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章 訓女

進了灶房,石榴板著臉道:「快把火點了。」

蓮藕聰明,看石榴臉色不好,知道她生氣了。她一邊點火,一邊嘟著嘴道:「娘,我就是不服氣,怎麼她眼裡就光有爹和弟弟,沒有我和娘呢。咱家就四個人,每個人生辰都過來一趟,又有多難?我也不計較她給我拿什麼,就算空手來,我也高興。」

石榴瞪了女兒一眼,「你一個晚輩,還計較長輩給不給慶生辰了?」

「弟弟難道不是晚輩?」蓮藕回道。

老太太重男輕女,天王老子都管不了,你還能計較得過來?石榴看女兒一臉的不爽,歎口氣,「就因為你奶沒給你過生日,你就敢給她甩臉色呢?」

「我哪裡甩臉色了?」蓮藕辯解道。

這孩子雖然不蠻橫,但是被寵壞了,天真又耿直,若是現在不嚴厲教導,只怕以後要走不少彎路。石榴冷著臉道:「沒甩臉色,那你說什麼『不稀罕』?怎麼,非要個個都捧著你,你才給人好臉色?那些個對你差一點兒的,你就不搭理了?你是公主,還是天仙?誰都要圍著你不成?」

蓮藕很少聽到這樣重的話,當下眼眶裡就含了淚,嘴裡倔道:「我沒這樣想。」

石榴當做沒看到女兒的淚,仍然嚴厲道:「你沒有這樣想,可是你卻是這麼做的。每回回鄉下,你奶好吃好喝的伺候你,過年給你塞壓歲銀子,給你做衣裳,就因為她對你沒有土豆好,你就要給她臉色?要是都這樣,那些對你不理不睬的,你還不是要上前罵人?」

蓮藕哭道:「娘胡說,我根本就沒有這樣。」

「我當然知道你沒有因為別人不理睬你就罵人,可是你為什麼能夠要求你奶最疼你?你爹更疼你,你見過土豆什麼時候跟你爹賭氣?你這麼大,人情道理比土豆還不如,你說,娘該不該訓你?」石榴反問道。

蓮藕張了張嘴,最後用手擦了淚,乖乖點頭。

看她知錯了,石榴鬆了口氣,孩子雖然天真,但是還算懂事,能教明白。將米下了鍋,石榴在圍裙上擦擦手上的水,上前摸摸女兒的腦袋,語重心長道:「娘知道你是心裡親近你奶,才生氣她怎麼光想著土豆。可是,這世上的事情本來就是這樣,不是你計較就能計較得過來的。親疏遠近,你自己心中有桿秤便成,不要強求。大多數的人,你對他好,你也會對你好,還有一種人,你做得再好,他還會嫌棄你做得不足。不要為那樣的人耗心思,知道嗎?」

蓮藕已經十三歲,這些道理平日沒思慮過,可是跟她說破,她已經能聽懂了,她認真地點頭道:「娘,我知道了。我對奶不服氣,不僅是因為自己,我也替娘你委屈呢。每回奶生辰,都是你記得,大包小包拿回去,可是你生辰奶從來不記得。」

石榴笑道:「婆婆就是這樣的人,你做得再多,也沒有她兒子親近。你以後長大了,就知道你奶這樣的,算是難得的好婆婆,刀子嘴豆腐心,並不故意為難人。沒見隔壁的張大娘,每日裡罵張大嬸嗎?」

蓮藕連連點頭,「是啊,張大嬸總是皺著眉,一臉的愁苦,瞧著怪讓人心疼的。」

「所以啊,娘以後一定給你好好尋摸一個通情達理的婆婆,免得你受這樣的磋磨。」小姑娘雖然只有十三歲,但是已經開始找婆家了,真是捨不得。

聽到婚事,蓮藕也不別彆扭扭,她表態:「我要找個沒婆婆的。」

石榴哭笑不得道:「你還挺時興的,是不是想找個有鋪子有房子沒爹沒娘的?可別這樣想,沒了婆婆,誰幫著照顧孩子?」

蓮藕撒嬌道:「娘你幫著我看著不成嗎?」

「我倒是不嫌累,就怕不合規矩。好了,別異想天開了,快些給你奶做個拿手的菜賠罪。」

有好師傅,自己又是個吃貨,蓮藕可是學了不少手藝,她看了灶台上的東西,笑道:「那我做個兒孫滿堂,我奶一定喜歡。」

「你還知道打趣你奶了。」石榴也忍俊不禁,不過卻沒阻止女兒。這道菜是將蝦仁剁成蝦泥再捏成丸子,裹了瓜子仁炸成金黃,不僅寓意好,吃起來也爽口,孩子她奶一定喜歡,就是做起來繁瑣,便是她自己都懶得弄。

蓮藕手腳也麻利,七八歲上跟著石榴拿了刀,以後每日都要求切菜,刀工不錯,她噠噠剁著蝦仁,石榴在一旁整治些別的。今兒是土豆生辰,她特意歇業一天,陳三隻怕待會兒也要請了假回家,陳大娘又過來了,可不要豐盛些?

