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1 章 啞巴的策略

衛財主將啞巴安排到三房這裡,端午過後兩日,衛啞巴便拿了自己的鋪蓋來了。他可是少爺作風,出來做活,還得將自己的東西都帶著。蓮藕看了一件件搬下來的床單被罩茶杯板凳,便不爽,「你這樣麻煩,還不如在家裡呆著得了。」

衛啞巴吭吭哧哧解釋道,「我怕晚上,晚上,睡不著。」

看女兒還是一副看不慣的樣子,石榴便笑道:「有的人擇床,在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床上睡不著,他既帶了自己的東西來,還省了我給他再置辦的麻煩。」

蓮藕又道:「這到縣裡還方便,若是去了十萬八千里的地方,那也帶著這些東西?」

石榴便看衛啞巴,衛啞巴連連擺手,「不帶,不帶,我就是怕,怕麻煩人,才把自己東西,都帶了。」

帶著衛啞巴過來的是他家裡的一個長工,衛財主並沒有親自過來,等東西都卸了,長工趕了車又回去了,就留衛啞巴和滿地的東西。後院本就不大,一樓只有一個堂屋、一個書房,二樓呢,隔出三間房,衛啞巴過來了,也沒有多餘的房間給他,他這麼多東西雜物間也放不下,再說憑了兩家的交情也不好將他放到狹窄的雜物間。石榴原打算是將他和土豆一個屋,只是土豆那孩子不同意,嘟著嘴道:「我屋子小,又住進一個大塊頭,都轉不開身。」

石榴一想也在理,便將書房收拾了,隔成兩段,前面仍是書房,後面給衛啞巴睡覺。一想到寬敞明亮的書房硬生生變成了一半,蓮藕和土豆都不開心了。土豆還好,鬱悶了一會兒就放開了。蓮藕卻一直耿耿於懷。這女兒心眼多,石榴跟衛啞巴說了他睡哪就不管,任蓮藕去折騰人,她自己到灶房去忙活了。

蓮藕攔住搬東西的衛啞巴,要跟他約法三章才將人放進去,「這書房平日裡常有人來往,你住這可得注意著,臭襪子不要過夜,床鋪不能發出怪味,出屏風不許衣衫不整。另外,這些書我爹可寶貝了,你不許亂翻,手髒了、濕了都不許碰書,睡覺前立刻將燈熄了免得起火。最後,土豆白日裡要在這裡讀書,你不許吵他,不許鬧他,知道了嗎?」

蓮藕手插著腰,說話又大聲,顯得趾高氣揚,然而衛啞巴卻不覺得,他就喜歡蓮藕神氣活現的樣子,像個大將軍,他願意做個聽話的小兵。蓮藕話音一落,他便響亮答道:「知道。」

蓮藕到底不是十分嬌蠻,看衛啞巴還算知趣,心裡頭的不高興也散了,再不阻止他搬東西,看他笨拙地鋪著床,還主動上前幫忙。女神為我鋪床,對*絲來說,簡直能夠幸福地暈過去,衛啞巴那嘴都咧到耳朵邊了,他本就是個圓臉,兩邊嘴角都往上咧了,眼睛又瞇成一條縫,看著實在傻得冒泡,土豆十分嫌棄,默默挪了身子,坐在角落裡,埋頭在書堆裡,當做什麼也沒見。

衛啞巴在三房安營紮寨,幸福地吃了午飯、小憩片刻之後,便被叫起來幹活。這大小伙子,吃在家裡睡在家裡,可是要成本的,石榴自然不能白放著他,得使喚起來。記賬的事情是衛財主交代的,自然排在前頭。石榴便領了衛啞巴去跟周掌櫃的見面,將衛啞巴的情況說了,怕周掌櫃的誤會她是專門派個人來監督她,石榴特意解釋道:「您老看著教他點,要是做得不好了,任打任罵,這孩子家裡也不指望他以後就做個掌櫃,就想著讓他出來受點苦。」雖然衛財主沒有這樣說,但是石榴真是這樣理解的。

小小一個食鋪而已,賣些醬料糕點,鋪面也不大,客人都是三三兩兩過來的,一個人完全忙得過來,再加個大小伙子杵在這裡,完全是畫蛇添足。但是主家的吩咐也不能不聽,周掌櫃的想了下,便道:「這孩子的爹倒是慮得長久。不如這樣,來了客人,便讓他記賬,我招呼。」

石榴便笑道:「他記賬要是記錯了記漏了我倒是還不好對賬了,不如這樣,您還像以往一樣記賬,他在旁邊也記個賬,只是那賬本不用,還要勞您抽空給他看看,指點一下。」

這不是給他找事?周掌櫃的一臉愕然。

憑白給人添個學徒,費口舌指點不說,還得檢查作業,而且學出來對他也沒什麼好處,是個人都要鬱悶,石榴便道:「我原打算給他每個月500文,如今他什麼都不會,還得勞您老費心,不如就先將這工錢給您,等他什麼時候真能幫上忙了,這500文再給他。」

