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章 大嫂懷孕

蓮藕坐地上大哭。

石榴槤忙將她抱起來,問道:「這是怎麼了?」

「推我。」蓮藕指著楊花兒。

楊花兒坐凳子上擦眼淚,「這要是生個女兒可咋辦?」

石榴還沒弄清楚因果,倒是陳大娘見多識廣的,一下子就明白了。她哭笑不得地攤著手,「閨女便閨女,下胎再生個大胖小子便是。蓮藕也是你在侄女,下次可不能推她了。」

楊花兒到底心裡不如意,只是這事也成定局,也沒什麼可改的,只能憤憤抹了眼淚,「我都跟她說了好多遍,讓她別我摸肚子,她偏不聽,我這不是害怕才失手推了她?」

石榴再不明白就是傻的了。人家說懷孕的時候多抱抱男孩兒能生兒子,楊花兒這是怕被蓮藕摸了生個女兒,才把她推開。石榴親親女兒的臉蛋,也不理會這腦殘妯娌,抱著女兒回屋。

過了一會兒陳大娘道石榴這裡來,期期艾艾道:「哎,石榴,你別怪你二嫂,她頭回懷胎,心裡頭看得重,才失了分寸。」

石榴頭也不抬,繼續忙著手裡的事,「娘沒事,以後讓蓮藕避著點便是。」

「別放心上啊。」陳大娘又叮囑了一遍,才出去了。

看她走了,石榴給女兒掖掖被子,「你奶果然是個喜新厭舊的,有弟弟妹妹出來了就不喜歡你了。不過沒關係,爹娘還是一樣疼你。」蓮藕不知夢到了什麼,雙手捏著小拳頭在空中比劃了好幾下。

石榴將她的雙手放進被子裡,笑道:「在打小怪獸嗎?以後你堂妹出來了,你就使勁欺負她,知道嗎?」

這事雖小,只是石榴真不待見楊花兒了,見著她就偏過頭,可惜楊花兒卻偏要來招惹她,一會兒說飯菜不合口味,一會兒又嫌棄太素淡。

石榴放下碗道,「二嫂不喜歡以後便讓娘單獨給你做。」

「那多麻煩?一家人何必分兩次,我也不是挑,只是這懷孕的人,就跟平日口味不同。想來弟妹也是知道的,你那個時候娘可是費盡心思給你整頓,那個長刺的東西,多好的東西,都不願意吃。」這是抱怨她吃的好東西少了。

石榴笑笑,你都嫌棄我女兒了,還要我伺候你,想的倒美!

自那日後,她便不專門給楊花兒弄吃的,陳大娘歎口氣,只好自己給楊花兒專門燉湯,可是楊花兒又嫌棄陳大娘弄得不好,偏要一起吃。

陳二私底下給蓮藕買了一包糖,又過來給石榴賠罪,他嘴笨,支支吾吾的,說了一通石榴也沒聽明白他說什麼。石榴被他磨得耳朵疼,歎口氣道:「二哥別說了,二嫂想吃什麼你跟我說一聲,都是一家人,也沒有隔夜仇。」

「好,好,花兒平日裡老餓,想吃個雞翅,多放點辣子,她愛這個。」陳二立刻歡喜道。

這倒是真不客氣。石榴也沒多說,點頭同意了。不跟孕婦計較了。她手快,晚上就弄出來了,讓陳三給送到二房。

隔日,楊花兒別彆扭扭遞給石榴一個荷包,「給蓮藕的。」石榴還沒接過來她就轉過彎回了屋。

石榴也是哭笑不得,算了,彆扭人,不跟她計較。她將蓮藕喚來,將這個繡了青色荷葉大紅的荷花以及兩節小藕的荷包給她繫上,蓮藕用手摸摸荷包,笑道:「好看。」

「跟這個比呢?」石榴指著被拿下來的繡著胖鯉魚的那個。

蓮藕不做聲。石榴用手掛掛她的鼻子,「不夠你聰明的。你娘的繡品可是很珍貴的,除了你,就是你爹都難求上一件。」

可能是最近趕上了懷孕潮,許久不孕的吳桂香居然也查出有了身孕,這下子可真將陳大娘樂得合不攏嘴,見人就恨不得發喜錢。石榴看著往荷包裡裝銅板樂得不見牙的女兒,好笑地拍拍她的腦袋,「你樂什麼?這肚子裡全是你的競爭對手呢,跟你爭寵來的。」

「弟弟。」蓮藕咧著嘴道。

石榴也不過跟孩子打趣,家裡的孩子肯定會越來越多,祖父母的寵愛肯定會分薄,但是誰也不是一輩子獨寵著的,便是她和陳三,只她一個的時候,對她百分百用心,以後有了第二個,難免也有忽視的時候。這樣一想,石榴免不得更想寵著她,免得她以後太失落。可惜蓮藕卻不領情,她喜歡到處亂跑,可是她娘就喜歡讓她做凳子上不動,還不給她吃糖,所以她趁著她娘不背,偷偷跑出去找老公公了。

