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7 章 尤大娘提親

石榴跟大山說了幾句,便要去灶上幫桃香和楊樹,卻被幾個弟弟攔住了,「姐,你就別忙活了,好生坐著便是。」

大河更是說的不客氣,「姐啊,雖然你是個廚子,可是這灶房已經不屬於你了,你就別想著鳩佔鵲巢了。」

這孩子吧,雖然說的是好話,但是總有讓人想揍他的衝動,石榴瞪他一眼,也不去灶上忙活了,她剛隱約看到翠花,趁著還沒開飯,不如去尤嬸子家裡說說話。

尤嬸子在灶上看石榴進了院子,笑著對屋子裡的女兒道:「翠花,看誰過來了?」

「誰啊?」翠花走過來一看是蓮藕,立刻大笑著拉石榴進屋說話。她們是手帕交,打小一起長大的,如今嫁人生子,雖娘家還在一起,卻是許多年沒見了,再見自然珍貴。翠花嫁到陸家莊,生了兩兒一女,今日全帶了過來,翠花讓他們上前,一一管石榴叫姨。

將自己孩子使喚完,翠花又道:「你家的蓮藕和土豆呢,快些把他們叫過來,我還是好多年前看到他們呢。」

一個小豆丁聽他娘說完,立刻淘氣地接道:「嘻嘻,蓮藕,土豆,都是菜籃子裝的呢。」

翠花叉著腰,大吼道:「陸耀祖,你過來,看老娘不打死你。」

「外婆讓我給爹送水喝。」小豆丁調皮,自然不聽話,拿了個水壺就撒腿跑了,讓他娘也無可奈何,對了石榴歉意道:「這小子欠揍,你可別生氣。」

石榴笑道:「有什麼可氣的,小孩子淘氣話而已。倒是你,變化真多。」從前還是個多愁善感的少女,如今便是成雷厲風行的辣媽了。

翠花立刻道:「可不得變?沒日沒夜幹活,從前樹上的蟲子我是從來不敢碰的,現在每日裡養那些個東西,有時候在山上採桑葉,蛇啊狼的,都能碰到,還不能跑,我這糙的啊,都不像個女人了。倒是你,還是從前的樣子,溫柔和氣又白淨。

這嫁人前和嫁人後,過的日子真是不一樣。從前在家裡爹娘都寵著,到了別人家裡,可沒人寵了。我們家那口子,壯得像牛犢,說話嗓門又大,隨身還跟著一隻大狗,我剛嫁過去,見了他就害怕。現在啊,要是惹了我,管他人啊狗的,都不給飯吃。」

雖然她是抱怨的口氣,可是神情中並沒有愁苦,一直都是笑嘻嘻的,顯然辛苦些,卻並不難過。看陸大樹,連過節在岳家都去幫忙在地裡做活,顯然真心疼愛她。手帕交過得好,總是件讓人開心的事,石榴又跟她拉了許多家常,一直到蓮藕過來才停了。

翠花一見蓮藕,立刻笑道:「幾年不見,蓮藕都成大姑娘了。我瞧著,你比你娘年輕時候還好看呢。」

「翠花姨還是一樣年輕。」蓮藕認得翠花,對她也親親熱熱的。

翠花笑道:「瞧瞧這小嘴,比你娘還利索。成了,我也不耽擱你們吃飯了,待會兒我再過去找你。」

辭別了翠花,石榴回到娘家,飯菜都擺桌上了。石榴笑道:「今日我可真是做客了,光等著吃飯。」

桃香過來拉了石榴坐下,「大姑子回娘家,可不是來享福的。我的手藝不行,今日這桌酒菜都是楊樹整治的,我就打了個下手,大姐嘗嘗,味道可是不差。」

「不好吃,大姐……見諒。」楊樹在一便補充道,雖然有些結巴,但是到底對人情世故慢慢熟悉了。

石榴笑道:「可不用我見諒,看幾個小子筷子不停,就知道味兒不錯。這孩子可不給你面子,好吃不好吃的,他們可計較了。」

楊樹一聽,抿著嘴笑得開心。

吃過飯,石榴要收拾碗筷也被桃香和楊樹攔住了,「大姐陪著爹說說話便成。」

看她老爹滿意地看著兒媳婦,石榴也就不搶活,坐著跟她爹說話。

「爹,大河年紀也不小了,不知道您給他張羅了媳婦沒?」石榴問道。

劉老實擺擺手,「我原托了媒婆,臭小子非要自己尋摸,我也不管了,隨他折騰,是好是歹,都是他自己的命。」

姻緣這個事,本來就不該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決定的,不說兩情相悅,最起碼成親的人得相互看對眼才能繼續過日子吧。當然兩眼一抹黑成親的,也能湊成佳偶,但是那個概率太低,而且很多都是在女人的委曲求全下。她爹怕是在大山的婚事上受了挫,才有了這樣開明的想法。既然老爹都不干涉,石榴這個姐姐也就不橫插一腳。

她把大河叫過來,說道:「你若是有相中的姑娘,也別莽撞了,讓家裡頭給你先探探口風,免得壞了規矩。若是沒瞧中的姑娘,想要個什麼樣的,跟姐說說,若是碰到合適的,便讓你瞧瞧。」

