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章 緩和關係

陳大娘雖然回禮的東西不值錢,但是給楊花兒灌了不少金玉良言,對陳家家庭和睦很是做出了番貢獻。

時間倒回楊花兒提溜了一籃子好東西回娘家。她一進屋便大叫道:「娘,快出來,快出來,我可給您帶來了好東西,都是我兩個妯娌孝敬您的。這個肉鬆,這個罐頭,便連她們自己都捨不得吃,若不是看了我的面子,可捨不得送了。」

「喲,真是呢。」楊大娘歡喜接了東西,心肝寶貝一樣摟著楊花兒進了屋子,「閨女你可真能耐,在妯娌裡可有體面,娘啊,可沾了你的光,吃了好東西。」

楊花兒心中得意,嘴上卻謙虛:「算不得啥,以後你想吃什麼,跟我說一聲,我跟她們提一提,立刻便給您送來。」

「成,成,娘生三個女兒,就你知道孝敬,你二妹三妹啊,一年只回來個兩回,每次拿丁點兒東西,還得我倒貼了東西回門,真個氣人。娘啊,就喜歡你呢。」楊大娘笑著道。

楊花兒自得地甩了帕子,笑道:「娘說這些做什麼,她們日子過得苦,便是有那個心也沒那個能耐。」

娘倆吹捧了幾句,陳大娘便問道:「你那婆婆還偏心呢?」

提到這個楊花兒立刻一臉恨恨,「可不是,偏得都沒心了。虧我往日做了多少針線孝敬,全打了水漂。我那大嫂,自己衣服都懶得做,平日給老婆子幾塊布料子就頂天了,一朝生了兒子,立刻升天了,家裡好吃好喝的全盡了她,老婆子更是12個時辰守著她那寶貝疙瘩。」

楊大娘卻不像楊花兒一樣氣憤,歎口氣道:「這重男輕女的心,誰都有,你啊,可得再加把勁,生個男的。」

楊花兒猶自憤憤不平,「我也不求她一樣看待,這男女之分,也不是從她開始的。只是,胖妹哭得哇哇叫,另一個睡得死死的,她寧願守著那睡著的,也不來抱一抱這哭的,叫人如何能心甘?」

楊大娘便道:「胖妹八個月了,你也別餵奶了,直接放老婆子屋子裡,你忙自己的事便是,哭了餓了,隨老婆子處置,親生的孫女兒,她還能將孩子養死不成?若是真養死了,你便抱了孩子去官府告狀,讓老婆子償命。」

這招楊花兒倒沒想到,她愣了一下,猶疑道:「這能行嗎?孩子要是餓了拉了,她真不理會,不是讓胖妹遭罪?」

「你啊,」楊大娘用手戳戳楊花兒的腦門子,「看著機靈,肚腸裡都傻了。一個女娃兒你看得那麼重做什麼?娘跟你說,抓緊生個兒子才是正經。你也別跟你婆婆鬥氣,這偏疼孫子的事,也不止你一家,你生了個女兒,天生就矮人一頭,就是再爭再搶也白費心機。」

說著,楊大娘對楊花兒一頓洗腦,將生兒子的重要性重申又重申,最後總結:「丫頭受些委屈就算了,你抓緊給她生個弟弟就什麼都好了。另外,你自己的活計也別耽誤了,什麼都是假,抓在手裡的銀子才是真。你們三房,總不能一輩子住一起,你趁著現在吃喝不用花錢多攢些家業,給你兒子留著。」

