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章 黑炭的歸屬

吳桂香晚上吃的時候,果真將請丫鬟的事情說了。陳大娘沒說話,倒是楊花兒先笑出聲,「這大嫂生的難道是個金疙瘩?一個兩個照顧著不成,還得專門買個丫鬟伺候著。」

陳大娘本來不贊同買丫鬟,只是楊花兒這一諷刺,她立刻便換了口氣,「怎麼,難道阿寶還當不起個丫鬟伺候?他娘要做著買賣,我又忙著一大家子的事,這不需要個丫鬟來看著?」

「成,丫鬟就丫鬟,您這金孫有什麼當不起的?只是這丫鬟是大房出錢呢,還是公中出呢?還有這黑炭,說是家裡買的下人,倒是幫了她們做買賣。別的房倒也罷了,就我這二房,買賣不佔分,可是吃了大虧。」越說楊花兒越有氣,覺得整個家裡就她一房最可憐,大了聲音道:「陳二,咱兩也別在這家裡過了,沒本事生兒子,又沒本事做生意,活該吃虧受欺負。」

陳大娘典型的吃軟不吃硬的,你越是聲音大,她越是氣性大,楊花兒恨不得跟她拍桌子了,她恨恨地將飯碗往桌子裡一放,氣道:「看看你說的什麼話,若是不想過了,直接走人便是,還會有人強拉著你不成?我見過多少媳婦,還沒見過你這樣忤逆的,你要不走,明日我告了族裡,親自請你走。」

這話說的實在嚴重,楊花兒聽得要跳桌子了,陳老爹看事情不對,連忙道:「吃飯呢,哪裡這麼多屁話?陳二,帶了你媳婦回屋去。」

楊花兒卻大鬧,「我不去,陳二你個孬種,你娘要休了我呢,你連個屁都不放,你算什麼男人?」

若真是任憑她們鬧下去,說不得今晚就要請了族長過來了。陳秀才將碗往地上一摔,喝道:「都不許說話。老二媳婦,你是陳家的媳婦,生了孩子,沒人休了你,你也莫鬧,若不然便請家法。」

楊花兒不敢再鬧,可是嘴裡仍然哼哼吃吃,黑炭一看這事只怕沒法子善了,今日就算停了火改日只怕又要鬧起來。他心裡歎氣,主動開口道:「二嫂,我在鋪子裡也不白幹,每月都有工錢,一半給了大娘,剩下一半給您。家裡別的事我也不耽擱,您若是有什麼要做的,吩咐我一聲便成,保管做得好好的。」

楊花兒有一點兒好,得了好處便能歇氣,聽了黑炭這話,臉上立刻雷雨轉晴,含了笑道:「這怎麼好意思?不過你既然有著孝心,二嫂便收著,二嫂也不白得你東西,改明兒給你做兩聲衣裳,保管你體體面面出去做活。」

這每月500銅板是黑炭打算贖身的銀子,如今被人輕巧得了,他心裡不捨,嘴上卻要笑道:「多謝二嫂。我穿大哥二哥幾個的舊衣裳便成,您給胖妹多做些便是。」

「果然是跟著做生意的,就是會說話。成,二嫂都聽你的。」楊花兒立刻笑道。

瞧楊花兒笑的開心,陳大娘也無話了。她雖然也可憐黑炭,但是到底還是希望家裡頭和睦,就沒做聲。不過,她也是和善人,回去想了一晚,決定只要黑炭250個銅板,其餘的仍然給他收著。

黑炭卻搖頭,「多謝大娘,您疼我,我心裡知道呢。只是我吃住都在這裡,也沒花銀子的地方,這銅板又不多,您就收著吧。」若是楊花兒知道他又有250個銅板,指不定又要鬧,還不如孝敬了大娘,好歹還能得幾雙襪子,給了楊花兒,那純粹是打了水漂。

黑炭的銀錢都分了,等於是白幹活了,石榴看他忙得腳不沾地,心裡過意不去,將他叫來,道:「你不如就安生在家裡做事吧,家裡有驢子有母牛,還有些別的雜事,也夠了你忙活的。」

「三嫂可是嫌棄我做的不好?」黑炭緊張道。

石榴槤忙安慰道:「不是不是,我是看你白忙活,替你不值當。」

黑炭立刻露出輕鬆的笑,「三嫂不嫌棄便好。我喜歡做這些,便是白忙活也不怕,能學到本領呢。」

這孩子知道上進,石榴摸摸他的腦子,黑炭不好意思地低著頭,他都十二了,當自己是個大人了,如今被人疼惜地摸著腦袋,雖然不適應,但是心裡卻暖融融地,笑著對石榴道:「三嫂別看我白日黑夜都忙,可是我心裡頭高興。工錢給了大娘和二嫂,但是三嫂教我做的糕點,得了許多提成。這事三嫂可別跟別人說。我想著將錢存下來,等我長大了,存夠了銀子,替自己贖身了,便自己開個小食鋪,我不開在這個縣裡,在別的州府開,到時候賺了銀子,我給三嫂買皮毛大衣穿。」

