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0 章 陳大娘的省錢計劃

到吃飯的時候,別人都上了桌,就楊花兒不在,陳大娘便問石榴,「楊花兒呢?一上午都看不到人?」

石榴搖頭。這妯娌嫌棄她不足與謀,可不會跟她報告行蹤。

「我看她拿了東西出門了,不知是不是回娘家了。」杏兒插嘴道。

陳大娘立刻沉下臉:「回娘家也不打聲招呼,不管她,我們吃。飯菜都別剩下。」

石榴以為陳大娘是為了不給楊花兒留吃的,還想著這婆婆真是孩子氣,哪個娘家不管飯,她這招可不管用。哪知道陳大娘繼續道:「從今兒個開始,家裡頭一點都不許浪費,剩菜剩飯都不許倒了,別說什麼傷腸胃,我吃了一輩子,也不沒礙事,以後可得繼續吃。還有,雞鴨魚肉一個月吃一次。」

吳桂香連忙道:「娘,孩子都還小,在長身子呢,若是吃不好,可長不好。」

陳大娘沒所謂地道:「過了今年就好了,明年再吃肉,耽擱一年也不礙事。對了,過年我也不給你們幾個裁新衣裳了,你們要穿新的自己出銀子。老三,你那筆墨紙硯,跟你爹一樣,總共只一兩銀子,若是不夠,自己籌措。」

陳三睜大眼沒什麼表情地看了陳大娘一眼,然後點點頭,繼續吃飯。陳大娘被他無辜的樣子看得有些愧疚,三兒如今可不能上街擺攤了,她連忙加了一句,「你要不夠,先跟你爹借些用,過了明年,娘再給你買。」

陳三卻道,「夠用,夠用。娘放心便是。」

陳大娘狠了狠心,不再管他,又說起石榴,「你這裡,以後炒菜油鹽少放些,能看到油星子便是。」

石榴囧囧看了陳大娘,這是她為了籌集銀兩制定的省錢計劃嗎?別的還好說,在做飯菜這上面,石榴也不願將就,她可是有追求。她對陳大娘道:「我手一貫重,娘要是嫌我費了油鹽,不如您自己掌勺?我給你將菜都準備好。」

陳大娘連連點頭,「我自己來放心,也不用你擇菜,那些個能吃的老梗子,我看你都丟了,以後這些都不能丟。」

「這菜不都是家裡頭種的?」石榴好笑道。

陳大娘瞪她一眼,「便是家裡頭種的,也不能糟蹋了,那種菜還要種子肥料呢。」

石榴舉舉手,表示折服。陳大娘放過她,又念到吳桂香那裡,想了想,吳桂香好像沒什麼特別的事,最後只得說了一句:「你啊,以後少洗衣服,那皂角用得太快,一月就得買一回。」

說到這,陳大娘又回指著石榴,「你大冬天都要一日洗一次澡,以後不行。」

她在灶台上忙活,而且是兩個灶台,早些時候在後面的灶台忙,到了飯點又要到前院的灶台忙,身上全是煙火氣,不好好洗澡,這能睡著嗎?

對於陳大娘降低她生活質量的事,石榴是堅決抵制地,義正言辭道:「水不用銀子買,還要省著用?又不是旱年。」

「燒水的柴火可要節約著,免得冬日裡花銀子買。」

「那成,我在後院的灶上總成了吧?」石榴便道。

陳大娘立刻道:「那我可不管。反正我顧著家裡頭的花銷,不許多花一個銅板。楊花兒不在,我得跟她說明白了,以後可不許從我那拿一個針頭線腦,也別哄了我跟她買簪子頭飾。」

石榴是不看好陳大娘的省錢大計,又不是大戶人家,平日裡穿好吃好的。農村人,柴米油鹽,不少東西都是從地裡出產的,平日又不鋪張浪費,能省幾個銅板?不過陳大娘顯得幹勁十足,一樣一樣算著,一個月能省多少,一年能省多少,來回也就七八兩的差入,讓人看了好笑。

看出一桌子人的不以為意,陳大娘立刻板著臉道:「你們可別嫌棄七八兩少,這裡七八兩,那裡七八兩,蓬在一起,就是筆大銀子了。」

自鳴得意的陳大娘可沒獲得掌聲。一貫捧著她的都沉默不語。吳桂香心情複雜,不知道說什麼。石榴也沒心奉承她,伶俐些的杏兒更不敢說話,這屋子裡,最耗銀子的便是她了。陳大娘何嘗不想辭了她,只是陳大說他先付了銀兩,若是辭退了,這銀兩只怕要不回來了。正往錢眼裡鑽的陳大娘哪裡捨得,只能讓杏兒繼續呆著,不僅拿高工資,還吃著陳家。

即便是頂著所有人的反對,陳大娘也自信得厲害,用探關燈一樣的眼神到處搜查,看哪裡能省些銀子。家裡頭到處可見的糕點都被收在一起,說是待客的時候才拿出來;不易得的蜂蜜、白糖和茶葉也鎖在櫃子裡,得她同意了才能用;灶上櫃裡的幾條肉更是藏得好好的,得留著慢慢吃;牲畜棚裡的畜生也得管著,少吃少喝。