楊大娘一席話,楊花兒茅塞頓開,笑得神清氣爽:「還是娘看得明白,我光顧著生氣老婆子偏心,到沒想長遠,我聽您的,將胖妹送到我婆婆屋裡,然後抓緊生個。」

看將女兒說通了,楊大娘成就感十足,「偏心算個什麼?你婆婆啊,也就氣性大,嘴上說的厲害,可沒拿你怎樣,你二嫂生了兩個女兒,我都不讓她上桌。」

這樣一說,楊花兒真發現她吃了好幾次飯,二嫂真沒上桌子。她立刻便有了慶幸之心,還是她嫁的人家好,若是都跟她娘一樣厲害,只怕還要受罪呢。

回家一趟,心情立刻up,楊花兒拿了她娘的回禮給了石榴,立刻進屋翻出一雙青色布鞋拿到正屋,舔著笑臉道:「娘,這是給您做的鞋,您快試試,看合不合腳。」

陳大娘也不接鞋子,嘲諷道:「喲,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不跟我嗆聲了?」

楊花兒陪著小心道:「這不是我不懂事,娘可別我跟生氣,我一回娘家我娘就訓了我一頓,您就看在胖妹的份上,原諒我一回。」

陳大娘也不彆扭了,接過鞋子,鄭重道:「還是老人家懂老人家,你年輕人,心性盛,看我偏疼了阿寶一點,就挑這挑那,我跟你說,你要是碰到那厲害婆婆,指不定怎麼磋磨呢。」

楊花兒立刻解釋道:「我這不是疼孩子嗎?想著都是陳家的孩子,怎麼胖妹就跟山上的野草一樣連看一眼都嫌棄,阿寶就跟那人參瑰寶一樣個個捧著愛著。」

陳大娘歎口氣,「得了,你的心我也能明白,這自己肚皮裡掉下來的肉,還不是心肝寶貝一樣痛著,只是啊,這女兒,終究是潑出去的水,你就是再寵著,也是別人家的人,何必白費那心思?不止阿寶,以後你要是生個兒子,我也一樣疼。便是胖妹,我也沒虐待了,是沒給她吃呢還是沒給她喝呢?我就是對阿寶多愛一點,你也別計較,等你老了,心思就跟我一樣了。」

「娘說的對,我年輕,許多道理不懂呢,以後娘可多擔待點。我想著,將胖妹隔了奶,白天晚上都送到娘這裡,一來我可以多做些活,二來,也能抓把勁生個兒子。娘,您說是不是?」楊花兒說完,便抬眼看陳大娘。

「這,這……」她哪有時間照看胖妹,阿寶怎麼辦?不想將剛緩和的關係又弄僵,陳大娘將話吞了,只是神色的猶豫卻沒逃過楊花兒的眼。

楊花兒從她親娘那裡得了秘籍,知道怎麼對付陳大娘呢,她立刻笑道:「娘可是擔憂沒法子照看阿寶?胖妹乖著呢,除了吃就是睡,娘你將她往搖窩裡一放,再喂幾頓牛奶就成。其餘的時間,您就去照看著阿寶。娘,您瞧著合不合適?」

吳桂香也在家看著孩子,她抽個空看看胖妹也不是不行,再者,若是胖妹晚上還跟著老二他們睡,到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生孩子了,陳大娘一想,便點頭同意了。

婆媳兩個一說開,立刻相親相愛了,等晚上石榴瞧了陳大娘給楊花兒夾菜的場景,眼珠都要瞪圓了。而吳桂香轉頭看了陳大一眼,見他若無其事的樣子,心裡歎口氣。

「瞧什麼?你不是盼著我跟你二嫂好好說話嗎?」陳大娘瞪石榴一眼,怒道。

想著以後家裡不吵吵鬧鬧了,石榴立刻開心道:「沒瞧啥沒瞧啥。」

「別傻開心,跟你說,蓮藕都三歲了,還跟著你們夫妻睡,太沒規矩,從今兒起,蓮藕和胖妹都去我屋裡睡,你們二房抓緊生個兒子。」陳大娘板著臉道。

怎麼能行?讓心肝寶貝離了自己,石榴想都不想就要拒絕,只是瞧了陳大娘一臉的嚴肅,不好頂撞了她,先行了拖延的招術:「蓮藕睡得早,現在已經洗完澡躺床上了,明兒再說吧。」

回屋了,石榴便問陳三,「你要送蓮藕去娘那裡嗎?」

陳三這兩天跟女兒打得火熱,可不願送走,立刻搖頭:「不成不成,蓮藕還小呢,哪能離了我們?」

「可是胖妹八個月就去了爹娘那裡呢。」石榴擔憂道。

陳三也沒話說了,只能道:「胖妹是胖妹,蓮藕是蓮藕。」

可是您娘急著抱你的兒子呢?石榴在心裡腹誹。說來她生了蓮藕都三年,想過夫妻的時候都是先到隔壁的書房,然後再回這屋睡覺,這太麻煩,石榴這段時間又忙,已經很久沒那個了,這樣一想,確實有些不合適,不利於夫妻和諧感情。她便道:「算了,明兒問問孩子的意見吧,說不定她願意跟爹娘一起睡呢。若是她死活不願,便再拖兩年,等她大了,就一個人搬到旁邊屋子裡去住。」

陳三也想到自己清心寡慾了好些時候,心頭有些火熱,想到往日的激情,很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都聽娘子的。」

瞧陳三羞羞答答的小媳婦樣,石榴起了久違的調戲陳三的心思,她將簪子一拔,將滿頭長髮都撥到胸前,斜眺著眼看陳三,「我最近吃了些黑芝麻,頭髮黑了不少,相公快摸摸,看順滑不順滑?」

說著抓著陳三的手,順著臉頰一直摸到髮梢,感受著陳三的顫抖,石榴輕笑道:「怎麼樣?好不好?有沒有效果?」

「有,有。我要睡了。」陳三要掙脫了石榴的手。

「是嗎?我還吃了番木瓜,相公瞧瞧有沒有效果?」石榴對著陳三發嗲,勵志要激的他渾身起雞皮疙瘩。

「有,有,天晚了,天晚了。」陳三顫巴巴道,手上使了大力氣掙脫石榴,背過身子嘴裡直念「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石榴好笑地用腳踢踢他,「念個啥,你又不和尚。」

陳三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