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9 章 討好

「娘,我要尿尿。」一大早,蓮藕就一手揉著眼睛,一手輕拍著石榴的手,軟糯糯地道。她叫了好幾聲,石榴才醒,說一聲「啊?等等。」立刻起身給她把尿,若不然被窩又要遭殃。

等領著蓮藕解決生理需要了,石榴也徹底清醒了,夏天天亮得早,雖公雞還在啼鳴,但是天通亮了,石榴也不賴床上,穿了衣服準備起來幹活。夏天瓜果蔬菜多,價賤,正是收購的好時機,黑炭每日裡往家里拉好幾大車的東西,石榴都得麻溜兒處理了,免得東西壞了。

簡單穿了一件茜色半臂棉布衫,套上一件天青輕紗鑼裙,再帶上一支銀簪,石榴便收拾利索了。她看著蓮藕還在迷濛蒙揉眼,笑著道:「起嗎?還是跟你爹一起再睡一會兒?」

「哼。」小傢伙鼻子輕哼,轉過頭不理人了。她可記起了,昨晚屁.股都被她娘打腫了。

石榴好笑道:「現在知道記仇了,剛才要撒尿的時候怎麼喊『娘』了?」

蓮藕仍不理她,用小胖手拍陳三,「爹,爹爹,快跟蓮藕玩。」

「嗯?哦,好,好。」陳三被寶貝閨女叫醒,也顧不得沒睡飽,立刻諂笑道:「你要玩什麼?」蓮藕平日叫聲「爹」都要糖收買,好容易主動要跟他玩,陳三是很有些受寵若驚的。

石榴想著他們父女兩個親近一下也好,拍拍蓮藕的小腦袋,笑道:「成了,你跟你爹玩,娘去灶上忙活了。你要是餓了,就去找娘。」說完,石榴出了門。

她一轉過身,父女兩個都嘟了嘴,陳三是念叨著他前兩日賺了銀子都忘了跟娘子報喜呢,若是給了娘子,說不得還能賞個香吻。蓮藕呢,則是怨念她娘太沒誠意了,就不知道多哄她幾句,她一定會理她的。

只是石榴忙得很,沒空跟這父女兩個膩歪,兩人只好乾瞪眼,陳三是滿腔的熱情,蓮藕對這個代替品卻瞧不大上,嘟囔道:「不跟你玩。」

「怎又不跟爹玩了,爹昨日裡給你買了好寶貝,昨晚上太晚你睡了沒給你,你等著啊,爹現在就給你拿出來。」說著,陳三掀開薄被起身去找昨晚的衣裳,好傢伙,一兩銀子沒了,不過昨天下午給蓮藕買的會不倒翁還在。

想著銀子可能是被親親娘子拿走了,陳三也不氣惱,自言自語道:「總是給你的,雖你不問自取有違君子之風,我不計較便是。」

說完,他又開心地拿了不倒翁給女兒獻寶,「喜不喜歡?喜不喜歡?」

不倒翁由捕醉仙而來,一般都是白鬍子老頭,陳三買的卻是個女娃娃,左右各紮了一個小辮,圓圓胖胖的樣子跟蓮藕很是有些相似,她一見立刻笑瞇瞇地拿在手上,連連點頭,「喜歡,喜歡。」

「這娃娃可不會跌倒。你瞧。」說著,陳三將木頭娃娃一推,不倒翁搖晃兩下又站直了,蓮藕驚奇道:「不倒,不倒。」

因這不倒翁,陳三立刻獲得了女兒的歡心,等他用過早飯要去鎮上擺攤的時候,蓮藕的小手還把著他,難捨難分地道:「爹爹,爹爹,別走,跟我玩。」

「這,這……」陳三十分猶豫,雖他每日裡進賬不定,有時候一整天都沒賣出一幅字畫,還要倒貼了飯菜錢,但是若是一日不去,錯過熟客,可是大過錯。但是,蓮藕好容易才黏著他呢。

石榴笑著看陳三左右手一會兒握拳一會兒撮掌為難地不要不要的小模樣,也不做聲,看他能糾結到何時。

「爹爹,爹爹,蓮藕要跟你玩。」蓮藕看陳三不應,又拖著聲,兩隻小手抱緊陳三大腿,一副不准走的架勢。

溫柔鄉,英雄琢,陳三也管不得什麼熟客銀子了,投降道:「爹不走,不走。一整天都跟蓮藕玩。」

「得了,快走吧你,這丫頭有爺看著,哪裡用得著你?晚上早點兒回來,買點兒窗戶紙回來,書房的窗戶被丫頭戳破了,得重新糊。」石榴看夠了戲,然後揮手將陳三打發走。

娘子發話,陳三沒法,只得捨了女兒出去幹活。只是蓮藕還抓著他不放,陳三便求救地看著石榴。

石榴板著臉看了蓮藕,加重語氣道:「不許淘氣。」

小傢伙雖然嘟著嘴表示「我不高興」,但是乖乖鬆了手,看得陳三十分心疼,替她跟石榴求情:「她還小,何必如此嚴厲?」

石榴認真對陳三道:「小才要管,長大定型就管不好了。你能常常為她不去做事?你若是寵她,早晚上多花些時間跟她玩便是,別事事順了她,免得驕縱了她的性子。」

陳三一聽有道理,提溜著自己的家當出去擺攤了。他背了一個竹筐,裡面放了寫好的幾幅字畫,若是誰瞧中了跟他商量好了價錢便能買走,還有筆墨紙硯,可以給人代寫書信。除此之外,還有喝水的陶壺、擺著饅頭等乾糧的飯盒,以及一柄雨傘。每日裡背著這些東西走來走去,陳三身子倒是結實了許多,只是他天生曬不黑的膚色,看著還是文弱的書生樣子,很受大娘小媳婦的歡迎,據大河說他姐夫的小攤子很是熱鬧,只是石榴沒空去觀摩。

