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0 章 黑炭來訪

早些年分家,便是老人和大房不分灶。有吳桂香在家裡,家裡老小吃飯不用發愁,陳大娘住在陳三這裡也安穩。這屋子裡是租賃的,一共兩層,前院做了鋪面,後面是灶房和書房,上面是住房,屋子不多,陳大娘跟著蓮藕擠著。蓮藕昨日挨了娘的訓,也知道自己錯了,一大早便打了水上樓給陳大娘洗臉。

陳大娘滿臉都是笑,嘴上卻不領情:「我又不是老得動彈不得,還用你打水,明兒可別瞎忙活了。」

蓮藕也知道老人是心疼她,笑道:「知道奶手腳利索著呢,我這不看您來得少,想要抓住機會討好您好。您想去哪兒逛逛?這縣裡我都熟呢。」

陳大娘答道:「還能去哪?左不過買兩匹布一兩件首飾罷了。你娘去哪兒?怎麼沒見她身影?」

「我娘在前頭跟周老爹擺貨物呢。您要去瞧瞧嗎?」石榴問道。

陳大娘不感興趣地擺擺手,「我對開舖子可不在行,就不去添亂了。你娘也真是的,原跟你大伯母一起多好,有你舅母看著鋪子,她偏要自己開個鋪子,不會販賣貨物,還得請個專門的掌櫃,這不是把銀子往外推嗎?」

陳大娘老說以前娘和大伯母大舅媽一起開舖子的事,蓮藕不免好奇。她心裡想著,以後有了機會倒是要問問她娘散伙的緣由。不過陳大娘說她娘的不是,蓮藕卻不高興,解釋道:「周老爹能說會道,給鋪子裡帶來許多生意,給他的銀子可不虧。奶,您餓了麼,我給您整點兒吃的。」

「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做,我給你做個疙瘩湯,你爹可喜歡了。」

蓮藕笑道:「我爹不在家裡吃呢,您老不用費心了,就讓我下碗麵條兒吃吧。」

「都住家裡頭,咋不在家裡吃早飯呢?」陳大娘驚訝道。

蓮藕解釋:「坐館的地方太遠,我娘就讓我爹每日在外頭買點兒東西在路上吃。」

陳大娘皺著眉頭,「外頭的東西可不實惠,沒油沒鹽的,你娘咋不早點兒起,攤張餅,蒸個饅頭,可不便利?」

蓮藕立刻嘟了嘴,就知道心疼你兒子,咋不心疼心疼我娘,每日裡忙個不停,還要早起做飯?若是以往,她一定就跟陳大娘槓上了,只是被訓了一頓,知道該孝順老人,心裡頭不滿,就轉了話題,「不跟您老說了,土豆快背完書了,我給他下麵條去。」

陳大娘連忙道:「快去,快去,可憐見的,一大早就要起來讀書。記得放兩個雞子,那個補腦子。」

蓮藕答道:「知道了,給您也打一個。」

「我不要,你吃就成,給你娘也放一個,一大早就起來忙活,想必也餓壞了。」

蓮藕這才露出笑,打了四個雞蛋在麵條裡。

石榴跟掌櫃的將貨櫃上的貨物都清理了,缺的貨記下好待會兒補充,時間太長的卸下免得客人吃出問題,磕著碰著賣相不好的放在特價區。忙完後,石榴累得滿頭大汗了,對周老爹道:「鋪子裡勞煩老爹了。老爹可吃過早飯了?」

周老爹笑著道:「主家客氣了,老兒自己帶了乾糧。」

知道這老頭是個倔性子,石榴也不多說,逕直去了後頭。這會兒客人沒上門,就讓老頭兒抓緊時間用早飯,待會兒人多了,可是不方便。她到灶上的時候,正看見陳大娘將自己碗裡的雞蛋夾給土豆,石榴槤忙道:「娘,您吃,這雞子不好克化,他一個小孩兒,不好吃那麼多。」

陳大娘卻道:「這話新鮮的,大小伙兒吃兩個雞子還克化不了?」

石榴繼續勸道:「他整日就呆在書房,動彈得少。這雞子也不是稀罕物,我每日裡都給孩子們吃的,您就別給他了。」

「我給我孫子吃個雞子你也不許,就沒見過你這麼狠心的娘。」陳大娘不高興地道。

不是我不許啊,是你大孫子嫌棄你的口水,為難地直往後躲呢。石榴無奈地歎口氣,最後還是隨了陳大娘的意,對兒子委屈的小眼神視而不見。也是時候改改土豆的脾性了,這孩子很有些潔癖,衣服鞋襪都要乾乾淨淨的,特別不喜歡跟人共用杯碗盤碟,若是人用自己的筷子給他夾東西從來不吃。鄉下孩子,那麼多講究,可不是要好生改改。