大河誇張地拍拍胸脯,「可嚇死我了,還以為大姐哪邊的表姐表妹沒嫁出去,要相給我呢。」

石榴踢踢他的腿,「你個沒良心的臭小子,你姐還不向著你?」

大河連忙諂媚道:「我就知道姐最疼我啊。我啊,就喜歡長得好看、性子又溫柔的姑娘,最好能讀書認字能記賬,別的再沒有什麼了。」

陳老爹一聽,鼻子裡哼了一聲,「模樣好能識字的能嫁你這樣的?你就別癩□□想吃天鵝肉了。」

「我這樣的怎麼了?看上去不也是一表人才。」大河不服氣地道。

看父子兩個又在鬧騰了,石榴直搖頭。雖然她爹說的是氣話,可是也不是全無道理,一般的人家根本不會讓女兒讀書,除非是本身就是書香門第的,或者家底十分殷實的。這樣的人家,自然對女婿要求也高。大河本人能力不錯,手眼靈活能折騰,但是無奈家底太薄,娶到那樣的姑娘也不容易。不過這事也不絕對,全看緣分了。

跟劉老實逗完嘴,大河看了低頭沉思的石榴,想要開口提提黑炭的心思,最後又止住了。算了,讓黑炭自己打消主意吧,他都故意將蓮藕送到賭場去玩了,想必他姐以後一定不會單獨讓蓮藕去雲州府。

正有些沉默,突然院子裡傳來聲音,「石榴走了嗎?」

石榴起身答道:「沒呢。是尤嬸子吧?快些進來坐。」

尤嬸子笑道:「還沒走呢,翠花那丫頭,吃完飯就急沖沖要往回趕,就惦記著她那寶貝蠶了。」

「那可是能換銀子的精貴東西,可不得好好惦記著。」石榴打趣道,招呼陳大娘坐了,又讓大河拿出糕點招呼著。

尤嬸子攔住大河,「客氣啥,咱兩家這麼近呢。」

大河道:「不客氣您還拿了東西過來。」

尤嬸子答道:「翠花讓捎過來的,不是值錢東西,都是些吃的。」

便是回家,也不急著一時,翠花匆忙忙回家,讓尤嬸子過來,怕是有事讓尤嬸子說。大河多機靈一個人,立刻拉了他爹出門,留了空給尤嬸子說事。

石榴原不明白,一看大河將她爹支走了,便知道尤嬸子過來怕是又要提些兒女婚事了。她便跟著尤嬸子寒暄,由最小的葫蘆說到蓮藕,「蓮藕這丫頭今年怕是十四了吧?」

石榴點頭。

「是九月的生日?」

石榴又點頭。

尤嬸子道:「那過完生日都十五了呢,可是大姑娘了。」

瞧這算的,足足大了兩歲呢,小姑娘明明現在才十三歲,便是過完生日,也才十四啊。

也不用石榴點頭,尤嬸子又繼續問道:「可許了人家?」

石榴笑著搖搖頭,「沒呢,她爹捨不得,說是要過兩年,我看她還是一團孩子氣,還是過兩年好。」

尤嬸子立刻道:「這事可不能拖,要不然好人家都別=被挑走了。這時候定親是最好不過的。你剛看到翠花的大兒子了吧?」

石榴點頭。陸大樹取的好名字,大的叫光宗小的叫耀祖,光宗是個文靜的,耀祖是個調皮的。

「這光宗,真是名字取得好,可是會讀書,連先生都誇呢,說他定是能光宗耀祖。」

雖然完全明白尤嬸子意圖,石榴還是繼續裝傻道:「孩子會讀書可是好事呢。」

「光宗可不只會讀書,這模樣長得也好呢,身量像他爹,高高壯壯的,可是臉像翠花,秀氣著呢,哪個見了不誇一句?」尤嬸子繼續給她外孫賣安利。

「你說,這事能成嗎?」翠花問自己的丈夫陸大樹。

陸大樹搖頭,「十有*成不了。」

翠花氣道:「怎麼就成不了?咱兒子哪裡不好了?」

陸大樹解釋道:「不是咱兒子不好,是人家閨女太好了。我們家底沒人家厚,又沒別的能拿出手的,想必別人看不上。」

「這光宗不是會讀書嗎?怎麼就不好了?」

「再會讀書,不是還沒考中秀才,還得想著怎麼靠岳父考上?你啊,也不必急,等孩子大兩歲再說不遲,到時候若是真中了秀才,說起親來也便利。」

「再過兩年,再過兩年,蓮藕都嫁人了。」

陸大樹仍然不急不緩,「好姑娘多的是,何必就非要這一個?這蓮藕,便是孩子中了秀才也不一定能娶上,你還是趁早歇了這心思,免得壞了往日的情誼。」

陳家,石榴笑著對尤嬸子道:「光宗是個好孩子,不過蓮藕啊,她爹和我都捨不得,總是要到十五才說親,過了十六七才能嫁。她爹最是喜愛她,怕是嫁人也要在就近找了,抬眼便能看到。」

尤嬸子心裡頭失望,這便是不同意了。接下來尤嬸子便有些意興闌珊,說了兩句便告辭了。

尤嬸子一出了門,蓮藕便進來了,從後面摟著她娘問道:「娘,你跟那大娘說什麼呢?奶剛才托人來叫你回去呢。」

石榴回頭看了女兒一眼,也不隱瞞,「說你的親事。」

「啊!娘,你這麼早就要把我掃地出門?」

看孩子還有心思說玩笑話,石榴就知道她沒當一回事,「還當娘騙你呢,嫁人這事,可得當真了。「

蓮藕卻高聲道:「我啊,一輩子都不嫁人,我要守著爹和娘。」

這真是最美好的謊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