石榴本來準備進灶間給蓮藕炸些芋頭,一看陳大娘這陣勢,也不頂風作案,拿了削了芋頭去後院的灶上。炸好了,她端了去給蓮藕和陳老爹吃。

陳大娘在家裡一驚一乍的,陳老爹就當沒看見,跟個小孩兒一樣跟蓮藕玩得開心,見石榴捧了好吃的過來,雙眼瞇成一團,嘴裡歡笑道:「蓮藕快出來,你娘拿了好東西過來犒勞我呢,你快過來沾沾光。」白毛正圍著石榴腿打轉,拿鼻子使勁嗅著,大約是聞聞有沒有肉味吧。

蓮藕立刻跑出來了,一邊走還一邊擦嘴,石榴瞧著她嘴角的芝麻粒,好氣又好笑地瞪她一眼,這丫頭整日躲著她偷吃,怪不得臉總是圓乎乎的,跟她和陳三都不太像。

蓮藕被瞪了也不她娘計較,推開白毛,熱情地一雙手抱住石榴的腿,仰著頭問道:「娘,你做什麼?」

「芋頭。」石榴說著,將端東西托盤擺在凳子上。老年人和小孩吃多了油炸的怕不好消化,石榴炸了一半蒸了一半,陳老爹將炸的擺前頭,嫌棄地看了蒸的,對石榴抱怨道:「這個沒滋沒味的,以後少弄些。」

蓮藕也抬起頭對她娘道,「沒滋沒味。」

「沒滋沒味你也就別吃了,娘端回去自己吃。」石榴逗她。蓮藕立刻又雙手護食,大叫道:「吃,吃,娘做的,我都愛吃。」

陳老爹驕傲地對石榴道:「這孩子像我,會哄人。」

石榴笑道:「吃多了甜的,小嘴長蜜了。爺,你也多吃點蒸的,那個好克化。」

陳老爹擺擺手,示意石榴別囉嗦,有事便去忙。

蓮藕也學了她公擺手,對這老小沒法子,石榴笑了笑,說了句「別給狗吃炸的」便回了後灶。

到晚上,飯菜立刻降了等級,只擺了兩大碗白水包菜,以及一條鹹魚,一個醃菜。

「弟妹,這是做什麼呢?家裡頭又不是沒東西,怎麼給我們吃這些。」楊花兒拿了筷子,對石榴道。

石榴不作答,坐等陳大娘來教訓她。果然,立刻便聽到陳大娘的吼聲:「嫌棄就別吃。」

楊花兒立刻訕笑,「娘,今兒是個什麼日子,怎麼吃的這麼清淡?」

陳大娘板著臉道:「不是什麼日子,從今日裡,以後每天都這麼吃。不僅如此,別的地方也不能多費一個子兒。」接著,陳大娘將對楊花兒的管制也說了,楊花兒喜歡占家裡的便宜,這一說,可是停不下口,「以後不許從我這裡拿針線布料,你回娘家不准從我那裡拿東西,糕點茶葉不准吃了,想吃果子自己掏銀子買,皂角面霜口脂自己買,簪子耳墜的更是想都別想我出銀子。」

楊花兒臉色難看地說道:「娘跟我說這些,可是嫌棄我用多了東西?」

陳大娘沒好聲氣地道:「急什麼,不光是你,家裡老小都一樣。」

楊花兒臉色才好了一點,不過很快又譏笑道:「老小都一樣,那阿寶都還用著丫鬟呢,當長輩的,連口肉都吃不著,成什麼道理?」

這事上午沒說破,楊花兒的潑辣性子可不會放過。陳大娘臉色難看道:「不吃肉能死啊?阿寶的丫鬟是他爹付的銀子,你要是有銀子給自己請丫鬟,我也不攔著。」

「哼,誰知道是哪個出的銀子,橫豎家裡也沒個賬目。」楊花兒道,一把甩開一個勁拉她衣袖的陳二,「你也別拽我,這日子實在沒法過,我也懶得吃了,吃這些沒油水的東西,沒得胃疼。」

楊花兒甩了袖子就走,陳大娘氣道:「沒教養的東西,不吃正好省了。」

「娘,花兒脾氣急,您別氣,我回去勸勸她。」陳二看著陳大娘,著急道。

陳大娘怒道:「不許去,潑辣貨都被你寵壞了。」

蓮藕跟陳老爹半下午吃了東西,肚皮不餓,扒了兩口飯就差不多了,石榴將女兒安置了,自己就這鹹菜吃了碗飯,也能糊弄好肚子,倒是陳三,不太愛鹹菜鹹魚,對沒有油鹽醬醋的包菜也能下嚥,只能餓著肚子準備回去吃糕點。

回了屋,陳三對石榴道:「你可害了家裡人了。」

石榴一臉的莫明,「我怎麼了?」

「被養刁了胃,先如何吃得下清水白菜呢?」

看陳三還是一本正經的樣子,石榴笑得打滾,呆書生也知道說俏皮話了,真是可喜可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