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0 章 弟弟們的生活

用過午飯,三房一家四口便打道回府。老家裡雞飛狗跳的,跟人鬥智鬥勇,很是消耗心力,石榴覺得甚是勞累,決定晚上不開火,到桃香那裡去蹭晚飯。

有陳家的教訓在,劉老實早就將家分了,所以石榴走娘家,現在要走三家了,她爹那裡要去,大山、大石兩個成家的也要去。不過,像端午這樣的小節,只要給弟弟們捎些東西放在她爹那裡就行,也不必一家一家去拜訪了。只是她跟桃香一直處的好,才特意登門了。

說來,桃香也是極會做人的,當初石榴跟桂香翻臉,她兩邊的心都理解,一點兒不貿然插手。按說一般人都會向著娘家人,但是桃香並不,她隨兩個姐姐如何,兩邊都不疏遠。這樣明事理,這些年在劉家又盡心盡力,將自己的小家操持得蒸蒸日上,對幾個弟弟也上心,劉老實一年四季的衣服鞋襪更是不落下,石榴自然對桃香滿意,很是願意親近她,便是蓮藕和土豆,也對這個大舅媽也親熱到不行,一聽要去大舅家,臉上都是笑。

跟石榴她們一樣,大山這裡也是前院是鋪面,後院是住宅,石榴直接帶著孩子去了後院,進門的時候桃香正在洗豬腳,一見她們也不停手,喊了石頭過來倒水,又對陳三笑道:「我不跟姐夫你們客氣了,孩子爹在前頭招呼客人,也沒得功夫。」

陳三連連擺手,「不必客氣,不必客氣。」

桃香看了直笑,這姐夫這麼多年,還是這麼呆呢。

石頭很快出來了,他常跟著大山在前頭做活,人很是伶俐,不僅拿了水壺出來,還裝了瓜子、糖果,小嘴更是伶俐叫人,招呼著大姑和姑父坐,像個大人一樣。

看孩子忙得不停,石榴笑著止住了他,「好了,別忙活了,你大姑可不是外人,你自己去玩吧。」

石頭便摸摸腦袋,笑道:「那我去前院給我爹幫忙,好多閒漢趁著節日出來吃酒,我爹一個人,忙得像陀螺,我去搭把手。」

他走後,石榴對桃香道,「看這孩子,還知道心疼他爹呢。」

桃香笑得一臉驕傲:「這孩子是懂事呢,五六歲就知道在酒鋪裡幫忙。」

說了幾句話,瞧著這滿地的豬腿,石榴想著桃香怕是一時半會兒忙不完,便挽了衣袖準備幫忙,桃香連忙道,「不用大姐,這東西髒著呢,你就好生坐著,待會兒幫我調調料子就行,上回你幫我熏的豬腳、鹵的牛肉可比我以往做的賣得快。」

豬腿是蠻髒的,都是毛,處理起來十分複雜,還得用火燒,石榴也不愛這東西,從善如流道,「那不如這樣,我先把你洗好的拿去熏了。」

「那就麻煩大姐了。」桃香爽利道。

雖然想要來躲懶沒躲成,石榴也不沮喪,桃香每次去她那裡,見她做活也從來不閒著,她便是累些,也心甘情願。蓮藕懂事,知道過來給她娘燒火。至於土豆和陳三兩個,都被饅頭帶到書房去了。這父子兩個,只要有書,哪裡都過得,一點兒不用人費心招待。

直到天黑看不見光,桃香才到灶上去燒飯,哪裡知道石榴都燒好了,桃香愧疚道:「前兩日過節回家,下酒菜全空了,怕明日拿不出東西來賣了,這才緊趕慢敢,連做飯的時間都抽不出,真是怠慢大姐一家了。」

