胖。」

石榴這樣一說,眾人也覺得有道理,忍著牙疼將一桌子甜菜都吃了。

隔幾日,石榴發現小傢伙兒吃飯明顯多了,想來偷餵她的人少了,只是再怎樣,嘴角都有沒擦乾淨的碎屑。家中就一個孩子,孩子說要吃的,他們大人怎忍心不給?石榴盼著大嫂二嫂早點兒生個轉移注意力,她便哄著蓮藕叫弟弟。

別看她胖的走不動路,可是腦子好使著呢,石榴說了兩次,她便記住了。這日一家人圍著飯桌子,她突然叫了聲弟弟。

陳三便奇怪問道:「哪裡來的弟弟?」

陳大娘心裡歡喜,「小孩子眼最靈,莫不是看到了一個小男孩兒來家裡,才福至心靈喊弟弟?」

石榴心裡偷笑,你想多了,是我教的,當然目的也是希望她喊出個弟弟來。

這家裡若說想孩子的,最嚴重的莫過於吳桂香,她嫁來四年都未懷上,陳大更是25了。她聽陳大娘這麼說,心中一動,便用糖將蓮藕拐到自己屋裡,哄著她說了好幾聲弟弟。蓮藕是有糖便是娘的,發一顆,喊一聲,格外清晰,比喊爹娘的時候還利索。吳桂花疼愛的摸摸她的小腦袋,「乖孩子,伯娘要是生了弟弟,以後更疼你,每日都給你糖吃。」

蓮藕立刻喊道:「糖,弟,弟。」

石榴在屋子繡帕子,她跟陳大娘學了這麼長時間刺繡,手藝很有長進,正好蓮藕經常吐饞水,她便想著給她繡個圍脖掛脖子上免得孩子將衣服弄髒。做了好些天,終於做完了,柔軟的棉布,繡了只可愛的鴨子,石榴拿在手上,覺得十分可愛,便想著立刻給蓮藕圍上。

哎,孩子呢,光顧著幹活,到是一上午沒見著孩子。石榴也不擔心,家裡人多,孩子也不怕沒人照顧。她去大院子喊了兩聲,「蓮藕,蓮藕。」

正在吃糖的蓮藕聽著喊聲,抓了糖立刻邁著小短腿搖搖晃晃跑了。

吳桂香見了笑道:「你個小沒良心的,給你多少糖吃,你娘一喊你就跑了,還不把手裡的糖扔了,要不然回家要挨罵了。」

蓮藕可不管大伯娘在後面說了什麼,用快速的動作緩慢往外跑,吳桂香看了笑得打滾,還壞心眼不幫她,還好家裡也不太大,蓮藕用了一會兒就見著了石榴,笑得眉眼彎彎,「娘,娘。」

石榴張開懷抱耐心等著小傢伙,蓮藕可不知道大人的壞心眼,跑得腿都酸了,終於到了石榴跟前,甜蜜地投進她娘的懷抱,「娘,糖。」

石榴瞧著她小手裡粘糊糊的糖,好氣又好笑,輕輕打了一下她手板:「你個饞嘴貓,到處偷糖吃。這顆不許吃。」

蓮藕還以為石榴跟她玩呢,將另一隻手也拿出來給石榴玩。

石榴真為女兒智商著急,打她還這麼高興,她用手啾啾女兒的小臉蛋,「小傻瓜,娘打你呢。」

陳三不知時候站背後了,替女兒爭取福利:「看她多乖,再不打她了。」

石榴將孩子交給陳三,「快別看了,將她抱過去洗乾淨了再抱回來,那顆糖也幫她吃了。」

孩子從東廂跑出來的,今兒一大早大哥又去了鎮上,這糖肯定是大嫂給的,若是大哥給的,石榴免不得要讓陳三去勸勸,別給孩子吃糖了。他們親兄弟,說什麼都方便。可是若是她跟大嫂去說,免不了引起誤會,好心給糖給孩子吃呢,還去抱怨,別人只覺得好心被當成驢肝肺。好在她上次鬧了一出,家裡人給蓮藕吃的少了許多。哪個孩子不是吃著糖長大的,只要不過量,少吃一點兒自是無礙的。

陳三喜歡伺候他家閨女,立刻放下手裡的書,將蓮藕抱到井邊兒,柔聲對她說道:「別動啊,爹給你打水洗臉呢。」

陳三正準備搖水井打水,背後傳來怒吼:「你個缺心眼的,誰叫你把孩子抱水井邊兒來的?她要覺得好玩,自己一個人過來了打水咋辦?」

陳三委屈地道:「爺,她還小,哪裡會打水?」

陳老爹更氣了,「說你缺心眼你還不信,是怕她打水嗎?怕的是她摔井裡去了。」

石榴聽到陳老爹的咆哮,也深深為陳三的智商著急,爹這麼傻,幸虧女兒不全像他,要不然可愁死她了。

被訓了一頓,陳三隻能去廚房打了點水,又被訓水太冷,從罐子裡加了點熱水,好不容易才給蓮藕洗了臉,將乾淨孩子抱到石榴懷裡,這其間,蓮藕一點兒沒理會他爹的愚蠢行為,乖乖埋著頭,將手裡那顆髒兮兮的糖成功吃進了肚子。

石榴將圍脖系蓮藕脖子上,親了她小臉蛋一口,問道:「好不好看?」

吃了糖心情爽,蓮藕笑嘻嘻拍手,「好。」立刻哄得石榴笑開了花,賞給她好幾個香吻,「我閨女真有眼光。娘可真愛你。」軟軟的肉呼呼的小臉蛋,親起來可好玩兒了。

蓮藕是個甜心兒,也學了石榴,連連親娘的臉蛋,「娘,娘。」皮膚嫩滑,臉蛋兒漂亮,親起來可有面子了。

陳三看了羨慕,咋都不親他,他偷偷將臉伸一旁,想著哪個有空也給他兩個香吻。可惜等了好一會兒也沒人搭理,只能默默又將臉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