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6 章 端午

端午需要包粽子,因為石榴手藝好,陳大娘一般都是等著她回來,讓她調製粽子餡兒,包的活兒卻是大家一起忙活的。

一大清早,陳大娘便將幾個媳婦喚起來,她自己去後灶準備早飯,讓媳婦在前灶預備著包粽子。這是一年一回的慣例了,石榴也不磨蹭,麻利穿了衣服,收拾利索便去灶房,準備好紅棗、瘦肉、綠豆、芝麻等各種雜糧,又將糯米洗淨,加了油鹽調好味。

吳桂香到的晚些,見石榴忙開了,連忙上前將粽葉放在鍋裡煮,又跟石榴道:「弟妹看還有哪裡要我幫忙的?」

石榴道:「大嫂將粽葉煮開便好,我這裡做些準備工作,待會兒咱們一起包。」

楊花兒姍姍來遲,一進屋便笑道:「都在呢,我昨兒晚上忙著給大活做香包和五彩繩,倒是熬得晚,今兒怎麼都起不來。」說著,她將一個香包掛在吳桂香腰上,又在她手腕上繫上五彩繩,「大嫂別嫌棄,東西不好看,就圖個意思。」

這是鐵公雞拔毛了,吳桂香也不推辭,笑道:「多謝弟妹了。」

「一家子,客氣什麼?」楊花兒誇張地擺擺手,又轉過頭對石榴道,「想必我做的東西三弟妹不稀罕,便沒給你做。」

石榴忙得頭都不抬,沒所謂地道:「不用麻煩二嫂了。」

楊花兒卻繼續道:「也別怪二嫂小氣,你啊,跟二嫂見外,二嫂想跟你親近,也難啊。」說完,她又轉過頭跟吳桂香道,「別看這香包小呢,可是端午不掛個香包,可是不像話,所以啊,我年年都預備了好些呢,還特意給大哥大嫂阿寶都準備了。這自己不會做,也沒人送,一大家子可就光溜溜的了。」

雖然拿人手軟,但是吳桂香剛跟石榴解開心結,可不願奉承了楊花兒,讓石榴難堪,是以她笑道,「二弟妹倒跟桃香一樣,最講究這些習俗,她知道我和石榴都不愛針線,昨晚上給我帶過來十多個香包,專門給我們兩家預備了,還特意給蓮藕編了好多條彩繩。」

楊花兒冷了臉,再不說話,而是在凳子上纏著白線,等著帶會兒系粽子。

石榴和吳桂香兩個對視一眼,都有些想笑,這真是孩子一樣的無賴性子了。

屋子裡,胖妹將一根彩繩偷偷放兜裡,正準備出門,黑妹伸手攔住了她,「大姐,你去哪?」

胖妹將妹妹撥到一邊,「別擋路,我去找堂姐玩。」

黑妹卻不放開,「娘說不許跟三房的人玩了,你沒聽到?」

胖妹卻不在意,「那你不去,我去。」她說著,一用力,穿過黑妹的防線,出了門。

「你去了,待會兒我會告訴娘的。」黑妹在她身後大喊。

胖妹回頭說了一句,「隨便你。」她到了書房,土豆已經起來,在讀書,見了她喚了聲「堂姐」,胖妹笑道:「土豆真用功,蓮藕姐起了嗎?」

土豆回了句「不知道」,繼續讀書。

蓮藕正在梳頭,聽到胖妹的聲音,連忙叫道,「堂妹快進來,我起了呢,你快來幫我梳頭。」

「堂姐這麼大,連頭髮都不會梳呢。」胖妹笑道。

蓮藕便解釋道:「我今兒不想要梳包髻,要扎辮,辮子紮好了,卻怎麼都系不好。」

「我來幫你。」胖妹拿了紅繩替蓮藕將辮子紮緊,又問蓮藕接下來該如何。

蓮藕拿出一個小首飾盒,對胖妹道:「快挑個簪子把辮子挽好。」這孩子臭美,走到哪都把自己首飾盒帶著。

胖妹羨慕道:「堂姐首飾好多呢。」

蓮藕得意道:「都是我爹娘給我買的,你喜歡哪個,我送一件。」

胖妹卻搖搖頭,「多謝堂姐,不過不用了,我就算要了,也會被黑妹搶走。」

蓮藕立刻道:「那你就任她搶呢?你比她大,難道還打不贏她?」

「我要是打了她,她一定會哭著找我娘,挨罵的又是我。我看這個粉粉的珍珠簪子好看,又是一對,我給你挽上,你瞧著好不好。」

蓮藕左右歪了歪頭瞧了鏡子裡的頭髮,滿意地點點頭,「成,就這個了。堂妹你梳頭的手藝可真好。」

胖妹笑道:「小時候我每日都要給黑妹梳頭呢。堂姐,這是我給你編的彩繩,你瞧喜不喜歡?」

「喜歡喜歡。」蓮藕立刻拿了彩繩繫在手腕上,又從首飾盒裡拿出一個銀手鏈繫在胖妹手上,「送你的,可別被黑妹搶了。」

這個銀手鏈上面有蝴蝶,胖妹特別喜歡,她歡喜跟蓮藕道了謝,「多謝堂姐。我不戴,就藏著,什麼時候想看了,就拿出來瞧一瞧。」

蓮藕嘟了嘴,想勸胖妹強硬些,一想到二房的情況,又閉了口,而是拉著她要去找陳老爹玩,胖妹卻搖搖頭,「小寶怕要醒了,我要回去看著他,堂姐自己去找公玩吧。」

不過,蓮藕也不用去玩了,陳大娘過來喊吃飯。用過飯,石榴趁著陳大娘洗完的空閒,一家四口回娘家了。不止她,吳桂香和楊花兒兩個也回娘家,不過半下午都要回來,因為王舅媽一般半下午要過來,陳大娘是強硬要求媳婦回來陪著舅媽。