書房裡,陳大娘一直笑瞇瞇瞧著土豆,土豆沒那麼好的定力,被人盯著還能安然看書。他無奈放下書,小大人一樣問道:「奶,公身子可好?」

土豆這小大人樣在陳大娘眼裡可一點兒不怪異,這孩子爹打小就是這般的,讀書人禮多,她笑著連聲道:「好,好,你公身子康健著呢,就是常念著你姐咋還不回去看他。」

「那你和爺爺身子可好?」土豆又問道。

陳大娘繼續笑道:「好,好,你爺爺每日去祠堂裡教書,幾十年沒變,我啊,每日裡伺候些莊稼,也好,就是念著你們呢。」

「堂兄可好?」

「你阿寶哥啊,可是受了老大折磨,他不像你愛讀書,想要跟著你大伯去學做生意,可是你大伯不同意,非要逼著他讀書,如今正在家裡跟你祖父讀書呢,成天愁眉苦臉的,我瞧了就心疼。」

「兩位堂姐、堂弟可好?」

這堂姐堂弟都是二房的孩子,楊花兒生了兩個女兒,終於在前年生了兒子,可算是揚眉吐氣了,陳大娘原先對她愛答不理,如今對二房可熱乎了,尤其是提到這個最小的孫子,那是滿臉的笑容,「你小寶弟弟剛會走路,在屋裡可待不住,非得滿院子亂跑。」

讓一個小大人跟老太太拉家常可是為難人了。該問的人都問完了,接下來該說什麼?土豆為難地用手蹭蹭腦袋。好在陳大娘話多,也不需要人發問,自己就能說個不停。

「三房都有後,我就是現在走了也能瞑目了。就是啊,你娘那脾氣啊,真是十頭牛都拉不回,當年好生生的,非要跟你大伯母拆了伙,自己一個人到縣裡來開舖子,奶想見你可不容易。這回你跟奶一起回去住,一直住到過年。別擔心讀書的事,你爺爺也是做先生的,年頭可比你爹做得久,還有你堂哥作伴,更好不是?」

土豆更喜歡家中,可是他不知如何推辭,不免有些想念他姐,她鬼主意多,肯定知道該說什麼。

土豆不說話,陳大娘當他默認了,繼續暢想道:「你娘不會針線,到了家裡,奶給你做衣裳,用絲綢,你大伯從雲州府買來的,奶給你留了好幾塊呢。」

土豆自覺華服錦衣不過身外之物,可是也知道說出來只怕掃了他奶的興,只能繼續沉默。

「土豆。娘,您過來了?」陳三應石榴要求,特意請了半天假,又在街上給兒子買了一支上好的湖筆,他興沖沖去找兒子,倒是先見到了他娘。

陳大娘瞧見兒子,可是高興了,趕快上前一頓揉搓,弄得陳三很是不好意思。趁著他爹受難的時候,土豆興奮拿過他的禮物,他正缺一支好筆,手裡正用著的還是他姐用剩的,都有些禿了,蘸不滿墨水。

陳三到了家,灶房上也忙妥當了,可以開飯了。六菜一湯,擺了滿滿一桌子,壽星需要吃完一大碗長壽麵,好東西都便宜別人了,蓮藕心裡頭歡樂,卻先懂事地等大人夾了菜,然後自己大快朵頤。

閨女嘴裡塞得說不了話,石榴便替她賣乖:「娘,這是蓮藕特意給您做的子孫滿堂,您嘗嘗還能入口嗎?」

陳大娘一聽,笑得滿臉褶子起,一口便吃下一個丸子,還沒嘗出味兒就豎大拇指,「好吃,好吃,可比你強了。」

石榴也夾了一個嘗了,味兒確實不錯,炸的正好,外焦裡嫩,也有她幾分功力了。

這桌子菜有好幾個是特意給陳大娘做的,她吃的暢快淋漓,不過也不忘說正事,「讓土豆跟我回去住幾天,孩子已經應了,你們兩看呢?」說完,瞪著石榴,一副「你不同意我跟你急」的樣子。石榴也不說話,看孩子們如何應對。

土豆求救地看著他姐,他根本沒應。蓮藕豎起一根手指,表示10文錢,土豆立刻點頭。蓮藕這才笑瞇瞇道:「奶,土豆能跟你回去,我爹在人家做館,可沒法子一起回去。還不如您在這裡住幾天,跟我爹和土豆都能好好香親。另外啊,我再帶您在縣裡到處轉轉,天氣越發熱了,讓我娘掏銀子給您買兩件馬面裙,您瞧著可好?」

陳大娘一是喜歡逛逛買點兒東西,二也是有些想兒孫,聽蓮藕一說,立刻笑道:「我有銀子,可不用你娘買。奶年紀大了不買,給你年輕小姑娘買兩件。」

蓮藕也笑道:「那奶奶可要多留幾天。」

陳大娘故意板著臉道:「怎麼,等你把奶的口袋都掏空了才能走不成?」

蓮藕也道:「可不是,要不然兜裡放了銀子走路多累得慌,還不如輕輕鬆鬆回去。」

陳大娘是個能開得玩笑的,這話在家裡說說也無妨,石榴也不攔著,隨著孩子與她奶兩個逗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