「蓮藕過來了?你要當姐姐了,以後領著弟弟玩,你當頭,好不好?」

「好。」蓮藕響亮答道,又伸出手,「糖。」

「不能吃,不能吃,牙齒要掉了。老公公給你吃好東西。」陳老爹將烤熟的蠶蛹給蓮藕。

這孩子也是心大,也不管這東西嚇人,直接往嘴裡塞,不過馬上又吐出來了,嫌棄道:「不甜。」

獻寶不成功,陳老爹一臉的失望,道:「呀,那我下回用塗點蜂蜜再考。」

東廂裡,吳桂香對石榴道:「說來,這次是我和桃香的不是了,想不到我們姐妹兩個一起懷了胎,鋪子上上下下都要靠你一個人。」

「這不是大好事,我寧願這樣的時候再多才好。」石榴笑道。

吳桂香也忍不住發笑。俗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自診斷出懷了孩子之後,她便覺得樣樣如意,別人說什麼做什麼她都覺得有趣。

看吳桂香渾身上下散發的喜悅,石榴也為她高興。

只是,很快石榴便憂愁上了。吳桂香對這胎看得重,只想靜養著,鋪子的事是一點兒不想管了,而桃香月份也大了,過了兩月該生了,便是想管也管不了,三個人的事情一下子落到她一個人身上。石榴勉力支撐,不過一個月就差點累癱,而且鋪子裡的生意還差了許多。不說又沒桃香那麼好耐心,又沒吳桂香那麼好的人脈,除了做吃的,別的實在不擅長,就說人的精力有限,管了這個就難管那個,顧頭不顧尾的,她真是□□乏術。

俗話說車到山前必有路,也不是句空話,石榴正發愁,瞧見了在院子裡溜躂的黑炭,心中立刻有了好主意。黑炭長成了大小伙兒,跟著陳大坐南闖北的,也算有些見識,嘴角還伶俐,另外也跟了她學了吃食,對這一行當也算熟悉,可不是好掌櫃的人選?

「我怕做不好,讓鋪子虧了錢。」黑炭猶豫道。

「無妨,你盡力了就是。便是我自己去管鋪子,也不一定能賺銀子。」石榴道。

拉了一個壯丁管鋪子,還得拉一個壯丁到處聯絡貨物,石榴想到了另一個小伙兒——大河。石榴也不多耽擱,立刻回了家跟陳老爹商量。

陳老爹有啥不同意的,立刻喜道:「快把那二流子給拉去,給口飯,啥都別給。」陳老爹是個莊稼漢,實在瞧不中大河十多歲一事無成的樣子。

至於待遇問題,石榴也想好了,給他們發工資,每月一兩銀子,若是做得好,還發獎金。看著少,但是外面的童工還沒這個價。

陳老爹又跟石榴說了會兒話,無非是抱怨大石,石榴聽他口氣,鬆了不少,差不多過些時候,家裡又樁喜事。石榴想不到的是,比起喜事,先上門的是麻煩事。

「大侄女,你是個心善的,就幫幫我這可憐的閨女,她沒啥能耐,膽子又小,這輩子不知靠啥過活。你發發善心,給她個活幹,大娘給你立長生牌坊。」說著,潘大娘就要跪倒的姿勢,而楊樹也用小鹿一般期盼又惶恐的目光看著石榴。

她們的食鋪就是家庭小作坊,三個人頂夠的,根本不需要多加勞力,也不是沒有親戚看她們的鋪子賺錢,想要來插一腳的,都被一一拒了。石榴能拒絕得了別人,可是真是沒法子拒潘大娘母女。她們或是有經驗,淒苦的樣子,給人一種「你若是拒絕了我便讓我生無可戀」的感覺,實在讓人難說出狠心的話。

可是,若是同意了她們,以後可咋辦?大河和黑炭兩個隨時可辭退,楊樹可辭退不了。若是無端端將楊樹加了進來,以後楊花兒生完孩子也要幫忙,到時候可怎麼辦?楊花兒好歹有手藝,說一說能說通,別的在家裡閒著的姑姑嫂嫂,不知道多少個呢,又如何打發?還有,該給楊樹什麼待遇?一開始能給工資,後來會不會也要分成?

「大侄女,我楊樹可憐呢,三歲就被親爹給賣了,一輩子沒吃過一頓安生飯,你可憐可憐我的楊樹,她若是沒個賺錢的本事,一輩子都要被人看不起。大侄女……」潘大娘抹著淚道。

她不是鐵石心腸的,潘大娘這樣聲淚俱下的,實在招架不住。她跺跺腳,道:「大娘,你別說了。我醜話說在前頭,我就算讓楊樹進來做活,也只付她工錢,別的再不能給了。一開始跟大河一樣一兩銀子,等能做幾樣點心了,就升到二兩,若是再做得好,三兩也是能給的。再多就沒有了。還有一樁,鋪子裡現在缺人,以後可不一定缺人,到時候我要辭退楊樹,大娘可別跟我鬧。」

「成,成。」潘大娘一口應了。

於是,石榴又組建了班子,開起她的小食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