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章 母女私話

石榴和吳大娘回了娘家,劉老實下地幹活了,屋裡就只桃香帶著孩子在院裡玩耍。

石頭現在七個月,衣服又穿的少,正是到處亂跑的時候,桃香在樹蔭底下放了兩張竹床並在一起,隨孩子從這個床爬到那個床,自己守在一頭坐針線。她們進了院子,桃香立刻停了手裡的活計,起身迎接。

石頭耳朵靈,聽見腳步聲立刻停了,抬起眼看誰過來了。他見了人也不認生,用閃亮亮的大眼睛盯著人瞧。小孩喜歡小孩,他不看別人,專門看蓮藕,看得眼珠子都不眨,甚是可愛。石榴看小傢伙可愛,忍不住手癢,將他抱起來。這孩子也好笑,被抱著挪了地上,眼睛還盯著蓮藕。

蓮藕有些不習慣,拿自己的小胖手將石頭的眼睛蒙住,嘟囔著嘴道:「不許看。」

桃香笑著道:「石頭是看姐姐好看才看呢,蓮藕可別生氣,大舅媽把弟弟的糖給你做賠禮,好不好?」

蓮藕看了石榴一眼,見她臉上都是笑,不像生氣的樣子,立刻笑嘻嘻道:「好。」

石榴看吳大娘在一旁眼熱,連忙將石頭給她抱,笑著道:「蓮藕就喜歡吃糖,聽到這個就高興。」

「孩子都愛甜口的。」吳大娘回道,將外孫子上下摸了,看長得壯實,喜得更是合不攏嘴。

桃香笑著進屋去拿出個大陶罐,從罐子裡抓了把花生糖給蓮藕,蓮藕只拿了幾個,開心裝進自己的小荷包,然後將桃香的手推向石頭,道:「給弟弟吃。」

「瞧這孩子懂事的,弟弟不能吃,都給你。」桃香笑著將花生糖都裝進蓮藕的荷包裡。

吳大娘也道:「你大姑會教孩子呢。蓮藕白白嫩嫩的,又懂事,我見了恨不得抱回家去。」

蓮藕能聽懂話,聽到吳大娘說的,立刻將裝進石榴的懷裡,雙手緊緊抱著她娘的腰不撒手,逗得眾人哈哈大笑。

小孩子其實蠻怕人說不聽話就扔了你、把你抱到別人家去養之類的話,對玩笑話、生氣話這類的有時也分不太清楚,石榴怕女兒的小心肝受不住,也顧不得笑,趕忙安慰道:「娘也捨不得你呢,可不會將你給了別人。這糖傷牙,只能吃兩顆,知道嗎?」

若是以往,蓮藕必定伸出三個、四個手指頭跟她娘討價還價一番,現在就立刻拿了兩顆糖乖乖在手上,一句話不敢多說。不過孩子心事過得快,吃了兩顆糖,就撒了手,跑去跟石頭玩了。三個大人正好可以說說話。

桃香看了石榴笑道:「大姐今兒來的正好,我正想著找你商量呢。我想著過兩日便去鋪子裡。」

石榴一愣,桃香去鋪子裡孩子誰看著?她爹是個大老粗,只怕看不好。石榴便勸道:「弟妹也不必著急,大河在鋪子裡做得不差,你專心看孩子,等石頭大了再去鋪子裡不遲。」

桃香搖頭道:「這看孩子沒個頭,一歲兩歲得看著,四歲五歲也得看著,我也不能總不做事不是?我想著帶石頭一起去鋪子裡,大河還幫著忙。」

石榴想了想,點頭道:「這倒也成。只是現在天熱,鋪子裡狹小,怕是要熱著孩子,不如等過了這段,天氣涼爽了,石頭也大了點,更好看顧。」

蓮藕偷看了一眼,看大人都在說話,便招呼白毛嚇唬石頭,她剛看到石榴抱著石頭不撒手,心裡可妒忌了。她一喊,白毛立刻腦袋一伸,碩大的狗頭就湊到了石頭眼前,小傢伙瞳孔都睜圓了,可是卻不哭,反而格格笑,他當白毛跟他玩呢,還拿手抓狗毛。

桃香一聽,也覺得在理,笑道:「還是大姐思慮得周全。那我等天涼了去鋪子裡。」

「那感情好,大河再怎麼厲害,可比不得你能招呼。這鋪子裡的買賣差了好幾成。」石榴也笑道。說了幾句,石榴便帶了蓮藕閃人,好留了空間給別人母女說私房話。

她一走,吳大娘便對桃香道:「石榴是個好的,性子爽快,人也不藏壞心思,不像另一個,沒個教養,見了我扭頭就走。」

桃香忙問道:「娘,咋回事?我看楊大姐平日也頗爽利,見了我妹妹長妹妹短的。」

吳大娘氣道:「咋回事,還不是你姐奶水少了,阿寶餓得哇哇哭,你姐的婆婆就跟楊花兒討點奶水,她拿喬不給,你姐夫一生氣,自己掏了銀子買了奶牛,她覺得沒得到好處,耍性子呢。」