石榴打趣道:「說這些客氣話,難道是心疼櫃裡的好菜都被我燒了?」

看石榴真不在意,桃香也放心了,立刻端了飯菜上桌。前頭客人都散了,大山收拾乾淨了,將兩張桌子並在一起,兩家人團團圍坐,熱熱鬧鬧吃飯。大山還想要開壺酒,被石榴給攔了,陳三這些年都是一杯倒的量,沒什麼喝頭,還不如拿點兒果汁乾乾。果汁沒有,不過桃香說有米酒。她麻利拿出一大罐,笑道:「這個是桂香姐教我做的,不燒人,大姐也嘗嘗?」

石榴嘗了一口,味兒還行,又沒什麼度數,她點頭道:「這個好,多拿幾個碗,讓幾個孩子也嘗嘗。」

這話一出,可是讓四個孩子高興了,尤其是石頭,跑得賊快,很快端了一疊子碗過來,一人一碗,斟得滿滿的,還一點兒不撒。

蓮藕一直想喝酒,可是在家裡爹娘都不讓,今日有機會嘗嘗這米酒,很是高興,一咕嚕就喝了一大碗,然後豪爽道:「表弟,再給我來一碗。」

石頭響亮答道:「得了,客官,您稍等。」

看她們兩個笑鬧,石榴也跟著笑。這表兄妹雖然也玩的不錯,不過感覺不來電,石榴也不擔心。

用過飯,天色已晚,石榴便起身告辭,大山走出去要送,被石榴給阻住了,「我這一家四口的,有什麼可擔憂的?」

大山卻堅持,桃香也幫腔:「大山剛光顧著忙生意,怠慢了姐,姐就讓他送送吧,沒得他心裡不舒爽。」

「那你便送吧,不過可沒人送你回來了。」石榴笑道。

「我一個大老爺們,怕什麼?」大山答道,一路將石榴一家人送到家門口才轉身回去。

雖然不送人,不過石榴點了燈,又開了院門,好讓大山不摸黑,等到了拐角,大山回頭擺擺手,示意石榴進門,這一個舉動,便讓石榴心裡暖暖的,這個弟弟,總是這樣體貼人。

前一日去了大弟那裡,隔日石榴又帶了蓮藕和土豆去了二弟那裡,至於陳三,一大早便教書去了。本來土豆想留在家裡看書,不過石榴想著家裡沒人給他弄飯吃,便拒絕了,並承諾用過飯後便回來,才讓土豆不情不願出了門。

不同於石榴和桃香她們前店後宅的格局,大石的傢俱鋪子東西擺的多,又有大件的床、榻,而且他這裡住的人多,後宅住不下,所以他是租了兩間屋子,左邊是大通透的鋪面,擺了滿滿噹噹的傢俱,右邊是住所,除了大石楊樹夫妻兩個孩子,潘木匠和潘大娘兩人也住這。

石榴她們先經過鋪面,潘大娘瞧見他們,熱情招呼著。她頭上戴了金釵,又穿了綢緞衣裳,看著甚是體面,行事自然也大方了些,親熱地讚了蓮藕和土豆,又對石榴道:「我這裡走不開,石榴你帶了孩子去隔壁,楊樹在照看孩子,她爹和大石在做木活,都能招待人。」

「好,大娘你忙。」石榴笑道,帶了孩子去隔壁,剛進門就看到兩個孩子在玩木頭,芋頭看了她羞澀一笑,卻起身去拉土豆,高興道:「土豆哥,你找我玩呢?」

有些不適應被人拉著,土豆彆扭道:「是啊,芋頭弟弟。」

至於葫蘆小姑娘,則歪著腦袋看石榴,大眼睛使勁眨,一副好像認識這個人又好像不太認識的樣子,蓮藕看著喜歡,上前一把抱住她,小姑娘立刻對了後面大喊,「娘,娘,來人了。」

