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章 丫鬟

吳桂香在飯桌上提過請丫鬟的事,當時陳大娘跟楊花兒吵了一架,這事歇了兩天,等胖妹在陳大娘過得不錯的時候,陳大直接帶了個十三四歲的女孩兒回了家,將人送到陳大娘的屋子,介紹說叫杏兒,附近村莊裡的人,從前給別人家照顧過孩子。

陳大娘也不瞧那女孩兒,將陳大拉到一邊道:「這還真請了丫鬟過來啊,家裡頭兩個人空閒著呢。」

「桂香說這時候糧食等東西賣得賤,她得抓緊收些貨物存著,她一做事,娘一個人如何看得住兩個孩子?」陳大解釋道。

陳大娘望了一眼睡得香甜的胖妹,想說她一個人也顧得過來,又想抱怨吳桂香孩子都不管了,光顧著做自己的生意,只是望著陳大沉穩的樣子,啥都說不出口了,這孩子懂事的早,從小主意就正,只怕她也勸不住,既然將丫鬟都帶回了家,便隨了他心願吧。

看陳大娘還有些不願,陳大笑道:「這丫鬟我們自己出錢,娘別擔心弟弟們有意見。」

陳大娘立刻瞪了陳大一眼,「瞎說啥,娘就這一個孫子,還能委屈了他?你啊,就不要瞎操心了。」

陳大仍然道:「蓮藕小時候也沒請個人,胖妹大些也是自己娘看著,輪到阿寶這裡就要請丫鬟了,我怕弟弟弟們心裡不舒服,銀子還是我出吧。我也不僅怕弟弟們不開心,還有丫鬟若是公中請的,到時候三個孩子照顧著,只怕忙不過來,尤其是阿寶和胖妹,都是吃奶的娃,一塊兒餓了拉了,也是常有的事,到時候讓這丫鬟到底看顧哪一個?還有啊,這丫鬟一整天呆在家裡,除了看孩子,總要做些別的事,到時候個個使喚著她,到沒得讓她將孩子放到一邊了。」

「得了,大老爺們磨磨蹭蹭的,娘說著銀子娘出就娘出,任誰有個二話,我都不饒。別的事,你也別擔憂,娘心裡有數。」陳大娘手一揮,便結束了這話題,又過來仔細瞧了杏兒,長得黑瘦,個頭兒也不大,想來也是貧苦人家的女兒。她轉過頭問了陳大杏兒年齡。

杏兒自己連忙回了,「回太太,我十三了。」

「村裡人,叫什麼『太太』,沒得讓人笑話,你就跟原先的幫工一樣叫我大娘。」陳大娘立刻道。

「那我聽大娘的。」杏兒伶俐道。她原先也在一戶秀才家中照顧小孩兒,那家裡看著還沒這家富貴,派頭卻擺得足,讓她老太爺太太地稱呼著,平日裡使喚地她不停歇。

「這麼大個女孩兒,能使喚幾年啊?」陳大娘皺著眉頭看著陳大。

陳大回道:「簽的三年活契,等阿寶和蓮藕一般大時便能自己玩了,到不需要人專門照看。」

「瞧她瘦的厲害,能抱得動孩子嗎?」陳大娘又提出疑問。

「大娘,我力氣大著呢,不信我給您看。」說著,杏兒跑到後院去將壓井口的大石頭搬了進來。那石頭不輕,防著蓮藕這些孩子淘氣去井邊玩掉井裡的,杏兒輕巧巧就搬了過來,陳大娘看了點頭道:「有把子力氣,成了,快把井蓋子還回去。」

給小姑娘面試完,陳大娘勉強點了頭,讓陳大先走了,留這杏兒在屋子裡看顧胖妹,她擱一旁瞧著,就覺得這丫頭倒是細緻,胖妹略有個響動便去查看,孩子睡著了也不閒著,還給她擦桌子擦椅子,陳大娘倒是滿意了,中午吃飯的時候,將杏兒帶到飯桌上,說是阿寶的丫鬟,以後就住在家裡了。陳家除了八間青瓦房,還有幾間放雜物的黑瓦房,收拾一間出來給杏兒住也方便。

「娘瞧說的,這麼大個丫鬟,還能光伺候一個人不成?胖妹在娘那裡,讓她照顧著,娘還能輕快些。」楊花兒連忙道。她心裡是不情願請個丫鬟的,顯得阿寶就金貴了,只是如今胖妹在陳大娘那裡,這丫鬟不也得照顧著?想到她女兒也是有丫鬟的人,而三房那一個卻是自個人長大的,楊花兒很是有些優越感的。

「不成,這丫鬟專門是給阿寶的,胖妹我自己看著,你們無事也別使壞她,聽著了嗎?」陳大娘嚴厲道。

楊花兒聽了立刻不爽,都是奶娃子,憑個什麼就光伺候阿寶,她家胖妹就不能讓丫鬟伺候了?她也不提胖妹,卻道:「一家子長輩沒個丫鬟使壞,到是小孩兒先有下人伺候了。」

陳大望了陳大娘一眼,做出個苦笑,陳大娘立刻一拍桌子,「就你話多,你要是不同意,把胖妹領回去自己看。」

楊花兒立刻不做聲了,胖妹在陳大娘那裡,她不僅空出時間來做繡活兒,而且陳大娘常日照顧著孩子也多了些情分,給胖妹做衣裳做鞋的,又能逮著機會吃些吳家給阿寶的好東西。

楊花兒歇了聲,石榴這裡更沒話了。她自己是個平頭老百姓,女兒也不是出生大戶人家,可不要丫鬟來衝門面。更何況,有了杏兒,吳桂香便能幹活了,對食鋪倒是有利。她們三個合夥做生意,都沒有算工錢,只是年底分成,這樣一來,誰有事想歇著就歇著,沒歇的人也沒多餘的錢。說來,她們的合約還是有些不嚴謹,要改一改的。只是,她們各自做的事也沒法計算誰到底更有價值,而且都是女人,都有歇著的時候,太計較了倒小性了。石榴一想,便將改合約的念頭放下了。

