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5 章 阿寶闖禍

陳大娘雖然在石榴面前嫌棄著蓮藕,但是她心裡頭也以她自豪,不說別的,光是那副相貌,就是十里八鄉數得著的,不止蓮藕,土豆也是頂俊俏,讓人一見就喜愛。知道孫女兒討人愛,可是年紀這般小就被人惦記著,連大了快十歲的都喜歡,可就出乎陳大娘意料了。

黑炭和衛啞巴兩個,各有各的好,但都有不好的地方。在陳大娘心裡,衛啞巴和黑炭兩個都配不上她孫女。但是吳家孩子,家裡頭殷實,人也沒什麼毛病,還大個三歲,正是適合的。陳大娘驚訝過後,倒是高興,總算有靠譜的人家說親,她跟兒媳婦說起的時候也有個交代。若不然光是破落戶,石榴還以為她坑蓮藕呢。

「這事你放心,交給我便是。你侄兒我也見過,是個好的,我一定好生給蓮藕她娘說。」陳大娘對吳桂香道。

「那多謝娘了。」吳桂香笑道。只是在心中,她卻不抱什麼希望。

婆媳兩個正說著話,突然聽到外面的喧鬧聲,「吳桂香,吳桂香,躲哪去了?」

吳桂香和陳大娘兩個互看一眼,連忙出去查看。她們一走出去,就意識到大事不好了,阿寶像小雞一樣被陳鐵牛提在手上,鐵牛的娘和媳婦都過來了,還有陳鐵牛的兒子小毛腦袋上被她奶放了塊毛巾,卻直往下流血。這怕是阿寶在外面闖禍了,被找到家裡來了,吳桂香心裡一沉,正準備說話,立刻就有婦人過來楸人,「吳桂香,老娘今日要跟你玩命。」

陳大娘將大兒媳護著,嘴裡勸道:「小毛娘,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

那婦人仍然張著雙手撲上來,她也不撓陳大娘,只是上前要扯吳桂香的頭髮,嘴裡還喊著玩命的話。

鐵牛娘在一旁惡聲惡氣道:「好好說?看我家小毛的腦袋,都被你家這畜生砸破了。」

「流了這麼多血,咋不快去請大夫?」陳大娘驚呼。

鐵牛娘立刻吼道:「請大夫?治好了誰知道你家畜生做的好事?」

她手上還握著給小毛止血的毛巾,因太激動,動了孩子的傷口,小毛疼得立刻大哭,「哇哇,奶,疼。」

一口一個畜生,陳大娘聽得火起,只是自己的乖孫被人提溜著,一句話都不辯解,只怕這事真是他做的,陳大娘心裡頭發虛,也不好發怒,只得賠了笑臉道:「孩子傷得厲害,我和阿寶娘都瞧見了,鐵牛快去請了大夫來,多少銀子我們支付,免得孩子這裡落下傷疤。」

「這才像句人話。」鐵牛說完,將阿寶往地上一扔,去請大夫了。

陳大娘連忙去把阿寶扶起來,著急問道:「你這孩子,到底咋回事呢?」

阿寶低著頭,閉著嘴,不說話,任陳大娘怎麼問都不吭聲。

鐵牛娘在一旁罵道:「怎麼回事?我就沒見過這麼惡毒的孩子,拿了石頭就往我家小毛頭上砸,看孩子頭上流的血,怕是破了好大一塊。老娘今日跟你說,要是你們今日不拿個說法出來,老娘跟你沒完。」

自家理虧,被人吐沫星子吐在臉上也只能忍了,陳大娘陪笑道:「是我家孩子犯的錯,我們都認,大妹子別上火,快帶了孩子進屋坐坐,桂香,快去倒水。」

吳桂香擔憂看了擦眼淚的阿寶一眼,進了屋去倒水。這邊,陳大娘好聲好氣將人迎進了家門。

小毛娘擦了腰道:「別以為你態度好們就罷休,殺人償命打人坐牢,就算我家小毛被治好了,我們也要上縣衙告這畜生殺人。」

阿寶在一旁冷清清說道:「償命就償命,等我把他砸死了,我就給他償命。」

吳桂香正進堂屋,聽了這話,立刻放了手裡的水壺,對著阿寶腦袋就捶,「你說什麼?你說什麼?你這孩子,是不是魔障了?」

這下子鐵牛娘更要鬧騰了,「快聽聽,這喪盡天良的話,這還是一個孩子說的嗎?」

陳大娘連忙過來攔住吳桂香,「別打孩子,別打孩子,他還小呢。」

鐵牛娘陰陽怪氣道:「都十多歲,可不小了,嬸子可別縱著,這打破人腦袋不管,殺人放火也不管,總有一天會被縣太爺拿鍘刀鍘了腦袋。那時候再管可就遲了。」

「你說什麼?」陳大娘氣得手發抖。

「我可沒說錯,嬸子別看不中聽,說的都是實話呢。」鐵牛娘昂著腦袋道。一輩子都是陳秀才家的佃戶,總是卑躬屈膝的,今日好容易能夠揚眉吐氣,鐵牛娘只覺得渾身都舒坦了。

雖然兒子被打破腦袋,第一時間不是看大夫而是去找人麻煩,陳鐵牛還是在意自己兒子的,套了驢車去將大夫請來,並囑咐大夫將大補的人參鹿茸多帶些,反正不要自己銀兩,兒子流了好多血,可得好好補補。

