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 砌牆

高門大院,是縣裡富貴人家的特點,普通莊戶人家一扇門一把鎖便能擋住家門,院門不過圍個籬笆,或者空敞著,好跟鄰里來往。聽聞陳家要圍高牆,倒是有許多人勸,莫要讓鄰里生疏了。又有人說酸話,什麼秀才家靠村裡賺了銀子,如今要關起門來過財主日子了。比這更難聽的,也不是沒有。

這些話輾轉到了陳大娘耳朵裡,她聽了免不得鬧心,對了陳秀才憤憤道,「村裡的租子收的最少,前兩年棉花收成少,一文錢的租子沒要,憑白讓人租種了,估摸著我們不知道呢,那地說好了只能種棉花,但是春冬可沒閒著,便是種棉花的時候,下面也要撒兩把菜籽。去年年底,棉花收成好,多少人家得了好處?這些我也不計較,鄉里鄉親的,說太多傷顏面。可你瞧瞧,這些人說的啥話?」

「愛憎由心,雌黃信口,流言蜚語,何足掛齒?」陳秀才答道。村中閒言不足畏,家中婆娘太聒噪。

陳大娘聽了更是氣憤,「搖頭晃腦,就不能說個明白話?」

這話有什麼不明白的?陳秀才啞然片刻,又道:「上回你給老大抽的籤文,我便覺得極有道理。莫聽閒言說是非,晨昏只好念彌陀,若將狂語為真實,畫餅如何耐飢餓?你既信菩薩,便該學了菩薩耳根清淨。」

「還是菩薩說的明白,想來她老人家早料到世上有狼心狗肺的人,所以才勸人要心寬。」

只是,陳大娘心寬了,嘴卻沒停,又要與陳秀才商討砌圍牆之事。家中大事小事,都是交與陳大。只是他外出了,不知道何時才回,是等他,還是做其他打算?都是要拿出個章程來。

這些瑣碎事陳秀才可不管,擺擺手表示全由陳大娘做主,氣得陳大娘又是一通脾氣,只能自己尋摸著,但又左右拿不定主意。晚上飯桌上,陳大娘便提了出來,讓大家一起商量。

楊花兒一聽,連忙道:「娘,這事交給陳二。家裡的事他出力少,這回就讓他忙活。」

陳大娘猶豫道:「老二昨日不是又接了一樁活?哪裡有空閒?」這砌圍牆,砌多高,用的什麼料子,什麼事時候動工,請幾個幫手,怎麼少費銀子,有得張羅,陳二能幹好?

楊花兒混不在意陳大娘的冷淡,繼續熱切道:「那活兒辭了便是,外頭的事哪裡有家裡的事重要,娘您說是不是?」

「是……是啊。」

陳二看了看楊花兒,又看了看陳大娘,很有些為難,最後他還是道:「娘,我不……啊,哪個踩我的腳?」

楊花兒臉皮一紅,心裡頭將陳二臭罵了一頓,過了好一會兒才僵著臉道,「許是狗呢。這是家裡的大事,還不快點兒應了?」

想著這些年也沒為家裡做過什麼,陳二硬著頭皮道:「成,交給我吧,娘放心,我一定砌個又高又結實的牆出來。」

「那就交給老二了。」陳大娘被趕鴨子上架,只得將這事交給陳二。總不能說不放心吧,多傷了孩子的心不是。

等回了屋,陳二拉了楊花兒問道:「花兒,我咋非要我來,我只跟在大師傅後面幹活,還沒自己掌過眼,怕做不好呢。」

楊花兒瞪他一眼,「慫什麼?我給你出主意就是。這活怕是要有個四五十兩的,你用點心,找找認得的人,最少能賺個10兩,夠咱兩好幾個月賺的了。」

「這……不太好吧。給家裡幹活,哪裡還能賺銀子?」

「你傻啊,大嫂能拿出那麼多銀子開舖子,不就是你大哥從家裡拿的,三房有孩子,你娘明裡暗裡不知道補貼了多少,就我們兩個,沒孩子沒能耐的,活該受窮。跟你說,這次圍牆的事,你要好好給我做起來。要是沒做好,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陳二頓覺壓力山大了,又苦惱去蹲地了。

「又是咋的了?」陳老爹問道。

「爺,花兒……」陳二欲言又止。

楊花兒那點兒心思,哪兒看不出來?只是都不說破罷了。再者,陳老爹也覺得陳二太老實,也要歷練下,也好出去自己接活兒,掙得豈不比跟人屁股後頭多?

