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3 章 黑炭給衛啞巴插的刀

蓮藕不是個輕易認輸的,雖然手上只蝦兵蟹將,她卻仍想著把事情做好。她娘說的那個宣傳冊,頭等重要的自然是要找個會作畫的,將東西畫出來,別人看了便直觀,她爹沒空,蓮藕想的法子是請人來畫。當然,花費她自己出。當然,首先是將她爹已經畫好的兩張張貼出來,放在櫃子裡可不浪費了。然後,她又去買了上好的宣紙,裁成尋常見到的書本大小,讓衛啞巴一頁一頁寫好內容,留出地方給人作畫。一頁介紹兩種貨物,選出二十種重要的記載了,然後裝訂成冊,一共做出兩本冊子,放在店中讓人翻看。

只是進到鋪子裡的大多是不識字的大娘大嬸,對這個書本沒什麼興趣,倒是對掛在牆上的畫瞧著喜歡,還有想要拿回家貼著的。蓮藕一想,那不如讓人畫個小些的,發給這些個大嬸,那她們拿回家,別人不也能看到,那不就讓鋪子裡的貨物更被人知曉?若是畫得多了,再請人來畫自然不划算,還在土豆跟著陳秀才也學了兩筆,雖畫得不甚好,但是也勉強能看了,又被蓮藕要求一遍遍改了,總算是畫得有模有樣了,但凡到店中的大娘大嬸都被發了兩頁。

看小東家甚是認真,周掌櫃的便指點她,「這到鋪子裡的都是熟客,小東家發給她作用不大,不如到縣衙附近去發,那裡人來這鋪子的少,可是又離得不遠,這畫冊說不得能招來幾個顧客。」

「老爹說得對。」蓮藕連連點頭,然後招呼衛啞巴去發了,她自己也想去,只是被她娘給攔住了。

冷眼看著閨女忙活,看她從做出宣傳冊,到最後折騰出滿城散的小廣告,石榴不由得大拇指,小姑娘的營銷策略棒棒的。

蓮藕帶著衛啞巴折騰了兩個月,到七月底總賬目的時候,周掌櫃對了石榴笑道,「小東家可是厲害,這個月足足多了兩成的收入。」

蓮藕一聽,立刻昂起頭看她娘。

石榴低調地誇了女兒:「倒是不錯,我剛開舖子那會兒也想了法子多賣些貨物,如今開得久了,人倒是倦怠了,難得她用心。只是也不是她一個的功勞,我看啞巴被她指揮的團團轉,大日頭下還要去外頭散發單子,也是有功勞的。」

周掌櫃點頭,「小東家天生就是做生意的,真是奈何是個女兒身,有所不便,如今調動著這小兄弟,真是天作之合了。」還有句話,周掌櫃的不好說,這衛兄弟,只怕很是有些心思,聽說他家底不錯,說不得好事將近呢。

天作之合什麼,衛啞巴一聽就要紅臉的,只是石榴母女兩個都沒想歪,聽了並未當一回事,石榴是想著好好獎勵女兒一番,蓮藕還沉浸在無盡的興奮中呢,她可是將鋪子裡的生意提高了兩成。

石榴對女兒道:「你想要什麼,只要不過分,娘都應了你。」

「我想去雲州府玩。」蓮藕一口便道。

石榴搖頭,「這個不成。換一個。」

「真沒勁,明明說什麼都應的。」蓮藕不高興道。

「什麼可不包括去賭場玩。」

「真是被三舅害死了。」蓮藕臉拉得老長。

石榴槤忙哄女兒,「裙子,簪子,鞋襪,你說想要,多少銀子娘都願意花。」

這些東西蓮藕不稀罕,最後妥協道:「那不如給我做兩個蛋糕吧。」看她娘又要搖頭,她立刻嘟囔道,「不會連這個都不行吧?」

免得在女兒這裡太失信,石榴只得同意,「好吧,給你做一個蛋糕,水果的,然後厚厚塗一層奶油,高興了吧?」

蓮藕歡呼,「好,我來給娘幫忙。」

「啞巴喜歡吃什麼?嬸子也給你做。」石榴又問衛啞巴。

衛啞巴沒什麼想要的,不過為了討蓮藕歡心,他便道,「蛋糕做……大點,我也愛吃。」

晚上陳三回來的時候,石榴將女兒的成就跟他說了,陳三笑道,「這孩子跟你一樣能幹呢。正好我也有好消息要跟你說。上次我幫馬兄聯絡了二舅兄,馬兄心中感激,特意留心了土豆的事。按土豆的進度,最好是我自己教,等他大一點考了童生便送到徐舉人那裡。只是馬兄打聽到,也有人家孩子天賦好的,不忍耽誤孩子,便送到雲州書院去。這書院在附近幾個州府都有聲望,招收的都是天賦出眾的孩童,每年考取的秀才不勝其數,舉人也大有人在,建院不過十年,已經考取了三個進士,可謂成果斐然。」

「你是想將土豆送到這書院中?」石榴問道。

陳三點頭,「我是有這打算,只是入書院需要考試,若是不過便不能就讀。不知娘子是何意見?」

讀書進學是這時代的正途,孩子又喜歡,石榴自然沒理由攔著,只是孩子才七歲,就要離家,做母親的總是不捨。世上總有那麼多難兩全的事情,便是再不捨,也不能耽誤了孩子。石榴沉默了片刻,便道:「送過去吧。」

