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章 鬥嘴

黑炭被石榴她們買了,卻仍將三個月來存的月錢給了楊花兒,免得她鬧騰。

凡事有一便有二,楊花兒鬧了一場,得了一兩半銀子的實惠,解了這幾個月的郁氣,她也想通了,不跟著陳大娘鬥,而是拿了大房三房的短處要好處,往自己屋裡扒拉銀子。

大房三房跟二房唯一不同的便是妯娌兩個開了小食鋪。楊花兒原先瞧不上,覺得比不得自己刺繡的手藝來錢,如今瞧著她們生意紅火,還能請了人自己快活,便覺得比自己每日累死累活做一件才得一份銀子的事好。她想了想絕對不能放過這來錢的事,拿出藏了許久的好茶葉,又擺兩盤果品,特意將石榴和吳桂香都請了來,誇張地笑道:「咱們妯娌幾個雖然住在一個房子裡,但是甚少單獨聚在一起說話,今兒個我特意將你們邀來,咱們一邊喝茶吃果,一邊說閒話,大嫂弟妹,你們覺著可好?」

不好不好,石榴心裡直搖頭,你一說話我心肝兒直跳,只怕你又出什麼蛾子。面上,她只露笑。吳桂香也跟石榴一樣的心思,心裡頭罵人,嘴上帶笑。

擺了大宴沒人捧場,楊花兒不免僵笑:「瞧大嫂和弟妹都不說話,可是瞧不上我這粗笨人?」

吳桂香仍老神在在,石榴面軟,只得應道:「二嫂可是說什麼呢,你若是粗笨,我這學了好幾年連雙襪子都不會做的人,只怕就要羞愧死了。」

楊花兒帶了些得意的笑道:「繡活得靠苦功夫,弟妹學幾年可不成事,我從三歲就開始拿針呢。不過弟妹雖繡活上艱難,做別的卻好呢,看你跟大嫂的鋪子,不知多紅火,我看了心裡頭不知多羨慕。」

「那都是大嫂和桃香的功勞,我就是個廚子。」石榴槤忙道。

楊花兒便笑道:「廚子好啊,憑他是皇帝老子,還能不吃飯?我也從娘家學了幾個拿手菜,還有好幾張食譜呢。」

石榴很想天真地問一句,「是啥拿手菜,怎麼從來不得見?」不過她都做娘了,不好裝嫩,只好「呵呵」了。

吳桂香不耐煩跟楊花兒膩歪,直接道:「二弟妹有什麼事,直接開口便是,也別繞彎子。」

「大嫂這樣爽快,我也不墨跡了,我想去大嫂弟妹的食鋪幫忙呢,怎麼三個一家人,若是都合了伙在鋪子裡,可不是便利許多?拿黑炭這事來說,就不必白花銀子買他,直接吩咐他在鋪子裡做事便是。」

吳桂香冷笑一聲,還有臉提黑炭的事,要不是你鬧得不可開交,她又何必花銀子?她不留情面道:「這事當初也跟二弟妹商量了,只是你嫌棄冒風險,立刻拒了。如今鋪子剛有起色,連欠的債務都沒還清,可是沒法子加人,二弟妹若是有拿手菜,不如自己找人開個飯館,可比小食鋪有賺頭。」

楊花兒陪著笑道:「一家人,何必做兩樁事?叫別人見了,還以為我跟你們打擂台呢,我手腳快,別的不說,楊樹的活兒便是能幹的,有我幫襯著,大嫂弟妹兩個至少能輕快些不是?」

知道吳桂香一定不同意楊花兒加入,石榴安心守一旁修閉口禪。

只聽吳桂香高聲道:「二弟妹若是執意要合夥,也不是不成,只是得先跟我一樣,拿出100兩銀子出來再說,正好還欠著50兩的債務,一半還債,一半另外擴充門面,將生意做大了,也能容下二弟妹。」

「這……」楊花兒拿錢當命根子,叫她拿出100兩,莫說她沒有,就是有了,也不會割這麼一大塊肉,她目光一轉,立刻做出發怒的樣子,「我算看出來了,大嫂這是瞧不上我,誠心使絆子呢。100兩我是拿不出,你們那食鋪子我也高攀不上,以後也不自討沒趣提這個話頭。」

楊花兒想靠發怒來嚇住人,吳桂香可不吃她這套,道一句「二弟妹沒銀子,這鋪子自然不能合夥,這事只能暫且擱置了。」便起身走了。石榴也不多留,跟在吳桂香身後走了。

「只怕又要使壞了。」吳桂香歎氣。

石榴也發愁,皺著眉頭道:「無非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果然到中午用飯的時候,飯還沒入口,楊花兒便瞧了楊樹道:「這楊樹是大嫂和弟妹請的幫工,卻在家裡頭用飯,不知是個什麼講究?」

