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8 章 十年過後

「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屋中,傳來稚童朗朗的讀書聲。

一個十三、四歲穿著團蝶百花鳳尾裙戴一個珍珠耳環的少女湊到窗前,活潑地喊道:「土豆,吃飯了,別背你的之乎者也了。」

小兒卻不應答,仍舊讀著書本的內容,「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少女聽著屋裡的讀書聲,無聊地拔著屋簷下的雜草,等到聲音歇了,小兒出來了,這才歡快地跳起來,拉著小兒的手,著急道:「快,快,娘給你做了個大蛋糕。」

小兒原來還奇怪怎麼少女還在屋外等著,現下卻明瞭,這是饞了蛋糕,才守在屋外。不過走路健步而行便可,這般跑跑跳跳,實在有失斯文,小兒便要掙脫少女的手,少女握得更緊,嘴裡還在催促,「別磨蹭,快些過來,若不然蛋糕都冷了。」

一個要掙脫一個又緊抓著不放手,一路打鬧來到了灶房。一位婦人正在灶上忙活,只見她上身著一件緋紅棉布短衫,下身著一件散花綠草百褶裙,頭上挽一支點翠嵌珍珠鈿,面容姣好,嘴角帶笑。兩個孩子見了她,臉上都柔軟了,親熱喚著「娘」。婦人臉上也全是溫柔,對了少女道:「蓮藕,別鬧你弟弟。」

原來,說話的婦人便是石榴。十年已過,她又生了一個孩子,卻依然身材曼妙,滿臉的膠原蛋白,只是時間給她添上成熟幹練的風韻,更是迷人,原先便是她手下敗將的陳三,如今更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妻管嚴了。

這少女便是從前軟萌萌愛吃糖的小孩兒蓮藕,如今十年過去了,長成了俏麗的少女,只是貪愛口腹之慾,雙臉都圓嘟嘟的,比之一般少女略微圓潤,只是承自親娘的一雙秋水無塵的杏眼和圓潤小巧的瓊鼻,又繼承了親爹風吹日曬不黑不皺的好皮子,讓她見之可親觀之可愛。一副好相貌,父母又疼若掌上明珠,少女眼角眉梢都透著活潑,若說又什麼不得意之處,便是有個書獃子一樣的弟弟,甚是惱人。

這小兒,卻是石榴十年前懷上的,今日正是他虛歲十歲的生辰。小兒生的纖細白皙,與其父像了八成,只是眉眼更精緻些,唇紅齒白,甚是可愛。他得了個土豆的小命,卻是親姐的緣故。那時石榴剛懷上他,蓮藕還是個小豆丁,聽說娘肚子裡又有一個,可是不高興,每日指著她娘高聳的肚子,嘟著嘴道,「不喜歡。」

石榴便問道:「那你喜歡什麼?」

蓮藕指著自己小木碗裡的土豆條,開心地道:「這個,這個。」

石榴便摸著肚子誘哄道:「那它叫土豆,你還喜歡它嗎?」

蓮藕嘟著嘴道,「我喜歡土豆。」跟她搶娘的也叫土豆,到底應不應該喜歡呢?最後,她為難地點了點頭。誰叫土豆這麼好吃呢?

土豆被姐姐勉為其難地接受了,但是卻被這姐姐克得死死的,小時候蓮藕無聊了,總是過來逗弄這弟弟,掐一把咬一口,將他弄得嗚嗚大哭了,就跑到陳老爹那裡去躲災。想著孩子一時不適應,石榴對蓮藕欺負弟弟,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陳三更是重女輕男,只要蓮藕高興了就成,而且對土豆卻嚴加教導,教他敬重長姊。

等到土豆慢慢可以走路說話了,蓮藕卻真心喜歡這個弟弟了,可以一起玩耍啊,可惜土豆不喜歡跟著姐姐上瓦爬樹,他喜歡讀書,陳三在他三歲時,就正式給他啟蒙,還每日裡佈置了功課,土豆不僅不覺得嚴厲,還甚是喜愛,每日裡讀書練字,比吃飯還高興。

