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3 章 與大嫂和解

每日裡有蓮藕哄著,又有乖孫子在旁,陳大娘住的樂不思蜀。快臨近端午,陳秀才對吳桂香道:「你去縣裡將你娘接回來。快端午了,也不知道回,真是沒個分寸。」

公公這怕是想婆婆了,卻嘴硬,吳桂香笑道:「成,我明日就去。」

第二日用過早飯,吳桂香套了驢車準備去縣裡,阿寶看到了,興奮道:「娘,你要去外祖家嗎?我給你趕車。」

知道這孩子是不想讀書,吳桂香哭笑不得道:「去你三叔家。我自己會趕車,你就別想著偷懶了,好好在家裡讀書。什麼時候過了縣試,什麼時候想著出門吧。」

阿寶垂著腦袋喪氣道:「那我這輩子怕是不能邁出大門了。」

吳桂香歎口氣,出了門。到了縣東頭,她將驢車停下,繫在一顆大樹上,先去了前面的鋪子。

「不知夫人要買什麼?」周掌櫃不認得吳桂香,見她瞅著貨櫃,像是要買東西的樣子,便熱情招待。

吳桂香笑道:「我不是買東西的,而是賣東西的。我的鋪子售賣黃豆、大米、粟米等五穀雜糧,價格實惠,東西好,不知道掌櫃的可感興趣?」

周掌櫃推拒道:「那老朽可做不得主,這鋪子都是主家的,吃食也是主家自己做的,老朽只負責招徠顧客。夫人若是誠心,不如去敲敲後門。」

「多謝老爹了。」

這時鋪子裡又進來一個老大娘,周掌櫃便對吳桂香拱拱手說了句「不客氣,不客氣」便去招待那老大娘。吳桂香在一旁瞧他行事,暗暗點頭,這掌櫃的可是靠譜,口齒伶俐不說,還一副好心腸,大人小孩看著都放心,甚覺其童叟無欺。

石榴將剛裹好的粽子拿到前頭來賣,卻瞧見吳桂香,不由失聲叫道:「大嫂?你怎麼過來了?」

吳桂香一笑,「可是嚇著弟妹了,我來跟你做生意呢。」

石榴尷尬一笑。自從分家之後,她十頭牛拉不回來的要拆伙,跟這個往日親近的大嫂已經許久不曾玩笑了,如今單獨面對,可很些彆扭。

石榴正不知說什麼,周掌櫃替她解了圍,「原來是主家的大嫂,老朽失禮了。」

「老爹可是折煞我了。」吳桂香也客套道。

又有大嬸進門買東西,瞧見熱騰騰的粽子,立刻開心道:「我可走運了,正趕上熱粽子。掌櫃的,我要十個,您可給我少算點,待會兒我便讓街坊鄰居都過來買,你家的粽子肉多味美,我們街坊們都愛呢。」

周掌櫃的連忙招呼客人,石榴也回過神,笑道:「大嫂跟我去後院吧,這裡雜亂。」

「弟妹等會兒,我驢子還在外面呢。」吳桂香道。

石榴便道:「牽到後院去吧,那裡有個小院。」

吳桂香卻道:「這驢子髒得很,弟妹那地方是做吃食的,可別弄髒了,不如牽到我娘那裡去吧。」

吳桂香娘家在縣西頭,離這很有些距離,石榴看吳桂香看著她,心裡知道,吳桂香不僅是想將驢子牽過去,還想跟她說說話。猶豫片刻,石榴便道:「那好,我跟大嫂一起過去吧。」

吳桂香聽了,露齒笑道:「多謝弟妹了。這麼一會兒便有好幾個顧客,你這小食鋪生意不差呢。」

「都是周掌櫃的會招呼,我就是個廚子,可不會招徠大姑娘小媳婦的。」

吳桂香一邊解了驢繩一邊道:「周掌櫃老道是不假,主要還是你這廚子的功勞。這長久開下來的食鋪,哪個進門的不是沖了好味道過來的。」

「大嫂可別再誇我了,我小打小鬧的,比不得大嫂有魄力。」石榴忙道。當初散伙,她們三個人卻都沒閒著,桃香和大山在縣裡租了間鋪面開了酒肆,平日裡賣酒,搭配些下酒菜。她呢,還是跟以前的小食鋪一樣,賣些糕點和調料,只是品種少了些。吳桂香那裡,卻是從農戶裡收購五穀雜糧,然後給酒館食鋪供貨,沒她們忙碌,卻更有賺頭,當然,風險也更大。

「咱們別互相誇了,倒顯得生分。」吳桂香這話說完,沉默散開,到真顯得生分。她回頭望了石榴一眼,歎口氣道:「都說弟妹是個好性子,可是要強起來,可也惱人呢。你氣我,我也懂,只是都這麼多年了,你這口氣還沒散呢?」

其實也不是那口氣沒散,只是慢慢生分了,就不知道如何親近了。當初分家,別人都怪楊花兒,可是石榴卻知道是大房夫妻兩個的主意,當時她誰也沒說,只是卻覺得吳桂香是個藏奸的,一點兒不想跟她合夥,免得被坑了。

