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章 楊家來人

陳大娘臉色不好,楊花兒心裡頭也害怕,拿眼瞧著後頭,怎麼陳二和她娘家人還不過來?

陳二雖然應了,可是到楊家莊村口,卻蹲路上不敢動了,若以後教他爹知道,要被活活打死吧。只是他不就山,山過來就他,楊大娘出了主意讓女兒分家,早跟兒子通了氣,時刻留心陳家莊的動靜,好給女兒撐腰。聽人當笑話一般說起她女婿在村口蹲著,楊大娘便猜測這憨貨是過來叫人的,她當即一拍大腿,讓正在家歇息的大兒子去將堂兄弟們都叫來。

楊大哥不解道:「叫他們做什麼?他們可不是好相與的,家裡頭有事叫小弟不就成了?」

楊大娘解釋:「你大妹今兒鬧分家,我們去給她做主,就是要他們那些野蠻人去助陣呢。」

「什麼?大妹要分家?好端端的,分什麼家,她那大哥不是最會賺銀子,幹嘛做分家的蠢事?」楊大哥驚呼。

楊大娘擺擺手,不耐煩道:「一時說不清楚,叫你去叫就去。」

楊大哥還在磨蹭:「要是叫堂兄弟們過去,事後要拿好幾條肉過去道謝呢。」

「你小弟在縣裡,一時半會兒哪裡回得來。快去,快去,可別磨蹭,要不然黃花菜都涼了。」楊大娘對了兒子大吼道,楊大哥只得不情不願去村前頭叫堂兄弟。現在正是吃晚飯的時候,出去做活的都回了家,聽說要去鬧陳家,楊家兄弟們一下子來個六七個,楊大娘走前頭,後頭跟著八個年輕力壯的大小伙兒,到了村頭二話不說,將陳二提溜著回了陳家。

陳二急得大喊,「舅兄,舅兄,快放了我。」

楊堂兄惡聲惡氣道:「少廢話,你們陳家人都不是好東西,欺負我妹妹花兒,今兒個我們就要好好跟你們算算賬。」

陳二還要說,便有一個莽漢拿了塊破布把他的嘴一封,不叫他嘰歪,可憐陳二也是一個粗漢子,就被楊家人像拎小媳婦一樣拎回家。他們一群人氣勢磅礡過來的時候,這邊的情形也變了。陳大回來了,勸了陳秀才,將村裡人都請到院中,上了茶點。他這些日子帶了吳桂香早出晚歸,說是去縣裡尋摸處好鋪子,也好給家裡多增添些收益,其實不過是躲出去好讓事情鬧大。今日天色已晚,吳桂香勸了他別回,就在她娘家過一晚,但是陳大感到心緒不寧,硬是要回來。果然一到家,他一直期盼的局面出現了,楊花兒帶了與家中不和的族長過來大鬧。萬事俱備只欠楊花兒娘家人這股東風過來一掃蕩,這個家便要妥妥的分了。

楊家大軍過來的時候,陳大面上憂慮,心中卻甚是安定,這個局面他已經想了無數次,有數十種應對方式,不怕出亂子。楊家人來了之後,院子裡看到什麼就砸什麼,好壯聲勢。只是,陳大讓陳三去請了同族十幾人,他們一看楊家人要大鬧,立刻上前將楊家人攔了,人多勢眾的,便是楊家人想要撒潑也要思量二三,只能嘴上佔個便宜。

見人數不佔優勢,楊大娘便哭天搶地,「花兒,到底怎麼回事呢?哪個欺負你了,快跟娘說,娘給做主。」楊家人又看著楊花兒,手握著拳頭,一副楊花兒指誰他們就打誰的架勢。

陳大搶在楊花兒之前開了口,「楊大娘莫誤會,家裡頭沒那個欺負二弟妹,只不過她想要分家,還特意請了族長過來。楊家兄弟擔心妹妹,也是人之常情,若是有什麼不滿,要打要罵,全沖了我來。」

陳大志立刻道:「瞧大侄子說的,咱陳家莊多少大小伙子在這杵著,還能讓外村人打了本村的人不成?」

其餘人紛紛贊同。

陳力壯卻勸道:「都不是不講理的,動手動腳做什麼,有話好好說。」

他娘子也接道:「花兒婆婆偏心,這日子沒發過,花兒想著分了家,日子才有個盼頭。楊家帶人過來,也是常理,咱陳家莊的可不能仗勢欺人。」說完,將陳大娘賣田地打小金人的事又一說。楊花兒也哭訴著自從阿寶生下來之後,陳大娘如何偏心。

