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章 買奶牛

陳大娘被楊花兒撅了蹄子,氣了一場,但是心裡頭可沒放棄阿寶喝奶的事。這事石榴其實有個好主意,但是不好跟陳大娘說,若是叫楊花兒知道她做出這等拆台的事,可不會罷休。

石榴的主意是買頭產奶的母牛。牛奶營養好,搭配著奶水,供孩子吃肯定沒問題。若是產的多了,蓮藕也可以喝一點兒,奶牛長個兒,還對皮膚好,便是石榴自己都想喝。而且,牛奶可以做很多美食,雙皮奶啊,水果奶昔啊,奶酪啊,牛奶餅乾啊什麼的。當然有些沒有烤箱,只能想想,但是牛奶絕對是個好東西,石榴很是想慫恿陳大娘買一頭回來。

只是,楊花兒正用奶拿喬,等著陳大娘跟她投降呢,若是楊花兒知道她出主意買奶牛給阿寶喝,只怕一股氣全要撒在她頭上,石榴可不想跟楊花兒比試潑婦等級。

膽小的石榴費了番腦子,決定委婉地跟吳桂香提一提。大嫂嘴緊,想來不會對外說。想著,石榴便做了個酸酸甜甜的芝麻山楂卷給快被湯湯水水淹沒的吳桂香換個口味。

吳桂香只是喝湯將舌頭都喝木了,看到冒著酸味的山楂卷也不客氣,一下子就吃了好幾條,「弟妹可是體貼我了,我這口都快被沒滋味的湯水折磨得苦了。」

村裡人覺得催奶的湯不能放鹽,所以吳桂香喝的都是寡淡又肉味濃的營養湯,偏她不愛吃肉愛蔬菜,自懷孕後過的日子很有些水深火熱。

陳大娘愛心牌無鹽營養湯石榴也是喝了不少的,她很有些感同身受地道:「大嫂也別光聽了村裡人說的,這鹽啊,多吃多排,少吃少排,不吃也要排。人就要吃鹽,你不看它賣得再貴都有人買不是?這懷孕的女人再特殊,這吃喝拉撒能差多少?你讓大哥給你買包鹽在屋裡藏著,若是覺得湯水太淡,撒一點兒進湯裡一點兒不礙事,只是別撒多了。」

吳桂香立刻笑道:「弟妹說的正是,你做吃食的,懂得多,趕明兒我便叫你大哥去買包藏了,只不叫娘知道了。」

這就好,若是陳大娘知道她慫恿了吳桂香,又得得一段牢騷。石榴發現,自己太沒出息,就怕在言語上戰鬥力太強的人,她還是跟吳桂香這樣知書達理的人合得來。石榴心裡笑自己,也不多說這個,而是換了話題,「阿寶睡了?」

提到兒子,吳桂香可沒有煩惱了,一臉的幸福洋溢,指了指在屋角的搖籃,笑道:「睡了,這小子就愛睡覺。他爹每次回來,都是睡著的,想逗逗他都難。」

石榴往搖籃一瞧,小傢伙睡得可真香,她們說話沒壓低聲音也沒見他皺眉頭,白白淨淨,略有些瘦,但是秀氣極了,是個好看的寶寶。石榴愛得不行,也明白為啥他奶把他放在心肝上了。

「白淨秀氣,像大嫂呢,以後一定俊俏。」石榴笑道。

吳桂香也笑,「這以後哪說得定?不過,都說眉眼像我。就是有些瘦弱,我就怕他身子不好。」

石榴安慰道:「大嫂可是擔心得多了,他足月生的,又沒有先天不足,身子有啥不好的?」

說道這個,吳桂香就皺眉頭了,「我這娘不頂用,奶水少,他吃不飽呢。」

石榴終於說到此行的目的了:「大嫂可不用著急,還沒見哪個活蹦亂跳的孩子餓壞的,總是能找到吃的不是?便是那吃得多的小牛犢子小羊崽子都能長大,他這丁點兒又愁個什麼?二嫂是刀子嘴豆腐心,大嫂為了孩子捨了臉面去求求,二嫂一定不會拒了。」

吳桂香對去求楊花兒這事不上心,楊花兒什麼性子她還不比石榴清楚?那就是個在路上沒撿著東西就覺得虧了本的主,若不刮下一層皮阿寶也別想喝到她的奶。吳桂香在思索牛犢子羊崽子的事,原先光想著楊花兒那裡能有多餘的奶,倒是沒想到別的,這牛奶羊奶都是好東西,若是買來給阿寶湊著喝,也不怕孩子長不好。

心裡有主意,吳桂香也不對石榴明言,而是笑著道:「你說的是,家裡不愁吃不愁喝的,還能餓了孩子不成?這事我也不再操心,給他爹去辦。只是這孩子還小,我也脫不開手,鋪子裡的事,還得勞煩弟妹多費心。」

陳大能跟弟妹討奶給兒子喝嗎?自然不會。但是他十里八鄉認識的人多,買條奶牛倒是便利。石榴瞧著吳桂香滿臉喜氣,心裡閃過小算計得逞的羞愧。不過石榴心裡倒是沒在這念頭上多糾結,她都活了兩輩子,知道自己是個俗人,有私心有打算。

