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1 章 食鋪的賬目

楊花兒走的乾脆,可是陳二心裡惦記著她,在石榴洗碗的時候,偷偷過來問她還有沒有剩飯。

「還有些,只是沒菜了。」石榴回道。

「那,那……」陳二顯得猶猶豫豫。

石榴笑道:「二哥有話就說。」

陳二這才吭吭哧哧道:「不知道弟妹的後灶上,有沒有能下飯的菜?」

若是楊花兒來問,石榴說不得要找個借口推辭了,以後伙食都是這標準,難道還能天天吃她們賣的東西?只是陳二這老實人難得求人,若是拒了實在太打擊人,石榴想了一下,便道:「後灶上的東西都是冷的,只怕不好吃,甕裡好愛有些腐乳和辣子,不如二哥給二嫂弄點?」

「哎,多謝弟妹了。」陳二立刻笑著道。他裝了一大陶碗的飯,夾了好幾塊乳腐,又挖了兩大勺辣子,石榴看了都替楊花兒渴的厲害,對陳二道:「二哥給二嫂倒杯水。」

陳二連連點頭,「好,好,多謝三弟妹了。」然後急匆匆拿了東西進屋,生怕被陳大娘給瞧見了。他一進屋便叫喚,「花兒,花兒。」

楊花兒正坐在椅子上吃桂花糕,吃了兩塊,覺得甜得膩歪,可是不吃肚子又餓,吃得很是痛苦,聽到陳二聲音,沒好聲氣地道:「喊什麼?還沒死呢。」

陳二笑道:「我給你拿了點飯,你快吃了,免得晚上餓得肚子疼。」

楊花兒聞到辣味也有胃口,說了一句「算你識相。」就接過飯,狼吞虎嚥,一口氣吃了半碗,可算是覺得肚子裡好受了。她看了陳二蹲在一旁,道:「傻樣,有凳子不知道坐呢。」

陳二搖頭,「不礙事,你快吃完,我端到灶上將碗洗了。」

「急什麼,待會兒我拿去,今兒個本來我洗碗,我沒吃飯,碗是誰洗的?」楊花兒問道。

陳二連忙道:「三弟妹,她還提醒我給你弄點乳腐和辣子下飯。」

楊花兒撇撇嘴,「別說她的好話,就會做個樣子,骨子裡最是精明。胖妹爹,我問你,不如咱們把家分了吧。」

「花兒,你說啥呢?好端端的,分什麼家?」陳二驚訝道。

「你也看到了,現在家裡過的什麼日子,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娘眼裡只有你那個侄子,咱們這些人都不算人。她沒把我們放在心上,我們就分出去單過,想吃什麼喝什麼自己做主,你看如何?」她說完,期盼看了陳二。

陳二還是猶豫,「分家有啥好,一家人在一家不好些,你也不用天天洗碗刷鍋。」

楊花兒氣道:「懶得你,為了不刷碗就不想分家?實話跟你說,這個家我是分定了,你娘為了給你侄子打金人,要賣地賣田的,再不分,以後你就跟你兒子喝西北風呢。」

陳二接了一句:「我兒子不是還沒影嗎?」堵得楊花兒火氣更旺了,恨不得要撓他,「沒影,沒影,你怎麼就不知道使點力氣?要是你中用,讓我生了兒子,咱們用得著這麼委屈嗎?」

「三弟那裡不也沒兒子?怎麼沒鬧著分家?」陳二嘟囔道。

「他分什麼家?他從小到大花了家裡多少銀子?你十幾歲出來做工,他都二十多了,還花著家裡的,他捨得分家嗎?」楊花兒嘴裡含著飯,仍然怒吼著,噴了陳二一臉。

陳二自己默默擦了臉,還好脾氣勸道,「別急,別急,吃完飯再說。」

楊花兒把飯碗往桌子上用力一放,「吃什麼,氣都氣飽了。」

「還剩一口,不吃多浪費。」陳二道。

「不知不吃。」楊花兒煩躁地擺擺手,陳二也就不多說,拿起碗筷將那口飯吃了,又去灶上洗好,打了水過來給楊花兒洗涮。兩人洗白身子去床上忙了一通,楊花兒歎了口氣。

「我弄的你舒不舒服?」陳二問道。

楊花兒好笑地捏捏他腰間,「都說你老實,在床上可不是老實人。」

陳二自得道:「在床上都老實,可不就沒得用處了。」

「好了,別得意了,跟你說正經的,我要分家呢,你得站我這邊,知道嗎?」說完,楊花兒將她娘的猜測說了。

楊花兒以前也不是沒說個分家的話,但都是氣話,陳二聽出來了,她這回是認真的。陳二長歎口氣,「大哥也就大我三歲,可是掙錢的時候我還是個孩子,這些年家裡多虧了他,他哪裡有別的什麼心思?」

