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新的搭檔

新的搭檔一開始並不合拍。石榴看著面前的陳麵粉,免不得訓斥大河一頓。

大河梗著脖子,不服氣地道:「我還比你說的價便宜了一成。」

陳麵粉做出的麵食沒有嚼勁,也沒有新麵粉的清香,莫說便宜一成,便是白送了她都不想要。她們小食鋪做的是味美價廉的口碑,可是多少銀子都難買的。石榴越想越氣,忍不住又要訓他一頓。

黑炭看她姐弟鬧,建議道:「不如我跟大河換個活計?」

這一換,倒是好了。大河在鋪面上可是如魚得水了,他長得像劉老實,敦厚老實的相貌,顧客上門,見到他便放心,偏巧他嘴又巧,做起生意來可是一點兒不含糊,倒是比聰明外漏的黑炭要得顧客歡喜。

而黑炭呢,學過做吃食,到各處收貨物不容易被欺瞞,又有吳桂香的熟路子,很快便能上手了。

這兩小子安頓好了,倒是讓石榴沒了後顧之憂了。

到楊樹這裡,又碰到些難處。石榴看她柔柔弱弱的,又不會做飯,便將給面皮上放肉鬆這個輕巧又簡單的活計給她。哪裡知道,楊樹做這簡單活計也讓人為難。

「這肉鬆餅賣得貴,你若是包得少,買回去的人倒要罵咱們坑人了。」石榴跟楊樹解釋。

活兒沒做好,楊樹羞愧地低了頭,連忙保證道:「好,我……下回多放些。」

石榴看她放了幾個,覺得還可以,便轉過頭忙著自己的事,等她抽了空再一瞧,見又只放了一半,便忍不住歎氣了。這怎麼就說不好?

「我……」楊樹怯懦地想要說什麼,最後到底沒說出來。她不敢把自己想的說出來,怕被笑話。這東西多貴,她怕放多了賺不到銀子。

石榴也不忍心看她無措的樣子,便試探道:「那你來切肉?這個需要力氣,你若是累了,便歇著。」

「成。」楊樹立刻將手裡的活兒歇了,跑去拿刀切肉。石榴瞧她將刀使得虎虎生威,笑道:「想不到你力氣還不小。」

楊樹不好意思道:「我娘也說我力氣大。」

「力氣大好,我這裡需要事都要力氣。有時候我還專門雇個大力氣的人幹活。你能不能搬得動一袋豆子?」

「能。我力氣老大。」楊樹開心道。

石榴讓她一試,居然真的能。這真是意外之喜了,她們女人力氣小,有時候卸貨搬貨都是專門雇了勞力,都要花幾十個銅板,如果楊樹能搬貨,那給她的銀子就透值了。石榴也不佔她便宜,將情況與她一說,又要:「我每月給你二兩銀子。等你做熟了,再長,你看可好?」

楊樹喜得練練搓手,「好,好。我可以給我娘買簪子了。」

「真是個孝順閨女。」石榴笑道。

好消息倒是一個接一個,晚上的時候,大河高興回來跟她說,「姐,有人看中姐夫給鋪子畫的畫,說是要出大銀子,讓姐夫給他鋪子也畫上兩幅。」

這畫是石榴看鋪子裡的醬料銷量不好,讓陳三畫的,為的是宣傳她的醬。一開始只有兩幅,第一幅是一碟子煮熟的蝦子和一瓶老乾媽醬,題詞「無老醬不香」;另一幅是一盆水煮魚和一罐辣椒醬,題詞「無辣醬不香」。後來老乾媽醬和辣椒醬明顯銷量見長,吳桂香又讓陳三畫了一些,都對銷量有增長。