存了這個心思,陳老爹便訓斥道:「你媳婦咋了?我看她比你能耐。你聽她的,這牆你好好砌,銀子也交給你,最後活沒弄好,你自己掏錢重新砌。」

陳二一聽,只覺得肩膀都抬不起來了,默默轉過身子,蹲牆角。

蓮藕邁著小步子從陳屋裡走出來,看見地上黑色的人,歪著腦袋看了看,這是誰啊?她好奇地拍拍他。

「啊!」感覺肩膀上有人拍他,陳二嚇得立刻回轉身。

蓮藕看見了正臉,可認識了,高興地伸出雙手,「伯,糖。」

陳二尷尬搓搓手,「這個,我身上沒糖,進屋給你拿去?」

小傢伙聽懂了,笑瞇瞇從荷包裡掏出兩顆糖,分一個給陳二,「給,吃。」

「哎呀,嘴裡好苦啊。哪個給我糖吃?」陳老爹眨眼睛使壞。

蓮藕立刻邁著小短腿跑了,逗得陳老爹哈哈大笑,「這機靈丫頭。」

砌圍牆是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工程,比建房子要簡單,但是比搭灶台建牲畜棚要難。要是交給陳大,陳大娘自然當甩手掌櫃,給陳二的話,免不得自己要操心,絮絮叨叨道:「牆多高多長,用的料子,又請誰一起幫忙,你先拿出個章程來。我先給你十兩銀子,餘下的等牆砌好了再給你,所有賬目你一筆一筆記清楚。家裡這些年雖有些進項,但是你三弟要讀書,你們以後要養孩子,一點不能糟蹋了。你可多用些心思。」

想到楊花兒說的,陳二羞愧的說不出話。

陳大娘瞧見他沒說話,只當他心裡沒底,又拉了他的手安慰道:「說來也是我這當娘的錯,你大哥一貫能幹,家裡的事都交給了他,倒是忽視了你。你做活一貫踏實,人也勤快,若是多些歷練,也是能擋一面的。這回你慢慢做,若是不懂,就來尋娘主意。我們娘兩個好好幹,只管把這事幹漂亮了,也不叫你爹那臭老頭小瞧。」

陳二雖憨,卻不傻,知陳大娘在變著法兒給他鼓勁呢。他在家裡在外頭,常給人打下手,總得一句「能幹活」的好話,心裡頭也高興,這會兒卻升起豪情,為啥他自己不能領著別人幹活,誇別人活兒幹得好?

「娘,您放心,我保管給你長臉。」陳二拍著胸脯道。

「好,好,娘的老二也是個能人。」陳大娘笑得合不攏嘴。

陳二心裡裝了抱負,回去跟楊花兒道:「娘說了,若是這回做點好,以後家裡工匠的事都交給我。我要幹出大事,你別拖了我後退。」

楊花兒原想嗤笑一番,你做什麼大事?不過眼睛一轉,又低了頭,沒說話。不管能不能做成,總是個向上的心,也有個指望。

砌牆需要磚瓦,陳家又不是頂富貴,陳大娘給陳二說的是用土磚,倒是不必買,要請人力來做。這時候插秧播種的繁忙季節,到處轉悠的閒漢少,陳二想要請在村裡請勞力,卻不容易,只能去縣裡找,但是縣裡人工貴,他又覺不划算。他總是想將事辦的妥帖,又少花銀子,倒是左右為難。想要去找陳大娘參謀,又想自己偷偷做好,讓陳大娘刮目相看,便是楊花兒,他也想叫她大吃一驚,只能一個人悶著頭苦思。可他這些懂得不多,真夠為難死。

陳大娘瞧見好多天沒個動靜,想問問進展,又怕給陳二壓力,就偷偷跟陳老爹透了氣。

陳老爹便去二孫子那裡,給他出了些主意,這活肯定是找了村裡人幹好,給個工錢,不管吃不管住,多便利。這時候村裡人沒空,不如先去籌備別的。土牆也要挖地基,這個可以先幹起來。巴拉巴拉一頓,可是給陳二說的茅塞頓開。

「你這小丫頭,可給你二伯出了大難題。」陳老爹笑呵呵對蓮藕道,從兜裡給她掏出塊糖。

蓮藕也呵呵大笑,從陳老爹手上拿過糖放嘴裡,又邁開步子往西廂跑。她聽到二伯,可是那裡也有糖?

「別跑,別跑。」陳老爹連忙叫道。上次蓮藕踩了凳子跑出去大半天沒找到,以後家裡就要人專門跟她屁.股後頭。

蓮藕看陳老爹跟她屁.股後頭追過來,還以為跟她玩呢,小腿邁得更快了,往籬笆外面躥,嘴裡還一邊激動的噴著口水一邊叫:「跑,跑。」

陳老爹年紀大腿腳不十分便利,蓮藕年紀小腿短,兩人也是好一場拉鋸戰,還是陳老爹技高一籌,將蓮藕抓住了。

「好了,逮住你了,可別動了,你公老腿都快跑斷了。」

蓮藕連忙蹲地下不動彈,她跑得可累了,一屁股坐地上,抬起頭笑嘻嘻地看著陳老爹。這乖巧的小模樣,讓跑得快斷氣的陳老爹實在不忍心拿了繩子出來拴住她,最後只能揉揉她的小腦袋,咧著嘴道:「都耽誤你公種菜了,今年沒菜吃。」

蓮藕聽了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突然開心道:「吃肉。」

「哈哈,你個小傢伙,聽得懂人話呢。好了,跟公回去,公那裡有糖。」

「嘻嘻。」蓮藕拉了陳老爹的手,又笑得流出了口水。

「真是養了只小老鼠,把屋裡的好東西都偷走了。」陳老爹連忙道。

這話蓮藕不太懂,等她四五歲,再聽到這話,便要咧著缺牙的嘴回,「是家鼠勒,不僅要吃好喝好,還要寵著護著,要不然就不來你家了。」

那個時候家裡頭孩子多了,可是陳老爹還是最寵大曾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