陳鐵牛將大夫帶到陳秀才家,鐵牛娘連忙拿下止血的毛巾,著急道:「大夫,快瞧瞧我孫子,是不是有性命之憂?」

大夫讓人打來清水清洗了傷口,仔細一瞧,道:「不礙事,擦破點皮,喝兩貼藥,修養幾天就好了。」

鐵牛娘連忙道:「您再好好瞧瞧,這麼大的口子,怎麼就不礙事?您可得好生開藥啊,多補補,我們付得起銀子。」

大夫沒好氣地道:「付得起銀子,這補藥也不能亂吃,他還是個孩子,吃多了補藥傷身,吃兩隻老母雞就成。」但是鐵牛娘和媳婦卻不同意,歪纏著大夫開了好多補藥,陳大娘在一旁看得心滴血,卻不敢吭聲,吳桂香看了陳大娘的為難樣子,又轉頭看阿寶一臉的木然,突然覺得渾身無力,這孩子到底怎麼了?

大夫一走,陳大娘立刻鬆了一口氣,「孩子沒事,總算是萬幸。這醫藥錢我都付了,明兒我再抓兩隻母雞過去。」

鐵牛娘可不罷休,「光付醫藥費可不成,我孫子糟了這麼大罪,難道就白受了?你得賠銀子呢。」

「那……要陪多少呢?」

「只要得十……不,得100兩才成。」

陳大娘聽得倒吸一口氣,「100兩?也不怕閃了舌頭。大夫說沒事了,大妹子可別得寸進尺。」

鐵牛娘回嘴道:「被砸了腦袋,指不定砸出什麼毛病,大夫都診治不出來呢。我這100兩,只怕還要少了呢。」

陳大娘氣得手顫抖,「我家阿寶也不是個不講是非的,總不會無緣無故砸小毛,這事啊,總是雙方都有錯,你可別得寸進尺。」

鐵牛娘譏笑道:「那就讓你家阿寶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看你那寶貝孫子有臉說不。」

阿寶還是不開口,陳大娘底氣更不足,好聲好氣道:「便是阿寶的過錯,不過是額頭上擦破了皮,賠了醫藥費不說,又拿了那麼多補品,居然還要100兩,可就過分了。」

鐵牛娘便道:「你不想付銀子,那我們就去報官了,我看縣太爺可饒得了你家這喪盡天良的孫子。」

陳大娘自然不願孫子見官,她支吾道:「這,鄉里鄉親的,不過是小孩子玩耍,這點子事還要鬧上公堂,可就見外了。」

吳桂香卻阻住陳大娘了,「娘,讓他們去報官啊,我們就用100兩去打點,看縣太爺怎麼判。」

衙門八字兩邊開,有理沒錢莫進來,鐵牛一家聽了吳桂香的話,態度再不囂張了,他家都是平頭百姓,比不得陳秀才家銀子多認識的人多,只怕在縣太爺判得不過是陪個大夫的診金,陳家花了銀子,她也落不到好處。鐵牛娘立刻鬆口道:「那至少得50兩。」

吳桂香搖頭,「只怕50兩縣太爺也看在眼裡。」

鐵牛娘瞪著眼道:「那20兩,再少可不行了。」

吳桂香卻道:「10兩,再抓藥我們也付銀子,若不然就見官。」

鐵牛一家知道在吳桂香這裡再討不到便宜,只能回家了。他們一走,吳桂香便看著阿寶,目光嚴厲道:「你給家裡惹了多大的麻煩,你自己也瞧見了。你就沒什麼說的?」

阿寶仍低著頭不說話。

「這孩子怎麼像丟了魂一樣啊?」陳大娘急得淌眼淚,「桂香,你別說他了,快些請個大夫來瞧瞧到底怎麼了?」

吳桂香大聲道:「娘,您別慣著他,他這是看我們好性子,在這裡裝樣子呢。等他爹回來,拿鞭子抽他的時候,他便不敢這幅死樣子了。」

看孩子娘都這麼說了,孩子還是沒個反應,陳大娘心裡更擔憂了,她心疼地把阿寶摟在懷裡,「看你怎麼說話呢,孩子怎麼會是裝的?阿寶,阿寶,有什麼委屈跟奶說,就是做錯了事也不怕,奶給你兜著。」一邊跟孩子說話,陳大娘一邊擺手,示意吳桂香出去。

「娘,您就慣著他吧。」吳桂香說著,裝做怒氣沖沖的樣子出了門,卻在門口停住腳,豎起耳朵聽裡面的動靜。陳大娘一直哄著阿寶,過了好久,吳桂香才聽到阿寶的聲音,說的話卻讓她心中一揪。

「奶奶,我是不是買來的?」