陳三一走,石榴將還嘟著嘴的小姑娘牽到灶上,給她拿了兩個放了牛奶的玉米窩窩頭,「給公一個,別到處亂跑,公腿腳不便利,追不上你。」

聞著帶著奶香味的窩窩頭,蓮藕心情立刻好了,給石榴露了個甜甜的笑容,跑去找她公玩耍了。石榴看著女兒歡快的身影,露出溫柔的笑,這孩子性子好,不亂耍脾氣,說什麼都聽得見,嘴又甜,可招人喜歡了。當然,主要是繼承了她的好顏值,走到哪都能獲一大片的好評。

心裡將女兒誇了一通,又兀自自豪一通後,石榴便去後灶開始忙活了。前兩天她處理了一批黃瓜、辣椒、茄子、豆角等,醃的醃,曬的曬,磨粉的磨粉,現在開始處理水果了。水果可以曬了冬日裡賣,柿子餅、黃桃乾、蘋果片、木瓜條,都是老少皆宜的好東西。當然水果還可以做出罐頭,只是古代沒有防腐劑,保存不了多久,但是存儲好了,放到秋天也不會壞。石榴今日便打算做梨子罐頭和黃桃罐頭。荔枝罐頭也好吃,只是荔枝貴,不易得,只能棄了。

做罐頭先要削皮,說來削皮的刨還是石榴自己想了樣式找鐵匠做的,一文錢都沒花,鐵匠覺得這東西實用,白做了送石榴,然後拿了石榴的創意去賣,很是發了筆小財。

梨子去火,又爽口,一般人都愛吃,石榴將刨好的放在筐子裡,陳家人進進出出,誰想吃了便拿一個,陳大娘吃了兩個,楊花兒一上午便吃了三個,還想再吃,石榴便打趣道:「二嫂對我們小食鋪一點帳目都要算清楚,不知道你吃的這梨子可不可以扣一點我們的花銷?」

楊花兒訕笑道:「瞧弟妹說的,我也沒算多清楚,你們用了家裡的柴火和水,我不是也沒說什麼嗎?」

石榴真是哭笑不得了,要真算那麼清楚,她們還不如另外租了房子做活呢。這樣到清淨了,但是成本增加了不少,她們小作坊的,沒什麼賺頭了。

心中一陣無奈,轉而石榴又升起個念頭,倒是從陳三討好女兒的事得了靈感。楊花兒性子不好,但是若是討好些,也是能好好說話。石榴便笑道:「二嫂想吃就吃吧,我們鋪子裡別的東西你若是看得上,也拿些吃吧,只是啊,還請二嫂行個方便,別再跟我們斤斤計較了。」

楊花兒立刻笑道:「瞧弟妹說的,一家人,我還做那刻薄事不成?你們食鋪子裡啊,倒是賣不少好東西,尤其是那個肉鬆,我娘說特別好吃,就是啊,賣得忒貴,她都捨不得買。那些個醬啊料啊,都是好東西。弟妹你心好,給我娘幾瓶吃吃?」

往日裡東西放在灶上,楊花兒也沒少拿,石榴都不做聲,如今說上明面,楊花兒要得更是不嘴軟了。

石榴心裡歎口氣,道:「成,改明兒給大娘送兩瓶肉鬆過去,辣椒醬老乾媽醬也送些過去,二嫂這裡也拿些肉鬆罐頭吃,二嫂覺得可好?」

「好,好。」楊花兒立刻大笑道。

做人情就要做到位,石榴將事情交給吳桂香。楊花兒就著她們的小食鋪鬧了好幾回,再不求和這生意被她攪合地都沒法做了,吳桂香對石榴的主意也贊同,親自去鋪子裡,撿了賣得好的,一樣拿了兩罐子回來。因鋪子裡賣得東西雜,提回來的時候整整裝了兩個大籃子。

楊花兒笑咪咪從吳桂香手裡接了東西,嘴裡虛虛說些「大嫂和弟妹甚是客氣」的話,手上一點兒不遲疑,當下就提了一大籃子回娘家,到天擦黑才回,一進屋便笑道:「我娘讓我跟大嫂和弟妹道謝呢。她啊,還專門給你們帶了回禮。」說著楊花兒將竹籃子上的紅布掀開,露出一籃子的老豆角。

豆角這東西夏季長得凶,在竹架子爬得又快又高,今天全摘乾淨了明天滿架子都是了,一般人家都不想吃了,一個銅板就能買一斤,石榴她們收的時候都是撿嫩的要,但凡老了一點都看不上,所以這一籃子老豆角實在沒什麼誠意。

只是到底是別人送的,石榴也不好說什麼,只能笑道:「還勞煩二嫂替我們跟大娘道聲謝了。」只說這一句全了禮節,別的多一句石榴都不想說了。

這一籃子的老豆角,石榴去了老皮將裡面的豆子好好燜了,放了辣子和肉末一炒,倒是很快就光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