瞧著他憧憬的眼神,石榴忍不住眼眶有些發熱,這可真是個好孩子。石榴吸吸鼻子,笑道:「三嫂不要你的皮毛大衣,你給自己媳婦買。我和大嫂商量一下,給你贖身,然後跟你簽三年活契,不給你工錢,等到了年限,你便是自由身了,想幹什麼都成,你瞧著如何?」

黑炭聽了,用亮晶晶的眼睛看了石榴,不過轉而便熄了熱情,訥訥道:「我如今也做不了大事情,只怕不值那麼多銀子。三嫂可憐我我知道,但是我還是想著自己慢慢籌銀子。」

石榴笑道:「你可別小瞧了自己,三嫂可不是開慈善堂的,胡亂發善心就要買人,你做的活可是值不少銀子。你等著,我去跟大嫂商量一下,改明兒給你個准信。」

黑炭心裡知道自己不該奢望,可是滿懷期望地等著石榴的消息。

吳桂香聽了石榴的主意,沒立刻回答,沉吟了片刻,笑道:「你的提議也有道理,我們三個到底是女人,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要懷孕生孩子了,倒是缺個全天候在鋪子裡的。黑炭機靈又勤快,倒是個合適的人選。只是他不是奴身,而是自由身,就有許多不便利,若是生了不好的心思,只怕咱們不好轄制他。」

在官府備了案的奴隸,逃跑了官府一定會派兵追回,偷拿主家的銀子官府判得刑也重,但是自由身的話,黑炭若是捲了鋪子裡的東西逃得遠遠的,官府可不會管那麼多,她們只能自認倒霉了。石榴不敢打包票說一定相信黑炭不會做出這等事,人心易變呢。

吳桂香看石榴不說話,笑道:「也是我將人想壞了。左右鋪子裡也不止他一個人,也不怕什麼。就按你說的做吧。」

石榴歉意道:「是我少慮了,我知道大嫂是看我跟黑炭提了,不忍掃了我的面子,才同意了這主意。黑炭若是拿了東西偷跑,鋪子裡的損失我賠,大嫂看如何?」

「不如何。你還跟我客套上了。」吳桂香故意板著臉道。

這事最後便是石榴等從鋪子的賬面上支了五兩銀子出來給陳大娘買下黑炭。楊花兒那裡,得了黑炭三個月的工錢,一共一兩半的銀子。至於家裡的牲畜,由了陳老爹照料,陳大陳二陳三幾個得空幫忙割草餵水。

黑炭高興極了,對了石榴、吳桂香、吳桃香三人一個一個道謝。

石榴自然是一副助人為樂自己更快樂的樣子,拉住要磕頭的黑炭,笑道:「你這孩子,客氣什麼?以後好好幹活便是。」

等黑炭到東廂磕頭,吳桂香卻任黑炭著實磕了頭,對他的道謝也不以為然,正色道:「這事如何成的,你從頭到尾都知情。我也見過幾個賣了身的奴僕,還沒見過隨便跟主家提贖身的,你仗了石榴性子好,胡說八道,我也不跟你計較。只一樁事,跟你說清楚。我原是不同意買了你,跟石榴說若是你逃了該如何,她答的是損失她賠償,我也不做那惡人,便同意了。

你雖然年紀小,但是人聰明,又跟著阿寶爹東奔西跑,內裡的油滑只怕我們都比不過,我也不跟你說虛的,只告訴你一聲,你若是做了對不起我們的事,我便是傾家蕩產也要將你抓回來。不為別的,只為你傷了好人的心,就不該逍遙。」

黑炭被說的面色赤紅,跪在地上不起,鄭重道:「大嫂放心,我雖然耍心眼藏私心,但絕對不會做對不住三嫂的事,要不然叫我天打雷劈,下輩子走牛走馬做不成人。」

吳桂香道:「你也不用對我賭咒發誓,你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變成。好了,你去忙吧。」

看黑炭走了,吳桂香歎口氣,有人做好人,就有人做惡人。黑炭機靈,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子,便是陳大都說自己比不上,她不做惡人敲□□炭,只怕她們三個要被他糊弄了。

黑炭出了屋,望著灶房的方向,看著石榴在灶上忙上忙下,眼眶一紅,落下淚來。黑炭連忙用手背擦擦眼角的淚,他也不算全無運氣,好幸碰到個對他好的人了。

擦了淚,平復了心緒,黑炭又去了劉家,給桃香磕頭。桃香是個好性子,也疼惜這孩子可憐,連忙拉他起來,還給他吃糕點。

黑炭拿了一塊卻不吃,笑道:「這南瓜酥蓮藕喜歡呢。桃香姐還有嗎,我帶回去幾塊給蓮藕吃。」

桃香失笑,「快吃吧,蓮藕那裡我還有。怪不得大姐老說蓮藕牙疼,就是你們這些疼她的人,常躲著給她塞甜的吃。」

黑炭笑了笑,沒說什麼,心裡卻回想著蓮藕一口一口吃糕點的樣子,像個小倉鼠,不自覺露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