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 章 百天

楊花兒不僅想出去旅行,而且還想拿公費。都給大房一個月花了三兩銀子請丫鬟,二房為啥不能用公中的錢出去?她自覺很是理直氣壯。是以,帶了笑,對陳大娘道:「娘,六月馬上便要過去了,七月一過,天也涼了,該換秋衣,我給娘、胖妹和阿寶做兩件衣裳,娘看可好?」

「自然好。」楊花兒不鬧事,還想著給她做衣服,陳大娘嘴裡笑著,看著她的目光可帶著警惕。

「這橋頭縣上的衣服啊都是差不多的樣式,還是大地方花樣多,不說京城,便是雲州府的夫人們穿著,這裡便比不得。娘啊,我去雲州府上瞧瞧那富貴人家夫人穿的衣裳,給您照樣子做兩身,保管您穿上貴氣十足,十里八鄉沒哪個婦人能比得上,連縣裡的縣令夫人都羨慕。」楊花兒又道。

陳大娘這些年手裡可是抓了好幾百的銀兩,自覺也不比縣裡的大戶人家差,要不然也不會二話不說便付三兩銀子一月的丫鬟錢,楊花兒這話正說到她心坎上,心弦可鬆了不少,含笑道:「那是官夫人呢,我可不敢比。不過你要是真做出好衣裳,我給你付工錢。」

「先不急先不急,我正打算和陳二一起去雲州府走一趟,不如娘先幫我們墊些路費銀子。」楊花兒立刻笑道。

這還沒見到兔子就要撒鷹呢?陳大娘立刻臉一落,冷聲道:「我可不當這冤大頭,你要去雲州府玩耍,你自己掏銀子。另外,老二還包著村裡的活,可沒功夫跟你出去瞎晃悠,要去你自己去。」

死老太婆,說翻臉就翻臉的,楊花兒心裡頭咒罵,臉上帶了僵笑回了屋。

楊花兒又去陳大娘那裡找了一回虐,石榴從杏兒那裡知道了,歎了口氣,又望著杏兒笑盈盈的臉,鄭重道:「這些話別亂說了,若是叫二嫂知道怕是饒不了你。」這小姑娘伶俐,就是嘴皮子太利索,石榴有點兒怕她將陳家攪的更亂,只是她笑盈盈的,石榴也不好罵人,只能提醒一句。

杏兒對石榴的提醒不當回事,道:「三嫂放心,我不會讓二嫂知道的。對了,大娘說要給阿寶過百歲,村裡的人都散紅雞蛋。」百歲指給孩子過百天,取得是「長命百歲」的吉祥意義,只有講究的人家才會給孩子慶祝。

「百歲也散紅雞蛋?」石榴驚訝了,紅雞蛋都是三朝的時候散的,百天一般人家都不過,像蓮藕就沒過,胖妹也沒有。當然陳大娘看重阿寶,給個過個百天算不得什麼,只是給村裡散紅雞蛋,便有些太鋪張了。只是陳大娘為阿寶撒銀子的事也不止這一樁,石榴聽了,略微詫異後也就算了。

杏兒將這消息又散到楊花兒那裡,楊花兒一聽,可坐不住,又跑到陳大娘那裡去抗議了,「百歲散什麼紅雞蛋,胖妹連百歲都沒過呢,娘您可不能太偏心。」

「怎麼什麼事你都要插一手?這家裡你做主還是我做主?」陳大娘氣憤道。

「娘說啥呢,您這樣偏疼阿寶,我說兩句還不成,百歲散什麼紅雞蛋,咱家又不是地主老財,沒得讓人笑話。」楊花兒大咧咧道。

「不用你出銀子,你就別管這麼多了。」陳大娘冷臉。

「不用我出銀子,這公中的銀子我可也占分呢,陳二做事的錢,可連一個銅板都沒留呢。這三兩一個月的丫鬟,出生就減租子,百天還要散紅雞蛋,等過週歲又怎麼慶祝?娘啊,陳二兄弟們賺的銀子,可不能白白糟蹋了。」

陳大娘想到陳大昨兒個又給她10兩銀子,立刻便對楊花兒怒道:「這家裡銀子都是誰賺的,你心裡就沒個數?陳二一年到頭,能得幾兩,還不都是老大賺的,現在我給他兒子過了百歲,又有什麼不成?」

「娘這話說的,可就傷了人的心,大哥管著家裡的田地,他多賺一些還不是應當,陳二可是靠了自己的手藝呢,家裡就除了學徒的銀子,這些年年年上交,娘怎麼就不念著?」楊花兒臉色也不好了。

「他可是老娘生的,給老娘老子交銀子,我還得感恩他不成?再說,你們在家裡吃喝,他上交的銀子還不夠養你們的。」陳大娘語氣更高了。

「怎麼就不夠我們吃喝?我一個人,能吃多少?阿寶一個奶娃娃,每個月還得花三兩銀子讓人伺候,我是吃了三兩的米呢,還是喝了三兩銀子的油?」

婆媳兩個越說聲音越大,石榴聽了幾耳朵,也就不關心,吵架的時候算賬,算得清楚嗎?楊花兒不能改變陳大娘的主意,吵架也吵不贏,還不如回屋多喝幾杯水就郁氣從肚子裡排出去。

阿寶的百歲只擺了一桌,請了族長、裡正以及三服的幾個同族,吳桂香的娘也過來了,給阿寶準備了秋日裡的衣服鞋襪。桃香隔得近,也抱了石頭湊熱鬧。陳大娘專門去買了雞鴨魚肉,另外100個生雞蛋,都交給石榴處理著。