晚上鬧孩子不在桌上,中午蓮藕還坐著呢,叫她看見楊花兒尖酸刻薄的樣子,學去了如何是好?石榴槤忙示意楊樹將蓮藕帶下去,楊花兒也說不出好話,楊樹不聽也能少受些氣。

蓮藕乖巧,隨了楊樹出了屋子,楊樹在桂花樹底下擺了個高凳,給蓮藕放小碗,又拿了小板凳給她坐著,將她安頓好,立刻弓著身子貓到窗戶底下聽屋裡說話。

泥人還有三分土性,石榴一直求和,不過楊花兒不在乎,到處找她她們的茬,石榴語氣也不善,「什麼講究,我已經跟娘說了,一個月二百大錢的飯錢,二嫂覺得可合適?還有什麼地方不得當的,二嫂也一併說了,免得這一樁樁地說著,二嫂心裡不爽快,我們也難回答。」

楊花兒立刻道:「瞧弟妹還生氣了,我哪裡說差了?這公是公,私是私,你們開食鋪,不給家裡交一文錢,難道還要公中倒貼銀子不成?」

「道理是這個道理,只是二嫂做刺繡,從娘這裡拿了多少布匹針線,也沒個人計較,怎麼我們用了公中一點東西,就要出銀子?」石榴立刻道。

楊花兒立刻拿了筷子指著石榴,高昂著聲道:「弟妹說話可得講究真憑實據,我從娘那裡拿了什麼,你倒是說清楚?」

石榴最恨被人用筷子指了,她臉一沉,氣道:「什麼?別的不說,光是過年時娘買的那匹水紅的料子,二嫂說是拿去給家裡做布簾子,我沒瞧見什麼布簾子,倒是看見二嫂前些日子給繡鋪繡了幅水紅的桌炕,足足賣了二兩銀子,不知道這二兩銀子,公中能分多少?」

楊花兒被拿了短處,沒得聲做,只得端了飯碗氣憤往嘴裡塞飯。

石榴鬥勝了人,回了屋卻像鬥敗的公雞一樣垂頭喪氣坐著,她不願意跟人吵鬧,勝了敗了都不是得臉的事,如今家裡鬧哄哄的,成天沒個清淨,真是讓人煩惱。

石榴正歎氣,蓮藕從門框裡探個小腦袋出來,輕聲喚道:「娘,娘。」

見了女兒,石榴郁氣立刻散了一半,招呼蓮藕上前:「快進來,站那裡做什麼呢?」

蓮藕連忙慢悠悠走過去,將自己的木碗遞給石榴,作出雙手合攏往嘴裡倒的動作,「好東西,喝。」

石榴瞧了被灑得只剩個碗底的奶牛,笑道:「牛奶啊,這可真是好東西。」喝了女兒愛心牌牛奶,石榴心情立刻大好了,問女兒:「你喝了嗎?」

蓮藕可憐兮兮搖搖頭,「沒有,二嬸只給一碗。」

「沒關係,娘去灶上給你煮。」石榴說著,牽了蓮藕去灶房。現擠的牛奶不能直接喝,要燒開了才成。陳大娘將擠好的奶都放在木桶裡,誰要喝自己去燒開便成。石榴一邊燒著火,一邊到處找可以裝牛奶的東西,木碗肯定不成,都潑了。她翻箱倒櫃,倒是找到個合適的東西,是食鋪裡用來裝醬料的木頭罐子,不大一個,口小不容易灑,蓮藕力氣不小,正好能拿一罐。

石榴拿了兩個木碗互倒降溫,等熱乎乎的牛奶不燙口便給女兒裝在木頭罐裡。小傢伙覺得這個比木碗好,笑得直咧嘴,蹦躂噠跑去找陳老爹了。

石榴哭笑不得地喊道:「慢點兒,灑地上了。」

蓮藕立刻減緩了步子,只是到底灑得手上身上全是,她也不計較,那舌頭舔了手上的牛奶,又咂咂嘴,覺得好喝極了。

陳老爹在大門口坐著,一見蓮藕,立刻笑道:「蓮藕又給公送好東西來了。」

蓮藕驕傲地昂起自己的腦袋,「牛奶,娘裝的。」

陳老爹誇張地做出驚訝樣子:「牛奶啊,公還沒喝過呢,蓮藕快幫公嘗嘗是個啥味兒?」

蓮藕一咕噥喝了一大口,嘻嘻笑道:「甜的。」

其實不是甜的,只是在小孩子眼裡,好吃好喝的東西,都是甜的。

陳老爹摸摸她的小腦袋,「甜的啊,聞著不像,蓮藕再喝一口嘗嘗?」

小傢伙被哄著喝了大半罐子的牛奶,陳老爹拿了空罐子做出個喝的樣子,還故意砸嘴道:「真是甜的呢。」

小傢伙立刻贊同地連連點頭,陳老爹看了心裡頭覺得喝了蜜一般軟乎乎的,用帕子輕輕給她擦了嘴,還偷塞了一塊糖進小傢伙的嘴裡。蓮藕立刻驚訝地合攏了嘴,圓圓的眼裡都是笑意,那幸福的小模樣,讓人覺得這糖比吃在自己嘴裡還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