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章 回娘家

楊花兒在娘家取得真經,又得了陳二支持,自然是摩拳擦掌等著大鬧。只是,她也聽了她娘的話,並不瞎鬧,要找了好的由頭。一大早,她一起,便拿眼瞧了,預備著哪個惹了她,她定是不饒的。內心裡,她其實想直接跟大房鬧一場,那樣便不用得罪婆婆。金人不在三房,跟石榴鬧了無益處。

只是,陳大和吳桂香盼著她鬧事,眼珠子都盼綠了,對她是表面忍讓背地裡慫恿,怎麼會去得罪她?

楊花兒一邊吃著陳大娘做的粗面饅頭,一邊眼珠子滴溜溜轉。這粗老面平日裡並不吃,直接給了產奶的奶牛吃,楊花兒噎得嗓子疼,大模大樣招呼吳桂香給她倒杯水,「大嫂,勞煩你給我杯水,我快噎死了。」

吳桂香不僅不拒絕,還好心跟楊花兒說道,「你等會兒,我這就去。這粗面饅頭要慢慢嚼,才有味道,吃得快了,容易噎著。」

楊花兒眼珠一轉,又道:「我看大嫂的鋪子裡買的肉鬆,配這饅頭味兒也不差,大嫂不如去給我拿點兒?」

吳桂香看了石榴一眼,見她搖頭,笑著推拒道:「肉鬆這幾日沒做,家裡也沒有,可是得罪二弟妹了。」

楊花兒立刻嗤笑道:「大嫂真是個小氣人,一點吃食都捨不得。」

吳桂香一點兒不生氣,好脾氣道:「弟妹可誤會了,不是我捨不得,是真沒有呢。不過,我屋子裡還有些阿寶爹昨晚上買回來的辣滷味,我這就給弟妹拿來。」

「那你快去吧。」

石榴盯了吳桂香一眼,有些不解,往日可沒見她這麼好的性子。

「三弟妹,你看大嫂多體貼,你就比不上了。」楊花兒指著人,分評道。

石榴突然覺得一陣反胃,這家裡又沒個誰欠她的,容得下她在指三畫四?只是陳大娘都沒開口,石榴也不想招惹她,就當做沒聽到,慢慢嚥著饅頭。

楊花兒鬧了一早上,吳桂香對她言聽計從的,陳大娘和石榴兩個雖看不過眼,也都沒人說啥,她不免覺得無趣,真是燥人,想要鬧個事咋就怎麼難?

這些日子一直都忙碌著,石榴有些不想動了,以前兩個灶上忙上忙下都不累,現在一個灶台都不想動,有點兒職業倦怠期的感覺。她跟楊樹交代了今日要做的事,便找到吳桂香,說是想要歇息幾天。她們的小食鋪是草台班子,三個人合夥,三個人都是做主的人。不過碰到自己不方便做主的事,都是找吳桂香,她年紀大些,又有主意,算是董事長了。

吳桂香二話不說同意了,道:「這段時日可是累壞你了,你好好歇著,今兒楊樹忙著,明兒我來接手。」

本來就要跟她爹和大河說起辭人的事,又許久沒回娘家了,石榴便起了回去看看的心思,一用過早飯,便跟陳大娘說了一聲。

「想回便回吧,不是自己生的,我也管不著。」陳大娘沒好聲氣。

這是對楊花兒有氣沒撒出來,牽連無辜呢。石榴也不哄她,說了句「那我走了」便帶著蓮藕一起回娘家。蓮藕對劉家也喜歡,劉老實可疼她,一去就給她糖,還管著她娘不讓說她,所以蓮藕帶著白毛樂呵呵跑前頭了。

這孩子丟過一次,石榴對她盯得緊,一看快要跑沒影兒了,連忙大喊,「蓮藕慢點兒,等會兒娘。」小姑娘乖巧地蹲地上,一邊等她娘,一邊看螞蟻,最後還抓了只在手上。

螞蟻什麼的,雖然沒毒,但是也挺髒的,她自己小時候就從來不玩,有時候看到一堆螞蟻還繞路走,蓮藕卻不怕小蟲子,連毛毛蟲都敢抓,石榴看她孤單,也不多阻止,只是笑著勸誡:「放它回去玩吧,你跟娘玩,好不好?」

蓮藕立刻放了螞蟻,笑著道:「我跟石頭玩。」她還記得外公家有個小弟弟,記性不差。

「石頭不在家裡,你跟外公玩。」

「嘻嘻。」蓮藕立刻捂著嘴笑。外公有糖吃。

陳家的飯早,她們到時,劉老實一個人在用早飯,大河天麻麻亮便去了縣裡,桃花和大山兩個為了孩子不來回奔波,在橋頭縣租了屋子。劉老實見了蓮藕,笑得不見牙,「蓮藕來了,快坐啊,外公給你找糖吃。」

石榴槤忙道:「爹,你自己吃飯,別慣著她。」

劉老實不聽石榴的,笑呵呵對蓮藕道:「不理你娘。上回你大舅舅買了一把松子糖,外公找給你吃。」

蓮藕將頭點得像小雞啄米,偷看她娘一眼,笑得可得意了。石榴好笑地瞪她一眼,然後去幫她爹收拾屋子了。桃花怕是去縣裡住之後,許久沒回來了,家裡頭亂糟糟的,髒衣服到處到處,桌椅擺放地也隨意,地上積了一層灰,石榴看不過眼。