吳桂香說的桃香準備香包的事也不是假的,吃飯前就將荷包拿到了三房。桃香的荷包是批量做的,款式和顏色相同,一家四口統一帶了青色塞了艾草的香包,很是和諧。

「外公,你想沒想我啊?」一進屋,蓮藕便跟劉老實撒嬌。

劉老實呵呵笑著點頭,大河插嘴道:「都想的肝腸寸斷,一大早不知道念叨了多少遍,怎麼蓮藕還沒過來啊,怎麼土豆還沒過來啊,要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外公是等著賣菜的過來呢。」

別看大河出息了,劉老實可仍不待見他,一聽他說話,就要拿腳踹他,大河連忙躲到石榴背後,「姐,你快救救我。」

石榴沒好氣瞪他一眼,「我救你?我還要揍你呢。爹,你可得狠狠地打他一頓,這小子帶著蓮藕去賭場玩。」

劉老實一聽,立刻暴起,拿起屁.股下的板凳就要往大河身上砸,「你個兔崽子,這麼大了還不著調。」

大河立刻抱頭鼠竄,石頭在後面給他加油,「三叔,快跑,快跑。」後面還有兩個更小的男孩兒饅頭、芋頭在合奏,「快跑,快跑。」場面一時很是壯觀。

看孩子們都在鬧騰,石榴槤忙招呼他們上前,「快過來,姑姑給你們帶了好吃的。」說著,她掏籃子,幾個小屁孩兒立刻過來排排站,預備著發糖,只石頭大了,對甜的不敢興趣,寧願全程圍觀他三叔如何被揍。

饅頭是石頭的親弟弟,比他小四歲,今年六歲,揚起一張缺牙的笑臉親熱地喊道,「姑姑,我要一大把。」

「不行呢,你掉牙,不能多吃甜的。」石榴搖搖頭,殘忍地將三顆飴糖放他手裡,饅頭是個實惠的,想著先把這三顆吃了,待會兒再來要。下一個便是芋頭,比饅頭小一歲,是大山和楊樹的長子,這孩子長得瘦,又有些膽小,看著石榴的眼神怯怯的,小聲叫了句「姑姑」。

石榴摸摸他的腦袋,親熱地應了,又抓了一大把飴糖放他口袋裡,「收好了,別被哥哥搶了,知道嗎?」

芋頭點點頭,立刻歡喜走了,留下最後一個胖嘟嘟的小姑娘站石榴面前。石榴一把把小姑娘抱起,問道:「葫蘆,你要幾顆?」葫蘆是大山的次女,今年才兩歲多,名字跟石榴一樣,也是多子多福的意思。

葫蘆比她哥膽子大,她笑呵呵用手劃著圈,嘴裡道「這麼多,這麼多」,表示自己要一個圈的糖。

石榴笑著跟她開玩笑,「那姑姑用這麼多糖把你換回家,好不好?」

「好。」小姑娘立刻點頭。

石榴立刻得意去看大山,「你閨女可是我的了。」

大山笑著搖搖頭,道:「這傻孩子,光知道貪嘴呢。」

看到爹走近了,葫蘆便要掙脫姑姑去她爹懷裡,石榴槤忙放開她,裝了幾顆飴糖在她荷包裡,嘴裡笑道:「貪嘴有什麼不好?瞧這胖乎乎的小模樣,不知道多可愛呢。」

大山將女兒放在腿上,葫蘆便安生坐在她爹的腿上,幸福嚼著糖,那個樣子,跟蓮藕小時候像了十成,石榴瞧了,真是喜愛到不行,恨不得真要抱回家,她疼愛地摸摸葫蘆的小腦袋,「這孩子養得好。倒是芋頭,有些膽小了。」

大山歎口氣,「芋頭被楊樹她娘當寶貝一樣看著,我們要管都不成,倒是葫蘆,楊樹她娘心思放得少,都是楊樹在看著。」

石榴聽了,便有些沉默。當初大山要娶楊樹,她爹不同意,大山也死了心,一個人去了雲州府,三年才回來。他回來之後,卻發現楊樹仍然沒嫁人,還在等著他,大山又來家中求劉老實。不忍看孩子又要走三年,劉老實最終點了頭,只是對大山的事便搭理得少了。大山跟楊樹成親後,拿了自己三年在雲州府賺的銀子,又找人湊了些,在縣裡租了鋪子,賣桌椅床榻等現制的傢俱,潘大娘替他招呼鋪子,潘木匠給他供貨,鋪子裡生意不差。只是得了岳家的好處,生活上大約要受些掣肘。

看石榴一臉的沉重,大山連忙笑道,「姐,別為我擔憂,我日子過得好。你若是不放心,改日來鋪子裡瞧瞧,便知道了。」

「好。」石榴立刻點頭。她這些年光忙著自己的鋪子,對家裡人確實少用了心思,大山、大河的事,她以後都要多上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