陳大做事快,被提醒了還有牛奶羊奶這些好東西,就馬不停蹄在四周問詢。橋頭縣這一片地勢平坦,多是種莊稼的人,養的一般都是黃牛,力壯能幹活,這樣的牛陳大瞧不上,他想找頭黑白斑點的專種奶牛。陳大到處托人,又特意跑到縣裡找了他岳家。吳家在縣裡這麼多年,認得的人多。功夫不負有心人,過了兩天吳家便托人來說找到一戶有奶牛的人家。陳大連忙趕了驢車過去。

養牛的老漢掃眼一看陳大上下穿著,尤其在膘肥體壯的驢子那兒一瞄,對這買賣便有了底。他故意搖著頭道:「不賣不賣,這牛有大用呢。我兒媳婦眼瞅著就要生了,我可得給我孫子留著。」

吳大娘聽了一笑:「老大哥,可別說瞎話,我們既打聽到這裡,肯定也聽了不少事,大侄子連婆娘都沒有,您孫子啊,可還得等幾年呢。」

被說破了,老漢也不臉紅,只是道:「大妹子知道不少事呢?既然你打聽了,該知道這牛啊,是我兒子從韃子那地販過來的,一路上不知道費了多少心思,光是鞋就跑穿了十多雙。這牛啊,沒個十兩銀子,我便是宰了吃肉也不賣。」

吳大娘嚇得一跺腳:「十兩?你怎麼不去搶呢?這十里八鄉的,找個產奶的黃牛還不容易?一頭產奶的黃牛,三兩銀子便頂夠了。」

那老漢脖子一伸,大聲道:「那黃牛的奶,能跟這一樣嗎?你看著這黑白牛產的奶多白,多香,比人奶還好呢。大妹子啊,我看你也不是買主,你就讓這年輕後生自己拿個主意,到底買不買,一句痛快話。」

那老漢以為陳大面嫩,好說話,哪裡知道陳大最是精明的人,若不是實在找不到好品種,只怕一句廢話都不願跟這老漢多說。只聽他緩緩道:「既然老爹要我痛快話,那我便說了,五兩銀子,多一個銅板都沒了。」

「五兩銀子?想都不想。」老漢心裡頭失望,這可不是個好忽悠的。不過他想著年輕人膽氣小,嚇他一嚇說不得改了口,他裝作生氣地眼一閉,卻豎起耳朵聽陳大說啥。

「既然老大叔不想賣,那我便告辭了。」陳大拱了拱手,要拉了吳大娘走。倒是吳大娘猶豫道:「女婿,真……」

陳大搖頭,示意吳大娘莫急。

那好漢聽到遠走的腳步聲,連忙睜開眼招呼道:「這年輕人就是不識貨,這牛跟牛能一樣嗎?好漢我心好,九兩銀子給你們了,也省得娃兒挨餓。」

他既鬆了口,陳大自然有法子逼得他繼續降價,最後花了六兩銀子,才將這頭膘肥體壯的奶牛牽回了家。

俗話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吳大娘瞧著陳大,真是越看嘴笑得越開,桂香可是找了個好男人,精明不說,對妻兒也好呢,桂香五年沒生孩子沒說過一句重話,孩子生下來當寶貝一樣,這樣好的後生,便是她以前遇到了,也不想錯過。

吳大娘心裡中意,也不吝嗇表現出來,笑咪咪對陳大道:「女婿,這大中午的,你也別急著回去,現在我這裡用午飯,我給你做好燒肘子吃。」

陳大對吳大娘也親近,老人家經常送東西來陳家不說,有什麼拜託到頭上一點兒都不推辭,這奶牛便是她沒日沒夜尋摸著呢。是以,陳大笑道:「多謝娘,只是您這肘子我趕明兒再來吃,我怕阿寶還餓著肚子,得趕回去給他吃牛奶。娘要是這會子沒事,不如去我家坐一會,正好也瞧瞧桂香。她許久沒到鎮上來,可是想您老呢。」

吳大娘一想,對女兒外孫女也有些想,一拍大腿,爽利道:「成,我給你趕驢車,你自己牽著牛回去。」

牛奶一牽回來,蓮藕一看稀奇,將牛上下打量了,聽說有牛奶喝,歡呼著跑去跟陳老爹報喜去了。楊花兒黑著臉回了自己屋裡,看了吳大娘叫都沒叫一聲。

楊花兒失禮,陳大娘面上不好看,訕笑著招呼吳大娘喫茶吃糕點,吳大娘卻不放心上,笑著對陳大娘道:「親家快別客氣了,我這常過來的,不用費心思招待。」

「親家說的哪裡話,便是天天過來了,你也是貴客。」

兩個老親家相互客氣著,石榴麻溜整頓了飯菜,吳大娘在大女兒這裡吃完飯,又去小女兒那裡轉悠。石榴想著好些天沒去看侄子了,便帶著蓮藕一起過去了。身後,還跟著蓮藕的好夥伴——大狗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