劉老實跟蓮藕感歎,「你娘就是閒不住的性子。就是在個生人家裡,看見髒亂了,都想收拾一番。」

石榴沒好氣道:「我還那麼勤快,誰家都收拾呢?爹,你今日要去地裡做活嗎?」

劉老實本來要去地裡挖花生,不過想著這幾日天氣好,也不著急,便道:「今日我閨女回來了,歇一日。」

「歇啥,我回來就是給你幫忙的。」

劉老實笑道:「你出嫁前都沒做過農活,嫁了人可不敢勞動你。你去灶上給我整治頓好酒菜就成。」

早些年石榴是管制著她爹喝酒的,只是如今她回家少,免不得縱容了,笑道:「一個人喝酒多沒勁兒,潘木匠也不知道在不在家。」

劉老實提起潘木匠還有些不自然,「昨晚上大石才回來,想來是在家吧。不過,我現在可不跟他喝酒,沒得意思。你去把我女婿叫來,我跟他喝。」

石榴無奈道,「你女婿一杯倒,喝起來有什麼意思?大石在潘木匠那裡呢,我待會兒去把他叫回來吃午飯。對了,爹,我還跟你說個事,桃香和我大嫂兩個都回來做活了,鋪子裡現在不缺人,我要把大河辭退了,您老生氣嗎?」

劉老實呵呵笑:「生什麼氣?那死小子賺幾個銀兩,我連個銅板都沒見著。你們鋪子那麼一點地方,哪裡容得下那麼多人?你放心,大河心裡也是有數的,前兒還跟我說,有個飯館的掌櫃看他機靈,要招他做跑堂。他心大,說是想要做個掌櫃。」

石榴看他們說話,蓮藕那丫頭一個勁兒往嘴裡塞糖,吃得腮幫子鼓鼓的,口水直流,好笑地瞪了她一眼,將她荷包裡的松子糖都掏了,在小姑娘可憐巴巴的眼神下,勉強留下一塊。

回了娘家,石榴總是很舒心,劉老實從來不會做讓她為難的事,便是她嫁了,也想著她,生怕她在陳家難過了。又跟老爹說了幾句,石榴便道:「爹,你幫我看下蓮藕,我去灶上洗洗,也不知道你們幾天洗一回,灶台上肯定髒的不像話。」

劉老實擺擺手,「去吧,去吧。缸裡一滿缸的水,是昨兒個大石挑的,夠你洗了。」

石榴一走,劉老實立刻笑著對蓮藕招手,從口袋裡抓出一包沒拆封的松子糖,低聲道:「慢慢吃,別被你娘發現了。」

蓮藕瞇著眼,連連點頭,一點兒聲音都不敢發,生怕被石榴聽到了。

劉老實稀罕地摸摸她的腦袋,「這機靈勁兒,可像你娘小時候,要是你外婆見到了,不知多高興。」說完,神色又有些傷感,老婆子福淺,孩子們一個個長大了,又生了孩子,都沒法子見。

在家裡看了灶台就倦怠,但是看了娘家這老鍋老灶,石榴心裡的激情又起來了。這鍋灶她用了七八年,看著就舒爽,只是現在有些黑乎乎的,明珠蒙塵了啊,她得好好涮涮。費了一缸水,將鍋碗瓢盆都刷得瓦亮,石榴心裡成就感滿滿。

搜羅了一番,在灶上找到一籃子剛摘下的花生,立刻洗淨了,用水一燜,喊了蓮藕過來吃燜的新鮮花生。小姑娘胃大,吃了糖,看見嫩生生的花生也能吃下。劉老實也抓了一把,他閨女弄的東西就是好吃。

石榴瞧見院子的菜園裡還有玉米,便問她,「要吃玉米嗎?」

蓮藕連連點頭,好吃的她都吃。

石榴便去院子的小菜園掰玉米,正好尤嬸子瞧見她了,連忙招呼道:「石榴回來了?」

石榴笑道:「我剛回,尤嬸子也在菜園子裡忙呢。」

尤嬸子答道:「是啊,我種點菜籽。看你就是閒不住的性子,一回家就忙。我家翠花每回回娘家,都等著我這老娘伺候她呢。」

「她照顧著兩個孩子,可脫不開手。」

說到外孫子,尤嬸子立刻笑了,「也是,兩個淘氣小子,她一個人都忙不過來,非得孩子爹黑著臉在一旁守著。石榴啊,你也抓緊呢,蓮藕都三歲了,可是要抓緊添個小的。」

石榴只能尷尬笑,已經好多人催她生二胎了。石榴倒是不介意老二來,只是老二也有個性,不是你想要他來他就來的。

石榴沒說話,尤嬸子卻停不住。翠花婚事有波折,如今卻過得好,尤嬸子心中高興,絮絮叨叨跟石榴說了許多,都是讚揚翠花相公陸大樹的,總之是個外表粗獷內心溫柔的好漢子。石榴笑著,也不接話,做娘對女兒的自豪感,她生了蓮藕也是知道的。

「瞧我,囉囉嗦嗦的,都耽誤你做正事了。」尤嬸子說得口乾舌燥了,才不好意思停了口。

石榴笑道:「我回娘家有啥正事?剛燜了花生,嬸子要嘗嘗嗎?」

「不用,不用,我家裡有呢。」尤嬸子擺擺手,回了屋子,不一會兒,卻給石榴帶了一袋子桔子,「翠花家裡種的,個頭大,你嘗嘗。」

「多謝嬸子了。」鄰里之間和睦,再好不過的事了,尤嬸子是實在人,從不來虛的,石榴也不推辭,立刻接了桔子,想著待會兒給她送點兒吃食便是。不過這桔子卻要藏著,免得饞嘴的小姑娘吃得零食太多,吃不下正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