楊花兒道:「以前沒有,現在有兒子了,自然就有了。不說別人,就是你自己,出去了還記得給胖妹捎個頭繩,怎麼就沒見你給我捎點兒東西?這有孩子的,跟沒孩子,就是不同。我娘多厲害的人,她能說錯?」

楊大娘是挺厲害一個人,陳二想到她都頭皮發麻。算了,分就分吧,他有手藝,也能自己賺銀子了,何必靠了大哥過活?陳二想通了,便道:「你要分家,好好跟爹娘說,別鬧事,免得別人說你不好呢。」

「你這話倒是真心為我,可是我若是不鬧出來,這家現在怎麼分得成,還不得大房三房都將公中銀子扒拉走了才能分?你是老二,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咱們兩個不爭不搶,只怕什麼都沒有。」楊花兒歎氣。

陳二想說別為了銀子傷和氣,只是楊花兒怕是聽不進去。算了,隨她吧,分了家,花兒還能少跟娘吵鬧,對誰都好。若是村裡人說花兒不好,他不聽便是。

第二日,陳二特意囑咐了石榴一句,「若是你二嫂鬧得厲害,勞煩弟妹去大志叔家裡找我一下,我馬上就回。」

楊花兒鬧事也是尋常,石榴並不放在心上,隨口應道:「知道了,二哥放心。」

「石榴,石榴,快過來。」吳桂香在門口喊她。石榴跟陳二擺擺手,連忙過去吳桂香那裡,「大嫂找我什麼事呢?」

吳桂香道:「這個月賬目出來了。你快過來瞧瞧。」

吳桂香記賬細,一筆一筆都記得清楚,各項數據都匯總,石榴瞧了七月的支出,瞪大了眼,居然花費了100兩銀子。要知道,她們一個季度也就100百兩的收益呢。一年到頭,三個人拿到手裡的,也只比100多一點。小本經營,收支幅度都小,一下子支出這麼多,如何承擔得起?

石榴不經問道:「怎麼花了這麼多?往月不是50兩左右?」

「鋪面的租金,給地保交的稅,官府收的稅,這些個都是固定,沒什麼好說的。多的,一是我和黑炭兩個都買了許多蔬菜瓜果豆子稻米存著,比往日多支出30兩。別的花費,一個是黑炭的賣身銀子,五兩,一個是大河和楊樹的工錢,一共五兩。還有鋪子裡的東西損毀,補足也費了些。另外還有些雜七雜八的,我也記著。」

石榴一看,連乞丐進屋裡乞討的花的幾個銅板都記著,上次給楊花兒娘家送的禮,也算在支出裡面,這賬目是清楚的。成本高了一輩,而這個月的毛收入卻減少了,才70兩,算得上入不敷出了,可如何是好?

吳桂香也是一臉的嚴肅:「這樣下去不行,總要開源節流。桃花去了鋪子裡,我不僅能收貨物,也能幫著你做吃食,楊樹這裡要辭退了。」其實大河吳桂香也想辭了,只是瞧了石榴和桃香的面子,不好提罷了。

石榴道:「楊樹和大河都辭了吧,黑炭白天去鋪子裡幫忙,晚上在家裡幫忙。」大河已經長大了,又在鋪子裡鍛煉的能耐,在哪裡都能找到活,也不必她們賠本付他工錢。

石榴能拎得清,吳桂香也高興,笑道:「你不好開口,我去說吧。」

石榴卻道:「楊樹那裡你去說,大河我親自跟我爹說便是。不僅要辭退人,大嫂和黑炭兩個買東西,也要有些節制,雖說買了便宜東西,但若是現在買的多了,以後賣不出去,也是損失。」

「怎麼會賣不出去?我買的都是往年賣得好的,弟妹別擔心。你也別看這個月賬目不好看,下個月便好了,中秋那幾日,保管鋪子裡生意火爆。」

看吳桂香有些不以為然,石榴愣了愣。算了,她自己從前沒買過食材,吳桂香比她專業,就相信她的判斷吧。石榴想了想,便笑道:「這些我不太懂,大嫂以後出去買東西,也帶我一起去看看吧。」

吳桂香也不藏私,立刻道:「成,明兒我就帶你去看看,你一瞧便知道,這物多的時候買,跟物少的時候買,可是兩回事。正出產的時候,賣的不僅便宜,而且能挑到好東西,賣主的態度也好,等東西少了,價錢貴不說,還沒法子挑三揀四,便是不好的,也只得硬著頭皮收了,若不然那賣主連著好的都不賣。」

石榴驚訝道:「這裡頭這麼多門道呢。」

「比不得做吃食難,多見識幾次也就學會了。」吳桂香笑道。

石榴立刻道:「那改明兒我也教大嫂幾個又味美又容易整治的糕點。」

「那可好。」

說著,兩個人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