楊樹立刻趕出來,一看是大姐一家人,笑道:「大姑和表姐呢,昨兒才見的,怎麼就不認識了?」

葫蘆搖頭,她才兩歲,記不住那麼多啦。

楊樹將小丫頭從蓮藕手裡接過來,「這孩子重,你一會兒就手酸了,快些坐著,舅媽給你拿糖吃。」

蓮藕笑道:「舅媽別客氣,我不吃糖,給葫蘆吃。」

「蓮藕別客氣,舅媽這裡好多糖。」楊樹將孩子放下,從一個木頭罐子裡抓了一大把桂花糖非要塞給蓮藕,這糖黏糊糊的,蓮藕怕弄髒了衣服,連忙用荷包裝了,看二舅媽又要抓,立刻道「夠了夠了」。

楊樹看蓮藕收了糖,又慌慌張張去倒水,倒是先給了蓮藕,看石榴這裡沒有了,才又去倒一杯。倒好了水,她自認招待好了,又去後院喊大石。

聽到大姐來了,大石連忙停了手裡的活,來了前院,「大姐過來了,我正打算做完手裡的活兒就去你家呢。」

石榴笑道:「那正好,等會你跟我一起走。」

大石卻搖頭道:「既然姐過來,那我就不著急過去了。」

「大石你跟姐說話,我去灶上做飯。」楊樹插嘴道。

石榴忙道:「不用急,現在還早著呢。」

楊樹憨笑道:「我做飯慢,早點兒開動,免得待會兒手忙腳亂。」

石榴還想說什麼,被大石打斷了,「大姐隨她吧,我找大姐還有事商量呢。芋頭這孩子喜歡讀書,我想著也不能荒廢孩子,大姐那裡,姐夫教著土豆,不知道能不能順便也教教芋頭?」

這是正經事了,石榴想了一下,認真道:「你姐夫平日要坐館,只有下午和晚上才有空教土豆呢,怕是要耽擱孩子了,你若不想請先生坐館,不如看看這附近有沒有好些的蒙學館,一來離家裡近,二來,也有差不多的孩子一起,孩子學得更有勁頭。」

大石點頭,「大姐說的也是。只是我也不知幾個字,倒是不知道蒙學館的師傅有沒有學問,好不好。」

石榴立刻道:「這個容易,讓你姐夫打聽一些便是。」

等開飯的時候,看滿滿一桌子菜,石榴倒是能感受到楊樹的誠心了。潘大娘熱情地給石榴夾菜,倒是弄得石榴有些不適應。

潘大娘招呼完人,又拿眼瞧大石,石榴便知道送芋頭去她家的主意不是大石想的,她靜靜等著大石,看他如何應對。

只聽大石緩緩道:「芋頭還小,送到大姐那裡去,晚上回來也不方便,不如在附近找個蒙學館,這樣孩子每日回來也便利。娘覺得這主意如何?」

「這蒙學館一個月得多少銀兩?」潘大娘立刻道。

大石答道:「多少銀兩還不知道,總比單獨請先生要少些束脩。」

潘大娘還想說什麼,被楊樹打斷了,「都聽大石哥的,娘,快吃菜。」說著,給潘大娘夾了一筷子肉,潘大娘便住了口,石榴在一旁瞧了,肚子裡點頭,這家裡終究還是大石做主了,便是潘大娘難纏些,有她閨女克著,倒也不怕。

回了家,蓮藕悄悄對石榴道:「娘,我喜歡大舅母。」

昨兒見了大舅母,今日見了二舅母,說這樣的話,自然是將兩個舅母做了對比。石榴便問道:「二舅母哪裡不好了?」

蓮藕說道:「她也沒哪裡不好,就是吧,在她家總不如在大舅那裡舒服。」

「你個不知好歹的,你二舅母給你抓了一荷包的糖,又準備了一桌子飯菜,你還嫌棄了。」石榴刮刮女兒的鼻子,好笑道。做人不可全掏一片心,楊樹是真心以待,但是她的熱情有心過度,讓人有些無所適從了。

將自己想通的跟蓮藕說了,看她有些懵懵懂懂的,石榴便笑道,「做人的道理千千萬,有些娘也不懂呢,你啊,慢慢看著,慢慢學,能做到你大舅母那份上,便是厲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