楊大娘大哭,「造孽啊,我好好的閨女,十里八鄉的好手藝,嫁來的時候說是個殷實人家,如今竟然淪落到賣田賣地的下場,這日子如何過得下去?」

楊家兄弟也大聲嚷嚷,「偏心成這樣,分家,分家。」

陳大娘怒道:「分不分家,是我家的私事,還容不得你們這些外人插嘴的餘地。」

「是啊,實在沒道理,人家裡過得好好的,哪有外人來攪合分家的?」村中也有婦人道。

楊大娘卻不甘示弱:「我們怎麼就是外人了,我是花兒的娘,她日子過不下去,找娘家做主,有什麼不對?你心偏得沒邊,還容不得人說?」

家中之事,被人公然議論,陳秀才和陳三覺得顏面掃地,早不想多言;陳老爹一直就沒發過言,純看戲;石榴和杏兒在後屋帶著孩子,遠離戰場。陳家說話的,只有陳大和陳大娘二人。陳大娘心裡頭恨不得將楊花兒分到十萬八千里去,只是嚥不下口氣,家裡頭的事要被外人做了主,力扛了所有火力,時不時也有村中婦人替她幫腔。

雖然手裡抱著孩子,杏兒卻在屋子裡探頭探腦,豎著耳朵聽前院的動靜,還時不時跟石榴匯報。

當了主人的面,就這樣作為,石榴忍不住道:「你從前也是這樣的?」

前院那麼大的動靜,可將杏兒心神都勾去了,只分了一分注意力在石榴這,隨口回道:「哪樣?」

八卦?這個詞杏兒怕是不理解,石榴便換了個說法,「愛聽是非。」

「呵呵,三嫂別見怪,我就是比別人多些好奇,就是這樣才被前一家辭退了。啊—」杏兒突然摀住了嘴,好像說了不該說的。

石榴卻不放過她,追問道:「你前一家是被辭退的?不是說是那家少爺長大了,不要人伺候的嗎?」

杏兒本就是個嘴上沒門的,她拽了拽帕子,想著陳家已經付了三年的銀兩,便是被知道了,也不礙事,便直言不諱道:「原說是要再請我一年,不過我有次傳了點小話,引得奶奶和太太兩個鬧了一場,便被辭退了。」

「這事阿寶爹知道嗎?」石榴面色鄭重道。

杏兒搖搖頭:「這我哪裡知道?不過,陳大哥真是大方,我在前一家每個月是一兩半的銀子,我娘故意說了個三兩,不想大爺卻二話不說就付了三年的銀兩,實在是大方人,喜得我娘給我做了兩件新衣裳。啊,前院要鬧大了,三嫂你等我聽聽動靜,再跟你說啊。」

石榴心沉到底。有哪個人雇了人不打聽一下,陳大怎麼可能不知道杏兒的為人,他卻將這樣的人請回來照顧自己的兒子,而且付了比別人高一倍的月銀。他這麼迫不及待將杏兒請過來,用意是什麼呢?楊花兒曾經為三兩銀子鬧過,便是她心中也不平過。杏兒在家裡傳了多少是非,牛奶美白的事是她跟楊花兒說的,她還傳了什麼呢?

「哎,陳大哥真是好本事,將楊家人都安撫了,那幫都是惡人呢,可別打到這裡來,要不然可要嚇壞阿寶。」杏兒說道。

那聲「哎」,是可惜沒鬧起來嗎?

杏兒不管石榴猜測的目光,問道:「三嫂,你同意分家嗎?我勸你還是同意吧,大嫂說大娘跟她要銀子呢,大嫂手裡頭沒有,大娘說賣地湊,她可一定要給阿寶打個小金人呢。」

「我大嫂還跟你說了什麼?」石榴問道。

杏兒看前院還在吵架,翻來覆去就那幾句,甚是無趣,就抽了空將吳桂香說的,添油加醋跟石榴學了一遍。

怪不得楊花兒鬧得越來越大。大嫂讓杏兒傳出這麼多是非,為的是什麼呢?讓二嫂大鬧,然後分家?

「啊,啊,要打人了。」杏兒突然大叫。

「別叫,將孩子嚇到了。」石榴瞪著杏兒,冷聲道,杏兒再不敢叫,只是一雙眼,興致勃勃盯了前面。

天色已經全黑了,前院點了兩根粗壯的蠟燭,屋裡頭也點了燈,孩子們都睡著了。石榴瞧著隱約的燈光裡陳大擋在陳大娘面前的身影,只覺得噁心。這種感覺怎麼都控制不住,她突然乾嘔起來。

「怎麼了?怎麼了?」杏兒連忙將石榴扶住。

「沒什麼。」只是被人噁心到了。石榴用帕子擦了嘴,再不想看前院的動靜。她對杏兒道:「阿寶也睡著了,我來看著吧,你要是想看,就去前院看個熱鬧。」

「那我去了啊?」杏兒閃著眼道。

「去吧。把門關上。」石榴揮揮手,打發杏兒走了。杏兒走後,石榴癱坐在椅子上。今日這一出,可是她和陳三敬重的大哥一手導演出來的?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可怕,實在叫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