聽說有人看中了陳三的畫,石榴立刻道:「那成,明日就讓你姐夫跟那人聯繫。」

陳三還有讀書人的清高,道:「我是正經秀才,若是那人要畫,須得上門求取。」

石榴還想踹他一腳,清高個啥,這古代又沒有版權,若是那掌櫃請了別人家來畫,可不是虧了?她是看不慣陳三大老爺們呆在家不賺錢的樣子,做個私塾先生管不住學生,讓他去街頭賣字畫陳大娘又嫌棄風吹日曬吃苦,想要單教一個,別人又嫌棄他年紀輕不像做先生的樣子,真是發愁。好容易有人求畫,還不抓緊?可惜陳三強起來十頭牛也拉不住,石榴最終沒將他給弄去找那掌櫃。

但是那掌櫃聽說畫畫的是有功名的,立刻登門拜訪,給出了一幅畫一兩銀子的價。瞧陳三神氣的樣子,石榴默默去了廚房,想不到那陳老三還有得意的時候。

那掌櫃賣的是成衣,還有心地將想要宣傳的款式帶了過來。石榴聽商議廣告詞,半天沒個主意,最後忍不住擦嘴道,「掌櫃的看中我們鋪子的畫,想必覺得那風格好,只突出一個點,倒是容易讓人記住。我看掌櫃的衣服是極美的,但是我最喜歡這衣服腰間的垂花,不如就用『無垂花不美』,掌櫃的你看如何?」

「好,好,好。」掌櫃大喜過望,「夫人不愧是秀才娘子,真是好靈敏的心思。夫人若是不嫌棄,這衣服就送與夫人了。」

這掌櫃的可會做人了。哪個女人不愛漂亮衣服?石榴喜得恨不得讓陳三給他白畫,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但是石榴監督著陳三,將衣服畫的美美的才罷休。

隔了兩日,這掌櫃的又拿了兩件衣裳過來,還有心的給蓮藕帶了份糕點過來。

很快,橋頭鎮就掀起「無**不*」體,據說一路傳到了州府,只是找陳三的卻只寥寥幾人。不過,他倒是決定不顧陳大娘的反對,跑到大街上去賣字畫了,每月都略有收入,好的時候能得四五兩,不好的時候幾個銅板,倒是樂在其中。

陳家最樂的自然不是陳三,而是陳大娘,楊花兒金秋十月生了個女兒,雖不如意她的意,但是二房也算有了孩子,她也是高興的。等到翻過年,到了三月份,吳桂香給她添個大金孫,這下子可將陳大娘樂壞了,三房都有孩子,長子長孫也出世了,再圓滿沒有了。

劉老實也高興,桃香在十一月底也生了個大胖大子,重七斤八兩,大河還專門找了塊差不多重的石頭擺家裡面,留著給孩子以後看。這孩子因此得了石頭的小名。

「哭,哭,就知道了哭,你就算哭破喉嚨,也沒人過來看你,都捧著那金孫去了,除了你娘我,誰還記得你這丫頭片子?」楊花兒在屋子裡罵她女兒。

石榴槤忙將蓮藕帶到屋裡來。

「娘,奶奶喜歡阿寶。不喜歡蓮藕和胖妹。」蓮藕道。

你不是最可憐的,最可憐的是胖妹,除了爹娘,別人對她一般。當然這個不能跟女兒說,石榴道:「沒關係,阿公喜歡你,爺爺也喜歡你,白毛也喜歡你。」

蓮藕伴著手指頭數了數,立刻暗搓搓笑了。

家裡孩子真是漸漸多了,如今添了兩個嬰兒,那感覺,就像是擺了兩台電視機,不是開了這台就是開了那台,有時候還一起開,那熱鬧程度,真是沒法子言語。石榴終於是明白蓮藕哭夜,楊花兒挑毛病的心情了。只是蓮藕哭夜治好了,胖妹卻治不好,怎麼貼紅紙都哭,而且不僅晚上哭,白天也哭,來帶著阿寶也哭。

孩子多了,帶來的不僅有奏鳴曲,還有別的變化。陳大再不出門了,以前他老愛旅個游啥的,如今光守著兒子,每天抱著不離手。陳二一家呢,以往便吵吵鬧鬧,現在更是常鬧,倒是讓家裡更熱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