石榴還在感歎孩子們一轉眼就長這麼大了,蓮藕卻不耐煩,催促道:「快吃,快吃。」她手腳麻利將五寸大小的蛋糕分成了四份,先遞給壽星一份,讓他先嘗,自己不客氣拿了最大的那份,準備開動。

雖不愛這樣甜膩膩的東西,但是想著這個「生日蛋糕」是娘特意做的,土豆還是乖順拿著吃了。他剛開動,蓮藕立刻鼓動腮幫子啃起來。蛋糕軟綿綿甜兮兮的,吃起來省力又香甜,最符合她的美食觀,只是她娘嫌棄這東西難控制火候,容易蒸得軟趴趴的,又或者蒸出糊味,一年只在一家四口的時候費這個心思。

蓮藕幸福地吃完了自己的份,然後閃亮亮的眼睛看著土豆,「別皺著眉頭,讓姐來幫你。」

土豆抬頭看娘,見她擺頭,只得遺憾得拒絕道:「多謝大姐,不用了。」

蓮藕嘟著嘴,要拉著她娘撒嬌的舉動也被一個嚴厲的眼神制止,「只能吃這麼多。快些去院子裡走走,要不然該吃不下午飯了。」那麼大一塊蛋糕,小的才吃了一小半,大的三下兩下就肚子,這兩孩子要是能綜合一下該多好。

蓮藕不管,仍然拉著石榴的胳膊,連聲道:「吃得下,吃得下。」她都到石榴肩膀了,可是撒起嬌來一點兒壓力都沒有,可見平日養得嬌氣。

石榴將閨女的手拉下自己的胳臂,這孩子沒個輕重,衣服都被她扯壞了。她沒好氣地道:「那才更嚇人。你都比我們三個加起來吃的多了。」這孩子胃口太好,每頓輕鬆兩大碗飯配一碗肉,還要隨時吃零食,雖然正在發育,可是這飯量,很容易造成肥胖啊,石榴可不想自己的閨女成「千金」。

蓮藕可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被嫌棄了,她抬起頭驕傲地道:「我奶說了,能吃是福。我會吃,是因為福氣大啊。娘,你教我做這個蛋糕,以後您生日我做給您吃。」

石榴槤連搖頭,「可別糟蹋東西了,便是我要蒸出好的形狀和口感,都要四五回,你只怕要翻個倍,那得浪費多少雞蛋牛奶。」要真讓她學會了,還不得天天吃,這樣高熱量的東西,簡直筆直通向肥胖啊。

蓮藕又要來磨她娘,石榴趕忙跑了,這閨女太會撒嬌,她可怕自己心軟。石榴走前,將留給孩子爹的那塊也端走了,免得蓮藕偷吃了。

石榴一走,蓮藕看著土豆,笑瞇瞇地道:「弟弟,我們好好商量一下啊。」

土豆被他姐不懷好意的目光嚇得拔腿就跑,「我還有功課沒背完,爹爹回來要挨板子了。」

蓮藕氣得跺跺腳,這個蠢弟弟,看我待會兒怎麼收拾你。蓮藕眼睛一轉,在草叢裡扒拉了下,找出一條無數條腿的小毛蟲,準備給土豆加點兒顏色,不過她進了屋子,瞧見土豆的那塊蛋糕被咬了一個角,好生生擺在書房裡,立刻一手抓蟲一手大模大樣拿了蛋糕出門。

頭埋在書本裡,土豆裝作什麼都沒看見,比如說被拿走的蛋糕,比如那綠油油毛茸茸無數條腿的蟲子。只是身體的哆嗦,到底洩露了他的害怕,自然惹得他姐哈哈的大笑。土豆泯緊嘴,心裡告誡自己好男不與女鬥。