吳桂香知道石榴看穿了一切,勸了桃香利落散了鋪子,一點兒沒讓石榴吃虧。

鋪子散了之後,她們便幾乎不說話了,便是吳桂香再怎樣討好,石榴都不想理她。只是看到陳大對了弟弟們不聞不問,反倒是吳桂香幫襯著他們找可靠的佃戶找良種又聯絡米倉,石榴便慢慢回過神,真正要分家的怕是那仁義道德的大哥。只是生疏久了,又不住一起了,再想要親密起來就難了,石榴一直想跟吳桂香道個歉,卻一年一年拖著。所以今日吳桂香想要一起走走,她立刻就同意了,這個心結是時候解開了。

石榴歉意道:「還請大嫂原諒,我早不生什麼氣了,就是拉不下面子跟大嫂賠個不是。」

吳桂香搖頭,「賠什麼不是,誰願跟豺狼虎豹為伍呢?」

「大嫂你可不是豺狼虎豹,你是女中豪傑。」石榴笑道。

吳桂香笑了兩聲,卻沒說什麼。

「大嫂,你不覺得委屈嗎?」過來一會兒,石榴突然道。

「委屈什麼?」吳桂香問道。

「替人受過。」

吳桂香沉默了片刻才道,「紙終究包不住火,日子長了,總是會明白的。剛開始,娘怪二弟妹,可是第二年便對她態度軟和了,反倒是對我不冷不熱的,等黑妹生了,更是親自去將二弟二弟妹從前頭的矮房裡接回了家。這兩年,娘不也對我熱乎了?」當初分家,陳大娘死活不讓楊花兒住在大屋子裡,楊花兒一賭氣,便跟陳二在村頭去蓋了兩間茅草屋。

「雖說真相終究會大白,可是中間受的委屈呢?時間過了,那委屈便不在了嗎?」石榴又反問。

「那我能如何呢?跟二弟妹一樣不管不顧去族中全都說出來?莫說族人相不相信,光是為了阿寶,我就不能冒這個險。爹是個不顧父母兄弟的,兒子還不得被人指指點點?」

石榴搖頭,「其實也算不得不顧父母兄弟,這麼多年,大哥大嫂在爹娘跟前盡孝不是?兄弟們長大了,自然要去自己闖天下,還要一輩子靠著大哥不成?分家這事,大嫂便是想了也不算錯,錯就錯在大哥不光明磊落,若是要分家,大大方方說出來便是,卻要挑撥二嫂大鬧,又將大嫂推到前頭受過。」

吳桂香輕鬆一笑,「多謝弟妹,我這心裡可算是好受多了。這麼多年,看好好的家四分五散的,特別是你們三房一直不在家中,爹娘又時常惦記著,我這心裡就像壓了塊石頭。」

「我們不常歸家,卻是我們不孝順,可跟大嫂不相關了。」說完,石榴跟吳桂香相視一笑,真真將十年前的隔閡解開了。

將驢子繫在吳家,吳大娘非要拉著石榴和自己女兒吃過午飯,石榴卻道:「我若不在家裡,家中老少都要餓肚子,另外,大娘可別跟我搶大嫂,這許多年了,大嫂都沒在我那用過一頓便飯,今兒個我可是要好好招待。」

瞧她們妯娌親親熱熱的,吳大娘也高興,又說了幾句,便不多留人了。

兩人走後,吳大娘自言自語道:「這些年桂香可是受了委屈,當初也是我豬油蒙了心,只想到好處,沒想到惡果。這大女婿,可是光表面是個光鮮人,內裡一點兒沒二女婿實惠。」

快到晌午了,要趕回去做飯,石榴和吳桂香兩個便加快步子趕回家,不過她們到時,蓮藕已經在灶上忙活了,陳大娘給她燒火。

「蓮藕可真勤快呢。」吳桂香誇道。

石榴笑道:「大嫂可別誇她,這丫頭不經誇。」說著,從蓮藕手上接過鍋鏟。

親娘拆台,蓮藕也不以為意,而是熱情招呼吳桂香,「大伯母過來了。我去給您倒杯茶。」

「不用,你去玩吧。」吳桂香對蓮藕擺擺手,又去接陳大娘燒火鉗,「娘,您也去歇息,我來燒火。」

陳大娘卻不放,「你去坐,你去坐,我來燒。對了,你過來做啥?」

「爹他老人家想您了,讓我來接您回家呢。」吳桂香笑道。

陳大娘一聽,臉上立刻堆滿笑,但是當著媳婦孫女兒的面又有些不好意思,故意惡聲惡氣道:「死老頭怕是看不慣我在外頭清閒呢。得了,我今兒就跟你回去好好管束他,我一不在家,他一身的臭毛病又要冒出來了。」

老夫妻兩個隔空打情罵俏什麼的,石榴她們在肚子裡笑一笑,就當沒聽到,免得老人抹不開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