杏兒在陳家安家落戶了,吳桂香脫了身,去跟往日熟識的農戶們聯絡,收回一大批的東西,很是幹勁十足,倒是將石榴忙得夠嗆,好在楊樹漸漸上手,很是幫得上她些忙。

倒是楊花兒,有些悠閒了,這些日子她繡活兒賣得不太好,她生孩子停了好些時日沒做活,跟相熟的繡坊斷了生意往來,好容易接上頭,繡坊卻要壓她的價,說是她繡活兒不如以前鮮亮,賣不出價,楊花兒一時氣憤,跟繡坊掌事吵了一架,這家的生意自是不能做了,只能再找別的繡坊了。

人閒容易生事,尤其是楊花兒瞧著杏兒還有些彆扭。她看杏兒在井邊洗尿片,瞧著快洗完了,便連忙將自己桶裡的也遞了過去,「喲,在洗尿布呢,這裡還有些,你也一起洗了吧。」古達養孩子,沒紙尿褲,要手洗尿片,是個麻煩事,陳大娘雖然看著胖妹,尿布卻不替她洗,她得給阿寶洗,胖妹的,都拿給楊花兒去洗了。

杏兒也不推辭,乾脆道:「二嫂放這裡就成,我晾完了就洗。」只是她剛晾完,屋裡阿寶就哭了,杏兒連忙跑去看阿寶了。她將阿寶哄好,抱了孩子出來歉意對楊花兒道:「二嫂對不住了,阿寶剛醒,只怕到晚上才能睡,這尿布我明兒再給你洗成嗎?」

明兒洗,明兒黃花菜都涼了,楊花兒氣道:「你這丫鬟,就是會偷懶,連個尿布都不洗,花那麼銀子請你做什麼?」

「二嫂別生氣,要不晚上等阿寶睡著了我再洗?」杏兒又道。

她態度越好,楊花兒氣焰越高,吼道:「懶丫頭,就會偷懶。你現在不給我洗了,看我……」

「看你做什麼?你這主子款倒是擺得足。我說了,杏兒是照顧阿寶的,尿布你自己洗,也別再吵吵嚷嚷,嚇著阿寶怎麼辦?」陳大娘板著臉道。

「家裡請的丫鬟,我憑什麼不能使喚?」楊花兒憤憤道。

「這家裡我做主,我說不能就不能。你個憊懶貨,連個尿布都不洗,我就沒見過你這樣的懶婆娘。」

偷懶不成還挨了一頓罵,可給楊花兒氣的,拿著鎯頭大力地捶著尿布,嘴裡唸唸有詞,神情憤恨,也不知她將這尿布當成誰來捶罵。

洗完尿布,楊花兒跑到灶上去問石榴,「你知道那丫鬟多少銀子一個月嗎?」

石榴搖搖頭。

「我可打聽了,足足三兩呢,比你這娘家親戚給的還多。」楊花兒指指楊樹。

楊花兒經常叉腰罵人,楊樹很有些怕她,見她指了自己,立刻嚇得低頭幹活。

楊花兒是瞧不上楊樹的樣子,撇著嘴道:「瞧瞧,見了我就怕,我還能打她不成?」

石榴將楊花兒拉出去說話,免得楊樹不自在,「二嫂消息倒是靈通。」

「哪像你,自己能賺銀子,可不在乎這點兒小錢,我現在繡活兒賣得差了,一個月一兩銀子都賺不到,家裡居然給個丫鬟三兩銀子,我還不如照顧孩子呢。」

「二嫂可說笑了,我們養這麼多人,天熱生意又差,東西又不能久放,不說賺銀子,還要賠上點。」石榴忙道。她聽了確實也有些心疼,保姆真是很賺錢呢,三兩銀子一個月,一年三四十兩,可比陳三這個正經秀才賺的還多。

楊花兒看石榴神色帶著捨不得,又抱怨杏兒光看孩子不幹別的活,總之又是要策反石榴去鬧事。

石榴笑笑,當做沒聽出楊花兒的算計,「銀子是從娘手裡出的,她不心疼,我們心疼什麼?二嫂若是在橋頭縣接不到繡活,不如帶著幾樣好活計讓二哥駕著驢車帶你到雲州府去瞧瞧,那裡繡坊多,機會也多。」

楊花兒聽了石榴的建議,眼睛一亮:「你這主意不錯,我就去雲州府瞧瞧,也不只是找個好繡紡。我也出去玩耍幾天,免得被這丫鬟氣得心窩疼。弟妹要不跟著一起去?」

出去旅行啊?石榴倒是心動,只是如今又堆了好多食材要處理呢。石榴只能遺憾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