聽說弟弟要被送去雲州府讀書,蓮藕可捨不得了,拉了土豆道:「在家裡讀書多好,幹嘛去那麼遠的地方?」

聽說書院中都是跟他一樣愛讀書的人,土豆可是嚮往,回他姐道:「聖人說見賢思齊,我在家中並不知自己是何水平,等到書院,跟旁人比了,才能知曉自己差了多少。」

自己這麼捨不得,可是弟弟卻興奮地恨不得立刻就要去,蓮藕可是傷心了,嘟著嘴道:「得意什麼?不是還要考試嗎?說不定就不能過呢。」

土豆認真道:「若是不過,我便更用功,明年再去試試。」

陳三在一旁聽了直點頭,這孩子向學之心甚篤,陳家後繼有人了。

雖然陳家父子都是一心想著書院,但是書院都是春季始業,便是考試也在年後,如今土豆只能留在家中了。

石榴對陳三道:「既然想要進學院,自然要做些準備,不能幹等著不是,明日便托人跟大河說一聲,看他能不能幫忙找出書院往年考試的題目,問問先生的喜好。」

「娘子說的正是。」

不過最後這事卻落到了黑炭頭上。因為一直沒有熟識的人去雲州府,入書院的事又是明年,便一直拖著了。直到九月蓮藕的生日,黑炭過來時,石榴才將這事跟黑炭提了。

黑炭聽了立刻道:「這事我去問也一樣,三嫂放心,我一定會留心打聽。」

黑炭的能力石榴自然信得過,只是到底是外人,石榴原不想麻煩他的,但是黑炭這樣熱心,倒也不好說別的,石榴便感激道:「那就麻煩你了。」

黑炭笑道:「不過小事,三嫂客氣了。」他掃了一眼院中正跟蓮藕一起吃著糕點的衛啞巴,狀似不在意地道,「啞巴弟弟今日也是過來給蓮藕慶祝生辰的?」

土豆看了黑炭一眼,然後道:「啞巴哥哥一直在呢,他在我家鋪中做學徒。」這孩子靈敏,瞧出黑炭瞧衛啞巴的神色有些奇怪。

黑炭一聽,偷偷握緊了手,又清淡道:「哦。這事我還不知道呢。他過來多久了?」

石榴沒兒子靈敏,沒看出黑炭有什麼不妥,笑著答道:「有些日子了,他爹讓他過來吃苦呢,我也就沒客氣地使喚了,平日裡劈叉燒水的,又在前院記賬,前些日子幫了倒忙,現在可是長進了,記得賬目一字不差,我想著等過了這月,便讓他正式給鋪子裡記賬,也讓周掌櫃的輕快一些。」

黑炭勉強笑道:「那真是好事,啞巴都能記賬了,想必衛大叔也不必再為他擔心了。對了三嫂,蓮藕過完生辰,便是十四了是嗎?」

石榴點頭,「是啊,別人要說都是說十五了。」

「不知啞巴多大了?」

「怕是有19了吧?」石榴不確定地道。不說還好,一說真嚇一跳,衛啞巴居然也是大齡青年了。

黑炭笑道:「那可有些年紀了,瞧他們兩個玩的多好,還像個孩子呢。衛大叔真是疼愛啞巴,為了他可是用心良苦。」

石榴一聽便有些沉默,她聽了陳大娘,特意將蓮藕跟黑炭隔開,黑炭一進屋,便支開蓮藕到院中去忙活,可是現在叫黑炭一提醒,衛啞巴這麼大年紀,可不也是要隔開?雖然她瞧著衛啞巴稚嫩,完全是個孩子,可是在別人眼中,女兒跟這麼大的小伙子玩,可是不像話了。黑炭說指的衛財主的良苦用心,石榴也不想費心思多想。

黑炭看石榴臉色,知道自己說的管用了,也不再多說,轉頭跟土豆說了些話,便起身告辭了。

「用過飯再走吧。」石榴勸道。

黑炭推辭:「不了,我還要去瞧瞧陳大娘呢,便在陳家莊用飯了。」

石榴便不再勸。

黑炭揮著手跟石榴告辭,又望了眼蓮藕,揮揮手。

蓮藕對他笑道:「多謝黑炭哥帶過來的糕點。我可喜歡了。」

「喜歡就好。」黑炭說了一聲,又望了一眼衛啞巴,便告辭了。這回他過來,三嫂便將蓮藕支開了,只怕是察覺了他的心思,剛才他給衛啞巴使絆子,憑了三嫂的聰明,更是看出什麼了。以後,他怕是不能再隨意接近蓮藕了。衛財主都使力了,看來是時候該說開了。若是成了,自然一切都好,若是不成,也讓他徹底死了心思吧。

雖說答應了衛財主一年的時間,可是黑炭說破了,石榴便不想再留著衛啞巴在家裡了。她將女兒支開,將啞巴叫到眼前。

衛啞巴剛給蓮藕蒸了一個蛋糕,正被賞了笑臉了,跟石榴說話便十分著急,「三嬸,啥事?」可千萬快點兒說,他得快去聽蓮藕謝他呢。

石榴正著臉道:「聽說你爹從外地回來了,你也許久未見他了,想必心中惦記著,可是要回去見見你爹?」

衛啞巴立刻擺手,「不用,不用,我不……想他。」

石榴也不管他如何說,「就這麼說定了,你待會兒便起程吧,免得到家時天黑了。」

「我不……哦。」衛啞巴原想反駁,在石榴嚴肅的眼神下,乖乖點了頭。

女兒還沒長大呢,就有臭小子覬覦,真是忍無可忍,一個兩個都要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