陳大娘如了意,可是滿臉笑容,又要將自己碗裡的麵條夾給乖孫兒,嚇得土豆狼吐虎嚥吃完然後火速逃離飯桌。

陳大娘還在他後頭喊道:「吃飽了嗎?你姐下少了面,奶奶這裡還有些,要不?」

土豆立刻回道:「吃飽了,吃飽了。奶,您慢慢吃。」

看土豆跑得火燒屁.股一般,蓮藕笑得差點兒噴面,石榴瞪了她一眼,自己也忍不住笑了,這倒霉孩子,估計他奶在這幾日有他受的。

蓮藕乖巧,吃過飯主動洗了碗,又問她娘,「娘,您今日活多嗎?」

剛才整理鋪子,綠豆糕、棗糕和驢打滾都不多了,要添置,雖缺的東西多,但這時候天熱,東西不經放,不能多做,忙活大半天也差不多了,石榴便道:「我怕是要到半下午才有空,你上午先帶著你奶去縣裡逛逛,別用老人家的銀子,知道嗎?」說著,石榴要從口袋裡給女兒掏銀子,卻被蓮藕給攔住了,「爹早上給了我兩個碎銀子,您就不用再給我錢了。」

石榴便停了手,笑道:「你爹還藏了私房錢呢,晚上回來收拾他。」

蓮藕知道她娘在說笑話,並不害怕,還打趣道:「我爹做館的銀兩都交給您了,這銀子只怕是我奶昨晚上給他的。我拿著這銀子給奶買東西,可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這怕是實話了,石榴忍不住發笑,「可別小瞧你爹,他書畫還值點兒錢,賣出去的銀子我也沒要。改明兒你要是看上什麼值錢的,跟他撒撒嬌,說不定就成了。」

蓮藕淘氣地哼了一聲,「我才不要呢,爹的銀子要給娘買金簪。」

陳三倒是說要給她買個金簪,可是過了這許多年都沒見到,石榴也不抱希望。她也不跟女兒繼續調侃她老爹,而是囑咐她好生孝敬老太太。

蓮藕拍著胸脯道:「放心吧,娘,我保管讓奶樂不思蜀。」

這孩子嘴甜,哄人也是一把好手,石榴也放心,「那你們出門吧,別去太亂的地方,午飯前記得回來。」

蓮藕受不了地擺擺手,她娘可真嘮叨。陳大娘在書房裡,笑著看土豆讀書,蓮藕去將老太太給拉了出來。老太太老大不願意,我乖孫兒讀書多好看吶。

蓮藕笑著道:「奶,我們先去縣衙那塊兒逛逛,那裡店舖多,也不雜亂,您瞧著可好?」

陳大娘不答,而是問道:「哪兒賣那個筆墨書本?我瞧著土豆書都翻得老舊了,毛筆也光禿禿的,我給他買套去。」

蓮藕無奈道:「毛筆昨兒爹買了,書越舊越好呢。」祖孫倆正在院子裡說著話,院門去響了,蓮藕連忙去開門。門一打開,她立刻驚喜道:「黑炭哥,你怎麼過來了?」

黑炭笑道:「昨兒是土豆生日,我昨兒忙,沒得空,今天特意過來看看他。」

「他有什麼好看的,你可帶了好吃的給我?」蓮藕拉著黑炭的衣袖,笑著道。

「那可不敢忘。」黑炭笑道,他走進門,瞧見陳大娘,驚訝了下,立刻道,「陳大娘也在呢。我正好給您買了支老參,您在這裡,也省得我專門送過去了。」

陳大娘原先看蓮藕這麼大姑娘,還沒個顧忌,跟黑炭拉拉扯扯的,臉色十分不好,一聽黑炭說給她買了老參,立刻臉笑開了花,老參可是值錢玩意兒呢,這小子雖然出去了,可還是記得她老人家呢。陳大娘也不要佔人便宜,連連推辭道:「你這孩子就是客套,大娘可沒福氣享用那麼好的東西,你留著以後送達官貴人,你們酒樓場面大,可是要跟上頭打好關係。」

「大娘就是我的貴人,若沒有大娘,也沒有我黑炭的今日,這老參您老就收著吧。」黑炭說著,拿出一個錦盒往陳大娘手裡塞。

「別,別。」陳大娘硬是不收,黑炭卻是真心實意要送她,蓮藕瞧著他們跟吵架一般,笑道:「可別在這裡推推辭辭了,黑炭哥快進屋坐著,奶,你也進屋跟黑炭哥說說話,我們明兒再去鋪子裡逛。」說著,蓮藕關了院門。

「你們去,有土豆陪著我便成。」黑炭連忙道。

陳大娘笑嘻嘻道:「急什麼?我又不今日就走,哪日逛不成?」她到底還是收了那盒老參。

陳大娘和黑炭那麼大動靜,石榴在灶房也聽見了動靜,看兩人的推拒告一段亂,便出來招呼人,「黑炭過來了?蓮藕快去給你黑炭哥倒杯水。土豆,你黑炭哥過來瞧你了,快些出來。」

黑炭連連擺手:「我坐會兒就走,您可別讓她們忙活了。」

陳大娘故意板著臉,「這麼著急做什麼,怎麼著也要吃完飯不是?」

蓮藕一邊咬著黑炭拿過來的玫瑰餅,一邊贊同地點頭:「是啊。我給你做我新學的菜,黑炭哥瞧瞧我手藝進步了沒有。」

黑炭笑道:「既然蓮藕親自下廚,那我可一定要留下來了。」

土豆也慢悠悠過來了,見到黑炭倒是滿臉都是笑,這個哥哥經常給他帶書呢。黑炭拿出一本畫集子遞給土豆,喜得小孩兒手舞足蹈的,連連跟黑炭道謝。

有蓮藕土豆嘰嘰喳喳,又有陳大娘像對待親兒一般的熱情,也算不怠慢黑炭,石榴便去灶台上忙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