石榴一口便拒道:「娘,我這裡還積著一堆活呢,您自己弄吧。」

「得了,你心裡也不服氣我偏疼阿寶,蓮藕也是個男孩兒,我能不給她辦百歲?」陳大娘道。

不服氣便便不服氣吧,她確實有些不爽,石榴也不答話,出去處理黃花菜了。這東西洗洗用日頭一曬,冬天用來炒肉可是一大美味。

陳大娘自己整治了滿滿一桌子豐盛的飯菜,又將雞蛋用水煮開摸紅,提著竹籃子喜滋滋一家散了。陳家莊不大,也就二十多戶人家,陳大娘一家散了兩個,碰到有年歲大的老人家,特意多發一個。將100個雞蛋散去大半,剩下的給吳桂香娘家回了十六個,便沒剩幾個了。蓮藕看著紅紅的雞蛋想吃,陳大娘想著還得給族長、裡正帶些回去便不想給,還是陳老爹板著臉給蓮藕拿了兩個。

吳大娘用過飯,趁著沒人注意拉了吳桂香進屋說話,「你婆婆那裡,你還是勸著一些。當初你不同意你婆婆給三房的孩子減租,說的是怕孩子受不住這福氣,這話我也不是瞎說。阿寶是男孩兒,福氣比個丫頭片子要重,減租就減租,別的事上還是要留些心,譬如百歲散雞蛋,一個雖然只一個銅板,這100個才100個銅板,但是光他一個人便散好幾回,沒得比官家子弟還金貴呢。」

吳桂香咬咬牙,將陳大想分家的話咬著吳大娘的耳朵說了。

吳大娘吃了一驚,「你們打算倒是長久。不過有了兒子,考慮事就周全。你們既然有了那想法,光靠著這點子小事讓妯娌心裡不平衡可不成事,要出招,就得出狠招。」

「還求娘給我個主意。」吳桂香忙道。

吳大娘想了一會兒,到真有個好主意,湊到吳桂香耳邊說了。

吳桂香聽了,連連點頭,「還是娘有見識,按娘說的,我那二弟妹定是不肯善罷甘休的。」

「也不必急,按你們原先想的,慢慢燉個火,到時再大鬧一場,徹底撕破了臉,只怕不分都難。」吳大娘道。

娘兩個密謀了一會兒,便喊了杏兒抱阿寶過來。

吳大娘用手摸摸阿寶的小臉蛋,喜愛得不知如何是好,「阿寶長得好,模樣像足了你,以後一定俊俏,也怪不得你們為了他殫精竭慮的。」

「他還聰明著呢,這麼小個人,喊他名字,立刻盯了你瞧,可見是知道自己叫個什麼了。」吳桂香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陳大娘雖然照顧著胖妹,卻分了一半心神在阿寶那裡,瞧見杏兒抱了阿寶,連忙將胖妹抱了過來一起玩耍,一進屋便笑著道:「親家會養人呢,兩個閨女頭胎都生個大胖小子。」

「我這兩姑娘雖是旺夫旺子的運道,但這也是你們陳劉兩家風水好。瞧瞧阿寶白嫩嫩的樣子,親家不知費多少心思呢,這又請了丫鬟照顧著。阿寶好運道,生在陳家。」花花轎子人抬人,吳大娘也發揮了功力哄得陳大娘滿臉堆笑。

老親家兩個互相吹捧著,不一會兒桃香、石榴也都帶了孩子過來。一屋子人,熱熱鬧鬧的,幾個小的也沒哭,只拿眼睛到處瞧人。

這屋裡的小孩兒就蓮藕會說話,眾人便逗她,「蓮藕,這麼多弟弟妹妹,你最喜歡哪個?」

這些個弟弟妹妹都不會說話呢,蓮藕從來不跟他們玩,照她意思,一個都不喜歡,只是她聰明著,知道這話不能說,拿眼一瞧,用手指了指石頭,這個晚上不哭得人睡不著,就選這個。

「這可是姑表親呢,又隔著三歲,正正好的緣分。」陳大娘一拍大腿笑道。

「可不是,兩家隔得近,打小一塊玩到大,以後情分更深呢。」吳大娘也道。

看兩個老太太就要給她閨女定個娃娃親了,石榴槤忙插嘴,「都是奶娃娃呢,可不著急成親,蓮藕跟我要紅雞蛋呢,娘那裡還有嗎?若是沒了,我再去調製幾個。」

陳大娘也不說沒有,也不說有,只道:「給了她兩個呢,雞子孩子也不能吃多了,難克化。」

石榴聽了不高興,雞蛋而已,居然就不給了?石榴也不是個會藏心事的,心裡不高興,臉上也帶出情緒,桃香桂香姐妹兩個瞧了,很是有些尷尬。

一看氣氛有些冷落,吳大娘連忙笑道:「親家可真是要操心呢,大大小小的都放在心上。」

「可不是,還是親家明白我,這些個小的不知事,還當你捨不得東西。」陳大娘連忙辯白,又對石榴道:「我給她留著呢,明兒再吃。」

「多謝娘了。」石榴敷衍笑道。

等回了屋子,石榴從蓮藕那裡知道她吃的拿兩個是陳老爹拿的,更是心塞,這老太太,真是容易變心,原先連金子都捨得給,如今想吃她的雞蛋都不容易了。

石榴摸摸女兒委屈的小臉蛋,笑道:「以後想吃什麼跟娘、公、爺爺說,你奶奶太忙,沒空理你。」

蓮藕乖巧地點點頭,又好奇問道:「奶奶忙什麼呢?」

為孫忙呢。石榴摸摸女兒的小腦袋,沒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