桃香立刻驚訝道:「還有這回事?我這些日子光在家看孩子,對姐那裡的事知道的少了,不知道阿寶沒奶喝呢。可惜我這奶也不足,好在石頭能吃點米糊糊,好險能混飽肚子。」

吳大娘聽了笑道:「你們姐妹什麼都隨我,都能一舉得男,連奶水少這點都像足了。如今你姐夫牽了母牛回來,那牛塊頭大,怕是一天能有二三十斤牛奶,陳家一家子都喝不完,你跟你姐說一聲,讓她給石頭也留點兒。」

「多謝娘了,石頭長了牙,添些米飯糊糊也不差。像娘說的,那楊大姐不是個好相與的,我也不想跟她鬧氣,免得連累姐姐難做。」

吳大娘氣得一拍桃香胳膊,「瞧你說的這沒膽氣的話。我吳家的女兒,不找事,還能怕事不成?這事你娘我做主了,等會兒便跟你姐提,但凡她猶豫一下,就別怪我巴掌打人疼。」

桃香哭笑不得,「娘,看你這樣,被人看見還當是土匪呢。大姐自然沒什麼,我就怕姐夫不捨呢。」

「你姐夫啊,最是大方一個人。」接著,吳大娘裡裡外外好生將陳大誇了一通,讓桃香聽了心裡吃味,咋就光姐夫好了,大石難道就不能入眼?

陳家西廂

胖妹剛睡醒,正哇哇大哭,楊花兒正生悶氣,孩子一哭,更氣了,吼道:「哭,哭,哭死也沒個人來看你。」雖然罵著,她也解開了衣服給胖妹餵奶,只是孩子怕是餓得久了,一下子用大了力氣,痛得楊花兒一哆嗦,對著女兒屁.股就是一巴掌,「你個討債鬼,痛死老娘了,自從生了你,老娘就沒過個一天順心日子。」

又吼又打的,孩子哭得更大聲了,連奶都不想喝,扯著嗓子哭,將剛喝完牛奶睡得正香甜得阿寶吵醒了,陳大娘立刻小跑著過去哄,可是胖妹一直哭,阿寶怎們都哄不好,陳大娘將孩子給吳桂香,跑到西廂來罵人,「哭著就不知道停了,哭喪呢?你成天在家啥事都不幹,連孩子都看不好,做什麼人?」

楊花兒回吼道:「沒奶喝,餓死了,不哭還笑不成?」

「這奶在灶房裡擺著,哪個不讓你拿了?」知道這媳婦作妖呢,陳大娘氣得從灶上拿了一大罐奶過來,啪一聲放桌子上,「喝,喝,餓死了就快喝,要是再號喪,別怪我不客氣。」說著,轉身氣呼呼走了。

「不喝白不喝。」楊花兒也不自己餵奶了,給孩子喝牛奶。胖妹哭夠了,又餓得厲害,由著楊花兒餵了牛奶,喝飽了才止了哭。看孩子哭的雙臉通紅,楊花兒又心疼地抹眼淚,老太婆偏心到後腦勺,這日子可如何過啊?

西廂裡大鬧一出,別處也都聽到了,石榴想著,這樣下去也不行,總要有個人勸著陳大娘一點,便是再寶貴孫子,也不能表現的這樣明顯,楊花兒又不是忍氣吞聲的,事情只會越鬧越多,整個家都沒個安寧。誰來勸呢?她也生個女兒,若是來勸的話,陳大娘只當她發怨言。最好還是讓陳大和吳桂香兩個來勸,只是他們兩個一直不吭聲,石榴不知道他們是個心思,不過她跟吳桂香要好,倒是想著勸一勸。

石榴也不耽擱,即刻便去了東廂。

吳桂香見了石榴立刻笑道:「弟妹坐,我娘剛跟我說,等天氣涼了桃香便去鋪子裡。我想著,家裡有娘看著阿寶,我空閒時候多,不如到時候也將活幹起來,免得將買賣荒廢了。」

石榴想都不想立刻點頭,「大嫂一向有成算,我聽你的。」

吳桂香笑道:「還有一事要跟弟妹參詳。現在家裡孩子多,黑炭又要去鋪子裡幫忙,不如給家裡買個丫鬟,弟妹你看如何?」

請丫鬟?如今家裡有些閒錢,倒也不是請不起,石榴便道:「這事都是娘做主,大嫂跟娘提一聲便是。娘現在什麼都聽大嫂的,大嫂一句話可比我們幾個加起來還頂用呢。」

吳桂香笑道:「你還吃醋呢。成,我晚上吃飯的時候便跟娘說。」

「我倒不吃醋,娘那熱情我也消受不了,只是二嫂有些想不開,鎮日裡為些雞毛蒜皮的事鬧騰,大嫂一貫大性,不如跟娘說說,也別太虧待了胖妹,總是阿寶的姐姐不是?」石榴說完,期待地看了吳桂香。

「這事我也說過,只是娘也不聽我的。好了,不說這個,趁著現在得空,我們兩個對對賬本吧。」吳桂香僵著臉笑了下,連忙換了話題。

石榴不想吳桂香避重就輕,她心裡失望,找了借口告辭。

石榴是個藏不住事的,吳桂香一看,便知道這弟妹的不滿。她歎了口氣,自言自語道:「你那打算,弄的家裡雞犬不寧,可是划算?若是成了,對阿寶真的更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