能漲工錢也不算白忙活,周掌櫃的便開心同意了。石榴拿出紙筆和一個空白的賬本給衛啞巴,然後就溜了。再不溜老頭說不得要罵她了,衛啞巴一無所知,跟他科普的東西太多,一下午都說不完,老頭不說的口乾舌燥怕是不可能。

等晚上石榴跟周掌櫃交賬的時候,瞧他滿臉的郁色,立刻裝傻啥都不問,匆忙對了帳就走了。

到飯桌上的時候,石榴便問衛啞巴,「今日掌櫃的跟你說了什麼?」

衛啞巴停了筷子,想了一下才道,「說了,許多。」

石榴又問:「你都記住了嗎?」

衛啞巴搖頭,「沒有。」他倒是十分坦然。

「你怎麼那麼笨?」蓮藕吐槽他。

衛啞巴立刻道:「掌櫃的說了,一下子,都記不住。」

「你那麼笨,當然記不住,我就記得住。娘,你也讓我去跟周老爹學記賬吧。」說完,蓮藕閃巴巴的眼瞧著石榴。

這自然是不成的,雖然她對閨女十分放鬆,但是也是有底線的,譬如拋頭露面做生意這一樁。蓮藕長相好,常拋頭露面很容易惹是非,這時代對女子名節總是有些要求,石榴不想自己女兒名節受人非議。

「娘,娘。」小姑娘想要撒嬌達成目的,但是石榴看都不看她。她只得氣鼓鼓道:「怎麼他就可以?」

土豆在一旁接道:「因為他長得沒你好看。」

衛啞巴連連點頭,「是啊,是啊,蓮藕別氣,我學會了,就教你。」

蓮藕嘟了嘴沒說話。

吃過飯,衛啞巴主動上前要洗碗,倒是蠻有眼色的,石榴笑著問他,「你爹教你的?」

衛啞巴不好意思地摸摸腦袋,「我自己……琢磨的。學徒都要……都要幹活呢。」

「好了,你跟別的學徒不一樣,這些活不要你做,等需要力氣的活,我再喚你。」石榴笑著道。

石榴一說,衛啞巴也就不搶著洗碗了,他跑去跟土豆打聽鋪子裡賣哪些東西。這個土豆自然是不知道的,但是蓮藕知道。她問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衛啞巴立刻答道:「東西都,列出來,誰來買,我記數目,不就省了,時間?」

蓮藕又道:「可是鋪子裡的東西那麼多,你要找到賣出的東西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呢,還不如現寫快呢。」

衛啞巴便點頭,「也是啊。可是有些,我不認得,周掌櫃,又沒時間。」

土豆在一旁出主意,「那你就寫四五樣賣得好的。」

「對,對。」衛啞巴連連點頭。

蓮藕也道:「待會兒我帶你去認認東西,免得周老爹嫌你笨。」

衛啞巴又露出他那招牌傻笑:「好。」

於是他們三個便拿了燭台去前院,蓮藕指了貨架上的東西給衛啞巴認識。

「慢點,慢點。」衛啞巴連忙道。

「你在做什麼呢?」

「我畫下來,以後便,認得了。」衛啞巴答道。

蓮藕拿過衛啞巴的本子一看,立刻嫌棄道:「畫的醜死了,我爹畫得才好看呢。」

「那,讓陳三叔,幫我畫?」衛啞巴立刻道。

「你想得倒好,我爹每日裡忙著呢,要坐館不說,還要教弟弟,還要自己讀書準備考舉人呢,哪有時間給你畫這些個東西?」

土豆卻在一旁道,「我們來畫,不僅畫樣子,還可以將東西的功效標在一旁,買東西的人看了,覺得這個東西好,說不一定就想買了。」

蓮藕驚喜道:「這個主意好。我們去跟娘說。」

「你們說將鋪子裡的貨物都畫下來,然後標注功效?」石榴反問道。

蓮藕連連點頭,「是啊,是啊,娘覺得這主意好嗎?」

石榴立刻笑道,「當然好啊。這事就交給你們了。」這就是宣傳冊啊,這幾個小傢伙還挺聰明的。只是這事挺複雜的,想必他們幾個做了幾天就要放棄了。

蓮藕立刻拍著胸脯道,「娘,您放心,我們保管做得好好的,讓鋪子裡的生意更上一層樓。」

「那娘就等著了。」石榴隨口道,顯然並不把孩子們的話當真。

蓮藕看她娘態度敷衍,心中卻豪情萬丈,她就憋著一口氣要讓她娘刮目相看呢。不僅她自己,她還要動員衛啞巴和土豆兩個一起參與。衛啞巴那根本不用她動員,吩咐一聲就可以,土豆也有些興趣,他想的是爹爹會畫畫,他跟著學學,說不定能趁這次大有收穫。就這樣,三人組成促銷小團隊,想著要一鳴驚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