屋外,石榴聽到敲門聲,連忙去開門,一見是婆婆,也沒多驚訝,他們一家搬到縣城九年多了,每年陳三和土豆生日,婆婆都會過來。石榴接過婆婆手裡的東西,熱情招呼道:「娘,快進屋,走了這麼長的路,怕是累了,您快坐下喝杯茶,解解乏。」

陳大娘連連擺手,「不用不用,我乖孫在哪裡呢?」

知道婆婆著急見到孫子,石榴槤忙識趣道:「您去書房找找,那孩子一天到晚,大半時間都蹲那。」

石榴沒說完,陳大娘已經往書房的路上走了。心肝上的寶貝,陳大娘對乖孫的秉性可是瞭解,這孩子像他爹,愛讀書,以後一定是個有出息的。

看陳大娘她不用招呼,石榴提了東西回屋了,老太太可是拿了不少東西過來,都是給孩子的,石榴就直接打開瞧了,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有,醃魚醃肉,剛出來還稀罕的枇杷菜瓜,另外還有兩件衣裳和一雙鞋,都是孩子喜歡又用得著的。石榴笑笑,將東西放下,倒了杯蜂蜜水給婆婆端到書房。

書房裡,陳大娘正摟著土豆,嘴裡大呼著「心肝肉」,土豆一臉的無可奈何,旁邊蓮藕撇著嘴斜著眼,石榴進了屋,給陳大娘遞上茶,將土豆解救了,又指揮一臉怪樣子的蓮藕去拿些果品過來。

陳大娘對蓮藕擺手道,「別去別去,我不餓,給土豆留著。」

蓮藕留下一句「土豆不愛吃,您老放心吃」就出門了。

陳大娘看蓮藕背影,奇怪道:「這孩子,都不叫人,可是生了我的氣不成?」

石榴心中好笑,您老可真遲鈍,這還不是跟您生氣呢,滿心滿眼都只有孫子,還容不得孫女賭氣。祖孫兩個不親近,這話不好直說,免得更生分了,石榴槤忙道:「娘見諒,這孩子正跟我生氣呢。我剛攔著她吃甜東西,她心裡頭不爽快。」

陳大娘立刻瞪著眼道:「你也真是的,這能吃是福,家裡又不缺吃缺喝,幹嘛攔著不讓孩子吃東西?」

石榴笑道:「還不是怕她吃太多,長得太胖嫁不出去。」

「那瘦得像根竹竿就好了?照我說,蓮藕這樣就正好,一看就福氣足。你可別再不給她吃了,若叫我知道了,可饒不了你。」陳大娘嚴厲道。

蓮藕正好端了糕點進屋,聽見陳大娘的話,立刻接道:「娘,你可聽到了,要是再不給我吃,我就去找奶給我做主了。」

「好孩子,奶給你做主呢。」陳大娘笑瞇瞇道,說著要將蓮藕摟到懷裡,蓮藕往後一躲,倒讓陳大娘空舉著雙手,場面甚是尷尬,石榴槤忙將蓮藕推到陳大娘懷裡,嘴裡故意嗔道:「這孩子,還害羞,你奶這是疼你呢,看她怎麼就不抱我?」

「不稀罕。」蓮藕嘟囔道,聲音低,陳大娘沒聽到,石榴卻聽到了。

陳大娘抱了一下便放開了,握著蓮藕的手笑著道:「乖孩子,跟我回去住,想吃什麼我給你買,多少都成。」

「奶,你讓弟弟回去住吧,我沒空。」

「你咋就沒空了?」陳大娘問道。

怕這孩子又說出什麼賭氣話,石榴攔住了蓮藕的話頭,「她要在鋪子裡給我幫忙呢。娘,您先跟土豆在這裡坐會兒,我和蓮藕去灶上做午飯。」

「成,我跟我乖孫坐著,你們去忙。」

石榴點點頭,然後拉著女兒去灶房訓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